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京都大學最強的一堂課
日本銷售突破25萬冊
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時代,
學會自己做決定,才是最大的避險行為。

在這個混亂的時代,你需要的不是解答, 而是自己理出答案的方法。
東大×京大×麥肯錫式的「決斷思考法」

本書是作者瀧本哲史在京都大學所開設的「決策課程」,根據授課內容濃縮而成。
作者自比為「軍事顧問」,將實用的學問當作「武器」,派發給沒錢沒勢的年輕一代,讓他們擁有在社會上作戰的能力。而其中最需要優先學會的本領,就是「決策的能力」。
在沒有人生軌道可依循的社會,不能隨時因應變化,才是人生的最大風險。書中的「辯論思考七堂課」,就是作者想傳授的避險戰技,學會了,將一輩子受用。

★這門課要學的不是知識,而是思考的方式
★「知識‧判斷‧行動」三者要連動思考
★不追求正確答案,而是找出「現況下的最佳解答」
★「無法因應變化」是最大的風險
★只懂專業領域的呆子無法存活
★要「找尋反證」而非「確認真偽」
★就算存在正反意見,重要的還是「做決定」
★為了應付考試的思考模式,要全部丟掉
★媒體與網路資訊不要照單全收
★最應該避免的就是停止思考
★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思考、自己逐步決定

作者簡介:
瀧本哲史
京都大學客座副教授、天使投資人。
東京大學法律系畢業後,擔任法學研究助理,但為了追求「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的生活方式,毅然轉職至麥肯錫,三年後自行創業,協助多家鉅額負債的企業重建。此外,他還投資了幾家不被看好的企業,或是只擁有點子但什麼都缺的企業,結果都有不錯成績。
他在京都大學開設「決策論」、「創業論」、「談判論」等課程,都是學生多到塞爆教室的人氣課程。他也擔任「全國家教辯論聯盟事務局」的局長,暨NPO法人全日本辯論聯盟的代表理事。
個人推特是@ttakimoto


譯者簡介:
江裕真
大管研所、中央資管系畢。譯有《再貴也能賣到翻》、《新‧企業參謀》、管理會計漫畫《壽司幹嘛轉來轉去?》三部曲等商管書,《史上最強哲學入門:解答你人生的疑惑》、《史上最強哲學入門:東方哲人》、《我用維基解密挑戰世界》、《手繪馬雅旅行(阿茲特克也要玩一下):跑遍墨西哥、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貝里斯中美洲古文明大國》等文史傳記類書,以及《追想五斷章》、《算計》、《肅清之門》等小說。

內文試閱:
前言 學點能當武器使用的通識教育吧!

學問使人自由
各位好,我是這本書的作者,名叫瀧本哲史。
這本書是我在京都大學為二十歲左右的學生開設的「決策課程」,將授課內容濃縮而成的。
不光是京大,日本的大學都將大一到大二的通識課程,定位為培養學生廣泛的教育知識(基礎素養),內容從人文科學、社會科學、自然科學,一直到藝術都有。
大學的通識教育課程,在英文中稱做「Liberal Arts」。
各位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這麼稱呼?
所謂的「Liberal」,原本就有「自由」之意,而「Arts」是指「技術」。也就是說,「Liberal Arts」意味著「使人類自由的學問」。
它的起源,要回溯到古希臘。
當時的社會存在著奴隸制度,把人區分為奴隸與非奴隸,而且很強調學問的重要性。假如用比較誇張的講法,就是:沒有學問的人,被人家當成奴隸使喚,也怨不得人。
各位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日本,或許會覺得,「奴隸和我有什麼關係?」
但我深深覺得,正因為是這樣的年代,才更需要通識。
而且,最需要它的,就是現在十多歲到二十多歲、未來要負責撐起日本的年輕世代。
為什麼呢?
我舉京都大學醫科學生的例子,來說明這件事。

為什麼京大醫科生,有四成要學「創業論」?
我在京都大學不只教授「決策論」,也開了「創業論」的課程。透過研究成功新創企業的個案,教學生實際的創業方法,以及背後應有的思維。
開了這門課一陣子後,有一次在整理修課學生的資料時,偶然發現到一件令我驚訝的事。
觀察了各系學生來選修這堂課的比例,醫學系的比例竟然最高,有百分之四十。
一講到京大醫科,大家都知道它是最難考的科系,足以和東大醫科媲美。畢業後,幾乎百分之百會成為醫生,不只是有成就感而已,還享有高社會地位與高報酬,等於保證往後將過著人人欽羨的安泰生活。
這種菁英中的菁英,為何要來修我的創業課呢?我感到很不可思議,試著問學生原因。結果,他們給了我這樣的回答。
「在這個國家當醫生,也幸福不起來。」
「現在已經不是過去那個醫生=有錢人的時代了。」
「光靠成就感可做不下去,得找到其他新方法才行。」
他們對自己的將來懷抱著不安。
不同於過去,現在日本已經醫師過剩了。
而且,實習醫生的工作環境很不好,就算成為醫生,還得時時提心吊膽,因為醫療訴訟就如芒刺在背。不但工作量大、責任重,假如服務於大學附設醫院,薪水可能比一般企業還要來得低。即使自己開業,一樣得面臨市場競爭,無論身心都遭受著不斷的消磨。
這些醫科生應該是從媒體或學長姐那裡,得知這樣的現實狀況後,才察覺到:現在這個時代,不能什麼準備也沒做,就直接去當醫生。
因此,他們開始思索,有沒有別的方式,能夠活用自己學到的醫療知識,發展職涯?於是,他們決定也要學習「商業知識」。
例如,透過我的課程,他們可以學會如何與企業合作,將最尖端的醫療研究結果發展為事業;假如是繼承父母開設的醫院,他們也能學到如何才能與其他醫院的經營有所區隔。

現在的年輕世代更該讀《勸學》
好了,如果你問我,我到底想講什麼?我要說:在這個變化激烈的時代,一直以來的價值觀、方法,以及所謂的「人生軌道」,慢慢的都變得沒有意義。
京大醫科生的故事,只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而已。
各位可能已經實際感覺到,過去那個成長曲線不斷往右上方延伸的「幸福時代」,已經過去了。進入好大學或好公司,也無法保證一輩子順遂了。
再講難聽一點,今後的日本,會陷入愈來愈糟的狀況之中。
假如是曾經歷過美好時代,如今就要安穩邁向晚年的世代,或許感嘆一下「過去真美好」也就算了;但對於正要踏入社會的年輕世代,或是即將成為社會中堅分子的世代而言,問題可就嚴重了。
那麼,怎麼辦才好?
現在言歸正傳,回到通識的話題。剛才談到,可以使人類自由的「通識」,正是我們所需要的。
醫師的故事固然是不錯的例子,但國家考試也是一樣,光是通過資格考,並不保證在今後的時代裡一定能存活下來,過著幸福的日子。反倒可能受到上個世代建立的體系所束縛,淪為了奴隸,而自己還渾然不覺。
所以,我們需要通識。
為了讓自己自由,也為了憑自己的力量得到幸福。
不過,我所講的通識,和大學的通識並不相同。講極端一點,大學的通識課程,只是用來讓大學教授混口飯吃而已,和原本「通識」代表的精神相去甚遠。它必須是更實際、更實用的知識才行。
在此,我想引用福澤諭吉所寫的《勸學》一書中的一節內容。這段話剛好可以代表我想要表達的觀點:
「所謂的學問,並不是指那種在社會上缺乏實用性的學問,像是學難懂的字、讀難懂的古文,或是作作詩、唱唱和歌為樂而已。(中略)現在,大家應該暫且把這種沒有實用性的東西擺一旁,好好學習那些有助於日常生活的實用學問。」(引用自《勸學白話譯本》,齋藤孝譯/筑摩新書)
《勸學》發行於明治五年(譯按:西元一八七二年)。在那個剛進入新時代的時期,這本書對於明治人應該懷抱的精神,提出了一套看法,也成了日本史上最暢銷的一本書,銷售逾三百萬冊(當時的人口約三千萬人)。如今,平成年代也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但是生存在當代的年輕人,還是非得聽聽福澤諭吉的這段訊息不可。
沒錯,現在正需要實用的學問。
正如醫科學生也來修創業論的課一樣,每個人都必須思索、找尋、挑選出自己所需要的學問。

我的職業是「軍事顧問」
我認為,自己現在的使命,是把「武器」提供給今後即將撐起日本的年輕世代。所謂的武器,就是這個時代所需要的通識,也就是實用的學問。
從某種角度來看,各位就像是游擊隊一樣。
中央政府已經瓦解,正規軍也不復存在了。就算有些自稱是正規軍的人,也不一定能保證自己的安危。
因此,我們必須自行踏上戰場,追求自由與解放。
然而,沒有實戰經驗的人,就這麼直接前往最前線,要不了多久就會全軍覆沒。
所以在戰場上,有一種職業叫「軍事顧問」,他們負責在這種時候提供必要的武器,並訓練對方學會如何使用。
以《二十世紀少年》一書廣為人知的漫畫家浦澤直樹,早年有一部作品叫《終極傭兵》,描述的正是以軍事顧問為主題的故事。對於因為某種原因不得不自保的人,他們並沒有以保鑣身分出面保護,而是為對方挑選適合的武器,再徹底訓練對方如何使用。
也就是說,現在我想要推動的工作,是「發放通識給各位當武器」,好讓沒錢沒勢的年輕人,也能夠在社會這個戰場上擁有作戰能力。
武器的種類很多,每個人要從中挑選幾款自己覺得最適合的,再透過實戰逐步提高技能。
只要能夠多一個像這樣的年輕人,日本的未來就還有希望,也會變得愈來愈有趣。
這是我的想法。

因應這時代的「決斷思考」
那麼,具體而言,有什麼樣的「武器」呢?
簡單來說,即使同樣用「通識」稱之,不同時代所需要的通識,也會順應改變。福澤諭吉的時代所需要的通識,與現今的社會需要的通識,並不相同。同樣的,古希臘的通識,與現代需要的通識,也截然不同。
我認為,擔任游擊隊的各位,最應該優先學會的,是「決策的方法」,也可以稱之為「用於決斷的思考法」。因此,我才會在京都大學開這樣的課。
為何需要這種武器?
原因在於,今後在各個領域中,年輕世代會愈來愈常碰到需要自己思考、自己決定的狀況。
例如,找工作,以及往後的人生規劃都是。
在高度成長、穩定成長的時代,只要選定一家大企業當入口,接著就像乘著電扶梯一樣,可以直接搭到出口去。
只要大學畢業進入大企業,十年後就能當組長、二十年後當上課長、三十年後升上主任,然後六十歲退休──無論職位或薪資或升遷路線,都幾乎是決定好的(當然,或多或少有個人差異或不同產業間的差別)。
我在這裡要強調的是,過去大家腦海中所想像的,都是類似的未來藍圖。
以前的生活基礎很穩定,企業幾乎不會有突然倒閉的情事,經濟基本上也是「直直往右上方成長」,因此大家都能安心訂定自己的人生計畫──幾歲結婚、幾歲生子、幾歲買房,以及老年要怎麼度過。
只要選擇「和大家一樣」、「一直以來的做法」,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根本沒必要自己思考各種可能性,再從多種方案中選擇其中一項。
然而,我要再強調一次,那樣的幸福時代,已經過去了。
日本的經濟已經進入成熟期,不,進入衰退期了。如今,就算進入大企業,也不保證就能一帆風順,更何況公司本身的壽命,漸漸變得比人類還短。
原本打算工作三十年的,公司卻十年就消失了。就算公司還撐著,狀況也跟以往大不如前,也許遭其他企業併購,或因為業績變差而裁員。
就連過去在外界眼中視為「當紅炸子雞」的企業或產業,也無法逃離這樣的狀況。
未來會變得如何,現在誰也無法確切預測。
過去,大家可以渾渾噩噩地生活,和其他人對未來抱持著共同的想像。現在狀況有著決定性的不同。「持平」與「持續成長」,都已經成為幻想。
現在,可以說已經進入了「混亂的時代」。
生於這種時代的我們,既然過去的做法已經不適用,又無法確切預測未來,就必須仔細看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的未來,面對所遭遇的每個狀況,做出眼下「自己認為最適切」的決策才行。
升學、求職、轉職、結婚、生子、育兒、看護、老年、年金、儲蓄……。也就是說,在一生當中,每個人被迫必須做出重大決定的關卡,將會明顯比過去來得多。
然而,學校或是父母,卻都沒有教我們如何做決策。
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他們是成長在一個美好的時代,幾乎不會碰到被迫做出重大決定的情境。因此,他們也就無法有條理的教你一套完整的決策方法。

做決策的具體方法——辯論
在我的人生中,已經做過多次重大決策。面臨決策的時候,以前在東大辯論社時所學到的「辯論」思考法,讓我受益良多。
所謂的辯論,給人的印象往往是「聰明人玩的動腦遊戲」,但這樣的描述並沒有呈現出辯論的本質。
在辯論時,會先設定某一議題(例如核電問題或遷都問題),再分成贊成(肯定)與反對(否定)兩方意見,徹底展開論戰。
或許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在辯論時,其實都是在快要開始前,雙方才抽籤或猜拳決定擔任正方或反方。
這是什麼意思?
沒錯,這意思就是,辯論者必須事前就做好準備,可以當正方,也可以當反方。就算你個人反對核電,辯論時抽到了贊成核電的那一方,還是必須提出贊成核電的論點才行。
也就是說,對於某議題,你必須在自己的腦海中整理出贊成與否定的兩種論點。這才是辯論的本質。
在我累積辯論經驗的過程中,開始覺得,這樣的思考法,可以應用在「個人決策」上。
例如,高中生選組時,要決定讀理科還是文科。一般來說,如果數學比較好,就會讀理科(反之,數學不好就讀文科),或者從將來想要從事的職業回推,決定到底該讀理科或文科好。
若是學會了辯論思考法,就會出現另一種選擇的方式:徹底比較讀理科(文科)的優缺點,再選擇自己該走的道路。
但如果不懂得這種思考方式,往往容易只根據「喜歡或討厭」、「擅長或不擅長」這種主觀的角度做決定。
現在我們要把主觀的意見與主張暫時放一旁,重新從贊成與否定的雙方角度,客觀地思考看看。只要藉此掌握了問題的全貌,就能得到最後下判斷的根據。沒錯,辯論就是一種客觀做決策的思考方式。
這本書為了讓年輕世代能夠學會如何在決策時運用辯論思考法,進而把通識當成自己的武器,因此採用授課的形式,盡可能整理得簡單易懂(但它並非介紹辯論的專書,因此與一般的辯論方式略有不同)。
請各位在閱讀時保持著「在大學上課」般的感覺,認真但輕鬆地翻閱它。
武器光是拿著,是沒有意義的,要能夠實際拿來運用才好。
通識也是,不要只坐著學,要藉由實際操作精進它。
在今後的人生中,假如碰到什麼必須做出重要決定的場合,請各位務必使用在本書中學到的思考法。
如此一來,各位一定會實際感受到通識的重要性吧。

@@@@@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