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本書是日本平民超級馬拉松跑者關家良一的真情跑步告白。他用簡單、乾淨的文字,展現了一種獨特的「跑者的生活態度」。

跑步是他生活裡最自然的一部份。全家到溫泉勝地熱海度假時,岳父母、妻女搭乘電車前往,他則是沿著湘南海岸跑完76公里的距離,心滿意足地在旅館與家人團聚。

跑步也是一種責任的展現。在東京舉行的「神宮外苑24小時超級馬拉松賽」中,他不以世界冠軍的姿態參賽,反而擔任賽事中的交通管理義工,整整24小時站在最繁忙的路口。

他為全球跑者示範了一種慷慨無私、健康快樂的跑者性格,有空時就與跑友一起練跑,中途一邊望著大海一邊吃著便利商店的三角飯糰。他也不吝嗇與跑者分享自己嚴謹的準備工作,從買鞋要訣到預防水泡到不同肌肉部位的訓練方式,毫無藏私全面公開。

每一年,他跑步的總距離超過7,621公里,開車的距離只有2,377公里,每天用跑步的方式通勤近30公里。身為一個跑者,他要的不是更遠的距離、更快的速度,而是跑步的那種單純的愉悅。

作者簡介:
關家良一

1967年2月12日生於日本神奈川,目前為機械工程師,日本超級馬拉松界知名的「巨人軍團」慢跑俱樂部骨幹成員,著有《跑步教我的王者風範:關家良一熱血自傳》。

他是當代日本最著名的超級馬拉松跑者,四度獲得24小時IAU世界盃錦標賽榮銜,二度獲得超馬界頂尖賽事「希臘斯巴達松超級馬拉松賽」冠軍,迄今七度蟬聯難度最高的超馬賽「東吳國際超馬」冠軍,也曾在法國奪下48小時賽事冠軍。在美國超馬界聖地「惡水超馬賽」當中,他於2011年搶下第二,是亞洲人史上最佳成績。

他已兩度創下亞洲24小時賽事的世界紀錄,多次創下一百英里的亞洲紀錄。在距離方面,從2002年以來他連續十年達成「24小時賽超越260公里」的驚人成就。全球每年能夠在24小時中超越260公里的跑者,不會超過個位數。(2007、2009、2011年全球只有他一人。)

關家良一在台灣跑步界享有極高人氣,他舉起右手食指的「關家POSE」已成經典。2012年3月間,他為答謝台灣在日本震災當中的踴躍捐輸,來台進行感恩環台長跑,所到之處都有跑者與他陪跑,轟動一時。


譯者:
李佳霖

內文試閱:
比賽當天,十二月八日,星期六

早上六點起床。
半夜起來上了兩次廁所,不過每次回到床上後馬上又睡得很熟,所以整晚睡得很飽。

整理好行李後下去一樓大廳,一面吃著早餐的麵包,一邊等巴士來接我們。窗外開始下起滴滴答答的雨,大家在車上唯一討論的話題就是之後天候的變化。

八點前抵達東吳大學後,大家趕快前往日本隊的補給站,開始為比賽做準備。

跟學生義工的賽前討論,也是趁這個時候進行。我向負責的學生確認了補給的時間、換裝事宜跟物品清點。這次我準備的藥品有止痛藥、胃藥、整腸錠、止瀉藥,還有可以防止痙攣的芍藥甘草湯。

在跑步的過程中,我請義工每六個小時拿整腸藥給我,其他的藥品就等有出現狀況時再請他遞給我。

另外,補給則是請他每隔四個小時遞咖哩或是飯糰、泡麵等,其他像是巧克力、一口大小的果凍、水果等則是請他以數十分鐘為間隔頻繁地遞給我。

水分補給方面,則是每三到四圈,以二百毫升寶特瓶中三分之二的量,隨意遞水、可樂、運動飲料或果汁等給我。

這位學生義工認真地把我說明的內容用筆記下來,讓我感受到他想要全力支援我的熱情,讓人覺得可以安心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跑步上面。

八點二十分時,在跑道外的特設舞臺上舉行了開賽典禮,典禮上校長跟來賓一一致詞,也一一介紹了每一位出賽的跑者。

一如預期,開賽典禮拖得太長,所以延後了起跑時間(每年都會這樣……)。

在持續下著的雨勢中,二○一二年東吳國際超級馬拉松賽,在預訂開跑時間五分鐘後的九點五分正式起跑。

我和去年一樣,上半身穿著短袖T恤跟袖套,下半身是五分緊身褲,外頭再套上一件慢跑褲。因為我怕會繃腳,所以沒有戴小腿的綁腿。
一開始日本百公里馬拉松的代表選手原良和就一馬當先,後面緊接著二十四小時馬拉松賽中跑出二百五十六公里成績的最年輕紀錄保持者小谷修平(他才二十四歲),還有台灣實力堅強的跑者鄒雙喜。

我則保持一貫的速度,用四百公尺跑道一圈兩分鐘(等於一公里五分鐘)的配速推進,不管旁人跑得多快,都死守著自己的配速。

這次好像賽中也同時進行了以跑者為對象的攝影比賽,跑道沿路上有好幾個手拿專業單眼相機的人,好幾次我看到相機對準我時,就做出有趣的表情,面對攝影師我好幾次都先想好表情讓他們拍。

其實我本來是想要讓他們拍下自己比較認真的表情,但是像這樣擺出笑臉,刺激臉部肌肉,也能促進腦部的活化,對身體帶來一些好的影響,所以我才刻意扮出一些好玩的表情。

此外,這樣也能逗補給員跟義工們開心,我也因此可以跑得很開心。

通過五十公里時的時間是四小時九分○七秒。
截至目前為止的一百二十五圈,我都是以一分五十五秒到二分○二秒跑完一圈的速度來跑,這種穩定程度連我自己都覺得怎麼這麼厲害。

雨勢一陣大一陣小,就是完全沒有停過,不過因為我一直保持著穩定的配速,所以並不感覺到冷,就維持著開跑時的服裝繼續跑下去。
通過八十公里後暫時停了下來去上廁所,只有在那圈花了二分二十七秒,之後依舊維持著穩定的速度前進,以八小時十九分四十三秒通過了一百公里。

這時候我已經變成第二名了,但我前方的領先選手原良和,實在是個很厲害的角色。

他從一開賽就採用一公里四分半的高速來跑,通過一百公里時只花了七小時二十三分。我通過一百公里時,他跟我之間的差距已經有三十圈(十二公里)以上了。

到了目前這個時段,他的速度依舊完全沒有慢下來,全場的人好像都心想著

說不定他會締造出不得了的成績,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的速度我完全追不上,所以不管如何都只能死守著自己一圈兩分鐘的配速。

我這次當然還是抱著「在賽中拿下七連霸」的目標。一直以來,每次奪冠都是我持續從頭跑到最後才獲得的結果,如果有人超越那樣的自己,平心而論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就算沒辦法拿到冠軍,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不要中斷,持續跑到最後。

其實是因為我如果不這樣想的話,可能就會在想到「無法獲勝」的瞬間就喪失鬥志,然後因此無法跑完全程吧。總之,我只想著不要去在意別人跑得如何,只要專心在自己的跑步上就好了。

之後,原良和通過一百英里的時間是十一小時五十九分二十四秒,在第十二小時的距離是一百六十一點○七四公里,雙雙大幅更新亞洲紀錄,真是了不得的成績。此時我跟他之間的差距已經拉到了十七公里。

這兩項的亞洲紀錄,先前我也曾經創過,當時我一百英里的紀錄是十三小時二十分○八秒,第十二小時跑出的距離是一百四十四點二五一公里,完全無法跟他相提並論。我也沒有為此感到懊惱,因為我以前就已經體認到,像原良和選手這樣速度型的跑者,只要認真挑戰的話,總有一天會超越我創下的紀錄。

從開賽到現在,基本上原良和一路都維持著相同的配速。比賽還剩下一半的時間,就算他在剩下的時間內速度大幅往下掉,到鳴槍結束的那一刻還是可以期待他能創下相當優異的紀錄。我也在這場賽事中第一次出現這個念頭:「這一次恐怕真的會輸了……」在此之前,我還一直堅信他的速度遲早會慢下來,奪冠的一定會是我。

正好就在此時,我看了一下大會的電子計時板,才發現原良和的距離記數顯示,已經停止好一段時間了。

我則是依舊保持著一圈兩分鐘的配速,第十二小時的距離是一百四十四公里。本來和原良和選手相差四十二圈,到了開賽後第十三小時,已經縮短成三十五圈,接著在三十分鐘後,追到只剩下二十一圈。

大瀧雅之一面跑一面對我說:「原良和好像因為股關節痛,所以停了下來。」
果真就像他說的一樣,原選手在第十三小時四十五分的時候,累積了四百七十一圈(一百七十二公里)之後,宣告棄賽。

我在第十四小時跑出一百六十八公里之前,一直都維持一圈兩分鐘的配速。
之後上了第二次廁所,速度就漸漸慢了下來。

到了第十四小時二十三分鐘的時候,我終於超越原良和,首度在今年這場賽事中站上了第一名。此時,我和第二名的澳洲選手馬汀‧ 富萊爾(MartinFryer)之間還有三十六圈(十四點四公里)的差距。我也開始意識到,只要不發生什麼太大的狀況,這次應該可以持續保持第一名,一路跑到終點。

會場瀰漫著「關家果然追上來了」的氛圍,在完全毫無停歇的雨勢下,我自己繃緊神經,警戒自己:「之後要是太大意的話,誰都說不準會發生什麼事。」

開賽經過了十五個小時後,日期來到了隔天。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