內容簡介:
煥然重生,亡者歸來,她已不再是之前那個任人擺佈的廢柴。
所有人欠她的,她要他們加倍奉還!

柳惜顏直到現在才知道,前世早早身亡的聖王殿下,在鳳氏王朝究竟佔著多麼恐怖的政治地位。在她自己命運被扭轉的同時,聖王殿下的命運也得到了新的救贖。

為了盡早在丞相府站穩腳根,穩固勢力,柳惜顏惡向膽邊生,竟然拿捏著自己曾救過聖王殿下這個超級大把柄,「強迫」鳳朝這位響噹噹的大人物娶自己為妻,這可怕的提議一說出口,不但聖王殿下被她驚得渾身一抖,就連她自己也懷疑自己的腦子是不是進水了?


作者簡介:
元寶兒
文字有著天生的執著和喜愛,最大的嗜好就是坐在電腦前,將腦海中幻想出來的一個個浪漫的情節編織成美麗的故事,娛樂自己,也娛樂別人。
從事寫作近十年,混跡於言情小說創作圈,以不同的筆名發表文字百餘萬,在不同的故事中書寫著跌宕起伏的青春和心情。

知名作者,全新筆名,最新力作!
★暢銷作品:御皇策、步步成歡、醫品江山、萌貨當道、一品藥妻、醫冠京華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算計死你
幾人繼續在園中散步。
這時,一棵大柳樹後面,隱約傳來兩個婢女的說話聲,就聽其中一人道:妳聽說了沒有,前天大少爺買通莫姨娘院子裡的霜兒,讓她給大小姐的貼身婢女九兒下毒,然後將她引誘到自己的院子裡,欲對九兒行不軌之舉。要不是大小姐及時趕回,說不定九兒的清白就被大少爺給占去了。
另一個婢女驚呼一聲道:大少爺怎麼會看上大小姐身邊的婢女?妳該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
對方輕笑道:這種事情怎麼好隨便拿出來開玩笑,我當時就在現場,看得可是真真切切。再者說,相府裡當奴才的,誰不知道大少爺跟肅王從小關係就好。那肅王是個重女色的,府裡養了一堆如花美妾,大少爺自小就受了肅王的薰染,在美色的覬覦方面自是不比肅王遜色多少。
聽到這裡,柳惜音和杜傾城的臉色同時變了幾變。
尤其是柳惜音,她萬沒想到,相府裡居然有人在背後議論主子的是非。
她剛要上前阻止,就被杜傾城一把拉住,並低聲警告:聽她們繼續說。
那兩個在背後議論主子是非的丫頭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她們的對話,已經被旁人給聽了去。
就聽其中一個婢女興致勃勃道:聽說徐冰人給大少爺謀了一樁婚事,對方是大學士府的千金小姐,那杜小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日後要是能被大少爺娶進門,倒也不失是一段良緣。只可惜,大少爺那麼好色,連大小姐房裡的使喚丫頭都不肯放過,日後那杜小姐若真嫁了過來,還說不定要受大少爺多少閒氣。
旁邊的婢女跟腔道:還是大小姐有先見之明,提早看清肅王的本質,千求萬求,總算是求皇上給她和肅王退了親。杜小姐可就慘了,經徐冰人一番添油加醋,說不定就把大少爺當成良人了呢。
說完,兩人掩嘴一笑,提著手裡一堆要洗的東西,漸漸走遠了。
柳惜音氣得直跺腳:杜姐姐妳可不能聽那兩個賤蹄子胡說八道,我哥哥才不是那樣的人,她們分明就是污蔑。
杜傾城沒搭理柳惜音,轉而將目光落在柳惜顏的臉上:大小姐,妳房裡的婢女,真的差點被柳公子輕薄了去?
柳惜顏有些為難的垂下頭,歎了口氣道:沒想到這種家醜,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被傳揚了出去,倒真是被杜小姐看了笑話了。
柳惜音怒道:大姐,妳這是什麼意思?
柳惜顏故作無辜道:妹妹這話問得可真是有趣,難道兩天前,大哥收買姨娘房裡的霜兒給九兒下毒這件事,是子虛烏有?
柳惜音語窒,囁嚅了半晌,色厲內荏道:那件事,大哥只是一時糊塗。
這話說完,再看杜傾城的臉上,算是徹底黑了下來。
連柳惜音這個親妹妹都對自己哥哥的事情無從辯白,看來,柳宸昊重色欲一事,是真的了。
雖說這個時代的男子可以同時娶很多女人,但天底下任何女人在潛意識裡都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除自己以外還惦記別人。
她還沒嫁進柳家的大門,就聽說柳宸昊這斑斑劣跡,這要是嫁進了柳家大門,她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那天,杜傾城婉拒了莫姨娘留她們母女在府中吃午飯的提議,沉著一張小臉,拉著不明所以的範氏,以家中還有事為由,匆匆離開了丞相府。
范氏和杜傾城母女前腳剛走,柳惜音便一狀將那兩個在背後講究自家大哥壞話的婢女,告到了莫雪蘭面前。
這些奴才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在背後妄自非議主子的私事。張管家,還不將府裡所有的奴才都召集到這裡,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哪個賤人嫌自己命太長,連主子的閒話也要亂傳。
莫雪蘭大張旗鼓的要整頓家風時,柳惜顏將自己置身事外,看著莫雪蘭在府裡大耍威風。
結果當張管家將府中所有的婢女全部帶到柳惜音面前讓她指認時,柳惜音無言以對了。
因為當時在後花園,她並沒有看清那兩個婢女的真面目。
相府裡裡外外百十來個家丁婢女,柳惜音又不可能每個人都認識,更是沒那個本事通過聲音來辨清對方的真正來頭。
迫不得已,柳惜音將矛頭指向柳惜顏:大姐,那兩個死丫頭在背後講大哥的閒話時妳也在場,眼下相府的奴才都在這裡,妳仔細聽聽,可否能從人群中將她們給我揪出來。
柳惜顏故作無辜道:妹妹,妳這個提議就真是太難為我了,從我回府到現在不過一月有餘,我連自己身邊使喚丫頭的名字都記得懵懵懂懂,又怎麼會通過聲音辨別出其他人的身份,而且當時在後花園講話的那兩個婢女說話聲音並沒有特別之處,除非姨娘和妹妹將府中所有的婢女全部打殺了,否則那兩個人究竟是誰,恐怕很難調查清楚。當然……
柳惜顏話鋒忽然一轉:一旦姨娘和妹妹真的做出殺一儆百這種事,恐怕咱們相府的名聲,也會在一夕之間毀於一旦。
聽到這話,柳惜音頓時怒了:難道按大姐的意思,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柳惜顏笑容淡淡的反問道:我有這樣說過嗎?妹妹要是有本事,完全可以將背後說大哥閒話的兩個婢女從這些下人之中揪出來審問,我沒有任何意見。
柳惜音哼了一聲道:大姐,妳別怪我這個當妹妹的對妳心存懷疑,妳沒回京之前,咱們丞相府的奴才可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大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討論主子的閒話。而且,那兩個賤人非議的事情還與大姐身邊的婢女有關,說不定這一切都是大姐在暗中指使,故意收買奴才在杜小姐面前詆毀大哥的名聲呢。
柳惜顏故作驚訝的挑了挑眉道:妹妹這樣說,可有什麼證據?
我要是有證據,就不在這裡跟大姐浪費唇舌了。
既然沒有證據,就不要在我面前說這些沒邊兒沒影兒的事情。
一直沒作聲的莫姨娘黑著面孔,冷冷將目光落在柳惜顏的臉上:打從大小姐回來之後,這丞相府,還真是家宅不寧啊!
柳惜顏戲謔的笑了一聲道:從古至今流傳過這樣一句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不饒人。
說完,不理會莫雪蘭和柳惜音怒不可遏的目光,柳惜顏尋了一個我還有事要忙的藉口,笑容滿面的離開了鳳棲苑。
她不否認那兩個在背後議論柳宸昊的婢女是她一手安排出來的籌碼,莫雪蘭敢用陰毒的招術來試探她的底線,她自是會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用實際行動來讓對方領教一下她的厲害。
春江樓是京城最大的一家煙花之地,樓裡的姑娘是春江樓老闆花高價從各地買來的妙齡少女,樣貌個頂個的好,吸引了京城無數紈絝子弟流連於此。
鳳奇傲和柳宸昊也是春江樓的常客之一。
尤其是鳳奇傲,在京城裡混著的老百姓,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肅王鳳奇傲花名在外,簡直就是一個情場浪子,他所留下的桃花債,那真是說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當然,鳳奇傲花名在外,自然有他花名在外的條件和資本。
身為堂堂千歲爺,又生了一張精緻如玉的俊美面孔,這樣的年輕權貴,在春江樓那些妙齡姑娘們的心目中,豈不就是一塊人人垂涎的大肥肉,恨不能使出渾身解數,也要引起肅王殿下對她們的關注和在意。
久而久之,與鳳奇傲私交甚篤的柳宸昊自然也成了春江樓的重點客人。
這天,閑極無聊的柳宸昊早早便忙完手邊的差事,本想拉著鳳奇傲去酒樓喝兩杯,卻被告知,因為臨時有事,鳳奇傲帶著身邊幾個心腹,一大清早就出了京城。
無所事事的柳宸昊於是將主意打到了春江樓,連小廝都沒帶一個,便蹓蹓躂躂來到京城這座最大的煙花場所。
還沒進門,負責迎接客人的老鴇便堆滿笑容迎了上來:哎喲,這不是柳大少嘛,幾日不見,您可真是越發的年輕俊朗了。
一邊說,老鴇的視線還一邊在柳宸昊身後打著轉,好奇的問道:咦,今兒怎麼不見肅王殿下的身影?
邁著小方步的柳宸昊大搖大擺地扇著手中的摺扇,語氣睥睨道:怎麼著啊,肅王沒來,你們這春江樓就不歡迎本少爺大駕光臨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5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