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EQ》作者 丹尼爾.高曼
強力推薦
Judy Yoga療癒瑜伽教學總監JUDY吳惠美
審訂.導讀

★ 瑜伽教育者與瑜伽學習者必看之書!
★ 第一本關於瑜伽的科學平衡報導,全面解析瑜伽的利益與風險。
★ 了解瑜伽可能造成的傷害與危險,學習正確的瑜伽養生之道。

● 首度透過完整的科學研究和醫學報告,來論述瑜伽優劣的專書。
● 專訪超過百位瑜伽師、科學家、醫師、學者,
關於瑜伽最精彩、深入、豐富的調查報導。
● 剖析瑜伽在健身塑型、醫療保健、心理情緒、受傷危機、
性愛和靈感創造等面向的助益與風險。
● 深入挖掘瑜伽的古老起源、神話傳說、科學演變和流派延遞。
● 透過精美插圖,學習不會受傷的正確瑜伽體位法。

《紐約時報》科學專欄作家威廉‧布羅德本身學習瑜伽超過30年,卻不幸在2007年練習時受傷,經檢查後竟發現背部與四肢有許多因做瑜伽而造成的痼疾。因此,他透過各種醫學研究報告、並親臨瑜伽道場蒐集完整豐富的科學資料,撰寫出《瑜伽的科學》這本引起話題的書籍。本書歷經五年醞釀,整理自十九世紀以來的縝密科學研究,試圖以更完整的面向和具科學性的證據,說明練習瑜伽的好處和風險,並向讀者揭露一些隱藏在瑜伽神話和誤解背後的事實,進而提出他對瑜伽這項具有悠長歷史的運動的公允評價和建言。

布羅德指出瑜伽當然有益個人健康、提振心情、對抗憂鬱並激發創造力;但是有些看似低風險的簡單動作卻可能對人體造成嚴重傷害。這些動作將減少血液流至椎動脈及基底動脈,若有血塊流至大腦,則可能造成中風癱瘓、甚至致死事件。因此,這本開創性的著作試圖透過科學驗證,揭開自古以來的瑜伽祕密。書中提出相當多的證據,進而產生一些疑問,好奇人類是否具有潛在能力,能進入似死狀態,或擁有無邊的「性」福。最後,本書作者打破神話,勾勒出意想不到的瑜伽益處,告訴我們如何學習正確的瑜伽之道。


作者簡介:
威廉‧布羅德William J. Broad

威廉‧布羅德從一九七○年起開始練習瑜伽。身為《紐約時報》資深作者,同時也是一位科學報導記者,三十多年來寫過上百篇的頭版新聞,在出版界及電視媒體贏得許多重要獎項。他曾和《時代雜誌》的同事合作,贏得兩次普利茲獎、艾美獎及杜邦獎。他是七本書的作者和合著者,著作包括曾獲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的《細菌戰︰美國生化武器之祕》。他跟太太和三名成年子女住在紐約大都會區,在那兒享受著他的拜日式練習。
個人網站:www.williamjbroad.com



譯者簡介:
楊琇玲
美國爵碩大學(Drexel University)創造性藝術治療所舞蹈治療碩士。對人的內在世界充滿興趣,多年來致力於身心整合療癒工作,目前於國內醫療機構擔任舞蹈治療師。除臨床工作之外,並從事心理相關專業研討會與工作坊的口譯與筆譯。合譯《背叛》(商周出版,2013)。

蔡依瑩
英國雪菲爾大學翻譯碩士,曾任多間科技公司口譯,現任大學講師。喜歡新事物,熱愛冒險和遷移,相信只要住在語言的世界,就能把一切事物,轉換成某種清醒的東西來述說。譯有《關塔那摩灣少年》(晨星出版)。




內文試閱:
第四章 受傷的風險

幾十年前,第一次有著重瑜伽傷害的科學研究報告。其報告出現在某些全球最受尊崇的期刊上,包含《神經學》(Neurology)、《英國醫學期刊》(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還有《美國醫學協會期刊》(The 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這些高度受到重視的研究報告,代表醫學機構視其為重要資訊,醫師們必須知道這些內容以幫助病患。研究報告在一九六○年代晚期開始出現,也就是當西方開始對瑜伽產生興趣不久之後,就開始有了一系列的瑜伽研究。
很多早期研究都集中在瑜伽對神經的傷害。所造成的傷害程度從溫和到嚴重都有, 甚至造成學生若沒有輔具則無法走路的永久殘疾。舉例來說, 一個男大學生練習瑜伽超過一年, 之後他加強瑜伽練習,也就是長時間跪坐在自己腳跟上,這個姿勢被稱為金剛坐姿(Vajrasana)。梵文中vajra是「雷電」的意思、亦名為「金剛」。這個姿勢也稱作跪姿,有時候靜坐冥想時會用這個姿勢。這個年輕男人一天會跪著好幾個小時,通常在他梵唱祝禱世界和平的時候做這個動作。很快地,他覺得自己不能走路、跑步,或爬樓梯。
他在曼哈頓做的檢查中,發現他的雙腳低垂是因為腳缺乏控制力,醫生們尋找致病原因,才發現是因為一條神經毫無反應。這條神經是坐骨神經的周邊分支,而坐骨神經是身體最長的神經,從脊椎底部沿著臀部,再到腳下。受損的神經分支位於膝蓋底下, 正常來說此神經提供小腿、腳、腳趾頭的知覺感受和動作控制。明顯地,這個年輕人以金剛坐姿,緊緊壓迫他的膝蓋,而且時間過長足以切斷較低腿部的血流量,無法提供神經養分和氧氣,結果即造成神經阻斷。
醫生建議這個年輕人放棄這個姿勢,他雖不情願也只好照做,梵唱祝禱時改以站姿替代。他的症狀很快改善,而且在初次檢查的兩個月後,顯示沒有任何後遺症。描述這個例子時,主治醫生把這個症狀稱為「瑜伽足下垂」(yoga foot drop),這個名稱就此定型。隨著時間,一些類似的病例漸漸出現。
這些瑜伽所造成的傷害中,其中一個最嚴重的例子是一位四十二歲女性,她在做坐姿前彎式(Seated Forward Bend)的時候睡著了。坐姿前彎式,Paschimottanasana這個字在梵文中意味著「向著西方伸展」。當她醒過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雙腿麻痺,而且軟弱無力。華盛頓大學的醫療團隊在《神經學家期刊》(The Neurologist)中寫到,她的行為嚴重傷害坐骨神經,使得雙腳殘廢。科學家報告,經過三個月的治療, 這位女性已回復「一些知覺」,但仍然造成永久的足下垂問題。
發生這個意外的半年後,這名女性仍然必須倚靠輔具才能行走。醫生說,永久性的神經傷害已經造成,他們不認為她可以完全復原、完好如初。
早期案例的嚴重性相對較小,然而第二波相關案例很快浮現枱面,因為它的後果十分具毀滅性。原因是因為其傷害集中在大腦本身,而不是一些周邊器官或者生理系統。而且更糟的是,造成人體最重要器官損傷的原因,並非伸展太多或維持姿勢太久所引起,而是因為瑜伽行者固定做那些一般人以為完全安全的動作所引起的。
這個情況實在太危險了,以致於一位具有領導地位的英國醫師決定向大眾提出警告。在保守的醫療界,抽象理論先於臨床報告是非常罕見的例子。通常的狀況是──先有臨床觀察,再提出解釋、進行歸納。但是這名醫師具有聲望地位的先決條件,即使他的同儕尚未發表任何與這項警告相關的案例之前,他已率先向大眾提出警告聲明。
當時,一九七二年,里奇‧羅素(W. Ritchie Russell)是英國醫學界的元老。 一連串的字母縮寫在他名字後面,象徵了他的重要地位:M. D.(Medical Doctor, 醫學博士)、C. B. E.(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司令勳章)、F. R. C. P.(Fellow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Physicians,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榮授院士),以及D. Sc.(Doctor od Science,自然科學博士)。這位神經生理學家長年在牛津大學任職,具有優異表現,他表示大腦損傷不只發生於大腦直接受到重擊的情況下,頸部的快速動作,包括頸部過度屈伸也會造成大腦損傷。一九四○年早期,他發表了首創的研究,當時戰爭侵襲歐洲,而且頸部受損的人快速增加。
他提出的新警告在於一些瑜伽姿勢會威脅到腦部血流量的供應,因為血流量降低而導致腦部創傷,也就是所謂的中風(Stroke)。中風是西方世界排名第二的死亡因素, 緊接於心臟病之後,它常常發生在那些動脈血管因脂肪沉積而阻塞的老人身上,因中風而導致死亡的可能性隨著年齡增長。此外,羅素擔心另一種比較罕見的中風症狀,容易發生在年輕、健康的人身上。
「中風」指的是,正常血流量無法順利傳送到人類大腦而產生的棘手症狀。在許多案例中,症狀只出現在單側身體,因為腦部功能的範圍對應於身體左右兩側。大部分中風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單純的血管阻塞。由於血管內的脂肪堆積、血液凝塊、或血管壁腫脹引起撕裂或損傷,造成流經動脈的血流量減少或阻塞,導致腦部缺氧。就定義上而言,中風損害並殺死腦細胞,那些腦細胞也就是所謂的神經元。更新的血流量有時可以改善腦細胞的受損程度;若時間允許,附近的神經元有時也可以取代死掉的神經細胞功能。但是細胞損害也可能是永久的。於是中風患者可能會有一些問題,從感覺虛弱到持續性的神經損傷,如果損傷的位置在大腦的重要部位時,則會造成死亡(快速治療可以減緩傷害程度,這就是為什麼醫護人員鼓勵疑似中風的患者最好在六十分鐘之內,進行快速評估)。中風的症狀差異極大,是因為大腦的每個部位都有其專司的功能。例如, 思考和智能主要在大腦的外層運作,所以若此區域中風的話,則會影響語言功能和邏輯分析的思考能力。
羅素考慮得更深入。他擔心的是大腦的內部,特別是接近後腦有一塊與其他腦功能特別不一樣的區域。他所考量的是有些瑜伽姿勢需要極度彎曲頸部,可能危及此區域的血量供應,破壞腦中主宰人體原始生理功能的中樞。
人類的脖子由七塊頸椎骨所組成,解剖學家從上到下標上號碼,稱為C1到C7。這些骨頭的特殊形狀和與之配合的椎間盤,讓頸椎成為整條脊椎柔軟度最高的部位。科學家測量脖子的正常移動範圍,發現其範圍非常廣。脖子可以向後延伸七十五度,向前四十度,向側邊四十五度,也可軸心旋轉五十度。練習瑜伽的人通常以更大的幅度移動頸部。舉例來說,一個中級程度的學生可以簡單地扭轉脖子九十度,比正常人的旋轉弧度多了近乎兩倍。
羅素一直以來的專長,在於理解頸部的彎曲程度,如何危及從心臟到腦部的血流量。他的擔憂主要集中在椎動脈上。一般自然的反應,對頭部的每個拉、推、轉等動作,都會重新調整這些具高度彈性的血管。但是若施加正常活動範圍之外的大動作時,會因為不正常的動作結構而危害到血管。
從頸部的橫切面來看,椎動脈穿越如迷宮似的頸椎骨,相異於身體其他部位的結構,也與動線單純、直達大腦的頸動脈截然不同。每塊頸椎骨往外突出,形成環狀骨骼,稱為橫突。椎動脈順著橫突孔(transverse foramen)往上流動。左右的椎動脈從C6的橫突孔穿入,直達頸部頂端,而從這個點到頭骨之間,椎動脈便開始上下曲折前進。在C2和C1之間,它們通常向前彎曲,一直到C1的時候,會直接往後方的枕骨大孔(foramen magnum)折曲—枕骨大孔為頭骨底部的大開孔,如同一條渠道,不只有血管流經,還有神經、韌帶和脊髓。解剖學家描述,椎動脈到腦部末端像蛇一般蜿蜒曲折,他們並指出,最後這條神經血管路徑的變化因人而異。我們可以看到椎動脈的頂端分支盤根錯節,捲曲、扭結或環狀般糾結在一塊。
羅素從數十年的臨床執業和實驗研究中知道,極端的頭部和頸部運動可能傷到這些椎動脈,造成血塊、腫脹、壓迫、嚴重傷害大腦的血液傳送,而這些患者可能很年輕。他最擔心的是基底動脈(basilar artery),此動脈位於枕骨大孔裡,由左右兩條椎動脈連結,在大腦底部合而為一條粗大渠道(按:即基底動脈),供應大腦血液與養分,所供應的大腦部位包括腦橋(主宰呼吸)、小腦(協調肌肉)、枕葉的外腦處(轉換眼睛刺激形成影像)、丘腦亦稱為視丘(傳遞知覺訊息到外腦區、下視丘,以及它的警覺部位)。總之,基底動脈供應許多最重要的大腦部位。羅素擔心,椎動脈的血塊和血凝,會影響基底動脈的功能,也會阻礙大腦內部深層的血液傳送。
血流量下降的後果,最為人所熟知就是各式各樣的中風。症狀包含昏迷、嘔吐、眼睛問題、呼吸困難、四肢無力和突然暈倒(就定義上而言,這些與語言和理性思考能力無關)。然而後腦部位的中風,可能嚴重危及主掌生命基礎功能的調節中樞,也會導致昏倒和死亡。即使如此,絕大部分的中風病患仍能生存,並且可以恢復大部分的功能。不幸地,在一些案例中,頭痛可能持續好幾年,且殘留許多後遺症,像是身體失去平衡、頭昏眼花,很難從事精細動作。
當時的醫療界擔心這種中風類型,包括始自於一些看起來無傷大雅的情況下所造成的特殊案例。在美容院洗頭時,婦女有時會因為脖子太過後傾,使得通過椎動脈和基底動脈的血流量減少。這類風險,特別容易發生在老年人身上。隨著年齡增長,椎動脈會失去彈性而變得窄小,本來正常平滑的脖子則長出骨刺。當脖子過於後傾,骨刺會壓縮血管,甚或傷害到已經窄小而失去彈性的血管。除此之外,沒有流動的血液會變成血塊,當脖子轉到正常位置時,血液會重新流動,在流到狹窄的血管之前,血塊會朝大腦更深處前進,並且鎖住血液的流動。有一群小範圍的中風個案就是這樣造成的,稱為美容院症候群(beauty-parlor syndrome)。
羅素在《英國醫學期刊》上警告瑜伽可能造成的危險。此份期刊是醫學界的重量級期刊,於一八四○年出版,那一年剛好也是保羅從加爾各答醫學院畢業。羅素描寫瑜伽和大家所熟知的美容院症候群,兩者相似之處,他注意到那些姿勢會讓「脖子彎曲、伸展及旋轉至最大程度」,他特別舉出肩立式和眼鏡蛇式(Cobra),顯示出他對瑜伽領域的深度理解。在眼鏡蛇式或Bhujangasana中,也就是「蛇」的梵文,一位學生趴著, 面朝下,以手臂推地,將身軀慢慢從地板抬起,延伸頭部,脊椎向後。艾揚格在《瑜伽之光》建議頭部應該「盡可能地往後」,照片也顯示他就是那樣做的,他的頭往後朝向他臀部的方向──換句話來說,羅素發現這種花招是令人擔憂的。
在肩立式中,脖子則是完全反方向的向前彎曲,下巴貼向胸前,身體和頭部形成直角。艾揚格強調「身體應該呈一直線,垂直於地板」。對艾揚格這位瑜伽狂熱者,他稱這個姿勢是「古代聖賢授予人類最好的恩賜」。
艾揚格看到瑜伽的益處,而羅素則看到危險之處。他表示,「那些姿勢對某些人來說,一定有危險。」他選擇「一定」這個字眼,透露出他認為這樣的危險性並非只是想像而來,而是真的會發生,因為這個推論是他用一生的經驗換來的。羅素警告世人,基底動脈症候群(bai lar ar tery syndrome),會發生在做瑜伽的人身上,而且會引發其他併發症,但是醫生可能很難分辨出它的起因。關於大腦損傷,他寫下,「這些症狀很可能不在活動的當下立即發生,也許會延到當天晚上,或是幾個小時之後,反而讓人無法找到發病的真正原因,尤其如果這是嚴重中風的話,更有可能是這種發展歷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無法得知死者先前到底做了什麼事情,造成他們死亡。
他繼續提到人們意圖理解看不見的大腦損害,本來就具有一定的難度。我們對於疾病有種既定想法,就是疾病是集中在身體某個部位,例如心臟或肺臟。但是中風的來源卻總是離它們本來發生的位置很遠,藉由血液的流動,將血塊送往大腦。同時這之間的差別,除了距離之外還要時間,可能需要幾個小時、有時甚至幾天的時間。譬如,血塊往血液下游流去,或受傷的動脈慢慢腫脹,漸漸減少血液流量。這樣複雜的因素,讓醫生對很大比例的中風個案,皆無法找到明確的發病原因。醫學將此稱為隱性(cryptogenic)中風,意旨發病原因仍舊是個謎。
那樣的不確定性一直模糊了美容院症候群的原因與影響程度。羅素現在正在探索, 就本質上而言,同樣的情形是否也發生在瑜伽身上。
羅素適時地證明了他的警覺性,可能是因為他走在時代尖端,或者他的警告讓同事們也開始注意這個現象,抑或是瑜伽的發展事實上造成了更多的傷害。無論理由為何, 一位美國醫師在接下來的一九七三年,發表了一篇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例報告,這位就是維利巴爾德‧奈格勒(Willibald Nagler),他在曼哈頓上東城、康乃爾大學的威爾醫學院(Weill Medical College of Cornell University)工作,是脊椎復健的世界級權威,甘迺迪總統也曾是他的病患。
奈格勒在他的臨床報告中,描述一位二十八歲的匿名女性案例,他稱她為「瑜伽狂熱者」。這名女性在做一種瑜伽動作時中風,這個動作就是體操動作中的拱橋式,在瑜伽中則稱為輪式或上弓式(Wheel or Upward Bow),梵文叫做Urdhva Dhanurasana。這個動作是躺下,將身體向上推,以雙手和雙腳平衡, 使身體仰起形成半圓形的弧度。中級程度的輪式則會將軀幹抬高,讓頭部頂在地上停留。
奈格勒說,當這位女性以頭部頂住地面、頸部向後大幅度彎曲時,發生了慘案。當她伸展身體的時候,她「突然感受到劇烈抽動的頭痛」。她當時很難起身,即使有人最後協助她回到站立姿勢,但是如果不靠輔助,她便無法走路。
那位女士很快被送進醫院,醫生發現她身體有很多問題。她的右側身體沒有知覺, 左手臂和左腳無力搖擺著,眼睛不受控制地往左看,而且她的左瞳孔收縮,一隻眼睛的上眼瞼下垂、下眼瞼上提,這些症狀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霍納氏症候群 。奈格勒提到, 此名女性也有向左傾倒的傾向。
診斷結果顯示,在頸椎C1與C2之間的左側椎動脈變得極度狹窄,表示這裡可能是造成中風的阻塞部位,而且也發現負責輸送血液至小腦(位於後腦,負責控制肌肉與平衡)的動脈嚴重位移,也暗示這個部位應該也有問題。由於過去缺乏先進的腦部造影技術,需要藉由開刀來探查病狀,比較能評估傷害的嚴重性與需要復原的時間。
負責打開她頭骨的醫師們發現,她左半球的小腦因為嚴重缺血,已經造成組織壞死,他們甚至發現該處有繼發性出血(secondary hemorrhages)的情況。為了處理這個情況,醫師們為這名病人安排密集的復健計畫。兩年後,這名女性已經可以走路了,奈格勒說,「但只能以寬距步態。」但她的左手臂仍不受控制,而且左眼還是存有霍納氏症候群的症狀。
奈格勒認為,這樣的傷害雖然少見,卻是給「頸部過度強力伸展」所造成的危險提出警告。他呼籲,專業醫療從業人員應了解此動作的潛在風險,並須審慎將此困難動作推薦給中年人士。
第二個例子出現於一九七七年,一位有著強健體魄的二十五歲男士,持續晨間瑜伽練習超過一年半的時間。他的例行動作包括扭轉脊椎,也就是將頭部左右轉到它的極限。根據位於芝加哥的西北大學醫學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表示,隨後這名男士再做五分鐘的肩立式,將頸部「用力折壓在地板上」,就像艾揚格在《瑜伽之光》中所提到的身體垂直。
某日早晨,當他做完例行的瑜伽動作時,他突然感到左臉有劇烈的刺痛感。十五分鐘後,他感到昏眩、視線模糊;沒過多久,他便無法控制身體的左半邊,並需要有人協助才能行走,他更發現自己無法吞嚥,於是立即送醫急救。
史蒂芬‧哈努斯(Steven H. Hanus)是西北大學的醫學院學生,他被這個案例深深吸引。他主持研究,並與神經學系的主任一起合作,試圖找出令病患不良於行的原因,而且在當他還是住院醫師時,與兩位同事一起發表這篇研究論文。醫師們看到許多中風前的徵兆,在報告中,他們提到這位病人與奈格勒的女性病患有相似的症狀。這名男病人右側身體幾乎沒有知覺、眼睛歪曲、左手左腳虛弱無力,並且動作協調不佳,當他想要伸手拿東西或是移動手腳至目標位置時,會產生劇烈顫抖。
進行身體檢查時,醫生發現病人背部有許多瘀青,這些瘀青集中在他的頸椎第C5、C6、C7節。醫療小組在《神經學檔案》(Archives of Neurology )中寫道:「這些瘀青,是因為他做瑜伽動作時,背部長期與堅硬地板接觸所造成的。」醫生表示,這些瘀青代表頸部創傷的徵兆。

(摘錄自第四章〈受傷的風險〉。)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