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我知道,這樣講很老套,但,真的不是你的問題……。」
「你很棒,只是我現在還不想定下來、跟一個人認真交往。」

本書作者威廉.尼可森(William Nicolson),
在愛丁堡大學主修經濟與政治,現在倫敦某家法律事務所擔任實習律師,
在寫了長達八頁情書、談了六週戀愛後,女友送他以上兩句話,痛苦被甩。

威廉感覺內心被踐踏、不知哪裡做錯,
他決定把修讀過的經濟學拿來應用,透過那界限分明的理性世界,
拯救自己無知又過熱、奇慘無比的戀愛遭遇,想知道凱因斯怎麼救了他的愛情嗎?

◎在對方眼中,你是勞力士?還是卡西歐?
──搞清楚「供需原則」,你才能提高身價

‧初次見面就表明心意,對方會認為你是隨處可買的廉價品,不買也OK──所以你得限制供給。
‧欲擒故縱是對的,但夜店把妹不適用,因為夜店不是獨占市場。為什麼?
‧正妹主動聊天,真是走運嗎?好對象不會憑空出現,當「效率市場假說」運作,你該如何識別假象?

◎擇偶標準一籮筐,哪些事是不能說的祕密?
──誰的「市場力量」強,誰就擁有主導權
  
‧想當受寵的王子?參加婚宴是好方法,即使被甩,選擇權還很多。而且年紀愈大,標準會降低,因為找對象跟出清存貨一樣,都有一條願意妥協的界線。
‧但請小心,多數女人會一手搞妥協,一手玩策略,先交出短期控制權,再拿回長期主導權。

◎談戀愛往往變成玩猜謎,你怎麼看懂對方傳遞的訊息?
──「賽局理論」無止境,剔除雜訊是最上策

‧兩人曖昧交往時,約會時間由誰訂?學會「議價能力」,你就能占上風。
‧只跟一個人交往划算嗎?維持流動性和長期投資之間,如何才能獲得最佳報酬?
‧如果你想定下來,就投資「時間」來獨占。

結果,威廉用經濟學理論,真的讓他把到了女友莎拉,一切看似很美好,
但愛情世界真能那麼理性運作嗎?他們還遇到哪些問題:

‧當死黨挑逗女友時,我要制止誰?付出的情感成本受到攻擊,牽涉到對市場情勢的掌控,你可以學學威廉採取衝突的策略。
‧確定你愛她後,溫柔女人開始發飆施壓,該順著她嗎?看看馬桶蓋賽局怎麼說。
‧一邊是愛情,一邊是友情,該選哪邊?固定情人讓你錯過許多玩樂機會(機會成本),想清楚,你要成家嗎?或是繼續花時間在同一個人身上(沉沒成本)?
‧想分手,先提的人就是贏家嗎?逆向歸納法會教你怎麼做決定。

其實,談感情要像凱因斯學派,先付出者得真愛,
因為戀愛與投資不同──不是零和賽局,只想贏的人一輩子匱乏,
所以真愛的祕訣是:學學凱因斯。
因為這不是你的個體經濟,是你和她的總體經濟,
 關於戀愛這個問題,你一定可以從經濟學裡找到答案!


作者簡介:
威廉‧尼可森(William Nicolson)
現年26歲,在愛丁堡大學主修經濟與政治,現於倫敦某家法律事務所擔任實習律師。他寫這本書,是分享他對於經濟學與愛情的看法,以及兩者如何交互作用。經過親身實證後,他發現經濟學真的可以應用在戀愛上,因為以前老是被甩的他,目前感情生活如魚得水、再好不過了。



譯者簡介:
陳琇玲(Joyce Chen)
美國密蘇里大學工管碩士,曾任嶺東科技大學講師、Alcatel Telecom主任稽核師,並榮獲2011年全國模範勞工。現專事翻譯,譯作包括:《歐巴馬勇往直前》、《2010大崩壞》、《富爸爸財務IQ》、《IKEA的真相》、《小眾,其實不小》、《預測分析時代》。
譯文賜教:jc6423@gmail.com。

內文試閱:
我決定在一場公寓派對裡,跟一群女孩們分享我的看法。我跟她們談起供給與需求,以及欲擒故縱,她們覺得我的構想很有趣,也聽得津津有味。因此,我打算用這次派對上的談話來介紹這本書。
「妳只要限制自己的供給,就能提高自己的身價。」當我這樣跟女孩們說時,她們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我,好像我是什麼約會大師似的。
「說得好,說得太正確了。威廉,再多告訴我們一些祕訣。」
我跟她們說了一些價格彈性(price elasticity)、議價能力(bargaining power)和無彈性需求(inelastic demand),大家都覺得很有趣。或許,我這個寫書構想還不錯。接著,我開始講到經濟學的重點:效率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基本上,我們假設關係市場是一個完全效率市場,價格能完全反映資訊,那麼如果妳還是單身的話,或許妳單身是有原因的。」
我此話一出,先前十五分鐘享受被讚嘆、被崇拜的虛榮感瞬間消失,因為這群女孩臉上露出悲憤的表情。顯然地,這些女孩都還是單身,我卻信誓旦旦地告訴她們,一定是她們有什麼問題,才會到現在依然小姑獨處。我發現情況不妙,趕緊說些話來挽救頹勢。
「妳們都知道這只是一種理論,是根據一些誇張假設所做出的理論而已。市場當然不可能是完全效率,我們也不可能完全知道市場運作。事實上,妳們這三位可愛的女孩都還單身,就是最好的證明啊!」
她們已經不想聽我廢話,開始轉身去找其他的帥哥聊天。

門當戶對?錯了,我們想物超所值

剛好,一位朋友聽到我跟那些女孩們最後的交談內容。
「威廉,那或許是我看你做過最愚蠢、最失敗的事了。我猜今天應該是你第一次耍這種伎倆吧?」
是啊,那樣做真的讓我一敗塗地,但也從失敗中學到寶貴的教訓。我學到如果你不像經濟學家那樣思考,你就會發現經濟學家所說的一切根本是大錯特錯,或者太冒犯人了。換句話說,那些女孩就把我講的「妳單身是有原因的」這項推論當真,而忽略了這項主張的其他重點。
你繼續看這本書就會發現,經濟學家喜歡把事情簡化(通常還簡化到荒謬離譜的程度),至少一開始時他們會這樣做,如此一來,他們才能揭開人類行為中潛藏的事實。經濟學家認為人類是理性的、追求私利,而且能完全知道市場運作,但這種假設只是對人性做出近似的概估,讓我們能利用這個假說,作為一些經濟模型的起點。
如果經濟學家一開始,就以人們在現實生活的表現作為出發點,也就是認為人們時而理性、時而不理性,時而追求私利、時而利他,那麼設法解釋事情的經濟模型就會變得太過複雜。我們也會花很多時間在描繪現實世界中各種生活的細節,這樣做對任何人都沒有幫助。
不過,完全無視於現實世界、過度簡化的經濟理論,當然不可取。經濟學家通常描繪出巧妙簡化、容易看懂的地圖,卻把要抵達目的地所需的較小路徑和分支道路給遺漏掉。因此,這種理論成功了一半,只是提供一個衡量的基準。如果我們的行為全都依據理性,會怎樣呢?要是我們完全知道市場運作,又會如何?接下來,我們要採取的步驟是,把理論跟現實生活做比較,看看理論是否正確,並設法說明其中無法避免的所有差異。
有些經濟學家不想採取這個步驟,堅持他們的理論沒有錯也不需要調整,而是世界被誤導了。他們的做法當然可能有效,但只適用於某種程度。經濟學家的職責不是說明為何每件事都那麼沒有效率,而是要提出方法來改善人們的生活。
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喜歡把經濟學家比喻為牙醫,差別只在於經濟學家不是用鑽子和填充物,而是用模型和資料來治療社會的各種病痛。不過,身為社會學家,說明理論和現實之間為何有差異存在,究竟是什麼因素影響我們偏離完全理性的結果,也是他們的職責。
換句話說,經濟學家試圖說明市場為何失敗。這正是本書的宗旨,只不過我提出的問題不是市場為何失敗,而是戀情為何經常發生慘劇,想知道自己是否能用經濟學來導正感情生活。所以,你也可以把這本書當成是經濟學家的戀愛回憶錄。
在開始進入有趣的內容前,我打算先跟大家說明這本書所做的重要假設,也介紹一下這本書的主角──「把妹經濟學家」。《把妹經濟學家》帶點矛盾、修飾的意味,因為在多數情況下,愛情跟理性其實無法搭配得很好。
一般而言,哲學家、心理學家和生物學家會跟我們說明,人們是如何陷入情網和吸引異性的。但是依據個人經驗,我想提供另一種說法,所以假設我們都是追求私利的理性個體,同時也是情愛關係市場(後文以關係市場稱之)中的消費者和供給者。我們消費異性,也被異性消費。就跟商品或服務的其他市場一樣,我們都有市場價值,也想取得好價格,或者從消費的觀點來看,我們都希望找到物超所值的對象。
不過,要先聲明的是,本書不會教你如何把正妹搞上床,書裡的內容也跟金錢無關,不會教你什麼神奇的公式,或是計算怎樣花最少的錢就能讓女友開心。畢竟,浪漫的經濟學家跟不浪漫的討厭鬼是有差別的,我只是想用自己懂的學識,把不懂的事情弄清楚。

身價,看你的對象是誰

在此,要先跟大家承認,把經濟學術語應用在個人關係上,其實不是新奇的概念。人具有市場價值(不管是內在價值或絕對價值),這個構想從幾百年前便已存在至今。十七世紀的政治哲學家湯瑪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在《利維坦》(Leviathan)中提到:

跟其他事物一樣,個人的價值就在於他的身價……,因此這種價值並非絕對,而是取決於需求和他人的判斷。能力出眾的士官長在戰時或緊急時刻身價高漲,在太平盛世時身價就沒那麼高。博學多聞、公正清廉的法官在太平盛世時身價看漲,在戰爭時期卻沒那麼搶手。人類與萬事萬物皆然,價格都是由買方決定,不是由賣方決定。因為大多數人會盡可能地拉抬自己的身價,但是個人真正的價值卻是由他人所認定。

霍布斯的意思是,我們基本上是沒有價值的,唯有在他人認為我們有某種程度的價值時,我們才有價值可言。簡單來說,我們是市場意見與需求下的犧牲品。有時候,市場需要的是金髮辣妹,有時需要的是黑美人;有時機智風趣的男人很搶手,有時體格壯碩的肌肉男才吃香。所以,不管是金髮辣妹或黑美人、是機智風趣的型男或運動場上萬人爭睹的英雄,人們在市場上的身價,都會依據時空而有所不同。
跟十七世紀的政治哲學相比,現在我們從日常生活中,也能找到跟關係市場更為密切的證據。若用日常生活的語言來說明關係市場,舉例來說,我們剛結束一段關係時,就說自己「重回市場」;如果我們還是單身,在約會時會跟對方表明「我們還有市場價值」。同樣地,當我們把別人說成「受損品」(damaged goods),就表示這個人的價值看跌,通常是因為此人扯上醜聞,或剛結束一段悲慘的關係。
線上交友或許是情愛世界中,顯現市場原則最明確的實例。在線上交友網站中,我們給自己(供給的物品)一個描述,也說明我們想要什麼(需求的物品)。網站業者(仲介者)就開始撮合網站會員(既是消費者,也是供給者)的需求與供給。然後,會員進行第一次約會(嘗試階段),看看自己是否想要與對方繼續交往(意指交易,特別是以長期基礎作為考量)。

以男性來說故事,絕不是歧視女性

我知道這本書多半只是單方面的論述,也就是只以男性的觀點去探討,不過,書中提及的理論一樣適用於女性。因為在關係市場中,男女同時身兼消費者與供應者的角色,而書中提及的理論,有的專注於供給面(例如讓自己對異性更具吸引力),有的專注於消費面(例如決定追求哪個人),卻都能反映出男女雙方在關係市場中扮演的角色。我沒有考慮從男女雙方不同的觀點來探討關係市場,畢竟我不是女性,只能以男性的觀點誠實地寫出自己的看法,也希望自己的見解精闢獨到。
希望大家看完本書所做的這些說明後,後續若看到我把女性說成是被男性「消費」或「投資」的「資產」(asset),以及花時間跟女友相處被當成「沉沒成本」(sunk cost)等說法時,你不會覺得不舒服。
儘管如此,當你看到某些說法,會讓你氣到想把這本書撕爛時,請你先息怒,並請想像自己是一位經濟學家,記住我是依據哪些假設做出這些推論。如果你反覆思量後,還覺得我是剝削女性、物化女性、歧視女性的混蛋,那麼請你原諒我。

「我知道這樣講,聽起來很老套,但真的不是你的問題……。」
聽到這句話,頓時五雷轟頂,完全無法再聽她說什麼,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事實上,在莉茲最後決定這麼做之前,我已經沮喪、難過不少次了。
我低頭看著手上拿的咖啡,只見咖啡上面已自然形成一層乾掉的泡沫。我一邊發楞,一邊等著被莉茲宣判死刑。
「你很棒,只是我現在還不想定下來、跟一個人認真交往。」
莉茲是一個聰明風趣、才華洋溢又美貌出眾的女生。我媽媽早就表明了,希望我能把莉茲娶進門,但是就在我度過人生最美好的六週時光後,現在卻失去了她。
我覺得自己的心被踐踏,一路沉思走回家。我實在搞不懂,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哪裡做錯。心想,原來莉茲一直不把我當一回事,只是覺得我人很好、很幽默、很照顧她。剛開始約她出來吃飯根本輕而易舉,但是在認識第三週後,這招卻突然不管用了。打電話給莉茲,她不回;想吻她,她很快地躲開,還一直避開我的目光……。若是把這些蛛絲馬跡列在紙上,這堆紙肯定能疊個十呎高。如此想來,分手根本是遲早的事。

對她太好,是一種錯!

「威廉,或許是你人太好了。」幾天後,好友弗蘿拉這樣安慰我。
「妳這樣說,真的令人啼笑皆非。」
「你必須懂得遊戲規則,要會欲擒故縱。」
「欲擒故縱」……這四個字在腦海裡不斷回響著,讓我想起了某件事。接著,我恍然大悟,「妳是說,要限制供給?」
弗蘿拉一聽,露出狐疑的眼神。每次我故意用經濟學術語來解釋事情時,她就會用這種表情回應。
「我猜到你會這樣講。其實重要的是,如果你太早就為對方付出太多,她就會覺得那是理所當然,也不會認為你有什麼魅力。」
哦!我終於明白了。「所以,妳是說我應該限制供給,以便增加我的價值?」
「威廉,拜託你成熟點,好嗎?」
幾天過去,當初被莉茲甩掉的震驚感已慢慢消退。或許,我們兩人本來就不適合對方。我可能是愛上「跟她談戀愛」這個想法,而不是真正談了戀愛。不管怎樣,當初真不該預期這個兩人關係會有結果。
我剛上大一,還沒有找到女友(算一算,這次與莉茲交往六週算是最久的了)。我約會過很多次,有些滿順利的,有些則不太順利,但是這些約會最後都沒有開花結果。每次找到自己喜歡的女生,就很容易被愛情沖昏頭,而對方也很快就會被嚇跑。

愛情可以無條件,但別充分供應

回頭想想,在經濟學研討會當中,我總以自己理性思考的能力為傲,不管問題多麼複雜難懂、牽涉多少變數或運算式,都有辦法解答出來。但現在,事情必須有所改變才行,我得好好拯救一下自己的感情生活。
我想起被莉茲甩掉後,弗蘿拉所說的那些話。我過度供給……這樣講似乎一點也沒錯,沒有人會想跟對任何人都很好的人交往。你必須限制自己的供給或欲擒故縱,這樣等到對方最後追到你時,才會覺得自己很特別。這個簡單的教訓讓我想到,如何把白天修讀的經濟學拿來應用,才能好好拯救那奇慘無比的戀情,同時想辦法把到正妹。
經濟學界限分明的理性世界,剛好能冷卻我過熱的情感。我不再無可救藥地搞浪漫,拚死拚活地尋找愛,或漫無目的地尋找交往對象,以至於在女性神祕的世界裡迷失自我。我要成為情愛關係市場的一位投資人,運用經濟學這個理性敏銳的工具,設法讓自己大豐收。

何時要當勞力士?何時要做卡西歐?

我跟莉茲交往時,做了幾件很蠢的事。回想起來,當初莉茲問到,我的爸媽對她印象如何時,實在不該說出我媽希望我能娶到她的話,而是該用一臉苦笑來回應她。莉茲去過我爸媽的家後,我還寫了長達八頁的情書給她,內容不外乎「我愛妳」,還有一些更露骨的話,但是那時候我們才交往短短三週。
弗蘿拉說得對,我對莉茲太好了,我也承認自己偶爾會痴心妄想。我需要解答,因此心想,何不從經濟學教科書一開始教導的供需法則著手。
大家都跟我說,欲擒故縱能奏效,是以一些相當基本的原則作為依據,例如一開始別付出太多、千萬不能百依百順、收到簡訊後至少要過三小時再回覆……。俗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這是讓人無法忍受的自我否定。花很多時間跟自己喜歡的女生在一起有什麼不對?表明自己的愛意有何不妥?善待對方並誠實表達感受,一定比從情愛遊戲中獲得任何好處更重要?嗯,顯然不是這樣,因為我從跟莉茲交往的經驗中,學到了慘痛的教訓。不管你人多麼好,如果對方可以依自己高興,把你的好意照單全收或置之不理,那麼你的好意就一點價值也沒有。

你要當勞力士?還是卡西歐?

我們必須懂得情愛遊戲的規則,才能讓自己在異性眼中更有吸引力。這個事實告訴我們,我們顯然跟其他物品沒什麼兩樣,如果對我們的需求超過供給,身價就看漲;如果供給超過了需求,身價自然會下跌。因此,欲擒故縱或限制供給,會提高我們的身價,若是太好心或付出太多,反而會讓自己的身價往下掉。
這裡指的身價,當然不是以貨幣的觀點來判斷。在關係市場中,某人的身價是指,我們要跟那個人在一起必須付出多少努力。舉例來說,我在夜店認識一個女生,這個女生認為我是不錯的交往對象,撇開其他條件不談,若我愈難追,她為了追到我,就必須投入愈多的時間、心思和感情。如果我對她表現出更多興趣(也就是我供給愈多),她為了追到我所要花的心力就愈少。
但是,為什麼欲擒故縱是一件好事?通常,我們想賣掉某樣東西,經過一段時間都沒找到買家時,我們會繼續尋找,直到有人願意購買。不過,欲擒故縱卻能讓價格上漲,而非下跌,所以被認為是改善候選資格的超簡單做法。
在嘗試弗蘿拉給我的建議前,我必須先用經濟學術語好好想想,我究竟想得到什麼?我該問問自己,哪種物品的價值愈高就愈有吸引力,而不是價格愈低愈搶手?
大多數的物品不外乎是這兩種類別:必需品或奢侈品。我們通常希望必需品愈便宜愈好,像是日常生活所需的食物、飲品和家庭用品等,但品質不能打折扣。沒有人會因為你選擇哪種品牌的洗衣精,就認定你是哪種人,所以在超市選購洗衣精時,總認為愈便宜的洗衣精愈好。
但是,珠寶和跑車這類奢侈品的情況卻不是這樣,奢侈品的相對價值不只來自品質,也來自其本身的獨特性。舉例來說,人們會買勞力士(Rolex)手錶,未必是因為該品牌的手錶比天美時(Timex)的手錶更精準,而是因為勞力士手錶價格昂貴,多數人根本買不起。而且擁有一支勞力士手錶,就是「成功人士」的表徵(勞力士公司希望人們這樣認為)。
為了維持身分尊貴的象徵,勞力士手錶都是限量發行,每支手錶價格貴得驚人。假設勞力士公司增加手錶產量,價格就會下跌,因為這表示有更多人買得起勞力士手錶。而當很多人都買得起勞力士手錶時,它所吸引人的特質(成功人士專屬)就會受到損害,有錢人會改買其他品牌的手錶,好向世人彰顯他們有多麼非凡出眾。
話說推銷自己成為可交往的對象(以我跟莉茲的例子來說,就是成為女生想要定下來的對象),看來就跟勞力士手錶的例子一樣,欲擒故縱是維持本身猶如奢侈品般地位的一種做法。我們希望塑造自己良好的形象,讓覺得只有她最棒的女生才配得上我們,也讓跟我們交往的女生認為,能獲得我們的青睞是多麼特別的事。
不過,答應對方的邀約和交往要求,一開始或許會讓女生雀躍不已,但她很快就會這麼想:「他是不是跟認識的每個女生都這麼說?」或者更糟的是:「大家都知道,他跟認識的每個女生都這麼說嗎?」
男生輕易向女生表達好感,會讓女生覺得太容易到手了、沒什麼特別,甚至認為可能很多女生都跟這個男生交往過,若跟這種男生交往會對自己的名聲不利。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第一天認識對方,就想跟對方定下來,她不會覺得你是勞力士手錶那種奢侈品,而是會覺得你像卡西歐(Casio)電子錶,與時尚名品都沾不上邊。

到夜店大展身手,結局是……

被莉茲甩掉的那個週四晚上,剛好是我實際測試這個理論的大好機會。玩遊戲的時候到了!首先,在慶祝我恢復單身之際,一開始得先忍受朋友們的一番奚落。
「恭喜威廉即將東山再起──今晚他要大展身手、開始把妹嘍!」、「威廉單身了,正妹們當心點,他正在一一打量妳們哦!」有人則說:「威廉,你是第三次被甩了,好好加油吧,兄弟。」
朋友就是這樣,他們會挖苦一頓,好好數落你,讓你不再沮喪。他們不會花時間耐心地安慰,反而認為直接給我殘酷的教訓比較有用。
我跟一群哥兒們走進夜店,開始打量吧檯附近有多少正妹。看來今晚讓我重振雄風的機會可不少呢!我試著擬妥戰術,卻只想到弗蘿拉說的:「你人太好了,記得要欲擒故縱。」我開始給自己洗腦:我是奢侈品,不是必需品,像我這種男生可不多了,今晚女孩們可要搶著排隊來跟我說話了。我一邊這麼想,一邊注意吧檯旁有位相當漂亮的美眉,她一個人站在那裡。這可是我的大好機會。
「嗨,我是威廉,今晚好嗎?」
我這樣開門見山,讓她有點措手不及,但還是對我微笑。
「嗯,還好,我剛交了一份報告,來這裡放鬆一下。」
「我也是,可以請妳喝一杯嗎?」
「當然可以,請幫我點一杯檸檬伏特加。對了,我是瑞貝卡。」
我們沒聊很久,但彼此好像很投緣。我跟她在一起很放鬆,也很自在。不過,我突然想到,那可不是我今晚的計畫。我表現得太熱情了,要是我希望有機會跟她交往,可得趕緊打住話題。
「瑞貝卡,真高興認識妳。我剛好碰到一些很久沒見的老朋友,我先過去打聲招呼。我們晚點再喝一杯。」我邊說,邊作勢走向隔壁包廂找朋友。
瑞貝卡低下頭,盯著那杯還有七分滿的檸檬伏特加。我突然說要離開,讓她有點不自在。看來,我把時間算得剛剛好。
「沒問題,待會兒見。」我快要走進包廂時,聽到瑞貝卡這麼說。
「威廉,那個妹看起來很不錯啊,你幹麼把她一個人留在吧檯?別管我們了,趕快去追她呀,重振你的雄風吧。」
「是啊,她很不錯。可是我想耍點花招,來點欲擒故縱。」
我的室友兼死黨佛瑞迪一聽,笑到差點就把嘴裡的酒給噴出來。
「欲擒故縱?威廉,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兒嗎?這裡可是夜店,哪有時間讓你玩什麼欲擒故縱的把戲,你在這裡耍這種花招,只會讓別人先馳得點。」
「別擔心,你等著瞧,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
我根本不認為佛瑞迪說的有理,反正我有經濟學當靠山,也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再半個小時,這家夜店就要打烊了。現在店裡面人聲鼎沸,大家酒酣耳熱,空氣中瀰漫著茴香酒的味道,走到哪兒都聞到一股甜甜的茴香味。
幾小時前,我把瑞貝卡留在吧檯後,就沒再見到她。後來,我終於瞄到她的身影,她在前往吸菸區的出口處跟另一個男人聊天。我打算走過去引起她的注意,希望先前留給她的好印象,會讓她主動跟我攀談。
看來,跟她聊天的那個傢伙用錯招術──他太熱情了,一隻手撐在牆上,故意把身體傾向瑞貝卡。我手上拿著兩杯飲料,表示自己不是一個人,然後刻意走向他們。
第一次經過瑞貝卡的身邊時,我還故意使個眼色,但她沒有反應,連看都不看一眼,簡直徒勞無功。走到外面去,又沒有人可以聊天,只好自顧自地喝起酒來。
「威廉,在找人嗎?」
「嗨,佛瑞迪。」看到他讓我覺得放鬆許多,但我也知道待會兒佛瑞迪就會數落一番,說他老早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另一杯酒要給誰啊?是要給你說的那位『在你掌控中』的正妹嗎?」
「是這樣沒錯。」
「那你幹麼還拿著酒?」
「她在那裡跟別的男生聊天啊。」
佛瑞迪往瑞貝卡站的地方望去,她跟那傢伙並沒有站得很近,所以我還是有機會。
「哦,我明白了,原來你耍欲擒故縱那招是認真的。你要讓她猜測什麼時候會請她喝一杯。好吧,結果怎樣可要跟我說,我先走了。」
我準備再走過瑞貝卡身旁,這次會走得慢一點,而且先前那次的動作太小,夜店裡頭又太暗、太吵,就算跟她使眼色,她也看不到。正要走進裡面,一位保全突然擋在我前面。
「老兄,玻璃杯不能拿到外面。」
「那太好了,我正要把玻璃杯拿進去。」
「別耍花樣,你剛把玻璃杯拿到外面做什麼?你知道這裡的規矩吧?」他指指門上寫著「禁止把玻璃杯拿到外面」的牌子。
「很抱歉,我明白了。現在,我可以進去裡面嗎?」
「我想,我得把你手上的杯子拿走了。」
「真的嗎?但我正要把杯子拿進來啊,我付過錢了。」
「我剛說過,別耍花樣。現在,把杯子給我,不然就請你走人。」
「沒有耍花樣,我只是……」
這名保全轉身拿起無線電對講機,低聲講了幾句,接著,另兩名保全出現了。
「出了什麼事?」
「幫我把這傢伙趕出去。」
這兩名保全,一名是短小精幹的山羊鬍男,另一名是魁梧壯碩的光頭男,他們就這樣把我架走。
很顯然地,有些人看到我出洋相了。能怪誰呢?看到陌生人被趕出夜店,總是挺有趣的事,尤其是當你知道那個人根本沒做錯什麼時,那就更好笑了。
在被架出去的這一路上,我還不慎被手上拿的兩杯酒給灑得一身溼,襯衫上面都是蔓越莓伏特加的酒漬。我瞄了瑞貝卡一眼,卻看到她似乎挺樂的。
利用經濟學進行的第一次夜店獵豔,進展卻未如預期。我必須承認,佛瑞迪說的或許有道理,夜店根本不適合玩欲擒故縱這種把戲,因為競爭者太多,想拉抬身價的任何做法,都很可能會造成反效果,反而讓自己變得更沒有魅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0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