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穿上紅制服,登上星艦,勇敢航向未知的宇宙象限
──除非你不幸接到外勤任務……

幽默、犀利、感動,
讓你從第一頁又哭又笑到最後一頁的神作!


★囊括年度各大科奇幻小說獎項──雨果獎、軌跡獎
★FX購得影視版權,將由三位知名製作人聯手操刀
★《火星任務》譯者翁雅如專序推薦


當命運擺明要搞你,乖乖躺平絕非選項之一!

無畏號,宇宙聯邦最負盛名的星艦,成功執行各項名留青史的偉大任務。剛被調至無畏號外星生物學實驗室的少尉道爾,發現這艘星艦的輝煌外殼下,存在著彷彿受到詛咒般的黑幕:

1. 每次外勤任務,都會遭遇各種超級荒唐的危機。
(是的,例如食人蠕蟲、發狂機器、外星性病)
2. 艦長和高級長官總是能從各種超級荒唐的危機中倖存。
(是的,例如星球爆炸、病毒感染、被外星寄生蟲控制大腦)
3. 至少一名軍銜較低的外勤成員會在各種超級荒唐的危機中掛掉。
(是的,例如像道爾這樣的少尉)

眼看躲不掉的外勤任務洶洶來襲,為了扭轉這天殺的命運,道爾和其他少尉──聰明又多金的好友、偷渡禁藥的不良分子、魅力無邊的豪爽女、存在感低落的孤僻青年──決定展開一場瘋狂的冒險!

然而,躲過魔掌的唯一出路,竟藏在黑洞彼端二○一二年地球的某部三流抄襲電視劇裡?


作者簡介:
約翰‧史卡奇John Scalzi
美國時下最當紅的科幻作家、雨果獎得主、美國科幻作家協會主席、紐約時報暢銷作者。
自一九九一年畢業起一直寫作不綴,曾六度入圍雨果獎各大獎項,空降美國亞馬遜科幻小說暢銷榜冠軍。《星艦求生日誌》更榮獲雨果獎、軌跡獎等世界知名科奇幻文學大獎的肯定。


譯者簡介:
翁雅如
英國雪菲爾大學翻譯碩士,東海大學中外文雙學士。曾旅居澳洲,現與一貓同居台北。旅遊、電影、慢跑與文學的愛好者。曾為航空公司聽譯BBC新聞年餘,並有數部電影翻譯作品。
翻譯工作室Facebook ID: Aspectranslation


內文試閱:
序章

湯姆.戴維斯少尉坐在大石頭上,看著洞穴另一端,路休斯.艾伯納菲艦長、科學官奇恩和輪機長保羅.威斯特正蹲踞在另一塊更巨大的石頭上。他心想:好啦,完蛋了。
「是勃戈韋恩地蟲!」艾伯納菲艦長說道,伸手猛拍了一下大石塊。「我早該想到的。」
你早該想到?那你他媽的怎麼沒想到?戴維斯少尉心想,眼睛看著洞穴裡寬廣的地面,沙地上隱約可見巨大隆起物四處移動,顯示那巨大食肉蟲的蹤跡。
「我覺得我們不該在這裡停留太久。」在進入洞穴前,戴維斯對小陳說道,小陳是外勤小隊的另一位成員。艾伯納菲、奇恩和威斯特已經踏入洞穴中,戴維斯和小陳是他們的維安人員,理應先行一步,但沒人在乎。
新人小陳悶哼一聲。「噢,拜託,」他說道。「不過是個洞穴罷了,裡頭還能有什麼?」
「熊?」戴維斯說道。「狼?各種可能躲在洞穴裡的大型掠食動物?你難道沒有露營過嗎?」
「這個星球上沒有熊。」小陳看來完全搞錯戴維斯的重點。「而且反正我們有脈衝槍。好了啦,這是我第一場外勤任務,我可不想讓艦長找不到人。」他一鼓作氣想追上其他長官。
而現在戴維斯坐在大石塊上,低頭看著洞穴沙地上小陳最後留下的痕跡。地蟲被人類的腳步聲吸引而來,從小陳腳下竄出,瞬間把他拖進地底,只留下尖叫的回音和斑斑血跡。
嗯,這麼說也不完全正確。戴維斯心想。他瞇眼望向洞穴深處,只見地面上有隻手,還緊緊握著小陳的脈衝槍。看來這把槍到頭來對他一點幫助也沒有。
這時地面突然一陣翻騰,連那隻手都消失了蹤影。
好吧,這下就正確了。戴維斯心想。
「戴維斯!」艾伯納菲艦長大喊道。「待在原地不要動!地面上只要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吸引地蟲!你會瞬間被吞掉!」
謝謝你這無用的資訊更新,誰不知道啊,混蛋。戴維斯敢怒不敢言,畢竟他只是個少尉,艾伯納菲可是艦長。實際上他說的是:「遵命,艦長。」
「很好,」艾伯納菲說道。「我可不願意看到你嘗試突圍結果卻被一口吃掉。你父親絕不會原諒我的。」
什麼?戴維斯心想,接著突然間想起艾伯納菲艦長曾在「班傑明.富蘭克林任務」中擔任父親的下屬。那倒楣透頂的「班傑明.富蘭克林任務」。事實上,當年正是戴維斯的父親趕在整艘富蘭克林號華麗爆炸前,把時任少尉的艾伯納菲失去意識的身體推進逃生小艇後,自己才鑽進小艇中,兩人因此逃過一劫。他們在太空中漂流了三天,在小艇內空氣即將耗盡時獲救。
戴維斯搖搖頭。關於艾伯納菲的這些小細節突然浮現在腦海中實在很奇怪,特別是在現在這種處境中。
就這麼剛好,艾伯納菲說道,「你父親曾救過我一命,你知道吧。」
「我知道——」戴維斯開口。此時地蟲突然竄起,撞擊他腳下的大石頭,讓戴維斯差點跌落地面。
「戴維斯!」艾伯納菲喊道。
戴維斯立刻趴臥在大石塊上降低重心。他瞥了眼艾伯納菲,這會兒他正在跟奇恩和威斯特討論著。戴維斯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但心裡清楚他們一定是在回想勃戈韋恩地蟲的特徵,試圖制定一個計畫解決這生物,這樣他們才能安全地越過洞穴、走到放著勃戈韋恩古老中央電腦的隔間,看看能否藉此弄清楚這個神祕的高智慧族群消失無蹤的原因。
你真的該好好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處境上,戴維斯的大腦裡有個聲音說道。戴維斯無法反駁,再次甩甩頭,他的大腦在此時此刻塞一堆無關資訊給他,對現況一點幫助也沒有。
地蟲再次撼動他的立足之石。戴維斯使盡吃奶的力氣抓緊。只見艾伯納菲、奇恩和威斯特的討論越來越激烈,急著想解決問題。
戴維斯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你是維安小組其中一員,那聲音說道。你有脈衝槍,你可以直接把這些東西蒸發。
如果不是因為地蟲開始鑽入大石頭底下,導致戴維斯的腦袋早已不斷跟石塊相撞,他一定會一頭往石頭上撞去。沒錯啊!脈衝槍!他摸著腰帶把脈衝槍從槍套中取出。一邊動作,他的大腦一邊跳出疑問,既然這狀況如此簡單就能解決,為什麼艾伯納菲艦長或其他長官沒有直接下令要他這麼做。
我的腦袋今天好吵啊,他的腦袋裡傳來第三個聲音。戴維斯忽略自己腦海中這道特別顯著的聲音。沙地再次隆起,朝他腳下的大石塊衝來,他舉槍瞄準。
艾伯納菲放聲大喊的「戴維斯!不!」傳到戴維斯耳裡時,他正好扣下板機,朝著隆起處射出一道極具破壞性的脈衝光束。隆起處傳來一道尖聲巨響,接著是劇烈晃動,接著是隆隆聲響,接著洞穴內的沙地猛然炸開,竄出幾十隻地蟲。
「脈衝槍對勃戈韋恩地蟲沒有用,可是光束的頻率會讓地蟲陷入瘋狂狀態。戴維斯少尉剛把這附近所有地蟲都叫來了!」
你不會在我開槍前先說嗎?戴維斯想要大吼。你就不能在任務簡報時告訴我「噢對了,提醒一下,不要對勃戈韋恩地蟲發射脈衝光束」嗎?或者是我們在艦上討論到要降落在勃戈韋恩時,提醒我這地方有他媽的地蟲不行嗎?
戴維斯沒有對著奇恩大吼出聲,因為他知道奇恩絕對聽不到他的聲音。而且反正也來不及了,他扳機都扣了,地蟲也全都瘋了。現在八成要有人送命。
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戴維斯少尉。
在隆隆聲和漫天沙塵之中,戴維斯望向艾伯納菲,艾伯納菲也凝視著他,一臉憂慮,眉頭深鎖。戴維斯突然開始回想在這場任務之前,艾伯納菲到底有沒有跟他講過話。
噢,一定有吧——他和戴維斯的父親在富蘭克林任務後,一直維持著相當密切的關係。他們是朋友,是生死之交。艾伯納菲很有可能從戴維斯還是小男孩的時候就認識他了,搞不好還動用關係將好友的兒子安插在宇宙聯邦的星艦「無畏號」上。艦長不太可能認真花時間在戴維斯身上——就算真的這麼做也絕對跟偏袒無關——但是他們一定交談過,一些無謂瑣事,問候戴維斯的父親、或是談到其他外勤任務之類的。
戴維斯的腦中一片空白。
突然間隆隆聲消失了。所有地蟲都在眨眼間縮回地底下,就像方才突然發狂一樣令人錯愕。空氣中的沙塵緩緩飄落。
「牠們走了!」戴維斯聽到自己的聲音說道。
「不,」艾伯納菲說。「牠們沒這麼笨。」
「我可以趁現在跑去洞口!」戴維斯聽到自己的聲音說道。
「少尉,待在原地不准動!」艾伯納菲說道。「這是命令!」
但是戴維斯已經爬下大石塊,開始跑向洞口。戴維斯的腦海中有一部分對自己失控地大喊,要他不能這麼做,但是他不在乎。他知道自己一定得移動。彷彿這是一種強制的行為,彷彿他別無選擇。
艾伯納菲放聲大喊「不!」時幾乎像是慢動作,此時戴維斯已經跑了一半的距離。接著,地表突然迸出一群排成半圓形的地蟲,往戴維斯的方向衝來。
就在戴維斯一邊後退、一邊露出驚恐神情的當下,他突然頓悟了。
這一刻就是定義他這輩子的時刻,是他存在的意義。過去自己的所做所為、說過的話或想要的事物,都引導著他走向這一刻、走到此處,後退閃躲著從土裡衝到空中朝他殺來的勃戈韋恩地蟲。這就是他的命運,他命中注定的劫數。
戴維斯凝視著地蟲那似乎進化得靈活無比的下顎,以及內部如尖刺般銳利的牙齒,戴維斯少尉彷彿在眨眼間看到了未來。這一切跟無故失蹤的勃戈韋恩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此刻過後,再也不會有人提起勃戈韋恩人了。
這一刻是為了他——或說是為了他近在眼前的死亡命運會對他那現任上將父親造成什麼影響。更重要的是,他的死會對戴維斯上將和艾伯納菲艦長之間的情誼帶來什麼影響。艾伯納菲將親自告訴戴維斯上將他兒子的死訊,這幕情景清楚出現在戴維斯眼前。他看見驚訝的神情轉為憤怒,目睹兩名男子之間的友誼瞬間崩解。他看到宇宙聯邦的議員聽信上將的栽贓,指控艦長過失殺人並逮捕他。
然後他看見軍事法庭的畫面,科學官奇恩擔任艾伯納菲的律師,他戲劇性地讓站在證人席上的上將崩潰,承認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他痛失愛子。戴維斯看見自己的父親戲劇性地開口,請求這位被他誣賴的男人原諒他,然後看見艾伯納菲艦長在法庭上哀痛地與父親和解。
實在是個很棒的故事,一齣很棒的戲。
這一切都要靠他了,就在這一刻,看命運的安排。一切都要仰仗戴維斯少尉命定的劫數。
戴維斯少尉心想:去他媽的,我想活下去!然後轉身躲開地蟲。
但他絆了一跤,其中一條地蟲一口咬掉他的臉,他還是死了。
從路休斯.艾伯納菲艦長站的位置,他只能無助地看著湯姆.戴維斯成了地蟲的獵物。他的身旁是奇恩和威斯特,有隻手拍拍他的肩膀。是輪機長威斯特。
「路休斯,節哀,」他說道。「我知道他是你的朋友。」
「不只是朋友,」艾伯納菲哽咽說道。「也是我好友的兒子。我親眼看著他長大啊,保羅。我還動用關係幫他在無畏號上安排位置。我答應過他父親我會照顧他,我也這麼做了,時不時看看他的狀況。當然我從未徇私,但還是時常注意他的表現。」
「上將一定會很痛心,」科學官奇恩說道。「戴維斯少尉是他和已逝妻子的獨生子。」
「沒錯,」艾伯納菲說道。「一定會很難承受。」
「這不是你的錯,路休斯,」威斯特說道。「你沒要他發射脈衝槍。你也沒要他跑。」
「雖然不是我的錯,」艾伯納菲也同意。「但這是我的責任。」他走到大石塊另一頭讓自己獨處。
「我的老天爺,」艦長走開後,威斯特和奇恩終於能私下說話時,威斯特低聲說道。「到底是哪來的白痴會對著滿是地蟲的洞穴地面發射脈衝槍?然後還想要安然跑過地面?雖然是上將之子,看來腦袋不是太聰明。」
「實在很不幸,」奇恩說道。「勃戈韋恩地蟲的危險無人不知。小陳和戴維斯應該三思的。」
「徵才門檻真的越來越低了。」威斯特說道。
「的確可能是這樣,」奇恩說。「但即便如此,這次還有最近幾次外勤任務都發生嚴重傷亡事件。無論是否達到我們的標準,事實就在眼前:我們需要招募更多艦員。」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