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在與妹妹鬧分裂兩年後,迎來的卻是兄妹的同居,無意間撞破了妹妹羞恥的秘密,也讓青梅竹馬和妹妹間新的戰役打響,被時間磨打了兩年的記憶浮現,新的兄妹生活正式開啟。



作者簡介:
ザクロ,在嘗試各種題材的大石榴一顆,但還是沉迷最簡單的日常不可自拔,果然我也最喜歡輕鬆了。

內文試閱:
第一卷:因為妹妹而遠去的風平浪靜

Chapter:1 再次的相遇是同居的開始

嘩啦啦──
水聲順著管道遠去,我聽著那聲音在洗手間小小的空間裡短暫的停留著,然後嘆了口氣。
「感覺最近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呢……」
手撐在洗臉台上,我看著鏡子裡一臉要死的自己,右眼皮跳動的幅度在鏡子上也看得清清楚楚。
果然會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嗎?想起今天回家時連續遇到的諸如公車爆胎,門口被狗落下便便之類的事情。
不好的預感久久不散。
「唉,果然還是早點睡吧,明天難得週末,就不信被窩裡會發生什麼了。」
自我安慰著,對於手也按不下去的眼皮我表示一點辦法沒有,掛好毛巾走出洗手間,然後看著走廊窗戶外的天空。
再次吐了口氣,只希望明天是平靜的一天吧。
走進房間,衣服都懶得脫的我就這樣躺在上面慢慢睡去了,而關於這樣的我,其實還是有名字的。
我叫吳楠,嗯……我知道自己名字挺蠢的,發音不準就是污男。
但戶口名簿上這麼寫著我也沒辦法,總不能拿把西瓜刀逼我老爸去改名字。
但請相信我絕對是個無不良嗜好的乖孩子。
嘛,回歸正題,如剛剛所見,我是個獨居在外而且即將踏入高三的學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和睡覺。
我的日子一直都很平靜,不,應該說我每天都祈禱日子會是平靜的。
因為真正平靜的日子早就在五年前被完整終結在三次元。
至於原因嘛,就先簡單闡述下好了。
我原本是個單親家庭,母親在我還沒懂事前便因為一場事故不幸去世,老爹很辛苦的將我養大這我很感激,但不能否認我爹是個老狐狸。
我知道的,一個男人,孤苦伶仃十多年的確很難受,你想找個伴陪你看看電視,幫你暖暖床,我不反對,但老爹明顯以為我和電視劇裡那些青春期叛逆嚴重的少年一樣,不希望他找後媽來著。
所以五年前的一個晚上,不是節日不是紀念日,老爹笑咪咪的拎著一堆吃的喝的回到家裡,美名其曰開心一下,但我早該想到這是一個騙局,不過作為一個從出生起就注定的吃貨,見到食物我還管那麼多幹嘛對吧。
所以人總是應該要節制自己的慾望才好。
那天飯飽之後,我被老爹不知道去那裡弄來的燒酒灌成一個暈葫蘆,沙發上,有些神智不清的我突然被老爸按住肩膀,然後男人紅著臉卻一本正經地對我說:
「兒子,老爸我愛上了一個女人。」
「唔?」
「讓她做你媽媽可以嗎?」
「她,她會做菜嗎?」
「五星級水準!」
「嘿嘿,那隨你嘍……」
然後我就睡死過去了……
之後萬萬沒想到,我爹不僅僅是個老狐狸,原來還是一個雷厲風行的真漢子,當第二天我捂著腦袋從床上爬起來時,客廳裡已經多了一個漂亮的女人,正在晨光下溫柔的對我笑著。
一時間,穿著半耷拉的睡衣還在呆萌狀態的我沒反應過來,我爹卻從屋門外走了進來,手中還牽著一個小丫頭。
而女孩撲閃著大眼睛的看了我一眼後,怯怯的說道:
「哥……哥哥……」
「哥……呃,早、早安……」我僵硬的舉手打招呼,露出一我認為不算醜的笑容。
「聽到了吧?吳楠,今後她就是你妹妹了,叫吳雪,怎麼做不用我說吧?」
老爸一改常態的嚴肅說著,我自然不敢有異議,所以一頓莫名其妙的早飯後,我家裡便多了一個後媽,以及一個妹妹。
不過我很快就接受了,不單單是因為後媽國色天香還會做飯,而且妹妹也是個很可愛的女生,明眸皓齒,柳眉瓊鼻,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絲綢般的黑髮隨手盤起都是傾城之顏。
總之,有這麼一個妹妹,很不錯呢。
我原本以為可以借此走上人生贏家的道路,但三年前的一件事,不知為何壓制不住的某種情感讓我對妹妹說出了非常過分的話,這也讓我們本就脆弱的關係倏然間斷裂。
一句話,我被妹妹討厭了……
出於愧疚,我之後雖然對她又哄又疼,可已經於事無補,但為了不讓好不容易在一起的爸媽傷心,我和小雪都選擇在父母面前不表露出來。
父母面前演戲,成了我們日常的任務。
而這樣的生活一直到我上高中,由於我所上的中學離家太遠,父親無法兩邊一起接送,然後,疼女兒忘兒子的老爹果斷選擇放棄了我……
無情的丟給我一把公寓的鑰匙讓我搬了出去,還說美名其曰你長大了需要獨立才可以,真是扯淡。
但也好,我的日常終於可以回來了。
而且我想與妹妹的關係估計也就這樣下去了。
我是這麼想的。
但命運的羅盤從未停止過轉動……

今天是週日,學生可以光明正大睡懶覺的日子,因為昨天週六出去玩所以意外疲憊的睡下後,我現在正行使著自己的權利。
但外部因素是不受我主觀意識的控制的。
「咚咚咚!」
比如這激烈的敲門聲不斷衝擊著耳膜。
「誰啊,好煩……」
嘗試著睜眼卻失敗後,我將枕頭蓋腦袋上繼續睡。
「咚咚咚咚!」
喂,這還沒完了是吧?用手指撐著眼皮從床上翻下來,我走到門口,看著震動不已的門板嘆了口氣。
「大清早的是誰啊?」
撓著頭扭開門鎖,但當我往外一看時,半開的眼睛頓時睜圓了。
來者是一個穿著粉藍色裙子的女孩,雪白的手臂支撐在腰上,烏黑的頭髮瀑布般垂直的披在肩上,臉蛋微微透著淡紅。
不過一定是憤怒所引起的紅潤,因為,她就是我那個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身的妹妹──吳雪。
「啊,看來還沒睡醒呢……」
這種不現實的事不可能發生啦,我妹妹恨不得我消失,才不會來找我,嘟嚷了一聲,我準備把門關上,再去補個回籠覺清醒一下。
但雪白的小手啪的一下抵住快要閉合的門板,顧不得穿裙子抬腿容易走光,一個掃腿踢到我小腿上。
「讓開啦!笨蛋!」
唔!這真真切切的疼痛感和目中無哥的語氣,絕對是我妹妹了。
趕忙把門拉開,裝出一副天氣真好遇到妳好巧的樣子說道:
「啊,啊哈哈,小雪,好,好久不見,又變漂亮了呢。來找哥哥玩嗎?」
小雪無視我的問好,理了理亂了的裙襬,瞪大的眼睛裡完全一副看垃圾的意思。
「喂!我說你準備擋多久?」
「哦哦!」苦笑著讓開身子,妹妹嗤了一聲走進去,然後好奇的打量著裡面。
話說這還是妹妹第一次過來呢。
「怎、怎麼樣,還算整潔吧!」
「有你在就很噁心了。」
「唔!」
忍、忍住,這丫頭一個人過來絕對有古怪。
「吶,小雪,怎麼想到來我這裡?有什麼事嗎?」
問清事情,趕緊打發走,這是我現在的想法。
「是有事,等下爸媽就過來了,他們會告訴你的。」
小雪一副不想和我廢話的樣子,坐到沙發上休息。
我無奈的笑笑,也坐到妹妹對面的沙發上,但必須找點話題啊。
「小雪,妳吃飯了沒有?」
「要喝茶嗎?」
「坐車來的還是走路?」
「再嘮叨我把花瓶扔你臉上!」
捲著耳邊秀髮的妹妹狠狠瞪了我一眼,我也頓時啞炮了,嘛,真是個無趣的孩子……
耷拉下眼皮,我識趣的不去挑她的刺頭。
而這種尷尬了大約持續了十多分鐘。
門口終於響起了我期待好久的敲門聲。
打開門,果然是後媽和老爹呢。
「嗚!兒子,好久不見,讓媽媽抱抱!」
才剛認出人,一個擁抱在這句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就撲了過來,繞在鼻尖的香氣讓我臉色一紅,然後就是老爹又無奈又想笑的表情。
「那個,媽……老爹要揍我了……」
「他敢~!」後媽笑笑後還是放開我,和老爹走進屋子。
不過,看他們的裝束有點不對頭啊,哪有來看兒子穿這麼正式的……
「進、進去說吧。」
雖然心裡不安,但我還是引他們進到屋子裡坐下了。
之後倒了三杯茶,端到這三個活佛面前後我坐到沙發上。但幾人互相對視好久,就是不說話。
「那個……三位到底要幹嘛啊?」
老爹和後媽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我,怎麼有點像家庭審視會啊?我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噗嗤,老吳,看你,把兒子都嚇到了!不就是拜託兒子一件事嗎?幹嘛這麼不好意思。」
「拜託?」我好奇的看向老爹,這個脾氣比腳氣大的傢伙可從來沒聽過他去拜託人呢。
果然老爹老臉一紅,輕咳了一聲後看向我。
「是有點事,是這樣的,我上週接到一份通知,校董會方面決定讓我去和美國的合作學校做交流,估計要去五年。」
「美國啊!好事哇,老爹你升了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807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