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歡慶羅德.達爾爺爺100歲生日!】
☆英國讀者票選戰勝J.K羅琳的當代文學大師!
☆全系列翻譯成58種語言在世界各地出版、獲獎無數!
☆全球銷量超過2億本!
☆改編成電影、舞臺劇版,佳評如潮!

丹尼家只有他和父親兩個人。他們住在村外一輛吉普賽人留下的老篷車裡。篷車不大,裡面只有一個小房間和很少的家具,但是永遠透出黃色的燈光,是他們小而溫暖的家。

丹尼的父親經營加油站,並且幫人修理汽車。丹尼受父親影響,也喜歡機械,小小年紀就成了個小技師。丹尼的父親腦子裡裝滿了許多奇奇怪怪的主意,使得丹尼的生活充滿了躍動的快樂。一次偶然的機會,丹尼發現爸爸居然有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他是一個家傳的偷獵者!丹尼在爸爸一次偷獵失敗後,冒險救回了父親,從此父子倆同仇敵愾,發誓要與邪惡、霸道的林場主人周旋到底。在林場主人為巴結權貴而準備的狩獵日前一晚,丹尼以機智和勇敢完成了一次最大的偷獵,他和父親兩個人一夜之間居然偷獵了120隻雉雞,成為當之無愧的偷獵世界冠軍。

作者簡介:
羅德˙達爾Roald Dahl
舉世聞名的作家,說起故事來高潮迭起、諷刺幽默、出人意表,但又充滿人性關懷。作品不僅本本暢銷,還改編成電影上映,光是《巧克力冒險工廠》就拍了兩次!《飛天巨桃歷險記》的動畫讓人難忘,很多人對於「小魔女」裡的瑪蒂達更是印象深刻!人們甚至將他的生日(九月十三日)定為「羅德.達爾日」,他在文壇的重要性不言可喻。

昆丁.布雷克Quentin Blake/繪
英國第一屆兒童文學桂冠得主,2005年更因對兒童文學的傑出貢獻,而獲頒司令勳章(CBE)。他擅長以線條勾勒人物,然後抹上淡淡水墨,風格獨特,和羅德.達爾長期合作,讓小說裡的人物頓時在讀者眼前活了起來。

譯者簡介:
劉清彥
由於小姪子是羅德.達爾的忠實書迷,經他苦苦哀求,不得不扛下重譯經典的重責大任,希望舊雨新知都能享受新譯的版本。學的是新聞卻熱愛兒童文學,每天專心翻譯和創作童書,也經常到國內外為許多喜愛圖畫書的大人演講或上課。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加油站
我四個月大的時候,媽媽突然過世了,只留下爸爸獨自照顧我。這是我當時的模樣。
我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從我四個月以後的童年生活,就只有我和爸爸兩個人。
我們住在一輛老舊的吉普賽篷車裡,那輛車停在加油站後面。加油站、篷車和後方的一小塊地都是爸爸的,不過,那也是爸爸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財產了。加油站非常小,坐落在一條鄉間公路旁,四周被田野和翠綠的山丘圍繞。
我還是嬰兒的時候,不管是洗澡、餵奶、換尿布和所有數不清該由媽媽做的事,全都由爸爸一手包辦。對一個男人來說,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他還得一邊修理汽車引擎和為客人加油,努力賺錢養活我們。
可是爸爸似乎一點都不在意,我想,他把對媽媽全部的愛都灌注在我身上了。在我出生後的前幾年,從來沒有覺得不快樂或生過一場病。這是我五歲時的樣子。
就像你看見的,我已經變成一個髒兮兮的小男孩了,全身上下都是油污,不過,這是因為我整天都待在工作室裡,幫爸爸修車的緣故。
加油站只有兩臺加油機,加油機後面的小木屋是辦公室,裡面除了一張舊桌子和放錢的收銀機之外,什麼也沒有。只要按一下收銀機的按鈕,就會「噹」一聲彈出一個抽屜,那個聲音有點嚇人,可是我很喜歡。
辦公室右邊的方形磚塊建築物就是工作室,那是爸爸親手一磚一磚砌起來的,是這個地方唯一堅固的東西。「你和我都是工程師,」他曾經這麼對我說:「我們靠修理引擎維生,在破破爛爛的工作室裡沒有辦法把工作做好。」這間工作室很不賴,不但寬敞得可以停進一輛車,周圍還有足夠的空間,能夠讓我們舒服的工作。工作室裡還有電話,方便安排顧客把車子送來修理的時間。
篷車是我們的房子,也是我們的家。它是一輛非常老舊的吉普賽四輪馬車,輪子很大,車身畫滿黃色、紅色與藍色的美麗圖案。爸爸說,它至少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歷史了,很多吉普賽小孩在這輛木頭馬車裡出生和長大。在馬的拉動下,這輛老舊的篷車不知道已經在英國的大街小巷走了多少萬里路。可是現在,它四處流浪的日子結束了,因為它的木頭輪輻開始腐爛,爸爸只好用磚塊墊在篷車下面,將它撐起來。
篷車裡只有一個房間,比一個中等大小的現代浴室大不了多少。這個房間很窄,和篷車的形狀一樣,後面的牆邊擺了一張上下鋪的床,上鋪是爸爸的,下鋪是我的。
雖然工作室有電燈,篷車裡卻不能裝電燈。水電工人說,在這種搖搖晃晃的老馬車裡拉電線很不安全。我們只好像老式的吉普賽人那樣取暖和照明。篷車裡有一個燒木柴的爐子,煙囪穿透天花板伸探出去,冬天就靠它來保暖。此外,還有一個煤油爐,用來燒開水和燉煮食物,天花板上則垂吊著一盞煤油燈。
我需要洗澡的時候,爸爸就會燒一壺熱水倒進臉盆,然後脫光我的衣服,讓我站著,擦洗我的全身。我覺得這樣洗和在浴缸裡洗一樣乾淨,可能更乾淨也說不定,因為等我洗完澡時,不必坐在自己用過的髒水裡。
家具方面,我們只有一張小桌子和兩張椅子,還有一個小小的抽屜衣櫃,這些就是我們全部的家具,我們也只需要這些。
廁所在篷車後面的田地裡,是一間模樣滑稽的小木屋。夏天還好,但如果是下雪天蹲在裡面,簡直就像待在冰箱裡一樣。
緊臨著篷車後方的是一棵老蘋果樹。每年九月中旬,樹上就會結滿美麗成熟的蘋果,連續摘四、五個星期都摘不完呢。有些樹枝正好垂在篷車頂上面,夜晚颳風的時候,蘋果正好落在車頂,我躺在床上,常會聽見「砰、砰、砰」的聲響,我一點都不害怕,因為我知道那是什麼聲音。
我真的很喜歡住在這輛吉普賽篷車裡,尤其是晚上窩在棉被裡、聽爸爸說故事的時候。煤油燈的火光轉得很小,舊火爐裡的木柴燒得紅通通,可以舒舒服服的躺在小房間溫暖的床上,真是太棒了。更棒的是,當我沉沉入睡時,知道爸爸就在這裡,或是坐在火爐旁的椅子,或是躺在上鋪,離我好近好近,我好喜歡這種感覺。

第二章吹夢巨人
毫無疑問,我爸爸是所有男孩的爸爸當中,最神奇厲害、也最令人興奮的一個。這是他的模樣。
如果你不夠了解他,可能會以為他冷酷又嚴肅。才不是呢!他是個超級有趣的人。他看起來很嚴肅,是因為他從來不用嘴巴微笑,只用眼睛。他有一雙湛藍的眼睛,當他一想到什麼有趣的事,眼睛就會閃爍光芒,要是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的眼珠子裡閃耀著小小的金色光芒。只是嘴巴卻動也不動一下。
我很高興爸爸是個用眼睛微笑的人,這表示他的笑容一點都不虛假,因為如果你不是真的開心,眼睛就不會閃閃發亮。用嘴巴笑就不一樣了。任何時候你都可以用嘴巴假笑,只要動動嘴脣就行了。我也發現,真心用嘴巴微笑時,眼睛也會跟著微笑。所以我敢說,當有人用嘴巴對著你微笑,眼睛卻完全沒有變化時,那個笑容就是假的,仔細觀察就知道了。
我爸爸並不是那種飽讀詩書的人,我懷疑他這輩子有沒有讀過二十本書。不過,他可是個說故事高手。他每天晚上都會編出好聽的床邊故事,其中最好聽的那些都會變成續集,要花好幾個晚上才講得完。
最好聽的故事叫做「吹夢巨人」,至少花了五十個晚上才講完。吹夢巨人有普通人的三倍高,他的手像獨輪手推車那麼大。他住在離我們加油站不遠的一個寬敞的地底洞穴,只有天黑的時候才會出來。洞穴裡有個粉末工廠,可以製造出上百種不同的神奇魔粉。
偶爾,爸爸在說故事的時候,會在屋裡邁開大步走來走去,還會一邊揮舞手臂,擺動手指。但是絕大多數的時間,他只是坐在我的床邊,用非常輕柔的語調說故事。
「吹夢巨人會趁小孩睡覺的時候,利用他們的夢來做神奇魔粉,」他說。
「怎麼做?」我問。「爸,告訴我。」
「我的小乖乖,夢是很神祕的東西,它們像雲一樣,在夜空中飄來飄去,到處尋找熟睡的人。」
「你看得到它們嗎?」我問。
「沒有人看得到。」
「那為什麼吹夢巨人可以抓住它們?」
「啊,」爸爸說:「這就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你知道嗎?夢在夜空中飄盪的時候,會發出一種很小的『嗡嗡嗯嗯』聲響,那個聲音非常非常小,一般人根本聽不見,吹夢巨人卻聽得很清楚,他的聽力靈敏得不得了。」
我好喜歡爸爸講故事的時候,臉上那種專注的神情。他的臉有點蒼白,沉靜又神往,彷彿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
「吹夢巨人,」他說:「可以聽見瓢蟲輕輕走過樹葉的腳步聲;也可以聽見螞蟻在泥土裡鑽來鑽去時,彼此交頭接耳的輕聲細語;他還能聽見樹木被伐木工人砍伐時所發出淒厲又痛苦的尖叫。沒錯,親愛的,世界有很多聲音我們聽不見,因為我們的聽覺不夠靈敏。」
「他抓到夢以後會怎樣呢?」我問。
「他把夢裝進玻璃罐裡,再緊緊鎖住蓋子。」爸爸說:「他的洞穴裡有成千上萬個這種瓶子。」
「好夢、噩夢他都抓嗎?」
「對啊,」爸爸說:「好夢、噩夢他統統抓,不過他只用好夢來做神奇魔粉。」
「他用那些噩夢做什麼呢?」
「他把噩夢炸掉。」
我實在沒有辦告訴你我有多愛爸爸。他坐在床邊、靠近我的身邊時,我會把手偷偷滑進他的手裡,然後他會用他長長的手指緊緊握住我的小拳頭。
「吹夢巨人做好神奇魔粉以後,會用那些粉來做什麼?」我問。
「他利用深夜,」爸爸說:「在村莊之間徘徊,尋找有小孩睡覺的房子。由於他的身材非常高大,可以輕易搆到一兩層樓高的窗子。只要一發現有小孩睡覺的房間,他就會打開手提箱……」
 「手提箱?」我問。
「吹夢巨人都會隨身帶著手提箱和吹管,」爸爸說:「那根吹管和路燈的柱子一樣長,手提箱裡裝的全是神奇魔粉。他打開手提箱,選擇適合的魔粉……裝進吹管裡……再把吹管伸進打開的窗戶……接著『呼』的一聲……把魔粉吹進去……魔粉就在房間裡到處飄散……被小孩吸進鼻子裡……」
「然後呢?」我問。
「然後啊,丹尼,那個小孩就開始作神奇又美妙的夢啦……等到夢境到達最神奇美妙的時候……魔粉就發威了……突然間,夢不再是夢,它變成真的了……那個小孩也不在床上睡覺……他完全清醒了,而且就在自己的夢境裡,參與夢中的一切活動……我是說真的參與……在真實的生活裡。好啦,很晚了,明天再接著說。晚安,丹尼,快睡覺吧。」
爸爸親親我,把煤油燈的火光轉小,直到火燄完全熄滅。他坐在火爐前,現在,漆黑的屋子裡只剩下一團可愛的紅色火光。
「爸?」我輕聲喊他。
「什麼事?」
「你真的見過吹夢巨人嗎?」
「見過一次,」爸爸說:「只有一次。」
「真的!在哪裡?」
「有天晚上,我到篷車後面,」爸爸說:「那天晚上月光很亮,我剛好抬起頭,突然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沿著山丘的稜線快跑。他邁開大步奔跑的姿態很奇怪,黑色的斗篷在他身後像鳥的翅膀鼓動飛揚。他一隻手提著大手提箱,另一隻手拿著吹管。等他跑到田野邊緣最高的山楂樹籬時,腳一跨就過去了,好像那道圍籬根本不存在似的。」
「爸,你會害怕嗎?」
「不會啊,」爸爸說:「看見他是有點驚訝,也覺得怪怪的,可是我一點都不害怕。現在,睡吧!晚安。」

第三章汽車、風箏和天燈
爸爸是很棒的修車師父,住在遠地的人都習慣將他們的車子送來給爸爸修理,而不是去就近的汽車修理廠。他很喜歡引擎。「汽油引擎是非常奇妙的東西,」他曾經這麼對我說:「想想看,把一千個金屬零件……按照特定的方式組裝在一起……然後給它們上點機油和汽油……再按下一個小按鈕……突然間,這些金屬零件就有了生命……先發出低沉的嗡嗡聲,接著是高亢的轟轟聲響……然後就會帶動汽車的輪子咻咻旋轉,高速前進……」
我會愛上汽車和引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嘍!別忘了,我還沒有學會走路,那間工作室就已經是我遊戲玩耍的地方了,因為除了那裡,爸爸還能把我放在什麼地方,可以一邊工作一邊看著我呢?我的玩具就是地上那些油膩膩的齒輪、彈簧和活塞。我敢保證,這些玩意兒比那時候給絕大多數小孩玩的塑膠玩具,都有趣多了。
所以,幾乎從出生以後,我就開始被訓練成為一名修車師父了。
可是,我現在已經五歲,必須考慮上學的問題了。根據法律規定,父母必須把五歲的小孩送到學校上學,這件事爸爸也很清楚。
我還記得五歲生日那天,我和爸爸在工作室裡聊到上學的事。我正在幫他把新的煞車片裝在一輛大型福特轎車的後輪,爸爸忽然開口對我說:「丹尼,你知道一件有趣的事嗎?你一定是全世界最厲害的五歲修車師父。」
他從來沒有給過我這麼大的肯定和讚賞,我高興得不得了。
「你喜歡這份工作,對不對?」他說:「所有這些和引擎有關的事。」
「我真的好喜歡,」我說。
他轉過身看著我,把一隻手輕輕搭在我的肩上。「我想把你教成一名偉大的機械技師,」他說:「等你長大了,我希望你可以成為很有名的設計工程師,為汽車和飛機設計出更新、更好的引擎。為了達成這個目標,」他繼續說:「你需要接受良好的正式教育。只是,我現在還不想把你送進學校。這兩年你先在這裡跟我學,我會教你怎麼獨自把一具小引擎完全拆解、再組合起來。等你學會了,再去上學。」
你大概會以為我爸爸瘋了,一心想把小小孩訓練成專業的機械技師,但事實上,他一點都沒有發瘋。我學得很快,也非常享受整個學習的過程。我們很幸運,因為這段時間都沒有人來敲門,問我為什麼不去上學。
兩年過去了,我也已經七歲了,信不信由你,我真的可以拆解小引擎,並且再組起來,我的意思是,把引擎完全拆開,包括活塞和機軸等所有的零件都要拆下來。現在,我該去上學了。
我的學校在鄰近的村子,距離我家有三公里遠。我們沒有車子,因為買不起。不過走路上學只要半小時,我一點都不在意。爸爸堅持要陪我上學,下午四點放學時,他也總是在校門口等我,一起走路回家。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了。我的生活裡只有加油站、工作室、篷車和學校,當然還有附近鄉間的樹林、田野和小溪。可是我從來不覺得無聊,有爸爸作伴,怎麼可能會無聊。他的鬼點子超多,各種有趣的想法、計畫和新點子就像打火石敲打出來的火星一樣,在他的腦中閃個不停。
「今天的風很不錯,」有個星期六早晨,他這麼說:「非常適合放風箏。丹尼,我們來做只風箏吧。」
於是,我們就做了一只風箏。他教我怎麼把四根細棍子組合成星星的形狀,再用兩根細棍子交叉撐在中間。然後,我們把一件藍色的舊襯衫剪開,將布繃在風箏的骨架上。我們還用剩下的襯衫布料,為風箏做了一條長長的尾巴,綁在骨架之間。我們在工作室裡找到一綑線,爸爸教我如何把線綁在骨架上,好讓風箏可以在飛的時候保持平衡。
我們一起走到加油站後面的小山丘放風箏。我很難相信,這個只用幾根小細棍和舊襯衫做成的東西,真的飛起來了。我抓著線,爸爸舉起風箏,他一放手,它便被風帶動,像隻藍色的大鳥,高高的飛向天空。
「丹尼,再多放點線!」爸爸大喊。「再放!盡量放!」
風箏愈飛愈高,沒有多久,它就像個藍色的小點點,在我頭頂上方幾公里高的地方跳舞。站在那裡,手裡抓著一個距離遙遠又活蹦亂跳的東西,那種感覺真是太奇妙了。這個遙遠的東西在線的末端就像一條大魚,不停的拉扯掙扎。
「我們拉著它回篷車吧,」爸爸說。
所以,我們就這麼拉著風箏,感受它在線的末端用力拉扯,一路走下山坡。回到篷車時,我們小心翼翼避開蘋果樹,免得風箏線被樹枝纏住,然後拉著它走到車子前門的階梯。
「把它綁在階梯上,」爸爸說。
「它還會繼續飛嗎?」我問。
「只要有風,它就會繼續飛,」他說。
風一直沒有停,但更奇妙的是,風箏一整晚都沒有掉下來,直到隔天吃早餐的時候,那個小藍點還在空中翻飛呢!吃過早餐後,我把風箏收下來,小心掛在工作室的牆上,改天再放。
過沒多久,在一個無聲無息、安靜又迷人的傍晚,爸爸對我說:「這種天氣最適合放天燈,我們來做個天燈吧。」
他一定早就計畫好了,因為他已經從村子裡威頓先生的書店,買了四大張棉紙和一罐漿糊。現在,他只花了不到十五分鐘,就用一張紙、漿糊、剪刀和鐵絲,為我做了一個漂亮的大天燈。爸爸在天燈底部的開口綁了一團棉花,我們就準備出發了。
我們帶著它出門,走進篷車後方田野時,天色漸漸暗了。我們隨身帶了一瓶酒精和一些火柴,我扶著天燈,把它舉起來,爸爸蹲在下面,謹慎的倒了一點酒精在那團棉球上。
「來啦,」他一邊說,一邊劃了根火柴湊近棉球。「丹尼,盡量把它撐開。」
一團黃色的火燄從棉球往上竄冒,直接鑽進天燈裡面。
「它會燒起來!」我大叫。
「不會的,」他說:「看好嘍!」
我和爸爸盡可能將天燈向上撐開,遠離火源,可是沒有多久,熱空氣就充滿了整個天燈,不必擔心危險了。
「它快要飛起來了!」爸爸說:「你感覺得到它在飄嗎?」
「有啊!」我說:「我感覺到了!我們可以放手了嗎?」
「還不行!再等一會兒!等它拉著你的手要起飛的時候再鬆手!」
「它在拉了!」我說。
「沒錯!」他大叫。「放手吧!」
在一片寂靜中,我們這盞美妙的天燈開始緩緩的、莊嚴的升向夜空。
「它飛起來了!」我一邊拍手,一邊蹦蹦跳跳的歡呼。「它飛起來了!它飛起來了!」
爸爸和我一樣興奮。「真漂亮,」他說:「這盞天燈真是太漂亮了,除非讓它們飛起來,否則你永遠不知道它們會變成什麼樣子。每盞天燈都不一樣。」
天燈愈飛愈高,在寒冷的夜空中,它上升的速度極快。看起來就像一顆飄浮在空中的神奇大火球。
「別人會看見它嗎?」我問。
「一定會,丹尼。它現在已經升得夠高了,附近幾公里內的人都看得見。」
「爸,他們看到了會怎麼想?」
「可能會以為它是飛碟吧,」爸爸說:「他們說不定會打電話報警呢。」
一陣風吹送著天燈,將它往村莊的方向飄去。
「我們跟過去看看,」爸爸說:「運氣好的話,或許它掉下來的時候還能找到呢。」
我們跑到公路邊,沿著公路向前跑,不停的跑。「它下降了!」爸爸大喊。「火快要熄滅了!」
火燄熄滅以後,我們也看不見它了。不過,我們還是大致猜得到它會掉在哪個角落,我們爬過一道柵欄,跑向那裡。我們在黑漆漆的田地裡找了半個小時,卻怎麼也找不到我們的天燈。
第二天早上,我又獨自回去那裡找。我一共找了四塊田地才找到它。它落在一塊田地的角落,周圍都是黑白相間的乳牛。那些牛就在掉落的天燈旁邊,用牠們溼潤的大眼盯著它,可是沒有破壞它。於是,我把它帶回家,掛在工作室牆壁的風箏旁邊,改天再放。
「你隨時都可以自己去放風箏,」爸爸說:「可是除非有我陪著,否則不可以自己去放天燈,那非常危險。」
「好,」我說。
「丹尼,你要向我保證,絕對不會自己去放天燈才行。」
「我保證,」我說。
後來,我們在田地盡頭的那棵高大的老橡樹頂端蓋了一間樹屋。
接著,我們又做了弓和箭,用一棵一公尺多的小梣樹做弓,箭在射出去的時候,尾端則帶著鷓鴣和雉雞的羽毛。
我們做的高蹺,可以讓我變成三公尺高的巨人。
每次丟出回力棒,它也總是會乖乖回到我的腳邊。
還有,最近一次過生日的時候,爸爸又做了一樣比所有玩具都有趣的東西。在我生日的前兩天,爸爸都不准我踏進工作室一步,因為他在做一件很神祕的東西。到了生日那天早上,他從工作室裡推出一輛神奇的車子,輪子由腳踏車輪做成,車身則是由幾個大肥皂箱組成。但這可不是一輛普通的玩具車,它有煞車踏板、方向盤、舒服的座椅,前面還有禁得起衝撞的保險桿。我替它命名「索普號」。從那以後,我幾乎天天把它帶到加油站後面的小山丘上,再從那裡以極快的速度俯衝,像匹野馬似的衝過顛簸的地面。
所以,你應該可以明白,八歲大的我和爸爸住在一起有多麼好玩。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趕快長到九歲。因為我猜,九歲一定比八歲更好玩。
但事實證明,我猜的不完全正確。
我九歲的生活的確比其他小孩的還要令人興奮,卻不像我原本想的那麼好玩。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