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墟幾無例外,皆是當代歷史中的政治暴力造成的。
喇嘛的袈裟是絳紅色的,一座座寺廟也是絳紅色的。
圖伯特這巨幅的絳紅色地圖,又是如何從高處墮入廢墟……


◆「我的喇嘛/今生真短/想起多少人的一生/比今生更短/佇立喜德廢墟/目睹盛景幻滅/是不是如生命的盛景/其實在消逝/隨波逐流啊/我們隨波逐流/拉薩愈來愈遠/拉薩愈來愈遠」──本書作者,唯色

◆面對朝思暮想的故土,唯色延續《看不見的西藏》的圖像散文風格,以故事為主,娓娓敘述這張巨幅的絳紅色地圖,如何從高處墮入廢墟的苦難命運。

◆唯色的寫作理念:寫作即流徙;寫作即祈禱;寫作即見證。

以批判威權著稱於世的學者薩依德(Edward Said)說過:「你對帝國主義所知道的事情之一,就是土著沒有地圖,白人有地圖。」意思是,原住民沒有地圖,而殖民者卻有地圖。法國藏學家石泰安(R. A. Stein)則在《西藏的文明》一書中寫道:「藏族文明肯定會有自己的地圖,但卻不一定使用西方的紀實方法。古代的西藏地圖更傾向於『表意性』的說明和對重要特徵的展現;藏族的地圖經常比地形學地圖能更加清晰地描述精神和文化的關係,並植入大量宗教和占卜的主題。」

本書作者唯色在這本書裡,把整個圖伯特(西藏)看作是一幅絳紅色的地圖。因為喇嘛的袈裟是絳紅色的,一座座寺院也是絳紅色的……她這樣寫道:「在一幅從前繪製著色的拉薩全貌圖上,不算那些零零星星的白房紅廟,在整座為河流和樹木圍繞的城廓之內,只有兩大部分:高踞於山巔之上、有著『火舌般的金色屋頂』和千扇紅框窗戶、數百級迂迴階梯的法王之宮—─布達拉宮,以及右邊仿若壇城之狀的大昭寺,大昭寺的周圍是一群如螞蟻般大小、來自遠方的商賈。這幅具有西藏傳統繪畫風格的拉薩之圖,全然是一個在寫實的基礎上加以抽象化的二度平面空間,美若仙境,其實仙境也不過如此……」

對於她深深熱愛的故土家鄉,唯色是這麼看待西藏:「一個探險者的誕生往往始於地圖上的旅行。而且,我還是一個……浪漫的……朝聖者,熱中於憑藉幾枝彩色水筆的引導,以拉薩為中心,在各種比例化的地圖上呈放射狀游弋,把每一個地名、每一種圖例、每一串數字都看作是打開或眺望西藏的鑰匙或望遠鏡,並到處添加上螞蟻般大小、象徵那些神聖之處的符號。」

本書延續《看不見的西藏》的圖像散文與詩歌風格,以故事為主,娓娓敘述這張巨幅的絳紅色地圖,如何從高處墮入廢墟的真實命運。

作者簡介:

唯色

全名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圖伯特(西藏)人。出生於文化大革命中的拉薩。曾在圖伯特東部康地及中國漢地生活、學習二十年。一九八八年畢業於西南民族學院漢語文系,之後就職甘孜報社任記者兼編輯。一九九○年春天重返拉薩,至二○○四年六月就職《西藏文學》雜誌社任編輯。二○○三年在中國出版的散文集《西藏筆記》被中國當局認為有「嚴重的政治錯誤」而遭查禁,因拒絕承認錯誤,一年後被解除體制內的職務。現為獨立作家、詩人,居北京、拉薩兩地,自況中國境內的流亡藏人。

迄今著有詩集、散文集、故事集及口述歷史專集十八本,合集兩本,被翻譯為藏文、英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加泰羅尼亞文、日文及藏文的譯著十七本。其中《殺劫》、《西藏記憶》、《看不見的西藏》、《聽說西藏》、《西藏火鳳凰》皆為大塊文化出版。

曾獲寫作與人權多個國際獎項。

寫作理念:寫作即流徙;寫作即祈禱;寫作即見證。

TOP

章節試閱
【內文摘錄一】

還俗的噶瑪巴經師

那年,記得是○一年或○二年的藏曆新年期間,我去祖拉康朝佛。之後,坐在盡是書籍的僧舍,讓熱氣騰騰的突巴驅散寒氣,與熟識多年的古修啦聊天。忽然他說他看見喇嘛尼瑪了,是初一那天,在無數藏人排著長隊緩緩靠近覺仁波切的洪流中,他驚訝地發現喇嘛尼瑪,「穿著俗人那樣的巴扎,留著俗人那樣的長髮,像俗人那樣,手裡握著一個裝滿融化了的酥油的小水瓶,一點點地,挪動著脚步。」

我難過得含淚了。幾年了?這可是頭一次聽到他的確切消息啊。

「真的是他嗎?」我無法接受這麽多所謂俗人的說法。

「是...
»看全部
TOP

目錄

那大洋,多得像下雨
沖賽康與「清政府駐藏大臣衙門舊址」
山寨布達拉宮與文成公主神話
「八廓古城」這一場域
拉薩廢墟:喜德林
拉薩廢墟:堯西達孜


被德國修片師消失的鼻涕
噶爾本啦的供養
三個西藏當代民間故事
還俗的噶瑪巴經師
寫福爾摩斯去拉薩的嘉央諾布
記埃利亞特‧史伯嶺


做過手術的舌頭
我在拉薩被「喝茶」
艾未未的「翅膀」來自拉薩
拉薩路邊的大人物厠所
一個講述「現代藏人」的幸福故事如假包換
像末日,更似地獄打開,霧霾中,餓鬼紛呈……


暴雨將至……
影響我們的一本書
他說「西...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626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