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史上最受歡迎的科幻電影!
《帝國大反擊》電影之經典原著小說!


☆ 《星際大戰》為一九七七年全球最賣座電影。
☆ 《星際大戰》排行全美票房收入榜第二名,僅次於《亂世佳人》。
☆ 《星際大戰》獲選美國電影協會二十世紀百大電影榜第十五名。
☆ 華文地區首次獲得授權,翻譯出版《星際大戰》相關電影本傳小說。

星際大戰電影故事年代列表:


一九九九年《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
二○○二年《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
二○○五年《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
一九七七年《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
一九八○年《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
一九八三年《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
二○一五年《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 J‧J‧亞伯拉罕執導星際大戰七部曲將於2015年12月上映!





雖然死星已毀,但反抗軍也被帝國軍隊逼出祕密基地,於銀河系四處逃竄。

試圖逃離帝國艦隊的同時,由路克‧天行者率領的一群自由鬥士在天寒地凍的霍斯星球建立了新的祕密基地,與帝國之間的戰爭才剛揭開序幕。



邪惡黑武士達斯‧維達誓言找出年輕的天行者,下令將幾千架遙控探測器送往宇宙深處,一探死敵的藏身之處……

路克、韓‧索羅與莉亞公主的冒險並未隨著死星毀滅而結束──而是在《帝國大反擊》中再次展開。

作者簡介:
唐諾‧F‧葛勒特Donald F. Glut
唐諾出生於德州貝可斯市,在伊利諾州的芝加哥長大,一九九六年開始活躍於娛樂和出版兩界。他寫過無數電影和電視、動畫及漫畫劇本,也寫下超過三十五本小說和非小說書籍,連同大量短篇故事、文章、歌曲、唱片小冊……不勝枚舉。然而,唐諾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應該是他將《帝國大反擊》(1980)寫成小說,此作蟬聯暢銷書榜首數月,至今(仍在出版)已賣出三百五十萬本。

譯者簡介:
甘鎮隴
從事翻譯多年,工作內容涵蓋各種領域。小說譯作包括:《星河方舟》、《完美世界》、《闇黑之心》、《玻璃王座》系列,《末日預言》、《魔獸世界 黑暗之門》、《天使殺手》等。願原力與各位讀者同在。

內文試閱:
書名:星際大戰 帝國大反擊
(Star Wars THE EMPIRE STRIKES BACK)
作者:唐諾‧F‧葛勒特
(Donald F. Glut)

前言
INTRODUCTION

《星際大戰》在我最初的構想中就是六部曲,換言之就是兩套「三部曲」。第一部影片《星際大戰:曙光乍現》雖然以劇情來說是第四部,但本身就是一個獨立而感人的電影體驗。《星際大戰》的賣座讓我能夠繼續拍下去,完成本系列的續集《帝國大反擊》。
作為三部曲的中章,《帝國大反擊》從本質上帶來敘事方面的挑戰性。撰寫《星際大戰》的原始劇本時,我已經安排了「達斯‧維達就是路克‧天行者的父親」此設定,只不過觀眾暫時不知道這點。我一直覺得等我有機會(或如果有機會)在電影中宣布這項真相時,那一刻將震撼人心,但我完全沒料到路克在觀眾心目中早已根深柢固的成為正義的象徵,正如維達在觀眾心目中是邪惡的化身。我不得不在《帝國大反擊》的結尾揭露這項令人驚心動魄的事實,而且讓觀眾揪心苦等三年才能在下一部續集中看到劇情如何演變。雖然《帝國大反擊》擔任起承轉合的重要關鍵,但電影本身還是必須完整。
《帝國大反擊》帶來的挑戰不只如此。我原本邀請科幻小說大師蕾‧布拉克特以我的故事為藍圖撰寫劇本,但令人難過的是她在交出初稿不久後即因癌症而離世。因緣際會下,我另外聘請了一名年輕而天賦異稟的作者勞倫斯‧卡斯坦編寫《法櫃奇兵》的劇本,令勞倫斯意外的是我後來也請他編寫《帝國大反擊》的草稿。事實證明,我的直覺判斷是正確決定,勞倫斯的作品非常傑出。
《帝國大反擊》在拍攝過程中也帶來激烈挑戰。演員和劇組人員不僅在倫敦攝影棚拍攝了數月之久,在挪威凍原出外景時更是受盡折磨。《帝國大反擊》運用的特效鏡頭數量是《曙光乍現》的一倍,光影魔幻工業也因此被迫自我進化,這是這家公司在漫長歷史中第一次如此重新來過,但絕非最後一次。(註1)
到最後,我認為我們成功創作了一部令人滿意的影片,不但在視覺和情感上把影迷帶往全新境界,也讓他們渴望更多《星際大戰》。


喬治‧盧卡斯


第一章
CHAPTER I

「這才是所謂的『天寒地凍』!」離開新建的反抗軍基地幾小時後,路克‧天行者的吶喊劃破週遭寂靜。放眼望去,這裡只有他和這隻咚咚獸坐騎是唯一的生命跡象。他感到既疲憊又孤獨,緊繃得甚至被自己的說話聲嚇一跳。
路克和其他盟軍成員輪流探索這顆霍斯星球的雪白荒原,收集這個新家的相關情報;回到基地時,大夥都帶著一種既安心又寂寞的情緒,他們取得的情報再三確認這顆冰冷星球沒有任何智慧生命體。在獨自一人的探索中,路克只看見貧瘠雪原,以及似乎消失於遠方朦朧地平線的一排排淡藍山脊。
在臉上這塊用來抵禦寒風的灰色方巾遮蔽下,路克綻放微笑。他透過護目鏡凝視冰原,把毛帽拉得更緊。
試著想像為帝國政府服務的那些官方研究人員時,他的嘴角不禁上揚。這個銀河系中到處都是對帝國與盟軍之戰毫不關心的殖民聚落,他心想。但是腦袋正常的殖民者不會來霍斯拓荒,這顆星球上空無一物──除了我們。
將近一個月前,共和國復國同盟在這個冰封世界建立了前哨基地。路克在基地中赫赫有名,雖然才剛滿二十三歲,已被其他盟軍戰士稱作「天行者指揮官」,儘管這項殊榮讓他有點不自在,他還是擁有得以向身經百戰的老兵們發號施令的地位。路克經歷了太多事情,也因此改變了許多,他自己也很難相信三年前的他還在塔圖因的老家、只是個懵懂無知的農村少年。
這名年輕指揮官一踹咚咚獸的側腹。「我們走吧,夥計。」他催促。
這隻野獸的身形宛如雪地蜥蜴,灰色身軀以厚實毛皮禦寒,嘴部長滿粗毛。牠以強健後腿沿冰封坡地疾奔,三趾腳爪揚起大量雪花,羊駝般的頭部往前晃,蛇般的尾巴在身後伸展,犄角腦袋左右轉動,對抗迎面而來的強風。
路克只希望這項任務早點完成。雖然身穿反抗軍配給的厚重服裝,他還是感覺渾身凍僵,但他知道他是自願跑過這片冰天雪地、尋找其他生命體。他顫抖著身子,看著自己和坐騎投於雪地的狹長陰影。風勢增強了,他心想,而且這種寒風將在入夜後帶來令人無法承受的低溫。他有點想提早返回基地,但他知道「確認霍斯上頭是否只有反抗軍的存在」是多麼重要的任務。
咚咚獸迅速右轉,差點把路克甩下。他還在試著習慣騎乘這種脾氣捉摸不定的獸類。「我不是故意惹妳生氣,」他對坐騎開口:「但我坐在我以前那輛可靠的快艇裡的時候,還是覺得比較自在。」就這項任務來說,咚咚獸雖然有些缺點,但在霍斯上仍然是最有效又實用的交通工具。
來到另一道斜坡頂端時,路克勒繩停下,拉起遮光護目鏡,瞇眼片刻,讓瞳孔適應雪地強光。
他突然注意到某個物體劃過天際,墜向朦朧地平線,留下一條徘徊不去的煙痕。路克把手伸向工具腰帶,抓起電子雙筒望遠鏡,心情忐忑不安,感覺到足以跟霍斯氣候媲美的寒意。他看到的那東西可能是人造物體,甚至可能來自帝國的發射艙。這名年輕指揮官依然看著那東西的空中火痕,它掉進白色地面,被自己的爆炸光輝吞噬。
聽到那陣爆炸,路克的咚咚獸嚇得顫抖嗥叫,緊張得挖扒雪地。路克輕拍牠的腦袋,試圖安撫。在強風呼嘯下,他幾乎聽不見自己說什麼。「放輕鬆點,夥計,只不過是又掉下一顆隕石!」他吶喊。野獸平靜後,路克把通訊器湊到嘴邊。「回音三號呼叫回音七號,老韓,聽見沒有?」
耳機劈啪作響,一個熟悉的嗓音穿透雜訊而來:「是你嗎,小子?啥事?」
與路克相比,對方聽來略為年長,音調也比較尖銳。有那麼幾秒,路克開心的想起往日時光:在塔圖因太空港那間擠滿外星生物的陰暗酒館,第一次遇見那位科瑞利亞走私犯。現在,韓‧索羅是路克認識的非盟軍成員的少數好友之一。
「我已經把我這一區搜索完畢,沒發現任何生命體。」路克宣布。
「這顆冰球的所有生命體加起來還塞不滿一艘巡洋艦,」索羅在風聲干擾下提高嗓門:「我已經裝設了所有警戒器,現在返回基地。」
「一會兒見。」路克依然盯著遠方那塊冒出裊裊黑煙的撞擊點。「一顆隕石剛剛落在附近,我想去看看,不會花多少時間。」
路克結束通話,把注意力移回咚咚獸。這隻蜥蜴般的生物來回踱步,輪流以後腳支撐體重,從咽喉深處發出的吼叫似乎傳達恐懼。
「喂,夥計!」他輕拍咚咚獸的腦袋。「怎麼了?妳聞到什麼?這裡什麼也沒有。」
這也是路克離開反抗軍祕密基地後第一次感到不安,他知道這種雪地蜥蜴擁有敏銳感官,牠顯然正在試著讓路克知道某種威脅正在逼近。
路克沒浪費任何一秒,立刻從工具腰帶掏出某個裝置,調整小型控制器。這台掃描器十分靈敏,能透過體溫和器官活動而發現最細微的生命跡象。然而,路克開始掃描四周時,立刻意識到自己不需要──也沒時間這麼做。
一道陰影籠罩他,比他高出至少一公尺半。路克連忙轉身,這片雪地彷彿突然擁有生命──在雪堆的完美掩護下,一隻渾身白色毛髮的龐然大物朝他撲去。
「媽的──」
路克還來不及拔槍,冰原雪怪的巨爪已經重重打在他臉上,把他打落於雪地。
路克當場失去意識,根本沒聽到咚咚獸的哀號和頸骨斷裂後的寂靜,完全沒感覺到自己的腳踝被巨大又多毛的襲擊者緊緊抓住,不知道自己的軀體如癱軟人偶般被拖過這片雪原。



被墜地之物砸出的坑洞雖然持續冒煙,但隨著冰風吹襲而消散不少。
坑中出現某種動靜。
一開始只是機械般的嗡鳴,彷彿試圖與呼嘯風聲一爭高下。接著,那物體開始移動,在明亮的午後陽光下閃閃發光,從坑中慢慢升起。
那物體似乎是某種外星生命體,頭部是以一塊塊圓面組成的猙獰顱骨,氣泡般的黑鏡眼眸把冰冷視線對準更為冰冷的荒野。隨著這東西越升越高,答案也隨之揭曉:這是某種機械,大型的圓柱身軀連結一顆圓形腦袋,配備監視攝影機、感測器和金屬肢體,其中幾支在末梢處裝設了蟹鉗般的手爪。
這台機器懸浮於冒煙坑洞,將肢體朝四面八方伸展。從體內發出某個信號後,這台黑色探測機器人開始飄過冰封曠野,旋即消失於遙遠地平線。



另一名身穿冬衣的騎士騎著一隻灰斑點點的咚咚獸,橫越坡地,奔往反抗軍基地。
這名男子以劍鋒般的冷眼瞥向週遭的灰暗圓頂、大量砲塔,以及一台台巨型發電機,這顆星球上唯一的文明跡象。韓‧索羅慢慢勒住韁繩,命令雪地蜥蜴放慢速度,以小跑步伐進入寬敞冰洞。
複雜的洞內結構相對來說比外頭溫暖,暖氣來自加熱裝置,所需電力來自外頭的巨型發電機。這座地下基地本身是一座天然冰洞,也是反抗軍用雷射砲從一塊固體冰山炸出來的複雜迷宮。這名科瑞利亞人去過銀河系中更偏遠的地獄洞穴,但就目前來說,他完全不記得那些洞穴的確切地點。
他跳下咚咚獸,觀察巨洞裡的繁忙活動,放眼望去不是有人在搬東西、裝東西就是修東西。身穿灰色制服的軍人們匆忙搬運物資、調整器材;除此之外還有大批機器人,大多都是R2型號和勞動類型,正在滑過或走過冰面通道,以高效率執行數不清的任務。
索羅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上了年紀而越來越心軟。一開始,他對革命這回事完全不感興趣或熱忱,之所以被捲入帝國和盟軍之間的衝突只是因為做生意的關係──用自己的飛船「千年鷹」提供載客服務。那筆生意看來明明簡單,只要把班‧肯諾比、年輕的路克外加兩台機器人送去奧德朗就行。他當時怎麼可能知道自己得幫忙從帝國的最強戰鬥基地救出某個公主?
莉亞‧歐嘉納公主……
越是想著她,索羅越是意識到自己因為收下肯諾比那筆錢而惹上多大的麻煩。他原本只想在拿到酬勞後火速償還舊債,那筆債如一顆即將墜落的隕石般懸浮在他頭上,他根本沒打算成為英雄。
然而,在路克和這幫盟軍瘋子朝死星發起那場已經成為傳奇戰役的奇襲後,某種原因讓他留在這些人身旁,就此刻來說,他還無法判斷所謂的「某種原因」到底是什麼。三年後,死星毀滅已久,索羅卻仍待在盟軍陣營,為他們在全銀河系最荒涼的霍斯星上建立基地時提供一臂之力。但這個情況即將改變,他告訴自己,韓‧索羅和反抗軍即將分道揚鑣。
他快步走過地下機棚,幾架盟軍戰機剛剛停泊完畢,由身穿灰衣的人員和各式機器人共同檢修,但他最關心的是停在一面新裝設的停機坪上的碟形貨船。與天行者和肯諾比相遇後,機棚裡最大的這艘船的金屬外殼就增添了幾道凹痕。然而,千年鷹之所以出名,不是因為它的外觀,而是因為速度;在完成凱索航程和擺脫帝國鈦戰機這兩方面,這艘貨船依然是紀錄保持者。
千年鷹如此性能,大半歸功於妥善保養,而這項工作正由一位渾身棕毛、身高兩公尺、臉龐被焊工面罩暫時遮蔽的武技族巨人負責。
擔任大副的丘巴卡正在修理千年鷹的中央推進器,注意到索羅走近時,武技族暫停手邊的工作,移開面罩,露出佈滿毛髮的臉龐,露齒吐出全宇宙只有少數幾個非武技族生物聽得懂的低吼。
韓‧索羅就是少數幾人之一。「好冷根本不足以形容這種鬼氣候,阿丘,」科瑞利亞人回覆:「老子寧可幹架也不想成天躲在這裡發抖!」他注意到剛焊好的金屬處冒煙。「推進器修得如何?」
丘巴卡以典型的武技族咕噥答覆。
「好吧,」索羅完全同意,他也想盡快返回太空,前往某顆行星──哪裡都好,就是別待在霍斯。「我去做報告,等下過來幫你。推進器一修好,咱們立刻閃人。」
武技族開心得咯咯笑,回頭忙工作,索羅繼續走過人造冰洞。
指揮中心堆滿電子設備和監視器,跟機棚一樣到處都是盟軍人員,包括控制員、士兵、維修員──連同各型各式的機器人,忙著把這個空間改造成雅汶四號衛星上那種基地。
索羅來拜見的那人正在一台大型控制台前忙碌,盯著一面閃爍五彩數據的電腦螢幕。看到索羅走近,身穿制服的瑞坎將軍把高大的身軀挺直。
「將軍,這一區沒有任何生命跡象,」索羅報告:「我已經設下防線偵測器,如果有誰上門拜訪,你馬上會知道。」
跟平時一樣,瑞坎將軍對索羅的輕率無禮並沒有回以微笑,但他對這個年輕人願意以非正式身分加入盟軍感到欽佩。瑞坎對索羅的才能非常欣賞,因此常常考慮是否該給對方一個榮譽軍官的身分。
「天行者指揮官回報了嗎?」將軍詢問。
「他去查看掉在他那區的一刻隕石,」索羅回答:「很快回來。」
瑞坎迅速瞥向裝設不久的雷達螢幕,查看閃爍圖像。「這個星系有大量流星活動,我們很難分辨哪些是艦艇。」
「將軍,我……」索羅猶豫。「我認為我該走了。」
某人平穩走來,把索羅的的注意力從瑞坎將軍身上移過去。那名年輕女子的步伐優雅而堅定,精緻五官跟那身白色軍服有些格格不入。雖然相隔一段距離,索羅看得出莉亞公主心情欠佳。
「你擅長戰鬥,」將軍向索羅補充道:「我很不捨得讓你走。」
「謝謝你的稱讚,將軍,但是我被懸賞緝拿,如果再不付清積欠赫特族賈霸的債務,我遲早會死。」
「成為獵殺目標,這確實很辛苦……」將軍開口時,索羅面向莉亞公主。索羅不是多愁善感的類型,但他注意到這一刻的自己情緒激動。「差不多是說再見的時候了,公主殿下。」他停頓,不知道公主會出現什麼反應。
「沒錯。」莉亞的冷漠正在迅速轉為憤怒。
索羅搖頭。他很久以前就告訴過自己,雌性生物──不管是哺乳動物、蜥蜴還是某種尚未被發現的種類──遠超過他能理解的範圍。離女人這種神祕生物還是遠一點好,他經常提醒自己。
但至少有那麼一段時間,索羅開始以為自己在全宇宙中至少確實開始了解某個女性生物,不過他偶爾也會判斷錯誤。
「好吧,」索羅接著道:「妳別太難過啊。再見了,公主。」
他驟然轉身,大步走向寂靜通道,目的地是機棚,一名巨大武技族和一艘走私船──他確實了解的兩者──正在等候,他沒打算停步。
「韓!」莉亞快步追來,微微喘氣。
他瀟灑的停步轉身。「是的,殿下?」
「我以為你已經決定留下。」
莉亞的口氣聽來真誠,但是索羅無法確定。
「在歐德曼特爾星上碰到那位賞金獵人後,我改變了心意。」
「路克知道你要走了嗎?」她問。
「他回來以後自然就會知道。」索羅的口氣有些緊繃。
莉亞公主眯起雙眼,以他熟悉的眼神打量他。有那麼幾秒,索羅覺得自己就像這顆行星的冰柱。
「別這樣看我,」他嚴肅道:「每天都有更多賞金獵人在尋找我的下落,我得在賈霸派出更多爪牙嘍囉或天知道什麼鬼之前還清他的債,我得趁自己還有腦袋的時候拿掉我頭上的懸賞。」
莉亞顯然被他這番話影響,索羅看得出她不但擔心他,而且對他有其他感覺。
「可是我們還是需要你。」她說。
「我們?」
「嗯。」
「那妳呢?」索羅刻意強調這個字,卻也不確定自己為何這麼做。或許他老早就想提出這個疑問,只是一直沒能鼓起勇氣──不,他糾正自己──只是一直沒蠢得暴露情感。反正他在這一刻也不用擔心失去什麼,他準備好迎接她可能提出的任何回覆。
「我?」她直言不諱:「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索羅難以置信得搖頭。「沒錯,我也覺得妳應該聽不懂。」
「我該聽懂什麼?」她的口氣再次流露憤怒,索羅猜這大概是因為她終於開始聽懂。
他面露微笑。「妳希望我留下,是因為妳對我有某種感覺。」
公主又變得老成持重。「嗯,沒錯,因為你是很重要的幫手,」她停頓片刻,「……對我們來說。你天生擁有領袖特──」
索羅打斷她的話。「不,聖上,不是這個原因。」
莉亞突然瞪著索羅的臉龐,眼神終於表示徹底明白。她哈哈大笑。「你想太多了。」
「是嗎?我認為妳怕我丟下妳之前連個……」索羅凝視她的朱唇。「吻都不給。」
她笑得更起勁。「我寧可去吻武技族。」
「我可以幫妳安排。」他湊向她,她在冰室冷光下依然魅力四射。「相信我,妳很需要被吻上一口。妳一直忙著發號施令,忘了怎麼當女人。只要妳願意放鬆片刻,我樂意幫妳。可惜現在太遲了,甜心,妳的大好機會即將飛離此地。」
「放心吧,我死不了。」她一臉惱火。
「祝妳好運!」
「你甚至不在乎──」
他知道她要說什麼,決定不讓她說完。「饒了我吧!別再跟我扯革命,妳滿腦子只有那回事,妳就跟這顆行星一樣冰冷。」
「而你想怎樣?幫我取暖?」
「沒錯,如果我願意,但我不認為那有多少樂趣。」說完,索羅後退一步,冷漠的打量她。「後會有期,希望妳到時候變得稍微溫暖一點。」她的眼神再次改變,比索羅見過的一些職業殺手更兇狠。
「你的脾氣跟班薩獸沒兩樣,」她怒罵:「卻比那種畜牲更低級。享受你的旅程吧,囂張鬼!」莉亞公主轉身背對索羅,沿通道快步離去。



註1 光影魔幻工業(IndustrialLight&Magic)是盧卡斯為了拍攝《星際大戰:曙光乍現》而專門設立的公司,日後為無數好萊塢電影提供了所需的特殊效果。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