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誰沒殺過人?」



殘暴‧每天一觸即發!

◆「蛾摩拉」是一間無法醫療的醫院、一所沒有警衛的監獄。
透過一位勇敢的醫生,我們打開這座罪惡之城的大門,直視所謂的「異常」。

◆納帕州立醫院是美國最大的司法精神病院之一,院內一千兩百名病患皆為精神異常犯罪者,不只有大規模殺人犯,還有性犯罪者和校園槍擊犯,全都是因為精神異常而被法院判定無罪。本書一領讀者深入門禁森嚴的精神病院,史無前例地為大眾開拓了全新視野。

◆「願上帝賜福每一個在高牆之後居住、工作的人。」這一句話,我要送給我在納帕州立醫院的每一位戰友。──史蒂芬‧席格/本書作者、精神科醫師


在一道二十呎高的鏈狀柵欄以及鐵絲網之後,綠油油的草皮上除了閃閃動人的高傲孔雀,還住著世界上最危險的暴力罪犯。

納帕州立醫院是美國境內最大的司法精神病院之一,院內一千兩百名病患皆為精神異常犯罪者,不只有大規模殺人犯,還有性犯罪者和校園槍擊犯,全都是因為精神異常而被法院判定無罪。

《我和殺人魔相處的那一年》帶領讀者進入門禁森嚴的精神病院,史無前例地為大眾開拓了全新視野。本書作者精神科醫師史蒂芬‧席格(Stephen Seager)才剛進納帕州立醫院,就發現自己如果真的想要幫助院裡逞虐為樂的病患,首先還得設法保住自己的小命才行。在沒有警衛隨時看守的精神病院裡,席格必須應付各種病患,包括在他第一天上班就差點打死另一位病患的比爾‧麥考伊;曾經炸毀一座小學、總以為自己是電台主播的麥可‧湯姆林;曾經性侵孩童、時時刻刻頭戴紙製浣熊面具的米格爾‧塞凡提斯;還有持灑水水管將上一位精神科醫師打成重度昏迷的艾力克斯‧馬修斯。每一天,席格都必須冒著生命危險,面對病人的瘋狂舉動,但每一天,他也一再見證院裡醫護人員展現的英勇精神。這群人甘於面對陰晴不定的病患、承受極大暴力,只因為一位老護士所說的:「我們不做的話,還有誰願意來照顧這些病人呢?」

越過高聳圍欄,走進納帕州立醫院,就好比走進一座大觀園,只是這座大觀園裡,全是來自我們噩夢最深處的可怕人物。在這裡,勢單力薄的治療師,得獨自面對具有反社會傾向的病患,主持分享活動。在此同時,檯面下的非法地下經濟更猖獗發展。至於病患與醫師能不能保住小命,完完全全取決於他們能跑多快。作者在回憶錄般的行文中融入精確敘事,筆鋒誠實,語帶悲憫,偶爾還發揮黑色幽默。席格的文字不只深入精神異常者的心靈,同時也反求諸己,探索自己難以理解的決心——面對一份學習曲線抖得如此「致命」的工作,他究竟為何如此不離不棄?

作者簡介:

史蒂芬‧席格(Stephen Seager)

持有合法證照的精神科醫師,曾任教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大衛‧葛芬醫學院(UCLA David Geffen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科。本書曾受到知名節目《歐普拉秀》(Oprah)、《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賴瑞‧金現場》(Larry King Live),以及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的推介。

譯者簡介:

張家福

一九八八年生,用嘴巴也用筆翻譯。

TOP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作家

沈勝昂 警察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教授

林育聖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林明傑 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教授/諮商心理師

一致推薦



「在真實的人本世界中,確實有一群難以理解的犯罪族群。」

──林明傑,中正大學犯罪防治學系暨研究所教授/諮商心理師

「當司法系統將患有精神疾病、無所顧忌、視暴力與謀殺為家常便飯的男性罪犯,全鎖在鋼製大門與鐵絲網內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在這間醫院裡,病沒有藥醫;明明關的是罪犯,卻又沒有獄卒。透過本書,席格醫師揭露在這樣一所醫院裡...
»看全部
TOP

章節試閱
【內文摘錄1】筆者按

  為了顧及病患隱私以及保全同事,在接下來的故事裡,除了我以外的人物都已經化名處理。

  此外,故事細節也有所更動,以免不小心透露書中人物的真實身分。不過,我在這段期間的經歷與見聞,在本質上仍然保留原貌。

  所謂司法精神病院與一般精神病院相比,可謂一種「昇華」。多數患有心理疾病者,事實上既不犯罪也沒有暴力傾向,但是轉介司法精神病院的人,除了素行不良,有些今日依然相當危險。

  司法精神病院是一個危險的地方,對於那些必須在院內工作的院方人員,我的內心只有敬佩。至於院中病患,我...
»看全部
TOP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626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