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時來歡愉,時來憂傷,時來荒誕,時來幽默
暖暖附加一點幸福感
最會說故事的薇薇老師
23篇有溫度的故事用故事的力量溫暖全世界

我們經常以為我們無法改變生活
其實,我們只需要勇敢
在面對愛時無懼,在懷疑愛時堅定
再平凡平淡 都將相逢美好

每一陣微風都是一陣思念,是地球上某一個角落,有一個人,發動全宇宙對你祝福,想把全世界的溫暖都給你。
也許你知道。
也許你從來不知道……


這世界上有人陪著我在黑暗裡前進嗎?
有人在嗎?

在呢!

這樣,就可以找回一點勇氣。

很多時候,我並不真的理解這個世界。
可是我希望找到與它共存的方式。
看起來我似乎是幻滅。
事實上我只是換了一條我能走的路,
走到我想去的地方。

讓每種生命的姿態都在該交會的時候交會,
該相遇的時候相遇,
或許對彼此都是一種美麗的生命學習。

作者簡介:
劉中薇
在秋天第一片葉子落下的時候誕生。
喜歡冬日聖誕、夏季海洋與春天的風。
無法抵擋嬰兒的香味與純真的眼神。
相信人生沒有邊界,美好的事情一定會發生。
「暖活」是信仰。
但願能夠做夢與說故事,直到世界末日。

父母賜字「薇」,期許人生熱熱鬧鬧,如薔薇花般「枝繁葉茂」。
因為創作故事,日子果然「字繁頁茂」,再不孤單。

政治大學廣電研究所畢業。
任教於淡江大學時,學生以「秒殺」搶課,並形容舞台上的她有「無以倫比的美麗」與「無以名狀的吸引力」,是難得寫故事、說故事、教故事,同樣受歡迎的作家。

目前專心於烤麵包,還有,被兩個小孩玩。

◇出版過的書有:
《戀的芬多精》、《星願》、《不是你離開我,是愛情離開了我們》、《幸福從自己的窩開始》、《愛在世界開始的地方-墨西哥漂流記》、《今天天氣晴》、《說故事了沒?打動人心、實現夢想的關鍵能力》、《暖活:愛得還不錯的那些故事》。

◇發表的動畫腳本有:
《Choobies》超毛星,入圍第47屆電視金鐘獎動畫節目獎

◇寫過的影視劇本有:
《星願》、《幸福的起點》、《女王不下班》、《幸福愛人》、《檸檬初上》,以及另外兩種:遲遲無法開案的,跟遲遲無法結案的……

Facebook粉絲頁:www.facebook.com/tellvivi

內文試閱:
片名叫做「海枯石爛」
說這個故事的人,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她的職業很特別,禮儀師。不過她覺得更多時候,她比較像……

一個導演。
你如果要問我的職業,我真的像是一個導演,我捕捉每個生命最後的停格,我導演的是人生最後一場戲。

從臨終前的關懷到死後的接體都是我負責範圍。大部分時候,家屬因為悲傷,相當依賴我們,也因為氣氛肅穆,我們怎麼下指令,大家就跟著怎麼做。男主角或女主角的沐浴、化妝、更衣、入殮、停柩、出殯,都在我的指揮下運作。我把自己當成導演,把情緒歸零,可以平靜降低我心中的壓力。

一場戲,往往是一個人生的縮影。常常我在心中暗自給每個角色故事一個片名,像是華麗的時刻、妻子的復仇、美麗人生、燦爛的遺產……其中,有一個故事,特別令我難忘。

那時我還是個菜鳥,業主是谷家。
有天前輩忽然通知我:「妳該去等了!」
「等?等什麼?」
「阿呆啊!」前輩敲了我頭,「當然是等『那個』啊!不然叫妳去等樂透開獎喔!」
於是我去等了。
等,就是陪著谷先生等彌留的谷太太嚥下最後一口氣。

谷先生是中文系教授,整個人散發濃濃的書卷氣,一身中式服裝讓他更顯得卓然優雅,我很少看見這麼好看的中年人。
谷先生、谷太太結婚多年沒有孩子,不過夫妻兩人感情極好,夫唱婦隨,一同周遊列國,沒想到太太得了癌症,一檢查出來就是末期,三個月就離開了。谷先生中年喪偶,肯定打擊很大,不過比起一些哭天搶地的家屬,谷先生的悲傷相當溫柔,滿布血絲的雙眼,眼淚安安靜靜落下,谷先生一直愛戀地撫摸著谷太太的臉,輕輕吻她,連一絲餘溫都不願放過。
我看了當然鼻酸,不過我知道所有的悲傷都會過去,谷先生讀了這麼多書,明白人世滄桑,很快就會復原吧!

入殮的時候,其他家屬因為忌諱沖煞,全都迴避在外,只有谷先生堅持他一定要在旁邊全程守候。
入殮前,依照某些民間習俗,必須準備熟雞蛋與石頭,這個意思是說,除非雞蛋孵出小雞,除非石頭爛了,否則她不會再回來,死者去投胎,生者好好活,從此人鬼殊途各不相干。

我一邊動作,一邊偷覷著谷先生。
谷先生一動也不動,臉上沒有表情,削瘦而堅毅地駐立在一旁。眼神裡有著深深的哀悽,我不敢再看他,只在心中催眠自己:我是導演我是導演,現在女主角靜靜躺在棺木裡,她要露出最後的微笑和世界告別……。
就在一切順暢之時,忽然間,谷先生毫無預警猛地爆哭出來,我嚇傻了。
他一直哭著、哭著,好似這些日子的傷慟一瞬間潰堤,眼淚鼻涕交縱,文人雅士的樣子全都消失。
他雙腳軟塌哭倒在棺木旁,我趕緊上前扶他,他不可遏抑地哭著,大力深呼吸,又狂咳嗽,好似心肝肺都要咳出來了……。

完了完了,這個戲我要怎麼導下去?
他哭了好一陣子,終於緩緩平息,他拉著我的手,紅著眼睛,深深地望著我,我內心很驚恐,不知道他要跟我說什麼?
谷先生哽咽著,一口氣吸了好久,終於艱難地吐出:「……一定要把熟蛋跟石頭放進去嗎?」

我當下愣住了,這是什麼問題?難道他害怕谷太太去投胎?難道他害怕與谷太太從此分離?
我回過神來,想了想,雖然這不是禮儀師腳本中的臺詞,不過,我聽見自己小小聲地對他說:「其實……,這個房間裡,只有你和我,你的家人都在外面,要放不放,我想您可以自己做決定……。」

事情就這樣落幕了。谷太太的喪禮辦得隆重典雅。
我也回到我工作崗位,「執導」下一齣戲碼。

半年後,有天前輩拍拍我,「你還記得那個谷先生嗎?……就是中文教授那一個?」
「我記得啊,他怎麼了?」
「剛剛接到委託,他走了……。」
「怎麼會這樣!」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心肌梗塞啊!不過走得很平靜,有一天學生打開研究室,看見他靜靜趴在書桌上,已經沒氣了!可憐啊!聽說桌上還擺著跟他太太的合照呢!」

我不可能忘記谷先生的!因為那顆石頭還在我這裡啊!
那一天,我遵照他的意願,熟雞蛋偷偷幫他丟了,但我把石頭收藏到現在。

石頭還沒爛啊!谷先生竟然已經隨她去了!
我從不相信有什麼生死相許的感情,現在,我有一絲動搖了……這個故事,如果要我給它一個片名,除了「海枯石爛」,我還想不出更好的啊!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0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