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你以為你需要的是堅持,但其實是放棄,勇敢的放棄帶來更好的人生。
「放棄」是人生的必修學分,沒有放棄的能力,多數人會活在自暴自棄的迴圈當中


放棄與堅持同等重要。
你是否也被「堅持就會成功」的迷思給困住了?
堅持並不是人生唯一的答案,必須同時具備放棄的力量,
能夠擁有兩者能力的人,才可以過得快樂又獲得成功。

放棄,讓你的人生更幸福。
有時候,放棄才是通往成功的道路,學會放棄的技巧,也是更健康的人生態度。
從「堅持=成功」的桎梏中解脫,邁向更新、更美好的可能。


放棄的力量能為人生帶來什麼改變?

——放棄帶來成長和學習,以及建構新目標的能力
——缺少了放棄的能力,多數人會洩氣地在原地踏步
——知道何時該停止堅持,採取放棄,人生才會圓滿
——當目標無法達成時,放棄是一種健康又適合的回應

問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你是否給不必要的堅持制約了?

◎你的「自我」有多少是建立在他人的評價上?
◎在設定目標方面,你有多實際?
◎你是否傾向於過度堅持到底,即使你感到不快樂?
◎當你嘗試新事物時,是聚焦在自己付出的努力,還是失敗的可能性?
◎你有多擔心自己會犯錯?你會懷疑自己嗎?

我們身處在一個認同放棄是最後手段、鼓勵大家堅持下去的文化之中。從小我們受的教育是:不能半途而廢,「堅持」才是成功的關鍵;因此「放棄」這個詞彙被妖魔化,等同承受不了壓力的人才會做的事。然而不論在生活、工作、愛情,有時勇敢地選擇放棄其實是更好的處理方式。學習放棄的藝術能阻絕我們傾向於過度分析、反覆思考,並且為已經毫無用處的目標賦予正面意義。

在《放棄的力量》一書中,暢銷作家佩格.史翠普與心理治療師艾倫.柏恩斯坦融合心理學的觀點,告訴我們該如何放棄、要如何重新開始?現代人太容易過度分析、反覆思考,時常困在很多個「萬一」的假想情境中;或者受到「可得性捷思法」、「間歇性增強」等心理影響,繼續堅持錯誤的目標。每個人都需要學習情緒與心理的韌性,進而去了解自己的目標以及何時該堅持,何時該放棄?而不受心理習性所支配,「放棄」是一門讓我們能夠過著幸福與成功生活的藝術。

本書跳脫傳統對「放棄」的負面觀點,重新定義它,並從「目標」的角度來思考「放棄」是否有其必要。作者希望提供讀者一套掌握自我(情緒),理性判斷目標的能力,使讀者能在關鍵時刻決定是否調整人生目標,進而擁有更幸福的人生。

書內用簡明易懂的方式描述,在論述中並佐以心理學理論與實驗,以及實用的問卷和目標地圖,引導你邁向正確的道路,並且讓你評估自己的目標是否有幫助或是阻礙,以及你是否需要重新規畫生命中的某些計畫。正處於抉擇關頭或是困頓找不到出路的人,本書將會提供給你最佳的指引。

作者簡介:
佩格.史翠普Peg Streep
畢業於賓州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著作及合著十本書籍,包括《壞母親》(暫譯,Mean Mothers),以及和南西.席德曼博士(Dr. Nancy L. Synderman)合著的暢銷書《必要的旅程》(暫譯,Necessary Journeys)。史翠普是知名心理學網站PsychologyToday.com的部落客,現居紐約。

艾倫.柏恩斯坦Alan B. Bernstein
心理治療師、臨床社工師,寫過多本與職涯及轉變相關書籍:《職涯指南》(暫譯,Guide to Your Career)及《依照你的方式退休》(暫譯,Your Retirement, Your Way),目前服務於紐約醫學院及紐約大學的心理治療學系博士班,現居紐約。


譯者簡介:
簡秀如
專職譯者,譯作包括《分歧者》、《叛亂者》、《國家地理終極旅遊:一生必遊的500聖地之旅》、《食不由己》等。賜教信箱:chhjenn@hotmail.com


內文試閱:
由於堅持背負了文化及內在壓力,因此無論我們如何情緒性地指控放棄的行為,其實都不會太過誇張。從最簡單的層次來看,你很難證明自己不是傳統定義中的那種放棄者,例如那個情緒化反應的人、沒有魄力撐下去的人、缺乏內在力量而無法度過難關走到底的人、團隊中的那個軟弱的人,因為要承擔的太多,於是這些就成了堅持下去的好動機。
在團體中,只有在放棄壞習慣時,我們才會把放棄當成是積極主動的行為。其他時候,放棄被視為被動消極,而且不是一種良好的反應。基於這些原因,即使你只是在盤算放棄,你也會發現自己深陷龐大的情緒騷動,更別提採取自我防禦的姿態了。文化環境要求我們為放棄提出正當的辯護理由,在公開場合及私底下皆是如此,這也產生了極大的情緒包袱。想當然耳,這就成了情緒性鼓勵我們堅持下去的方式之一。
我們為什麼逃避放棄,還有一個等同重要的因素:在面對情緒或生理上的痛苦時,人類基本上都會傾向於逃避。當陷入了有害或壓力下的環境,也許是在工作或人際關係的領域,人們大多會傾向於繼續應付已知的情緒痛苦,而不去面對未知的情緒騷動,也就是萬一決定要放棄時,他們就必須去探索的那種未知領域。在心理治療師的辦公室裡擠滿了陷入這種困境的人,他們選擇待在讓自己極度不快樂、不過較熟悉的環境中,繼續堅持下去。此外,堅持不會帶來任何羞恥、失勢或失敗的感受;我們通常會把這些感受和錯誤的放棄,聯想在一起。
因為堅持目標幾乎被視為是一種美德,所以這麼做會帶來某種程度的情緒平靜,而不是放棄所帶來的騷動不安。
本書要提倡及闡明的那種放棄雖然完全不同,不過也有它的情緒商數。有技巧的放棄,就定義上來說,是離開熟悉的環境、探索新領域、經歷一段曖昧不明的時期,並且處理放棄重要事物所造成的情緒餘波。就定義上來說,這些都是難以掌控的複雜情緒,不過到最後一定會在情緒上帶來更大的滿足。管理情緒是很重要的一環,不光是在有技巧的放棄方面,在重新設定新目標的過程也是如此。強調堅持到底讓我們守住原有崗位,但是卻不合理地沒有教我們要如何管理情緒,而是一味包容。就這種定義來說,掌握放棄的技巧也關係著情緒教育。有一名婦女現年六十多歲,一生經歷過四段職場生涯,她表示:「放棄需要勇氣,決定把握機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最欣賞自己的一點是能找到那份勇氣、勇往直前,並放手一搏,即使我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後果。你需要有龐大的信念,相信冒險踏入全然未知的境界,最後應該會有好的結果。」
然而說到底,讓我們堅持下去的,並不是想逃避放棄所引發的情緒代價,或是放棄長期目標所隱含的文化羞恥感。這和我們的心智受到堅持的制約息息相關。

大腦和堅持
要有技巧的放棄其實是很困難的事,因為這和大腦如何處理感官提供的資訊有部分相關聯。在堅持的文化壓力及腦部運作共謀之下,因此我們許多人熱衷追求那些最後無法順利達成的目標。
當我們在追求目標時,相信這應該會是有秩序、合邏輯,以及有自覺的過程。不過事實上,大腦在運作時會採取策略。假如目標能輕易達成,這種策略就有其價值;相同地,萬一目標無法達成,這些就成了有害的策略。科學家闡述兩套重疊的思考系統,或是稱為「認知」。一種是直覺,過程較快,相對之下較不費力。它是依靠聯想運作,並且經常負載情緒;另一套系統靠推論運作,過程較慢、審慎,而且有自覺。既然人類在心理歷程方面的整體能力有限,較費力的思考過程似乎就會彼此干擾。但相反的,直覺式思考結合其他任務時,過程中不會產生干擾。由以上的結論會得知,當我們同時思考一件以上的事,由直覺系統提供的簡單答案最容易浮現心頭。當然了,我們並未意識到這種情況,而是將推論及審慎都歸因到我們的思考。
直覺思考曾經對人類有很大的幫助,尤其是和體能任務方面有關,例如狩獵或體力勞動;在當時,快速反應及堅持到底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到了二十一世紀,我們的心智依然運用這些和邏輯或理性完全無關的策略。
對於難以達成的目標,大多數人的反應方式幾乎呈現出某種一致性,因而研究者開始探討這些不同的方式,並且加以命名。某些案例中,我們會為了更清楚陳述而重新命名,不過我們也會給予科學名稱。這些都是常見的心理習性,我們需要加以辨識及了解,因為它們能說明為何需要放棄的能力來緩和堅持。而這些與生俱來的行為,在我們的文化迷思及禁止放棄的指令下,滋長茁壯。
以下的故事就是最好的例子:三十二歲的珍妮佛是一名律師的女兒,目前在一家小型但頗有名氣的律師事務所工作。她在大學時便立志要當律師,是法學院裡資賦優異又勤勉的學生。畢業後,她帶著相同的熱情進入了職場;一開始的那四年,她熱愛從事律師的工作,即便需要長時間投入工作。
但後來,當她的頂頭上司離職投靠另一家事務所後,情況就變了。她的客戶和事務所同事仍然都很喜歡她,可是新主管卻對她和她的工作加以嚴厲批評。而在事務所的階級制度中,主管對下屬的評價很重要。
因此珍妮佛開始改變方法去取悅新主管,而且不時會因為他的回應而受到鼓舞。每當在這些時候,她都會向自己保證,她就快要獲得他的認同了。不過到了最後,珍妮佛的表現對新主管來說仍然是不夠好。
再隨著時間過去,珍妮佛開始害怕去上班。她從前在工作上獲得的快樂已經逐漸消失。
她焦慮又沮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尋求意見的對象,包括丈夫、父母、友人,可是全都勸她要繼續撐下去。
因為她已經投入了太多的時間和努力,包括讀了三年法學院,以及在事務所服務了將近四年的時間,不想就這麼放棄。她依然有機會當上事務所合夥人,而且仍舊希望得到主管的認同。假如她半途而廢,她的主管就贏了。而在這種經濟不景氣的年代,律師的人數遠超過實際的需求量,她很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律師的職位。況且半途而廢會讓她很難看,彷彿她是個承受不了壓力的人。加上若主管給了差勁推薦,更可能成為多年後仍擺脫不去的夢魘。假如她能夠撐住,而不是就此退出,她就比較能掌握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況。
珍妮佛的故事很常見,你可以更換故事裡的特定條件,例如職業、目標、差勁的主管情節等,結果依然會是對堅持強烈依賴而陷入困境。這很有可能是感情或婚姻裡的故事,你陷入該留下或離開的兩難局面,但是我們腦海裡的聲音和外在的聲浪,都要我們繼續撐下去。
在面對達成目標之前的關卡時,我們常常會認為自己是在有意識及理性之下做出反應,不過事實上是另一回事。

距離勝利只差一步
由於受到堅持的迷思洗禮,在達成目標之前失敗的人,通常會相信自己距離勝利只相差了一步而已,不會認為是損失或失敗。而這種想法其來有自。
這是人腦在制約下對距離勝利只差一步所做出的回應,因為如果就體能方面來說,只差一步確實是成功的最佳前兆。比方說你正在從事一種和技巧及專業有關的體能活動,例如獵捕動物當食物、射擊某個目標,或者是打擊棒球,而且快要成功了,只要再多磨練一下技巧,就很有可能會成功。而拿學術界來說,你的成績差一點就達到自己設下的目標,這時距離勝利只差一步也是可靠的指標。你只要更用功、花更多時間讀書,下一次就可能會達到目標。
然而不幸的是,無論人類或是他們的大腦,都不擅長分辨什麼時候是真的只差一步,什麼時候其實不然。一份英國的賭博研究找了一群普通人,每人分派一部吃角子老虎機,接著在他們玩的同時測量他們的腦部活動。玩吃角子老虎的輸贏當然和技巧無關,不過研究者卻發現,玩家和他們的腦部對於距離勝利只差一步的反應,就和其中牽涉了技巧部分一樣。腦部的快樂與獎勵中樞對只差一步的回應,和他們真正贏錢時的反應一樣高昂。此外,距離勝利只差一步的感覺便足以讓他們繼續玩下去,即使他們實際上是在輸錢,而他們認定的只差一步,其實根本無法預告真正的勝利。而毫不意外地,在那些衝動型賭徒的生活中,這種只差一步的感覺往往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不過距離勝利只差一步所產生的影響,並不只是限於賭博而已。即使它不適用於我們所面臨的情況,但依然會加強了我們的正面信念,激發我們的期望思考能力。它通常會導致我們繼續留在一段早就該結束的感情或情況當中,而在旁人眼中分明看到,我們根本沒有成功的機會。我們對堅持的信念鼓勵我們,將失敗重新包裝成距離勝利只差一步。
就像是在珍妮佛的故事中,當她嘗試新方法想取得主管的讚美,並且開始將任何不是直接忽視的反應,都當作是即將獲得主管認同的象徵,這就是職場上的距離勝利只差一步開始發揮作用了。即便只是單純說出「好的」這個字眼,而不是尖刻的批評,就足以讓她感到自己的努力有進展了。
距離勝利只差一步對我們產生影響,不僅是因為我們的大腦受到制約,也是因為禁止放棄的文化背景。假如放棄目標不在選項範圍之內,我們當然會大受距離勝利只差一步的吸引,無論是在職場、人際關係或是感情方面。明白這種心智習性的力量,並且認清我們將失敗重新包裝成只差一步的傾向,都是很重要的第一步,讓我們在未來能具備放棄的能力。

聆聽趣聞
當你在判斷某件事是否會發生在你身上,或者是某個事件是否會引發另一個事件時,你會坐下來,運用邏輯規範,做出最周詳的決定,對吧?當然不是。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你的大腦會以最快在你心裡浮現的案例或趣聞為基準,開始進行判斷。
這種心理學的現象有個拗口的名稱,稱為「可得性捷思法」(availability heuristic)。
這是另一種心理傾向,大力推動堅持的迷思。這種從最方便又鮮明的範例取得資訊的思考方式,對早期的人類生存來說非常具有價值。比方說你是舊石器時代的美洲馴鹿獵人,一直都是抄捷徑前往湖邊的馴鹿聚居地;不過同時你也聽說有三個人在這條路徑上遭到熊的攻擊。
這些消息會讓你將片段資訊連結起來,也就是捷徑等於熊等於攻擊,於是你會決定改走較遠的路,也許狩獵比較不易,但是可以讓你活久一點。同樣地,許多古代的文化和宗教對於內溫或旋毛蟲病一無所知,卻注意到人類吃下豬肉後死亡的故事,於是再也不吃豬肉。
即使是在現今的社會中,軼聞產生的說服力量也並非全然有益,例如我們常在電視上看到或報上讀到的樂透得主,或是在談話性節目上的那些排除萬難堅持到底、最後達成崇高目標的人,他們都會讓我們相信「為什麼不能是我?」,即使事實上完全沒有跡象顯示這個幸運兒可能會是自己。在這個媒體滲透的世界裡,不斷重複聽見某些案例會讓我們將片段資訊連結在一起,而事實上這些資訊根本毫無關聯。但它讓我們相信有些事,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發生的機率比實際上更大。無論是堅持等於成功的故事,或是其他的狀況,全都是如此。
舉例來說,媒體把關注焦點放在校園槍擊案,或是鯊魚攻擊事件的危險性,而無論社會大眾有多聰明,但這種關注力仍會讓他們提高這類事情的可能性,因為這種案例更容易在記憶中被取得。愈生動或是引起愈多情緒反應的案例,就愈容易快速取得。
為了證明這種觀點,心理學家史考特•普勞思(Scott Plous)詢問受試者,人比較容易被墜落的飛機殘骸擊中身亡,還是死於鯊魚攻擊?受試者可以思考一分鐘後再回答。
結果因為鯊魚攻擊事件曝光率較高,因此大多數人會回答鯊魚攻擊。即使死於天上掉下來的飛機殘骸的機率要高出三十倍;雖然不太可能發生,不過仍比鯊魚攻擊的機會要來得大。這就是可得性捷思法在作祟。
我們對於堅持的文化假設,以及在媒體以故事型態讚美和傳達之下,讓趣聞的力量特別容易掌控我們的思考。激勵人心當然沒有什麼不對,而堅持到底的故事也的確能鼓舞大眾。
問題是,當我們的決定受到第一個浮現心中的念頭影響,我們很可能不會點出正確的問題。
當然正確的問題並不是通常出現的那個「為什麼不能是我?」
在這種情況下,可得性捷思法讓我們很難預測成功或其他的事。觀察我們如何選擇堅持某項努力,而心中不忘可得性捷思法,就是控制堅持到底的重要方式,並且開始誠實地看待我們是否需要放棄。

間歇性增強
毫無根據的堅持也可能是來自於所謂的「間歇性增強」,假如這個名詞讓你想起了你在心理學概論裡聽過的概念,那麼你的記性可真不賴。間歇性增強意義重大,因為它證明了發生在老鼠身上的事,也會發生在人類身上。
請先想像三隻飢餓的老鼠分別關在三個籠子裡,每個籠子裡都有一支拉桿。在第一個籠子裡,老鼠每推一下拉桿,就會得到一團食物。老鼠很快就明白,拉桿是可靠的食物來源,因此牠便盡情地去做牠喜歡的事,例如跑轉輪或挖鋸木屑之類的,牠開心地滿足於現狀,因為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食物。
在第三個籠子裡,當老鼠推拉桿,什麼事也沒發生。牠一推再推還是毫無動靜。因為得不到食物的獎勵,老鼠便放棄了拉桿,自行去尋找食物了。
而第二個籠子裡的老鼠則陷入了困境。牠推拉桿之後,有時會得到一團食物,有時什麼也沒有。對老鼠來說,希望一樣是無止盡的,於是牠開始對拉桿念念不忘,一推再推,有時候受到挫敗,有時會得到滿足。間歇性增強讓老鼠日以繼夜地待在拉桿旁。換句話說,這三隻老鼠中,拉桿偶爾會帶來食物的那隻,最後變得最堅持。
毫無疑問地,間歇性增強在人類歷史上曾經很有用處,尤其是在狩獵、捕魚,以及鍛造方面。至少有些時候能得到你所要的,增強了生存所需要的堅持。然而應用在其他情況下,間歇性增強可能不是件好事,而對於無法達成的目標來說更是如此。
比方說,你的目標是要讓你和另外一個人的溝通能更開放又有互動,這個人可以是你的父母、手足、配偶、愛人、朋友、同事,或是主管。你們倆開誠布公談過許多次,也發生過幾次大聲爭執,不過每次你認為,他不夠有同理心或是沒把你要說的話聽進去。他的行為毫無改變,因此你正考慮要放棄了,但忽然間,毫無來由地,他竟對你敞開心房。這真是奇蹟,他居然會傾聽你的心聲,而你對於是否要繼續保留這段感情的猶豫全都不翼而飛了。
日子就這樣繼續過下去,一直到某天他又故態復萌,從前的舉止又出現了。你們不斷重複嚴肅的對話和大聲爭執,你又準備打算放棄,然後有天,他忽然間又敞開心房,變得善解人意又全心聆聽。再一次,你決定繼續堅持下去。
這就是間歇性增強。也許感情關係中的間歇性增強,最佳案例就是上演六季的《慾望城市》中,凱莉和大人物的故事。
不過間歇性增強在感情關係以外的範圍,也會產生影響。一些為了解決阻礙目標的問題而找出的暫時性方法,可能也會以相同的方式增強毫無根據的堅持。
間歇性增強不但會加深堅持,即使這和達成目標並沒有任何關聯,而且也會阻止個人採取新行為來脫離現況。也就是因為這樣的理由,單獨仰賴堅持不是個好主意,並且我們需要往後退一步,自問我們是否讓心理習性主導我們的決定。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