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文學旅行作家陳銘磻,
帶領你尋訪連日本人都看不到的文學感動!

「搭乘『踊り子』夢幻列車,這和夏日伊豆海邊的浪花無關,這不是難以實現的夢想。熱海是通往伊豆半島,搭乘夢幻列車的起點,一段夢想旅程的開始,那一節一節充滿抒情與使人讚不絕口的列車,旅人因激烈渴望而感到興奮。……」
「川端康成在《雪國》描述:『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雪國』指的就是越後湯澤;『信號所』是土樽信號所,現在成了土樽火車站,平時客人不多,異常冷清,往前約十公里,便是越後湯澤站。『穿過縣境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這句『名言』,已然成為越後湯澤的符號,石碑、名產、店家,都以這一句文學語言作為象徵。……」
永遠孤獨的文學旅行者──川端康成,

以孤獨作為底色,以美麗與哀愁組成他的文學巨塔。
「生並非死的對立面,死潛伏於生之中。」
「自殺而無遺書,是最好不過的了。無言的死,就是無限的活。」
1968年,川端康成以其三部名作《雪國》、《古都》、《千羽鶴》,
成為日本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第一人。當時諾貝爾獎評語是這樣寫的:
「他高超的敘事性作品,以非凡的敏銳表現了日本人的精神特質。」
善於用象徵手法展示人物內心世界的川端康成,於1972年自殺身亡,迄今,
已經足足40年之久,但是,他的作品卻讓所有讀者永世讚嘆!
《伊豆的舞孃》書寫內心深處渴望女性關愛的情愫,
是一部反映日本文學精髓,代表東方神韻的巔峰傑作;
《雪國》描述矛盾、紛擾,進而追求高深幽玄的禪理,
被譽為日本「近代文學史上抒情文學的頂峰」;
《古都》以京都祭典之旅,貫穿親情、愛情、友情,細膩而含蓄;
《千羽鶴》藉茶道反映日本人的複雜心緒,以茶具寫活了人的感情……

文學旅行作家陳銘磻再現日本文學地景,透過細膩的筆觸,穿梭古今,
帶你一覽大和民族「滅絕之美」的獨特思維與人性特質,
領略川端康成文學世界中的美麗與哀愁。

這是日本文學&深度之旅的愛好者,
肯定會深深愛上的一本著作!

【本書特色】

‧作者以文學旅行方式,親自前往京都、大阪、伊豆、鎌倉、長谷、東京…… 等地,從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雪國》、《千羽鶴》、《古都》……等作品,探討川端筆下的細膩人性與日本文學之美。
‧以文字傳達川端康成文學作品中,心靈的吶喊、盼望、憧憬、愛與憎、生與死、悲歡和離合的眾生百態。
‧細膩呈現川端康成鮮為人知的成長背景與晚年生活。
‧以圖片傳達川端康成文學作品中,日本文化美學與人性特質。

【本書重點】
‧理解川端康成的身世,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其作品的精髓。
川端康成兩、三歲時父母病故,祖父將他帶回大阪府扶養,他唯一的姐姐則寄養在另一親戚處。由於身體孱弱,川端康成的幼年生活是封閉式的,幾乎沒有與外界的接觸,而這種過分的保護並沒有改善他的健康,反而造就了他憂鬱、扭曲的性格。上學後這種生活有所變化,但不幸又接踵而來,川端康成的祖母、姐姐,祖父相繼過世,這種對於死亡的體驗給他留下的恐懼,影響是一生。
自幼生活孤寂的川端,雖則一邊拒斥與現實社會接觸,卻又一邊獨自在文字世界裡,編織屬於自己想像空間的能量……。以川端的心態來揣測,一方面極力隱藏自己真實的內心世界,不願為人所知;另一方面又強烈渴望關愛與理解,希望有人能透過自己的作品瞭解自己的內心世界。這樣的矛盾,正是川端一生痛苦的根源所在……
‧認識川端康成文學創作中的人性特質,同時了解日本民族文化精髓。
川端在人世間七十三年的孤寂生涯,未曾中斷寫作。他的創作經歷一段曲折的發展過程;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戰時和戰後的創作,大致可歸納為三大類:一類是描寫孤兒生活,抒發個人孤獨情懷,敘述失戀過程,訴說悲苦生命感受的作品,具有描繪細膩、感情真摯、激動人心的特色。如:〈精通葬禮的人〉、〈十六歲的日記〉等為代表。另一類則是描述身居社會底層的人物,尤其是階級較低的婦女的悲慘遭遇,這類作品真實呈現生活在底層的人群,生活與情感的矛盾糾結和苦難。如:《伊豆の踊子》、《花的圓舞曲》和《雪國》等為代表。另一類,他依照《伊豆の踊子》和《雪國》的模式,反映社會既存的問題,以及追尋日本美的清雅思緒和表現官能刺激的作品。如《古都》、《千羽鶴》和《山之音》等為代表。
‧穿越時空,重現日本地景,走一趟經典文學之旅。
川端康成一生坎坷,卻運用他敏銳的心靈,洞察人生的生死場,然後寫下一行行美麗與哀愁的雋永文學作品。伊豆半島、越後湯澤、鐮倉、京都嵐山祐齋亭、平安神宮、清水寺……在陳銘磻老師的帶領下,一起走入川端康成作品中的文學場景。

【川端康成大事記】

◆1899年6月24日,出生於大阪,幼年父母雙亡,之後祖父母和姐姐又陸續病故。孤獨憂鬱伴其一生,並反映在他的創作中。

◆1926年(27歲),除了發表了《伊豆舞娘》,川端康成一生唯一一部劇本《瘋狂的一頁》也被拍成電影。

◆1934年(35歲),開始寫《雪國》連載,3年後出了單行本,並獲第三屆文藝懇話會獎。

◆1936年(37歲),因對戰爭的反抗,而宣佈停筆不寫文藝時評類文章,並在接下來幾年中廣泛參加相關活動。

◆1940年(41歲),參與成立日本文學會。

◆1944年(45歲),以《故園》等文章獲戰前日本最後一屆菊池寬獎。

◆1947年(48歲),歷經13年《雪國》定稿。

◆1949年(50歲),另一部重要的小說《千隻鶴》開始連載,1952年,這部小說被改編成歌舞伎。

◆1961年(62歲),前往京都寫作《古都》,同年獲得文學勳章。

◆1968年(69歲),獲諾貝爾文學獎(日本第一人,亞洲第二人)。

◆1970年(71歲),三島由紀夫切腹自殺,不少作家趕到現場,只有川端康成獲准進入。川端很受刺激,並表示:「被砍下腦袋的應該是我」。

◆1972年(73歲),川端康成選擇含煤氣管自殺,未留下隻字遺書,留給了後人無數的疑問與追思。




作者簡介:
陳銘磻
曾任國小教師、電台廣播節目主持人、台視「書香」節目主持人。與吳念真、林清玄聯合擔任中央電影公司電影「香火」編劇。雜誌社總編輯兼社長、出版社發行人。耕莘寫作會主任導師、救國團復興文藝營駐隊導師。國家文藝獎文學類提名委員。獲2009年新竹市名人錄。大愛電視台〈發現〉節目主持人。曾以〈最後一把番刀〉一文獲中國時報第一屆報導文學優等獎。《情話》《軍中笑話》《尖石櫻花落》曾入選金石堂暢銷書排行榜。《香火》《報告班長》《部落•斯卡也答》為電影原著。曾以〈聽見櫻花雨落聲〉、〈雪落無聲〉入選九十二年、九十六年散文選(九歌出版)。

著有:《賣血人》《最後一把番刀》《父親》《陳銘磻報導文學集》《撒豆成金》《作文高手一本通》《雪落無聲》《新店渡》《青雲有路志為梯》(中英文版)《開往北海道的幸福列車》《作文最常寫錯的字》《作文最常用錯的詞》《作文最常見的病句》《日本必遊絕美100景》《自己動手做一本書》《源氏物語の旅》《在生命轉彎的地方》《在旅行中遇見感動》《平家物語の旅》《少年讀國學》《少年讀唐詩》《少年讀宋詞》等八十餘部。

現任台北柯林頓補習班國中國小作文老師。



內文試閱:
市集小街傳來三絃樂音
《伊豆の踊子》文學地景․桂川畔的桂遊通り

輕風吹送悠揚,桂遊通り的街尾,在月夜裡,顯得如許平常、寂靜,幾間宅第人家,大門深鎖,月光下的屋宇簷底,露出薄薄黑影,林林立立的桂竹,看來猶似挺拔的黯夜門神,緊守在一片住宅區外圍;喜歡這種沉鬱的幽靜,這看來好似不複雜的突然撞見,倒讓人對這種出其不意的寧靜美,感到喜悅。
進入市集前,忽聞一闕動人心弦的日本三絃樂,如山泉細水般輕輕悠悠飄來,飄渺間,易於讓人進入禪心世界,是佛性?是心性?還是熱鬧的凡間市集?旅途中忽然驚異的發現,正意味人生許多離奇的無常變化;就說是緣吧,緣起緣滅間深藏人生諸多究竟,究竟裡,緣來不拒,緣去不留;緣來無喜,緣去無悲。
漫步走在市集小街,想起《伊豆の踊子》對純純情愛,淡然式的誇示描寫,許是無常的另一象徵?或許是吧!淡然在川端的眼裡是否也是一種絕美情愫?
只是因為川端的孤獨?冷僻?情愛故事就必須以如此漠然的分別結束?聽聞堂前不斷傳來三絃樂聲,竟感到糾葛的心緒翻疼不已;徐徐風吹,那悽悽然的樂音自尚未搜尋到的某個方位,輕緩流瀉過來,慢條斯理的穿過耳際,這會是舞孃薰彈奏的古風樂音嗎?《伊豆の踊子》的賣唱藝人和高校生可曾浪跡天涯到這座幽靜的山間村落來?
就在民宅某處,一堵白色石砌圍牆上,見到用勁筆書法揮毫寫就偌大的「一修」草體,竟以為那三絃樂音必是從那裡傳來的,是否?索性走進市集一家「三笑鄉土作家の店」,看顏色、看創作,也看瓶瓶罐罐展示的瞬間繽紛色彩。「三笑鄉土作家の店」販售當地藝術家自做的鄉土產品,陶藝品、布織品、玻璃品,以及許多稀奇古怪的藝術發想品,隨意走一遭,也隨意買了一包四盒裝,印有版畫圖樣的手製火柴盒和幾冊手繪本的空白筆記,用來紀錄伊豆之旅的點滴片段。


叢山森林裡的伊豆文學
《伊豆の踊子》文學地景․湯ヶ島的伊豆近代文學博物館

從修善寺車站啟程,搭乘東海巴士,沿途穿越山林間長長曲曲的馬路,不及一個鐘頭車程,便來到湯ケ島。青翠山巒一片綠意盎然的夏日景象,汽車終於在西平橋這個少見人影的冷清站牌停靠下來;走下汽車,的確感受到一陣涼意輕緩襲來,雖說僅有往返在馬路上,可見的少數車子行駛而過,西平橋這個小村落果真清寂得像是無人居住的神祕境域。就在這片清寂的山巒鄉野之中,「昭和の森會館」坐落其間。
川端在《伊豆の踊子》一書裡如此寫道:「在此之前,我曾兩度見過舞孃一行人,第一次是前往湯ケ島溫泉旅行中,在湯川橋附近邂逅了將往修善寺的她們。當時有三名年輕女子,舞孃身上揹著鼓。我情不自禁地一再回顧,深覺旅情溢滿心靈。在湯ケ島的第二夜,賣藝者一行又流浪到了旅店。我曾經坐在樓梯的中段,專心一意地觀賞舞孃在玄關地板上的舞姿。──那天在修善寺巧遇,今夜卻在湯ケ島,明天也許要越過南方的天城到湯野溫泉吧!在天城七里的山道中應該可以趕上才對。我就這樣胡亂想著匆匆趕路而來,沒料到卻在避雨的茶館又碰了面,心中不免忐忑不已。」
這種旅途中尋常的巧遇,正像這一座建築在山巒間的文學會館,被旅人當成是叢山綠林唯一美的象徵。
位於伊豆湯ヶ島翠巒綠林間的「昭和の森會館」是伊豆文藝作品匯聚的地方,也是天城山森林區的休息站,會館內的「伊豆近代文學博物館」主要展出兩位日本文豪川端康成和井上靖的生平和作品,少年時代就在伊豆市湯ヶ島生活的井上靖先生,以及高中時代即經常前往伊豆旅行、寫作、短期生活的川端康成,都讓這座博物館增添風雅文學的多樣色彩。
文學的風雅滋味為簡單寧謐的山林氣息,平添幾許使人感到優雅的詩意,連綿的山峰疊翠,自然的森林與深谷,以及逢到夏日來臨便嘶鳴不休的蟬聲,從四周紛紛襲來,使整座文學博物館響起一片嘩然;喜歡在陌生的小村落,一睹文學家留在伊豆的文學足跡,川端康成的文字或者井上靖的舊邸,映入旅人眼簾,串起伊豆文學特別婀娜多姿的印象。


人生中遇到的最初之愛
──川端康成的少年之愛․小笠原義人

明治四十五年(一九一二),川端康成以第一名成績考上大阪府立茨木中學,進入當年學制為五年的中學讀書。不久,祖父駕鶴西歸,川端頓時失去了骨肉至親,也自此失去了愛的象徵,「我在世上越發孤單和寂寞了。」旋即搬進茨木中學的宿舍,直到畢業。這一段集體生活中,川端開始體會到非親情的友誼的溫暖,逐漸從「一個渺小的軀殼裡」走出來。有一天,五年級的寢室長來找他,像是很難啟齒似地跟他說:「剛才我被先生叫到宿舍管理室去了。你睡覺時總不和大傢伙在一起,只一個人依著窗邊睡,人家看了,就好像是受虐的繼子一樣。我說,不是,他這人富有詩人氣質,喜歡睡在有月光的地方。不過,我看你還是搬過來睡吧,我們倒不在乎,只是擔憂被人誤解。」寢室長這番貼心的話使他大夢初醒,開始思索群居生活的影響和責任。

就讀五年級時,成為寢室長的川端接待了一名叫小笠原義人的二年級同學,當時他對小笠原的第一印象是:「他是學校裡最溫和、最純潔的少年!」從小就備受家庭無微不至照料的小笠原,被川端認為是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個像這樣幸福的人。這對從小即在缺乏溫情的「寂寥的家」中長大的川端來說,是一個極大的同性相吸的誘因;川端後來回憶說,「與小笠原一起生活,是我精神上的一種解脫。」

這個在川端後來的小說裡,被稱謂為「清野」的少年,給他帶來了「作為人生中遇到的最初之愛」,當時他們都是十六歲。

祖父仍在世時,川端每天晚上照例會到朋友家玩,他對男性朋友一開始便抱著一種「對異性思慕一樣」的情感。他曾在高等學校一年級時寫過一封信,自剖說道:「由於家中沒有女性,我的性意識也許有不正常之處,從此常神遊於淫放妄想。對於美少年感到超乎常人的奇怪欲望。考試時,與少女相比,更容易感覺到的是少年的誘惑。我在構想要將這樣的情慾處理進作品中去。你要是女人的話,恐怕也會有幾度相思淚縱流的感慨吧!」

跟川端同齡的小笠原是因為病弱而晚了幾年入學,他溫柔、靦腆、細心的性情,常在寢室裡默不作聲的為同學做事情。川端脫下的衣服習慣隨手亂扔,他總是一聲不響的幫他摺好疊齊。碰到川端的衣服脫了針腳或鉤破,他也會端坐在位置,熟練的替他縫補,「那模樣絲毫不比一個嫻雅的姑娘差。」相對的,川端則幫他完成功課。

川端交往的朋友不多,與小笠原建立起友誼,令他十分高興。兩人相處的時間不長,小笠原便成為川端最要好的朋友,兩人幾乎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有一次,川端發高燒躺臥床笫,半夜迷糊間,彷彿聽見小笠原在他身旁振振有詞的吟誦些什麼,他並沒有睜開眼睛,也不想讓小笠原知道自己正閉目裝睡聆聽他的祈禱詞,川端不想影響他,怕他害羞。等到川端的病好了以後,小笠原還若無其事的說:「這是向你所不知道的神作祈禱,所以你的病痊癒了。」這讓川端感動不已,從此兩人的感情變得更加親近。

冷冽寒冬的晚上,川端半夜起床小解,渾身凍得發抖,回到寢室,立即主動鑽進小笠原的被窩,緊緊抱住他溫暖的身體,小笠原睜開眼睛,帶著幾分稚氣的神情,似夢非夢地也緊緊摟住川端的脖頸,兩人的臉頰緊貼在一起。這時,川端還用他乾涸的嘴唇輕輕吻著小笠原的額頭和眼上,情不自禁的對小笠原說:「你做我的情人吧?」小笠原也不加思索地回答:「好啊!」隨後閉上眼睛,坦然地說:「我的身體都給你了,愛怎樣就怎樣,全都給你了。」

第二天,情竇初開的川端在他的日記本如此寫道:「昨天晚上我痛徹心扉的想,我真得好好親我的室員,讓我更真誠的活在室員的心裡,必須把他更純潔的摟在我胸前。今天早晨也是這樣,我的手感觸到他的胸脯、胳膊、嘴唇和牙齒,可愛的不得了。最愛我的,肯定把一切獻給我的,就只有這個少年了。」從此以後,每天晚上一上床,川端便把小笠原溫暖的胳膊移過來,抱著他的胸脯,擁著他的脖子。

川端後來回憶說,也許這就是初戀吧,他甚至覺得小笠原比少女具有更大的誘惑力,他要和這個少年編織出更加美好的愛戀夢想。

川端和小笠原之間的感情是很難理解的,當時年紀尚輕,更多的是一種精神上的溝通與交流,尤其川端少年的成長環境,造成他冷僻的性格,使他對於真摯的情感特別渴望。他對小笠原的眷戀莫非就是愛情,「如果連這都不成為愛情,那麼愛情是什麼呢?」

一九一七年九月,川端考進「天下第一高」的東京第一高等學校,此時,他與小笠原各分一方,只有透過書信往來維持彼此的感情。在信中,小笠原依然流露出深深的依戀:「和你分別後,一想到從此以後的路,需要我一個人單獨走,就覺得一片茫然似的。真是迫切希望哪怕與你一起再多待一年該有多好!」川端讀到這裡,激動不已,隨即親吻對方的來信;回信中,川端毫不掩飾自己對小笠原的愛:「我眷戀著你的指、你的手、你的臂、你的胸、你的臉頰、你的眼瞼、你的舌頭、你的牙齒,還有你的腳。可以說,我戀著你,你也戀著我。你用純真的愛,用淚水洗滌了我。」

一九二○年,小笠原中學畢業後,未再繼續升學,他順從父親的安排,進到京都嵯峨大本教的修行所,整個人完全沉浸在教義的研究和解說中,和川端的感情也拉開距離,偶爾,當川端從東京回到大阪時,還會專程到嵯峨修行所探望他。

小笠原純真的感情使從小失去親人之愛的川端感受到溫暖,他認為這是他一生中所遇到的最早與最珍貴的友誼和愛情。一九四八年,已然到達天命之年的川端,終於在〈獨影自命〉中鄭重地寫道:「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愛情,也許可以把這稱作是我的初戀吧!我在這次的愛情中獲得了溫暖、純淨和拯救。清野甚至讓我想到他不是這個塵世間的少年。從那以後到我的五十歲為止,我不曾再碰上這樣純情的愛。」


生命從衰微到死亡,是「滅絕之美」
──川端康成晚年生活與辭世地․鎌倉市長谷

中年後舉家搬遷到鎌倉市長谷居住的川端康成,晚年時獨愛清靜,對佛教情有獨鍾,寫作之餘偏愛書法,漢字寫得活靈活現,但內心卻異常地矛盾,對於獲獎後所帶來的榮譽和不斷湧現的慕名者,心裡十分厭惡,這種反應或許與幼年時代身為孤兒的封閉心理有關,加上情誼深厚的三島切腹自決的陰影揮之難去,他常對夫人發脾氣說道:「家裡又不是旅館,我也不是為客人活著的。」

因此,一九七二年的上半年,他除了出席文藝春秋創立五○週年舉辦的新年社員見面會,並作了一場講演,以〈但願是新人〉為題發表在《諸君》雜誌上。後來又出席呼籲和平七人委員會會議,以及春天時罹患盲腸炎入院動手術,期間,川端已然少再出現於公開活動的場合。

豈料,才剛動完切除盲腸的手術未及一個月的四月十六日夜晚,他卻在長谷的公寓裡含煤氣管自殺身亡,自殺前未留下任何隻字片語的遺言,就連家人也無法理解這個身居日本文學界巨擘的親人,為什麼會自盡結束生命?

一生都在極度憂鬱、矛盾中過活的川端,自決身亡之前,曾對一樣以自殺方式棄世的文學家古賀春江生前的口頭禪大加讚賞,那句話是:「再沒有比死更高的藝術了,死就是生。」不料這句話卻成為川端人生終極的最後樣本,這是三島由紀夫自殺十七個月後的事,當時川端七十三歲。

生前的川端深受佛教禪宗影響,他曾說:「我是在強烈的佛教氣氛中成長的。」「那古老的佛法的兒歌和我的心也是相通的。」「佛教的各種經文是無與倫比的可貴的抒情詩。」他認為汲取宗教的精神,是需要繼承的傳統。他把「輪迴轉世」認定為「闡明宇宙神秘的唯一鑰匙,是人類具有各種思想中最美的思想之一。」因此,就審美意識來看,他極重視禪學的「幽玄」理念。

因此,川端的死和川端的美學意識,與禪學的「幽玄」意念互為影響,是難以分離的,他所崇尚的「無」,或可說成「空」,是以「無」為最大的「有」,「無」是產生「有」的精神本質,是所有生命的源頭。他在作品中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比輪迴轉世的教誨交織出的童話故事般的夢境更豐富多彩。」所以,川端以為藝術的虛幻不是虛無,是源自於「有」,而不是「無」。

從這個觀點來看,他認為輪迴轉世,就是「生死不滅」,人死靈魂不滅,生即死,死即生,為了要否定死,就不能不先肯定死;也即是把生和死總括起來感受。他認為生存與虛無都具有意義,他沒有把死當成人間終站,卻是把死當作起始。從美學角度而言,他認為死是最高的藝術,是美的一種表現。也即是說,藝術的極致就是死滅。

讀他的小說,多數作品都和死亡聯繫在一起,他把美看成只存在於虛空和幻覺之中,在現實世界是不存在的。

在他看來,生命從衰微到死亡,是「滅絕之美」,從「物」的死滅才能更深刻體會到「心」的深邃。「無」中充滿了「心」,這是一種純粹精神主義的美。因此,他常常保持超脫的心靈境界,以期尋求「頓悟成佛」,川端小說中的情逝意念,也是基於這種玄虛信仰,他說:「我相信東方的古典,尤其佛典是世界最偉大的文學。我不把經典當作宗教的教義,而是當成文學的幻想來敬重。」

畢竟在人生最終關鍵,他仍把這種玄虛之美當作文學的幻想,盡情地讓它在文藝殿堂中遨遊。


穿過縣境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
──《雪國》文學地景:越後湯澤

川端康成在《雪國》描述:「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這段書頭開場語所提的「縣界」,原文使用的「國境」,是指戰國時代的上野國和越後國;「長長的隧道」是上越線的清水隧道,上越線連接群馬縣和新潟縣。「雪國」,指的就是越後湯澤;「信號所」是土樽信號所,現在成了土樽火車站,平時客人不多,異常冷清,往前約十公里,便是越後湯澤站。這段話早已成為小鎮無人不知、無所不在的金句。

越後國,為日本古代的令制國之一,屬於北陸道,也稱越州,越後國的領域相當於現在的新潟縣。根據史料記載,七世紀末,文武元年(六九七)以前,越後國便成立了。當初的領域包括現在的新潟縣本州部分的北部、山形縣及秋田縣,是在日本海側邊,連接蝦夷的邊境分國。戰國時代越後國的國主為上杉謙信。

越後湯澤位於新潟縣最南端,與長野縣和群馬縣銜接,川端所寫的《雪國》即以這裡作為小說故事發展的背景舞台,書籍暢銷以及川端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之後,越後湯澤這個原本冷清的溫泉小鎮才廣為人知,從東京到湯澤的交通非常便捷,是人們冬天滑雪、夏天郊遊或野營的好地方。

川端在書裡說道:「這是縣界的山。山下備有三輛掃雪車,供下雪天使用。隧道南北架設了電力控制的雪崩報警線,這裡部署了五千名掃雪工和三千名年輕的消防隊員。」又說:「滑雪季節前是溫泉客棧顧客最少的時候。」

以雪和溫泉著稱的越後湯澤,車站內的「越後酒博物泡恩酒館」,可以享受加入酒的溫泉浴。車站旁的湯澤町,展示有近二百幅世界名山照片的「白旗史郎世界山岳寫真美術館」,以及認識湯澤人文發展的「歷史民俗資料館」,館內展出戰國時代武將上杉謙信、直江兼續等人的鎧甲,以及與《雪國》相關的各種資料。

從溫泉街的山麓車站搭乘纜車,登上海拔一千公尺的山頂,春天賞觀音蓮、夏天賞黃色百合花、秋天看落葉松的紅葉,冬天整座山呈現一片銀白色,到處充斥滑雪人的歡聲笑語。

川端描寫島村來到越後湯澤,住進客棧,某一天,望著駒子牽住小君的手,從滑雪場盡頭的坡道走回去時,形容當時滑雪場的情景,說道:「雲霧繚繞,背陰的山巒和朝陽的山巒重疊在一起,向陽和背陰在不斷地變換著,現出一派蒼涼的景象。不一會兒,滑雪場也忽地昏沉下來了。把視線投向窗下,只見枯萎了的菊花籬笆上,掛著凍結了的霜柱。屋頂的融雪從落水管滴落下來,聲音不絕於耳。」

喜歡到越後湯澤滑雪的東京人,被川端形容成「急性子」,他描寫道:「這個房間坐落在高處一角,可以望見山腳下的滑雪場。島村也從被爐裡回過頭看了看,只見斜坡上的積雪斑駁不勻,五、六個身穿黑色滑雪服的人在山麓那頭的旱地裡滑著。那邊的梯田田埂還沒有被雪覆蓋上,而且坡度也不大,實在沒多大意思。」

越後湯澤對東京人來說,簡直就是滑雪天堂,搭乘新幹線,兩地相距不過六十七分鐘車程。是啊,「穿過縣境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這句「名言」,已然成為越後湯澤的符號,石碑、名產、店家,都以這一句文學語言作為象徵。越後湯澤的雪和溫泉也因為川端的這一句金言而名震遠近,如今的小鎮已不似往昔冷清,觀光客多半是仰慕《雪國》的盛名而來,冬季尤甚。


春空千鶴若幻夢的鎌倉
──《千羽鶴》文學地景:鎌倉市

鎌倉市位於日本神奈川縣三浦半島西面,臨橫濱市以西、藤澤市以東、以及逗子市的北面,是人口約十八萬的小型古城。

川端在《千羽鶴》描寫的茶道世界,位於鎌倉境內的圓覺寺佛日庵茶室。自一九四六年十月,川端四十七歲時舉家搬遷到鎌倉市長谷居住,直到他含煤氣管自盡離去人世的二十六年間,這裡一直是他的住所。

一一九二年至一三三三年間,鎌倉為《平家物語》戰記小說中,源氏的領地,源賴朝置幕府於鎌倉,成立武家政權,鎌倉隨之成為幕府的政治中心。直到一三三三年為響應後醍醐天皇的討幕計劃,上野國(群馬縣)的新田義貞在分倍河原等地,擊破把源氏消滅的北条氏的部隊,進而進軍鎌倉,將北条氏一舉殲滅,源氏和北条氏終至滅絕。

鎌倉與源氏家族繫有密切的地緣關係,據稱由源賴朝建造的鶴岡八幡宮,每年四月的第二個星期日到第三個星期日,會舉行為期七天的「鎌倉祭」,由神轎、樂隊等組成的巡遊隊伍,掀起鎌倉熱鬧沸騰的祭典。

「鎌倉祭」最精采的節目,分別是四月第二個星期日舉行的「靜の舞」和第三個星期日舉行的「流鏑馬」。在「舞殿」表演的「靜の舞」,是平安末期著名的白拍子(一種舞者),也就是悲劇英雄源義經受兄長源賴朝迫害追殺,四處逃亡期間,他的愛人靜御前不幸落入敵人手中,被迫在敵營表演的舞蹈。靜不顧悲慘境遇,在舞蹈中處處流露對源義經的思念,結果惹惱源軍,不僅承受幽禁之苦,連孩子也慘遭殺戮的噩運。

另外,「流鏑馬」則重現日本中世紀武士騎馬射箭的技藝。武士們必須在約二百公尺的馬場上飛奔,還得一邊開弓射靶。據說這項活動是武將源賴朝為提振武士的戰鬥意志,將其作為神社慶典活動而推廣起來的。

被川端用來作為《千羽鶴》一書寫作背景地的鎌倉,他在書中寫道:「圓覺寺的茶會後,在歸途中,菊治與太田的遺孀在北鎌倉的旅館裡,意外地住了一宿。」

擁有悠久歷史的古城鎌倉,是一處至少有一百所以上寺院雲集的地方,由於面積不大,所以適合徒步遊覽。賞花看景、參拜向佛、文學散步等各種旅行路線,古樸優雅。另外,單線運行的江ノ電車,由於沿線風景變化多端,是日本旅遊人氣甚旺的地方。

鎌倉市離東京非常近,遊客眾多,特別是一、六、八、十一月。一月前往鶴岡八幡宮參拜祈福;六月在八幡宮外圍欣賞田田荷花;八月遊客以海水浴場為中心,看海玩水,這時鎌倉境內的寺院反倒顯得幽靜,適合悠閒賞景;十一月觀賞楓葉祭,十分熱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