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台灣一出場,登上的舞台就是國際舞台,打得就是國際戰爭!

一六六二年,世界海上強權No.1荷蘭,在台灣被鄭成功徹底打爆,
荷蘭戰敗,不僅震驚歐洲,跌破西方人眼鏡,更讓台灣一夕間紅遍全世界!

第一個統治台灣的勢力,不是中國,而是地球另一端的荷蘭?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們不說荷蘭話?
除了跟荷蘭人一樣愛吃高麗菜,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為什麼台灣根本沒有荷蘭的影子?

開啟台灣歷史第一頁的是荷蘭人,完成第一章的卻是鄭成功!

到亞洲插旗撈油水的荷蘭人,在澳門被葡萄牙人趕、在澎湖被明朝軍隊趕,最後心不甘情不願來到台灣,想不到台灣果然是個寶島,光鹿皮這無本生意就讓荷蘭大賺特賺,意外撿到個寶……。

然而,好日子總有結束的一天。鄭成功來了,大軍突然出現在海面上……東西方首次對決,一觸即發!當代世界海上強權荷蘭,有最尖端的巨艦、有訓練最有素的陸軍,鄭成功率領傳統海陸軍,要怎麼取得勝利?

默默無聞幾千年的的台灣,一登場,就是令人眼花撩亂的國際版!

中國、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日本、跨國海盜集團,全都在四百年前來這兒插上一腳。你不講理我就打,你講理我還是打,亂成一鍋粥的東亞海域,讓台灣瞬間成為世界焦點!

競爭激烈的台灣海域,各個列強爾虞我詐,使出渾身解數

◎誰在搞鬼?想來中國做買賣撈一筆的荷蘭人,暗中阻擾的是誰?
◎最強嘴砲?大海商李旦開個金口,荷蘭人就跑來台灣乖乖待著?
◎最富海商?荷蘭東印度公司一年總收入,比不上鄭芝龍一個人的年薪?
◎最強經濟制裁?鄭氏家族一紙命令,差點讓荷蘭人永遠放無薪假喝西北風?
◎最強海軍?東方傳統中式船隻vs. 西方新銳科技巨艦,為什麼荷蘭人輸了?
◎最威陸軍?手持斬馬刀的鄭家軍,如何讓持槍射擊的荷蘭軍全軍覆沒?

看台灣如何從遺世獨立的小島,一躍而上,成為國際新聞頭條!
看中日台三方共同認證的蓋世英雄鄭成功,如何運籌帷幄,耍得荷蘭人團團轉,
最後讓他們捲鋪蓋回老家去,搶下震驚世界的東西方首戰之勝!

本書放入許多小說閱讀的元素,希望讀者在閱讀台灣史時,能像讀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一般,從文字中看見歷史人物的性格,從中融入歷史的情境,也希望可以引發讀者對過去人物或事件的興趣,引發繼續往下深入探求的好奇心,從中了解台灣這塊土地的精采歷史。

台灣史三部曲第一部,從打贏第一場國際戰爭開始!


作者簡介:
蘇國
現任專職寫作。喜歡歷史。
台灣的歷史雖然不一定波瀾壯闊,但有不少寶藏在裡頭。
美麗的福爾摩沙,總和許多國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有時候不妨拉高角度,一窺台灣歷史的全貌。
聯絡信箱與相關演講聯絡方式,如下。
helennaapple@gmail.com


內文試閱:
第五章 危機〉(節錄)
逆行困難的瑪麗亞號,航行五十天後,六月二十四日,回到總公司,尋求援助。
八月十二日,鄭成功瞇細雙眼,看著眼前十二艘荷蘭艦隊,神色沉怒。
這是鄭軍登陸以來,最危急的時刻!
大部分士兵四散在台灣各地屯田,接獲通知,快馬加鞭奔來,也得花上一段時間。
荷蘭人磨刀霍霍,打算聯合已經投降的貓難實叮,從內部對鄭軍指揮總部發動攻擊。
揆一送給救援部隊指揮官許多財物,極力巴結,並且承諾會給更多,一切就等明天天亮──「殖民重要引擎」的陸上城堡,聯合裝備精良的海上荷蘭艦隊,虎視眈眈盯著──將士空虛的國姓爺總部。
這天,揆一在日記中,興奮寫下:
「終於!上帝把消滅敵人的辦法,傳達給我們,明天,就是國姓爺的死期!」
鄭營,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圍城士兵不足千人,抬頭看看熱蘭遮城內,全是火槍兵,人數是鄭軍的兩倍,只要有勇氣衝出來,沒準鄭軍就徹底玩完了。
敢放那麼多士兵去種田,一是真的缺糧,二是抓準了龜縮的揆一沒膽出來,除非有援軍到,那就另當別論。
鄭成功的計劃書中,沒有另當別論,基本上,他的每一步,都經過精密計算過,包括:讓鄭軍驚為天人的「天意」──鹿耳門水道漲潮,軍艦奇蹟似地通行而過。這點,就連鄭成功身邊的戶都事楊英,都沒看出來。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
打仗不是拿刀衝出去砍人,就能贏,基本上,得靠精算,一支懂得謀劃的軍隊,贏面絕對遠遠勝於少算的,甚至是沒算的。
不過另當別論,還是發生了,人算究竟不如天算。
國姓爺評估無法回去通風報信的荷蘭船艦,順利回去了,帶來了大批援軍。一步棋下錯,只怕將要滿盤皆輸。
圍困在城堡裡的人,原本很憋屈,現在很開闊,開始磨刀霍霍,準備明天大戰一場。
圍住城堡的人,原本很放鬆,現在很緊張,開始四處奔走,積極準備轉攻為守,擋住荷軍海陸雙夾的攻擊。
鄭軍,情勢跌落谷底,荷軍,情勢大好。
揆一相信,明天肯定會更好!
但沒等到隔天清晨,半夜,老天爺以實際行動告訴揆一,明天天氣不會太好。
深夜裡,天空突然烏雲密布,遮去月光。
天意,再次吹去揆一的一線希望。
海洋上充足的水氣形成了強烈颱風,撲向台灣,親手粉碎荷蘭人的計劃。
見天色不佳,海上荷蘭艦隊朝天空,發射一枚大炮,這是撤退的暗號。
城堡內的所有人,眼睜睜看著援軍,來了又走,如曇花一現。
荷蘭人的霉運,還沒到頭。
颱風夜裡,一艘船艦撞上北方原住民地盤,原住民抓住船上所有士兵,全部斬殺,只留數人,交給東都明京審問。
經過審問,士兵透露,船上運來的士兵,總數不過七百二十五人,想打國姓爺,得很拼才行。
鄭軍最大的危機稍稍緩和。
楊英激動得感謝天和地,先是漲潮,後是颱風,這不是老天爺拔刀相助,還能是什麼? 請受信徒一拜!
看著滿懷感恩的楊英,鄭成功仰頭望天,心裡有數,漲潮那次是經過計算,擺壇祭拜是為了給將士們增添信心,這一次……莫非真是天意?
相較於鄭軍的絕處逢生,揆一滿懷的興奮,如夢幻泡影……低頭看看日記,幾個小時前的希望,轉眼間破滅。
之後,揆一得知援軍人數,再次重重失望,甚至開始懷疑,總公司到底有沒有心援助? 一趟路有多遠,人都來了,只來七百人,能成什麼事?
事實上,總公司壓根兒沒奢望重創鄭成功,只是想解開熱蘭遮城被圍的局勢,希望鄭荷能以對等的地位,重新談判,重啟貿易大門。
還記得鄭成功先前經濟封鎖帶來的影響嗎?
揆一:好好保住台灣的生意,千萬別弄丟。
總公司:好好保住和國姓爺的情誼,沒他,有台灣,生意照樣做不起來,千萬別和國姓爺對著幹,必須謹記。
揆一和總公司認知上的落差,導致了揆一日後的悲劇,在這場戰爭中,也暴露出荷蘭人內部的許多矛盾點。
颱風過後七天,大量鄭軍湧入總部,搬出大炮,對準熱蘭遮城,軍事工程緊鑼密鼓組織起來。
因颱風駕到,荷蘭艦隊只好暫時跑到別處避難,但是颱風走了,它們卻沒有回到揆一的視線裡。
揆一天天登上城堡最高一處,望著海平面,有點望夫崖的味道……。
五天過去,鄭軍火速回防,荷蘭人的大好情勢,從此只能夢中追憶……。
十天過去,揆一開始困惑,莫非前幾天那支援軍艦隊,不過是場海市蜃樓的幻影……。
十五天過去,連鄭成功也開始困惑,對方的支援軍,到底還要不要打?上哪溜去了!
二十天後,撒手離去的荷蘭艦隊,終於回來了。
來台灣前,先繞去澎湖一趟,他們也喜歡轉換身分,過不一樣的生活,只是鄭軍變農民,荷軍變強盜,衝上澎湖,打家劫舍偷了幾頭牛,登船,回台灣。
荷蘭艦隊指揮官──卡烏,突破鄭軍封鎖線,踏入熱蘭遮城城堡,積極和揆一討論作戰計劃。
雖然鄭軍已火速回防,但亡羊補牢猶未晚,荷軍海陸連手,就算暫時打不退國姓爺,也能讓他大量損兵折將。
隨著卡烏的到來,熱蘭遮城內重新恢復生機和生氣,處處充滿希望,荷軍相信只要連手出擊,勝利女神這回肯定會從國姓爺背後,飛到荷蘭人身後。
正當荷軍再次煥發生機的時候,一名漢奸—宋禕,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帶來鄭成功陣營的最新消息。
宋禕表明鄭軍船上裝滿許多易燃物,作戰人員皆已布署完成,駕駛竹筏給黃金,船艦給白銀,全體已經進入備戰狀態。
最致命的是,宋禕帶來對鄭軍非常不利的建言:「只要荷蘭人封鎖台灣,糧食運不過來,國姓爺龐大的軍隊就會失去作戰能力。」
收到這些訊息後,揆一大動作招集所有的荷蘭高階主管──開會。
比較弔詭的是,會議中,沒人提起宋禕的建議。
但凡對局勢有點了解的人,都會知道這條計策,對鄭軍的傷害有多大,沒想到宋禕帶來的建議,就這麼被輕輕放過。
其實揆一當時的心態,不難理解。
千呼萬喚,援軍終於駛過來,搞什麼海上封鎖?被國姓爺團團包圍,憋屈在城內悶了一肚子氣,此時不發作,還要等什麼?
卡烏主戰,也是情理中事。
千里迢迢趕過來,還一頭撞上颱風,平白無故損失一條戰艦和士兵,不打?回頭怎麼跟總公司交代?
最後決議:打!
作戰計劃:派五艘最大戰艦,進入海灣,出乎敵人意料之外,轟炸熱蘭遮鎮上的台灣街的鄭軍布署。
另外派遣一隊戰艦,攻擊停在東都明京的鄭軍船隻,有巨型戰艦猛烈開炮,作為掩護,其餘船艦能自由攻擊,鄭軍若太靠近,就會被巨型戰艦炮火壓制,甚至擊沉。
指揮官人選──揆一看看卡烏,卡烏看看揆一,兩人都認為自己才是最高指揮官,雙方一陣角力,揆一拿到指揮權,卡烏憋了一肚子氣。
這一戰的勝敗,將決定卡烏如何看待揆一。
卡烏冷眼看著揆一。勝利,很好,從此老子跟隨你;要是輸了,老子踩死你!
戰前作業,準備完畢。
揆一的作戰策略,很簡單,大概是陳澤在北線尾島玩那一手,讓揆一太過震驚、印象太過深刻,深刻到決定效法,如法炮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此戰戰略:卡烏支援的五艘戰艦,繞到後方,和熱蘭遮城內的炮火連手,海陸合擊,炮轟台灣街的鄭成功駐軍。
出戰日,終於到來。
揆一面對大軍,發表演講:「盡量宰殺漢人!不能放過任何敵人,所有漢人,一律格殺勿論!」
之後,又補述:「殺敵多少,搶到多少鄭軍船艦,必有重賞。」說完,所有荷軍衝上戰場。
荷軍出場沒多久,立刻驚駭。
讓他們驚駭的,不是鄭軍,而是他們自己。
一向以科學、精準、理性為傲的荷蘭人,很快重新認識到,和他們口中辛勤的蜜蜂相比,誰才更具有科學、精準、理性?
另外,還附加優質教學課程:軍事謀略。
主講人:鄭成功為此次戰役挑選的使揮官──陳澤。
荷蘭人剛吃過颱風的虧,依照老天爺的意思,荷蘭人這虧,還得繼續接著吃!
一場颱風,改變了沙子的分布,海灣泥沙淤積更嚴重了,按照原定計劃,船艦必須排成一排,發動猛攻。
結果現在卻全擠在一起,躲在巨型船艦科克肯號後頭。
這還不是最糟的。城堡和軍艦雙雙朝鄭軍開火,本想來個海陸夾攻,將豪華澎湃的炮火,請台灣街上的鄭軍士兵一次吃個夠。
未料,船上炮兵沒隨水位調整瞄準角度,雖然炮彈還是可以發射沒錯。
不過,降落地點有點離譜,居然飛到城堡上方,掉進城堡裡,變成自己打自己。
這種感覺,大概等同看見籃球高手,手裡抓著球,帥氣彈跳,起身灌籃,結果卻灌進另一隊的籃框。
做工的人是他,分數卻是別人的。
揆一急得跳腳,見炮兵渾然無所覺,發射得不亦樂乎,著急叫人快點划船過去告知,必須重新瞄準啊,蠢貨!
戰事進行到這裡,揆一再次驚駭,製造驚嚇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孫子兵法》:「銳卒勿攻。」敵軍士氣正旺的時候,不要貿然發動攻擊。
陳澤凝神觀望這片逐漸忙碌起來的海平面,面對荷軍高昂的氣勢,原本還發愁,該怎麼讓敵軍這股氣勢降下來?
未料,他還沒出手,敵軍已經自己搞定自己。
揆一嚇出一身冷汗,想派船緊急通知,錯愕發現,所有船艦都去作戰了,身邊根本沒有閒船。
幸好他反應能力還算快,立刻重金徵求泳者,跳入水面,游泳過去通知船艦上的蠢炮兵。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條人影跳下水,朝荷蘭軍艦使勁游過去。
鄭軍炮兵看見,瞄準泳者,發射炮火。
不過,還是慢了一步,泳者傳遞完訊息後,雙腳才被炸掉。
消息,傳送成功。
但於事無補。
水位變低,炮口必須降低瞄準角度,炮火才能落在鄭軍裡頭,問題是,荷蘭軍艦上的炮無法降低角度。
揆一原想向陳澤致敬的「前後包夾攻擊法」正式宣告破滅。
不過,荷軍的霉運還沒走到頭。

(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7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