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聽說神祕國擁有一個祕密,所以人民的生活都美好、喜悅,那個祕密到底是什麼呢?美麗的公主宣布:只要有人可以找到那個祕密,我就跟他結婚。全國的青年都出發去尋找,阿南也是其中之一,可是旅途充滿了危險與艱難,而那個祕密真的存在嗎?
阿南一心想娶公主,從沒懷疑這願望是否是自己真心想要,也沒想過願望背後要付出什麼代價,取得祕密的畢業勳章後,理當美夢成真的阿南不解自己為何反而身陷險境?了解祕密的神秘國人民為何不如傳說中的喜悅……
原來,祕密之後,還有祕密。


這是一場觸動人心的追尋之旅。張德芬透過自己多年來,身體力行心想事成的經驗和體悟,融入到這本有趣的故事裡。書中提到的種種方法,都是幫助我們成就自己夢想的有用工具。

張德芬說:你不可能經由一個沒有喜悅的旅程,而達到一個喜悅的終點。讓我們一起,在生命之河中愉快徜徉!

作者:
張德芬

內文試閱:
第18章 在編織美夢的憧憬裡──心想事成的祕密

阿南醒來的時候,看到了火光。溫暖的、熊熊的火光。隨著火光,阿南睜大模糊的雙眼,依稀看到眼前坐了一個人。是一個男人,年輕的男人,約莫三十來歲。他看到阿南張開眼睛,微笑地注視著阿南。阿南掙扎著想要起身,胸口一陣刺痛,又倒回榻上。男人開口了,「你的箭傷未癒,先別亂動。」聲音低沉有力,在山洞中引起陣陣回音。阿南這才看見自己躺在一個洞穴之中,偌大的地方,就靠一堆柴火照明。

「你,你是誰?」阿南開口了,聲音沙啞。「這是什麼地方?」

「我叫布托。這裡是一個山洞。」布托一笑,又說:「你受傷流血,被一匹白馬載來我這裡,我為你療傷止血,你昏迷七天了。」

阿南不知如何接口。布托又笑了,看了看阿南胸前的勳章,問道:「你是神祕學院的畢業生?」

阿南驚訝他居然會知道,然後又不好意思地想,「神祕學院的畢業生落得這般田地,豈不是給煉金師丟臉啦!」

「呵呵!」布托笑道,「心想事成的祕密,好像不太有用哦!」

阿南臉都紅了,不過他還真是好奇這個男人怎麼會知道這些?布托笑聲停歇之後,告訴阿南,「你好好養傷休息,以後我會慢慢告訴你。」

布托有種特殊的氣質,應該說是能量吧!讓阿南覺得特別舒服,在他面前好像不需要任何保留。在這種氣氛之下,阿南就著熊熊的火光又重回夢鄉。

阿南再醒來的時候,好像是白天了。因為他看到洞口有一絲光線透進來。阿南循著光線出洞,胸口的傷還是隱隱作痛。他看見那個男人,布托,坐在一塊大石頭上,定靜而安寧,超凡入聖的狀態,令阿南禁不住也在他身旁坐下來,閉目沉思。半晌,阿南聽到布托說:「早啊!睡得好嗎?」阿南點頭,睜開眼睛,在晨光下的布托,看起來更加莊嚴肅穆,讓人升起敬畏之心。

「你願不願意說說你的故事?」布托看到阿南的狀況,其實也可以猜到十之八九,只是他想聽聽阿南的版本。阿南在布托前面,竟然滔滔不絕,完全沒有保留和隱瞞,從月葉公主公開招親,到甚美國的奇遇,學習祕密的經過,接公主回國的歷程,鉅細靡遺地說了一遍,布托聽得津津有味,不停點頭微笑。

阿南正準備一口氣要說到最後,自己如何被太后追殺的情形時,布托卻開口問阿南:「你的發願宣言是什麼?」

阿南驚訝地看著布托,難道他也是神祕學院的學生?(不知道畢業沒?呵呵!)阿南描述學習祕密的經過時,只是輕描淡寫,並沒有描繪細節。因為所有進入學院的學生都要發誓,不可以對其他人透露學習祕密的細節。而布托一語就中的,說出這麼專業的術語,他肯定是神祕學院的學生了!

看到阿南訝異的眼光,布托笑笑,不經意地說:「神祕學院是我創辦的。」

阿南一聽,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幾乎岔了氣。「你……你是……?」

布托看著阿南的樣子,又禁不住微笑,淡淡地說:「我是甚美國的王子,呃,應該說是,前王子吧!」阿南的樣子又像是剛吞了一頭大象般。

布托王子決定不再逗阿南了,全盤托出實情。原來,布托王子的生母早逝,父王駕崩前指定他為王儲。但是,布托的後母,也就是現在的太后,一心想要自己的親生兒子繼承王位,因此演出了「暗夜追殺」,布托王子在親信的極力掩護下,總算保住一條命,流落到現在的地方定居。

「這裡是理想國,」王子解釋,「以後我會讓你出去逛逛。」

王子接著繼續講述他精采的故事。他當初繼承王位後,勤政愛民,完全不知道太后的處心積慮。甚美國的家傳之祕就是心想事成的祕密,太后鼓勵王子繼續研究, 好發揚光大。王子不疑有他,創辦了神祕學院,一心要將家傳之祕與全國人民共享。但是,王子愈是研究祕密,就愈發現祕密背後還有祕密……在王子還來不及落實澄清之前,太后已然重下毒手,王子只有棄國逃亡。

布托王子在描述這段驚心動魄的經過時,娓娓道來,好像在說別人的事,完全置身於事外。阿南卻聽得心驚膽戰,以前竟然完全不知道看起來安逸康樂的甚美國,居然有這樣的宮廷之爭。

王子失蹤之後,太后派人搜尋了幾個月都毫無音訊,於是宣告布托王子因故身亡,由她的親生兒子沙達接替王位。由於沙達年紀太小,太后怕鎮不住全國,便趁機宣布要公開皇室多年來的不傳之祕──心想事成,好讓全國老百姓沉浸在編織美夢的憧憬之中。

阿南聽完了王子的故事,不禁汗顏剛才還對自己故事的精采而洋洋得意呢!和王子的比起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但是阿南有滿腹的疑問,禁不住要開口問王子。 「那你知道心想事成大賽嗎?還有太后給我的那幾件寶物?」

王子還是帶著他一貫溫柔的微笑回答:「太后是來自巫月族,他們那族的巫術天下無雙。但是巫術都不能持久,所以你的那兩件寶物離開甚美國,就只有三天的有效時間,而且變出來的東西也不能持久。」

這時,阿南想起來了他的飛天寶馬,趕緊問王子:「我的馬呢?」

王子看看他,又好氣又好笑地說:「你的馬?牠是我一手養大的啊!我讓牠回甚美國了。牠是甚美國的鎮國之寶,沒了牠,太后更是不會放過你。」

「哦!」阿南吐吐舌頭,真是失敬了。

第19章 那真的是你想要的嗎?──「不配得」的情結

阿南接著又問:「甚美國的人雖然看起來都滿快樂的,但是卻也是無精打采,懶洋洋的,這是怎麼回事?」

提到這件事,王子終於露出了一點痛心的表情,「太后教導全國人們心想事成的祕密時,故意誤導他們,認為心想事成就是坐在那裡,什麼也不用做,只要編織夢想,發散什麼快樂的振動頻率,事情就會發生。這是她的愚民政策。」王子遺憾地搖搖頭。「只有神祕學院的學生,學得稍微深入一些,可是和我後來發現的『祕密之後的祕密』相比,他們知道的也不算多。」

這時候,阿南突然想起來他一直覺得不對勁的地方,那就是:如果太后深知心想事成的祕密,為什麼她和親生女兒失散二十年,卻無法找回?難道真的是因為她不知曉「祕密之後的祕密」?阿南想到這裡,真是心癢難搔,恨不得王子立刻吐露什麼是「祕密之後的祕密」?可是又不敢多問,畢竟是人家傳家之寶、鎮國之祕啊!布托王子看看阿南,心知肚明這小子打的是什麼主意,他也不以為意,還是問了剛才阿南沒有回答他的那句話:「你的發願宣言是什麼?」

阿南在真人面前,還真的不敢隱瞞,只有照實說了自己的宣言是:「我已經在迎娶公主的路途上了。」

王子點點頭,問阿南:「所以,你確信你要娶公主?」

阿南不解,回答說:「是的。不瞞你說,公主花容月貌,很少人看了會不動心的。」

王子點點頭表示理解,又問阿南:「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要娶公主?」阿南一怔,自己倒是真的沒有想過為什麼要娶公主。

「你的理由是什麼?你想清楚了嗎?」

阿南很詫異王子的問話,轉念一想,王子可能是在教導他「祕密之後的祕密」了呢!於是阿南很仔細地想,還是說不出什麼好理由來。他就是為公主傾倒,想要娶公主為妻。

王子搖搖頭,說:「你必須對自己想要什麼的理由非常清楚,否則你發的願不會有強大的願力。」

阿南吐吐舌頭,心想,難怪不成!

王子又問,「你憑什麼娶公主?」

被王子這樣一問,阿南又是一愣,不知道怎麼回答。

王子笑笑,「我不是真的在挑戰你到底配不配娶公主,我只是在試探你,在你的內心深處,你有沒有『不配得』的情結,否則你發的願也是白發。告訴我,公主應該嫁給你的理由!」王子不放過阿南,繼續咄咄逼人。

阿南想了想,回答說:「因為我找到了祕密。」

「就是這樣嗎?得到了祕密就配得公主嗎?你真的覺得你配得上公主嗎?」

阿南捫心自問,他的內心深處其實真的有「不配得」的情結。看到公主他都會自慚形穢,怎麼可能理直氣壯地覺得公主「應該」要嫁給他呢?

王子看著阿南,語重心長地說:「表面上的發願,沒有內在潛意識的支持的話,就像是沒有箭頭的弓箭,就算碰觸到了目標也無法一箭中的。」

「但是,」阿南不死心地問:「心想事成還是很有用的,只要你能確定你要的是什麼,而且深信自己配得,是嗎?」

王子又笑著搖搖頭,「沒有像你想像的那麼簡單。告訴我,你確定你想娶公主嗎?」

阿南閉上眼睛,探視自己內心。現在他不確定了,不過他說:「至少當時我是非常確定的。」

「好!」王子說:「你確定想娶公主,你發願,你感恩,就算你也覺得自己配得,最後你接受了,我們來看看會發生什麼事。」王子在阿南的前額點了一下,阿南突然感覺一陣睡意襲來,恍然進入了夢鄉。


「阿南,阿南!」一個來自遠方的聲音,聲聲呼喚著阿南。

阿南突然清醒,站起來一看,王子不知去向,那個聲音卻越來越近,一個人影也隨之出現,居然是公主!阿南又驚又喜,大喊:「公主,妳怎麼會在這裡?」

公主嬌嗔地說:「到處找你找不到,你怎麼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還好飛天寶馬還識路,領我找了來。」

阿南說:「太后她,她……」

「她什麼呀?我母親說,你讓我們母女團聚,她感激你都來不及呢!怎麼還會怪罪於你?」阿南大喜,原來是誤會一場,真是白折騰了。

這時隨從們也都趕到了,恭敬地迎接公主和阿南回國。阿南回到甚美國,發現山城國與甚美國已經結盟,達非國王不但不責怪阿南,還稱讚他智勇雙全,是眾勇士當中「唯一配得迎娶公主為妻」的人。在眾人的祝福下,阿南順利地和公主結婚了,過了一段快活的日子。

遺憾的是,公主從小嬌生慣養,比較自我中心。剛開始相處的時候還好,但是時間久了,阿南越來越難忍受公主目中無人的態度,尤其是公主懷孕了以後,脾氣更是壞得驚人。有一天晚上,公主突然肚子餓了,她執意要阿南去御膳房為她找點東西吃,而且不可以假手他人、使喚奴僕,一定要自己去。

阿南那天剛打獵回來(公主最不喜歡的活動),已經被公主叨唸了好久,心裡很煩,身體很累,可是公主盛氣凌人,阿南只有勉強聽從。到了御膳房門口,剛好看到阿秀,正在為太后張羅消夜。阿南問阿秀過得好不好,阿秀幽幽地回答:「就是這樣吧!哪有什麼好不好!」

阿南突然看到阿秀臉上有塊疤痕,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就逼問阿秀是怎麼回事。 阿秀禁不住阿南的逼問,終於說:「那一夜,我為你通風報信,你走後,我和其他侍衛交手,被他們砍了一刀在臉上。」阿秀哀怨的神情,引得阿南憐惜之心大起,拉著阿秀的手,想要把阿秀摟在懷中。而公主這個時候正好來查看阿南為何這麼久不回去,碰巧看到這一幕。

盛怒之下的公主,立刻要阿秀跳井謝罪,阿南知道公主只是一時氣昏了頭,很快就會回心轉意,饒阿秀一命,於是立刻求情,苦苦哀求公主。阿秀平常溫柔婉約,但是碰到情敵也不願服輸,當場就在宮廷內投井自盡。當阿南看到阿秀的屍體被打撈起來的時候,禁不住悲痛而當場暈厥。

第20章 不要為難宇宙──心想事成的陷阱

阿南幽幽地醒來,還殘留著悲傷的感覺,連身上的骨頭都隱隱作痛。可是先映入眼簾的,卻是王子的那張笑臉。阿南一把坐起來,不解地看著王子。

王子問:「怎麼樣?你真的想娶公主嗎?」

阿南渾身發抖,分不清哪個是夢,哪個是真實的情況,而且心裡好像烏雲壓頂,非常不舒服。

王子柔聲地說:「剛才只是你的南柯一夢,讓你看看,如果你心想事成的話,可能會有什麼後果──只是可能而已啦。因為,如果你真的跟公主結婚的話,這是其中的一種可能性而已。」

阿南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只是呆在那裡。

「你看,」王子耐心地解釋:「我們想要的東西,最終可能變成我們想像不到的痛苦,或是,從一個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它未必適合我們。這就是心想事成的第一大陷阱。你求了半天的東西, 到頭來變成一場惡夢。」

阿南呆了半晌,身心還是沒辦法從那種極度情緒化的經歷中緩解過來。但是他還是不死心地問:「那,那有什麼辦法可以避開這個陷阱呢?」

王子笑笑,好像對阿南的執著又是讚賞又是無奈,「當然有!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我剛才問你的,你為什麼想要娶公主?當你在發願之前,要先想清楚『為什麼』你想要這樣的願望。」

看到阿南還是一臉茫然,王子決定舉一個實際的例子。

比方說,有人一心想要成為名醫,但是實際上,他的資質並不適合。你問他:「你為什麼想做醫生?」

「因為想濟世救人!」

「為什麼想濟世救人?」

「因為可以有成就感!」

「為什麼想要有成就感?」

如果他對自己有清楚地認識,這時候他會明白,他可能因為自我價值感不足,希望藉由成為德高望重德醫生,救人無數而獲得尊重。這個時候,這個人可以做的選擇有很多種,成為醫生只是其中的一個可能而已。

他更可以在自我身上下功夫,瞭解到自我價值感只能靠他本身給予自己,如果仰賴別人給予的話,遲早要失望。還有,想要濟世救人不一定要做醫生,成為一個很好的老師,也可以助人無數啊!

另外,想要有成就感,也不一定要成為醫生,因為,也許他其實很有做生意的天分,可以靠做買賣賺很多錢,而且還可以把賺來的錢拿出來救濟窮人,更是另外一種的濟世救人啊!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人其實有很多不同的選擇,但是,如果他就是執著在發願要當醫生的話,他就是在為難宇宙,也為難自己,不但為自己的發展設限,而且只留出了一條窄路給自己前進。

聽了王子的一番話,阿南低頭沉思自己的狀況。

「你為什麼要娶公主?」

「因為看到公主美麗的面容就很開心。」

「看到公主美麗的面容為什麼會開心?」

「因為自己擁有一件美麗的物品。」

「為什麼要擁有一件美麗的物品才會開心?」

阿南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虛榮心作祟,他跟公主其實一點感情都沒有,更沒有相處過,但是卻一廂情願地想要娶公主,而兩個人的地位又如此懸殊……

王子又問他,「擁有公主以後的那種開心愉悅,是否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取代?」

阿南想想,「不一定要娶公主,如果能夠娶到一個平凡、但是溫柔美貌、情投意合的姑娘,也是很好的!」阿南現在終於領悟:當初自己怎麼會鬼迷心竅,非要娶公主不可?而且還信誓旦旦地發什麼願,冒那麼多危險,現在看起來十分可笑!

王子看看幡然悔悟的阿南,決定再和他分享一個故事。

有一天,村裡的一個漁夫很興奮地來看我。他告訴我,本來他很滿意他的生活。每天早上在湖邊和朋友聊天、打漁,中午回家吃飯,和老婆睡個午覺,曬曬太陽,做做家裡的活兒,傍晚孩子放學回來,全家享受天倫之樂。但是他的生活卻因為一個陌生人而打亂了。

一天,有位富有的商人到了湖邊,看到他打漁打得很起勁兒,忍不住給了他一些人生的教導。從此,漁夫就有了一個願望:想要成為全國最有錢的漁夫。

漁夫說,「他讓我每天不僅早上打漁,下午也要打漁。」

「為什麼?」王子問。

「因為這樣可以多賺錢。」

「然後呢?」

「賺夠了錢,我就可以買條船,雇用一些人來幫我幹活。」

「然後呢?」

「然後我就可以有很多漁貨,賣到各地去,賺更多錢。」

「然後呢?」

「然後我就可以買船隊,到真正的海洋上去打漁,再賺更多的錢。」

「然後呢?」

漁夫搔搔腦袋,「那個有錢人說,然後我就可以退休,在家裡每天過得輕鬆愉快,高興打漁的時候就打漁,剩下的時間就可以和老婆孩子一起開心過日子。」

王子問:「那樣的生活和現在的生活有什麼不同呢?你辛苦了半天,兜了一個大圈子,還不是回到原點?」

阿南聽了這個故事,不禁搖頭苦笑。王子看他失落的樣子,又提醒他,「所以,不是不可以發願去求心想事成,而是你要確定自己究竟要什麼,你可以從最終的結果(最好是內在的狀態)來發願,給宇宙一些空間,而細節就可以留給宇宙去發揮。」

阿南沉思了半晌,就說:「所以,我的發願宣言應該是:我正在覓得佳偶的路途上,不應該限定一個對象?」

王子點頭,「你比宇宙知道什麼最適合你嗎?」

阿南搖搖頭。

「所以,」王子繼續說:「在發願時,你可以觀想一些實際的畫面,像是你理想對象的溫柔、美麗,你們在一起相處的融洽、心靈的契合。而『細節』──也就是到底是何方神聖會成為你的佳偶,還有『如何』──就是到底你會怎樣遇見她,娶到她,都留給宇宙的神奇力量來完成。」

【後記】給讀者的一封信

「心想事成」一直是大家關心的話題,我自己其實對它有很多的體悟和經驗。

從小,我就很喜歡夢想,在寂寞的童年,我時常一個人望著天空發呆,幻想著種種的未來,把每個細節,甚至事情發生之後的感受,都在童年的青草地上身臨其境地去經驗。

而我也是一個劍及履及、說到一定做到的人。做任何事情,我都一定會設下一個目標,然後勇往直前地邁進,十之八九都會成功。當然,這是因為除了做白日夢的能力(也就是觀想能力)特別高之外,我的執行能力也很強。所以,雖然小時候家境不富有,我幾乎是要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
但是,我第一次的婚姻,卻給了我重大的打擊。首先,我求子不得,怎麼樣就是懷不了孕。那時候看到人家大肚子就會委屈地掉淚。我試過各種方法,看遍中西醫,就是沒消息。然後,婚姻終於失敗了,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沉重的打擊──這和我心目中的婚姻憧憬(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怎麼不一樣?

但是,這些打擊還是沒有妨礙我做夢的能力。我想要再婚的時候,就把理想對象的條件,一一列出來。 我在香港機場和我老公偶遇,然後發現,他居然符合我想要條件的九○%以上。後來我們一家四口(一兒一女)坐在新加坡植物園的草地上野餐時,我突然想起來,在遇到我老公之前,這個全家(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在亮麗的陽光下,坐在綠色草地上野餐的畫面,就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後來接觸靈修,瞭解了所謂顯化(創造)的祕密,才知道我從小就開始玩這個遊戲了。現在知道了原理,當然玩得更高段。有一次回台灣,坐在計程車中,看到外面是台北夏日午後典型的大雷雨,人一下車衝進騎樓這當中,就一定會淋成落湯雞。我當時發念,讓大雨在我下車時停一下,別讓我淋濕了。我閉起眼睛,集中心力,發射命令,等到我下車時,真的雨滴變得稀疏了,我安然到了朋友家,回頭一看,窗外又是傾盆大雨。

幾年前我曾經寫下來五個祕密心願,認真地發願了幾次,兩年之內這五個心願全都實現了。但是,就像我在本書中指出的心想事成的陷阱,有些願望實現後,其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或是以一種可笑的方式應驗。另外就是,我付出不小的代價。我這時就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段婚姻,如果當時真的心想事成有了孩子,我現在可不是麻煩了?而且搞不好根本不會離婚……也碰不到現在的靈魂伴侶岱宗,好可怕哦!

另外一次體驗到心想事成的陷阱,是在台中參加內觀禪修的時候。當時我是第二次去參加內觀,心裡想應該沒問題,可以熬過去。但是第一天我就後悔了,天天吵著要走。內觀中心有很嚴格的規定,不讓參加者來去自如的,我多次申請無效,就又使出心想事成的觀想絕招啦!我集中精神,發揮所有腦力,告訴自己「我明天一定會離開這裡!一定會離開這裡!」結果第二天我真的離開了,因為腹痛如絞,回到台北診斷出盲腸破裂,開了一個大刀,休養了好一陣子。

所以,我忍不住要寫本書和大家分享我關於心想事成的體悟和心得,特別是心想事成的陷阱和代價,不得不小心。我同時也很想告訴大家,光靠「補」,告訴自己你很棒、而且事情會非常順利成功,只是做到了心想事成一半的功夫。真正心想事成的境界,應該是在處理了自己的人生模式、知道自己真心嚮往的是什麼,而且對治了阻撓的信念,連接上你的源頭之後,自然而然發生的狀態。

在寫作本書的時候,我親愛的老公也一再提醒,最後一定要告訴讀者,心想事成只是修行的一個工具和階段,並不是我們追求的最終狀態。對於初入靈修殿堂的人來說,心想事成是極具吸引力的,但是當意識層次提升到了一定境界的時候,我們應該知道,隨順生命之流,臣服於宇宙能量的運作方式,應該是較為理想的狀態。

就我個人而言,我現在幾乎完全不玩心想事成的遊戲了。 我每天會做的,是去看今天又有那些負面情緒升起,對應於我的那一個模式,或是察覺最近我那一個人生模式特別「囂張」,然後我會寫下來《遇見未知的自己》當中教大家做的解除模式的宣言:我看見我有○○的感受,我願意接納它,並且放下對它的需要。當然,本書第三部最後所提供那些解除人生模式的方法,我也是身體力行的。此外,與身體的連結,對情緒的臣服,定靜自己的思想,看到小我的認同,這些每日必修的功課,我仍是力行不輟的。

現在我當然還是會祈禱,尤其是如果有特別渴望某件事情要怎樣發展時,我會這樣禱告:「宇宙啊!我很希望________,請幫助我,但是照的意思,不要照我的意思。」耶穌就曾經對天父做過這樣的禱告(父啊!在凡事都能,求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的意思)。

這種祈禱,是謙卑的,是臣服的。畢竟生命是讓我們來體驗的,讓我們在種種試煉當中,仍然能夠表達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彰顯宇宙。如果我們總是要這個世界上的人事物,完全符合我們心想事成的要求的話,好像失去了我們最初的使命和目的了。

但是我也相信,實現自己的夢想,也是我們表達宇宙生命的一種方式。書中提的種種方法,都是有用的工具,幫助讀者們成就自己的夢想。但是到了某一個境界之後,我希望讀者還是能夠清楚地看到:生命是如此巨大的一條河流,我們要做的,是在生命之河中愉快徜徉,順流而行,而不是辛苦地用各種手段要求河流以我們想要的方式流動。

最後,以一句我很喜歡的話與大家共勉:

你不可能經由一個沒有喜悅的旅程,而達到一個喜悅的終點。不管此刻在人世間,你追求的是什麼,希望你能記得這句話,在過程中保持喜悅的心,那麼你心所嚮往的東西,就會更不費力地來到你的生命中。

德芬
在愛和光中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0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