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傾注對電影的熱血夢想,化不可能為可能!

「既然沒有人要拍,就由我自己來!」
一句話,中山七里自行將《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拍成紙上電影!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竟然拍成電影!?

「上顎被鉤子勾住,一具全裸女屍懸掛於大廈十三樓……」

將人命當兒戲的青蛙男,接二連三犯下隨機殺人事件。慘不忍睹的死者遺體附近,總會留有一張宛如幼童字跡般的「犯罪聲明」。

視「人命」為「青蛙」的無差別殺人慘案,將「人性」逼近「瘋狂」邊緣……

這樣殘虐駭人的兇殺情節,竟然有人要將它搬上大螢幕!?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拍攝困難重重、意外不斷!?

出資的大股東以資金威脅導演,硬是想要干涉其中。
以人道關懷為宗旨的團體,屢次要求導演撤除某些內容。

此外,還有輕率的男偶像與醜聞纏身的招牌女優,一堆頭痛的問題之外,竟還發生弔詭的命案!

負責拍片的知名導演大森,是個性格暴躁卻又堅持完美主義的重病老人。將這部電影視為導演生涯遺作的「他」,會如何面對這一連串「阻礙」?

究竟本片能不能在重重難關中殺青?
 
原本迷惘又毫無鬥志的副導,能否重拾對電影的熱血夢想?

強烈到近乎扭曲的電影狂熱、被鮮血染紅的拍片現場、難以釐清的理想與現實、揭開電影製作過程中最不欲人知的真實與虛偽!

「電影」究竟是什麼?它值得讓人賭上生命嗎?  
繼音樂推理小說之後,中山七里再度超越自我,推出新類型電影推理小說


作者簡介:
中山七里
1961 年出生於岐阜縣。日本人氣推理作家。
以《さよならドビュッシー》(再見,德布西)榮獲2009 年第八屆「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大獎。作者另一本《連續殺人鬼青蛙男》也於同年度參賽,兩部作品風格迥異,卻有著同等級的精采程度,中山七里因此成為史上首位同時有兩部作品入圍該獎項的作家,足以證明他深厚的寫作實力!
作者自述:
「很多人讀完《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後,都會異口同聲地說:『青蛙男很難拍成電影呢』。不過,就是因為太常被這麼說,所以我才會想到說:『好吧!那就由我自己來把它拍成電影!』」-摘自「ReaderStore- 中山七里專訪-〈用拍電影的意圖,完成了此書〉
其他著作有:
《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永遠的蕭邦》、《連續殺人鬼青蛙男》、《テミスの剣》、《嗤う淑女》瑞昇文化陸續出版,敬請期待。

導讀作者簡介
寵物先生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以《虛擬街頭漂流記》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另著有長篇《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S.T.E.P.》(與陳浩基合著)和〈名為殺意的觀察報告〉、〈犯罪紅線〉等短篇創作。


譯者簡介:
林美琪
在出版界工作多年,現為專職譯者。對翻譯工作一往情深,享受每一趟異國文字之旅,快樂筆耕。
譯有:中山七里推理系列作~《開膛手傑克的告白》《七色之毒》《五張面具的微笑》《連續殺人鬼青蛙男》《Start!》(瑞昇文化出版)
另有生活類譯作:《從瀑布修行到戀愛成就》、《父母老後為什麼總是那麼固執?》、《當代建築大師提案哲學與智慧》、《40歲起,簡單過生活》
等。
聯絡E-mail : mickeylin1966@yahoo.com.tw


內文試閱:
讓映一進入電影的世界,讓映一離不開電影的世界,全都是大森宗俊的緣故。
當初映一想從事影像工作而進入電視台,但被指派去做愚蠢可笑的綜藝節目助理導播後,就一直過著耍廢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加入一部新片的幕後花絮拍攝工作,獲得大森導演的賞識,終於成為他團隊中的一員。
沒有導演像大森宗俊那樣讓人如此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而且果真讓人期待良久。他出道後的第二部作品便立即榮獲柏林國際影展金熊獎,此後仍持續拍出風靡全球的佳作,但他秉持一貫的完美主義,拍一部電影少說也要花四年時間。不過,如此少產的大師也有難得兩年完成兩部作品的繁忙期,也正好是映一加入的時期。
跟在大森身邊拍片的這兩年過得無比充實,每天都是發現與驚歎連連。即便今日來看,這兩年仍是映一人生中無可取代的寶貴資產,如果沒有這些,恐怕也不會當上副導演吧。
海外電影界尊大森為師的仰慕者不少。近年於好萊塢竄紅的年輕導演中,就有大半是受到他的電影啟發而進入這個世界的,這些人就被俗稱為「大森追隨者」。但另一方面,大森在日本國內的評價倒像是跟著海外的評價走,而他往往為追求作品的完成度而花錢無數,因此總是為籌措資金苦惱,事實上,這也是他產量不多的原因之一。
出了雜司谷車站後,徒步二十分鐘,來到一間瓦房民宅,小森已經等在屋內了。
「喂,以酒醉走路東倒西歪的狀況來說,你來得還真快啊。」
小森千壽比大森小六歲,今年六十九了,但頭髮還很烏黑,嗓音也很宏亮,完全看不出他已有這個年紀。個性開朗的他,是日本屈指可數、實力備受肯定的攝影師。或許是特別投緣吧,大森的所有作品都是由小森掌鏡,業界稱他們為「大小森拍檔」。心直口快、有點難侍候的大森,與沉著穩重、平易近人的小森剛好成對比,因此兩人才能長年維持良好關係吧。映一如此認為。
「森叔,你說老爹的企畫案過了,難道是指那個嗎?」
「喔,嗅覺還很靈嘛,都喝茫了說。」
小森暗自竊笑地拿出一本劇本。
標題是《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這個是定稿,你先拿去讀再說。」
「呃,我可以現在在這邊讀嗎?」
「隨你,但我只有茶招待而已喔。」
大森已經準備好新片的劇本,這消息從大前年就聽說了。映一也一直希望新片能夠順利開拍,但在電影界,通常一百個企畫案中,通過的只會有一兩個。而且,先前已經聽說這個劇本的內容既沉重又灰暗,因此根本沒想到竟會通過。
封面下方印著「製作:大森製片 發行:東藝」。想到過去大森的作品全由東藝發行,這段文字就顯得理所當然了。內容先擱一邊,看到開頭的編劇名字後,映一不由得「哦」一聲叫出來。
六車圭輔。真想不到被尊為日本電影界大師的大森會起用像六車這樣的新人──。但映一隨即轉個念頭。不,正因為他是大森。之前他也都是不拘世代差別或資歷深淺,總是積極尋求當時的優秀人才,他的作品就是這麼成就出來的。
六車圭輔是最近迅速嶄露頭角的編劇。才剛年過三十,這些年就囊括了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劇本獎,以及向田邦子獎等重量級獎項;評價高的電視劇,片頭或片尾字幕一定有他的名字。但另一方面,也有人批評他「太過鋒芒畢露」、「麻煩製造者」,而「老愛挑毛病,跟導演互槓,結果就被除名了」、「在公開場合大剌剌地把不佳的電影貶得一文不值」這類惡評也為數不少。
二百字稿紙,二百五十三張,所以實際的電影長度為兩小時吧。
之前就聽說過大致的內容了。原著是一名新人作家的推理小說,故事以數年前發生於埼玉縣的連續殺人事件為基礎,再拉出兩條主軸,一條描寫一名新人刑警為偵辦連續殺人事件而認識一對母子,然後在傷痛中成長的過程,另一條則是緝捕凶手的過程。問題是,這樣的故事一定有獵奇場面和暴力描寫就不用多說了,難就難在以精神障礙和刑法三十九條為核心這一點,再加上如果把這個部分處理得四平八穩,就只會流於一般般的推理小說罷了。因此,相關人士都認為很難將這個故事搬上銀幕。
這位才華洋溢的新銳,會如何處理這個棘手的題材呢?映一津津有味地一頁翻過一頁──竟然停不下來。
小說有小說的表現方式,並非直接將內容影像化,就能把故事完整描述出來。改編劇本必須先爬梳出原著的要素,改寫成富電影節奏感的劇情,同時還需要觀眾的想像力配合,而且,若無法超越原作,就沒有影像化的價值了。
六車的劇本豈止適切地補足這些要點,更剔除掉原著的冗長部分而成為一部紮紮實實的人間劇。台詞富節奏感,懸疑接二連三,不但巧妙地操控讀者的呼吸,同時一路引誘讀者直到如怒濤般的結局,筆致甚至可謂老奸巨滑。就算不是映一,也能一讀即知這是一部優秀的劇本。讀者不但能從字裡行間讀出畫面來,甚至能明確聽到聲音,不,搞不好還能聞到臭味、感覺到觸感呢。
一口氣讀到最後一幕結束,不由得嘆息。或許在閱讀過程中不知不覺用力過度吧,紙張邊緣還出現摺痕。一留神,才發現小森一直坐在眼前窺視自己的反應。
「怎麼樣?」
「太讚了!」
不由得提高嗓音。
「是吧?我也這麼認為。我是第一次讀六車的劇本,看來名不虛傳啊。他雖然年輕,卻很會掌握講話的節奏,而且最後那一幕真是太厲害了。會指名這傢伙來寫,老爹的眼光果然不是蓋的。」
小森的語氣裡藏不住歡喜之情。
以建築物來比喻,劇本就如同設計圖,不論施工時做再多裝飾,完工後的建築外觀不可能悖離設計圖。同樣地,不論導演時多麼挖空心思,也不可能大幅脫離劇本的世界觀,因此才有一部電影的好壞,七成取決於劇本這種說法。
就這層意義而言,六車的劇本已然對電影成果做出七成的保證了,恐怕交給平庸的導演,結果也不致太差;但交由大森宗俊來執導的話,肯定會是相當震撼人心的傑作──。
映一渾身打了個冷顫。
拿恬靜的氛圍與誇張的戲劇手法相比,大森原本就是更偏好後者的導演,他好幾次在公開場合說:「難得觀眾都走進戲院了,當然不能只拿出茶點,要端出牛排來招待才行。」從這種作風來看,這個劇本真是太適合大森不過了。而且故事的基礎是對刑法三十九條「心神喪失者之行為,不罰;精神耗弱者之行為,得減輕其刑。」提出反論,對社會的訴求力十足。從前大森的作品就曾引發議論,甚至有過促成一條法律被修正的例子。那些三流的泡沫導演們敬而遠之的題材,正是大森求之不得的吧。
「監製一樣是五社先生吧?」
以想當然爾的心情確認看看。
從在柏林影展揚名的第二部作品開始,五社和夫就一直擔任大森的電影監製。換句話說,他和大森是盟友關係,而且外界普遍認為,沒有他,就沒有大森後來的作品。
不過,小森的回答卻是:
「是沒錯啦……」有點口齒不清。
「怎麼了?」
「這次啊,有個附帶條件。」
「附帶條件?」
「帝都電視台有一個叫做曾根的製作人,他說他不要只是對大森製片出資,而是要以共同製作人的身分加入。如果不答應這個條件就不提供資金。也就是說,除了出錢,他還要出嘴巴。一定是背後有人煽動吧,之前沒意見的其他傢伙也開始提出同樣的要求了。五社起初十分堅持,但最後好像為了顧全大局,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吞下這口氣了。」
「那麼,是用製作委員會方式囉?」
「嗯,由五社製片、帝都電視台、博通堂、光文社這四家合組一個『連續殺人鬼青蛙男製作委員會』,主導公司是帝都電視台。」
小森氣沖沖地說。
製作委員會方式,就是由多家企業或團體聯合出資來製作電影,是日本獨特的做法。出資比例最多的,就成為主導者,負責全體的意見整合,而電影收益也是根據出資比例來分配。這種做法當然有它的好處,由於是共同出資,每家公司的負擔較少,資金調度較容易;又因為通常是電視台、出版社、DVD公司等業界相關的公司參加,各自擁有播映權、相關書籍的出版權、DVD發行權等,因此能夠帶動自家公司的業績。此外,製作委員會中有媒體加入的話,廣告宣傳費用會較便宜,效果也較佳。
然而也有缺點。劇本的內容與卡司的決定採合議制,只要有一家公司反對,整個計畫便無法進行;各種會簽文件也得跑遍各家公司,變得大費周章。且這麼一來,作品的內容勢必變得大家都能接受而流於無關痛癢。而映一最最擔心的,就是大森的做事方法恐怕會遭到無理的干涉。
「五社這人就是這樣,他完全信賴大森,一路挺大森到底,出錢但不出嘴巴。可是這次情況不一樣了,說不定會有人故意刁難我們老爹。」
小森似乎也在擔心映一擔心的事。
「刁難?被外行人說些半調子的話,老爹不會不吭聲的,肯定當場刮起腥風血雨。」
「在腥風血雨之前,五社自然要負責當起防波堤。大森組再次集結的理由之一,就是為了這個事。就算現場有人要硬幹,為了不影響老爹工作,我們也非得要在旁邊挺住才行。再說,今非昔比,現在的老爹已經沒有餘力把雜音頂回去了。」
面對小森這番落寞的言語,映一也只能點點頭。
事到如今,不得不面對現實。大森眼前的敵人既不是半調子的出資者,也不是深信針砭日片是影評人存在價值的那幫人。
大森最大的敵人,是自己的身體。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