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別再以為穿越回古代很浪漫了!
本書明明白白告訴你,活在古代、當一回古人可不是件容易事。


本書作者專研古文字學,以及先秦兩漢歷史,
透過大量整理傳世文獻,尤其是出土資料的歷史細節,
據以闡述對歷史事件犀利且獨特的看法。
無論是復原出古人生活的各個面向,
或是立足於現代去點評古人,
都能隨處取材,說理透徹,娓娓不厭。

別再浪漫遐想穿越有多美好!從古文獻找證據,
復原古人的生活細節,瞬間拉近你跟古人的距離……
誰說王公貴族一定住豪宅?上個廁所也會掉進糞坑溺死!
誰說多子多孫多福氣?孩子生越多,繳的稅越多,乾脆丟水缸淹死!
婦人棄嫌老公想離婚,先挨上二十大板,沒用的老公還獲得表揚!
別以為住在風景區旁可以賺觀光財?倒貼房錢、飯錢,還要供人使喚!
古代「蚤」字通「早」字,反應了古人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捉跳蚤!
即使魚米之鄉也常遇災荒,沒發生人吃人的悲劇,就算太平日子了!

【精彩內容】
誰說「穿越」很浪漫?我們真能跟古人談情說愛?
實際上,你跟古人可能雞同鴨講,根本溝通不良。
我們雖然知道唐代哪些字讀音相同或相近,至於它們具體發什麼音,誰也不敢打包票。各家用國際音標所擬的上古音,只是立足於語音系統之上對古人讀音的一種推測,除非當時有錄音,否則,古人的發音永遠是一個謎。

人有三急,王公貴族也要上廁所!
但古代上廁所真的會要人命……
歷史記載,晉景公是掉進廁所淹死的。古代貴族上的廁所難道跟農村的糞坑一樣?而且,國王的糞坑難道都不清理,跌下去竟然會滅頂?以及,為什麼呂后把戚姬做成「人彘」之後還要扔進廁所裡?為什麼漢景帝的寵妃在上林苑上廁所差一點叫野豬給吃了?原來,古代廁所的構造大不同。

旅遊團不來,觀光業叫苦連天。
但古人若住在景區隔壁,那才叫苦不堪言!
秦始皇東巡嶧山,留下一塊嶧山刻石。因為是古蹟,字還是李斯寫的,所以歷代吸引了無數文人書家上山臨拓。這些文人或書家,基本都有個一官半職,或者多少能跟官府攀上點關係。他們下鄉,吃喝住宿當然靠附近百姓攤派。所以,嶧山刻石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有一天,一聲呐喊,全村百姓挑起柴火集合,一把火將石刻燒毀了。

皇家果真親情融洽?
「父皇」「母后」「兒臣」千萬別亂稱呼!
每看電視裡播古裝片,最怕聽到的就是「父皇」「母后」和「兒臣」,不分朝代,渾身起雞皮疙瘩。大概認為皇家一樣講親情,殊不知完全是自己的想像。在權力面前,親情一錢不值。至少在漢代,皇太后在皇帝面前稱「朕」,皇帝見了老媽,也不叫什麼「母后」,而是乖乖稱「臣」,名分不能亂。

古代真的都是人口眾多的大家庭嗎?
養兒育女不只要繳「人頭稅」,還要想辦法活下去!
古代人口的生育率不高是很顯然的,因為生多了自尋煩惱。首先,有人頭稅,每生一個孩子,就要交一份錢給皇上。其次,因為生產力太低,天災人禍時時發生,自己能活下去就不容易了,生養孩子徒增煩惱。即使是某些人豔羨的宋代,就有記載,當時福建人生孩子到第四個,往往溺死,因為養不起。這還是男的,若是女孩,第三個就扔水缸了。

想示威抗議?嚴懲重打!歌功頌德?一樣要流放邊疆!
總之,就是不許對官老爺說三道四!
以前我一直以為,是商鞅變法敗壞了中國的政治風氣。後來細讀《左傳》,發現也不是那麼回事,商鞅的很多思想,並非空中樓閣,而是淵源有自。比如不許小民對政策批評的規定,就能在春秋時期找到源頭。春秋時貴族的共識是:分謗,讓領導集團都有責任,又都不用負責任。但我認為,還隱含這種共識:我們貴族的好壞,輪不到平民插嘴。

做不做得了官,除了教材之外,
天賦也是需要一點的!
表現忠誠的另一種方式,就是別跟皇帝較勁。漢成帝、哀帝時有個人叫孔光,做官時「周密謹慎」「未嘗有過」,他勸諫皇帝的方式是,奏疏寫好,立刻把草稿焚毀,不讓人知道自己給皇帝貢獻過智慧。他的理論是,作臣子的,不能顯擺自己,尤其不能在朝廷上公開勸諫,這不但是顯擺自己,還是「章主之過以奸忠直,人臣大罪也」。

詩書禮義能治國嗎?
蠻夷之邦反而比中原國家更安定!
秦穆公請教來自西戎的由余,「中國以德治國,尚且動不動就來次內亂。夷狄都是文盲,是怎麼保持國內穩定的?」由余回答,「中國統治者宣揚仁義,但自身做不到;老百姓發現被騙,會愈發失望,只好起義。戎狄就不同了,他們不知道詩書禮樂,不需要嘴上虛偽,而是真誠地互相愛護,國家哪能搞不好?」

靈或不靈,神仙的命運大不同!
看看古代中國人信仰的務實面。
中國人拜神,不是為了找什麼終極關懷,而是為了好處。所以,在中國人眼裡其實沒有真正的神靈,能給他帶來好處,才是神靈,沒有帶來好處,對不起,一錢不值。從出土材料也可知道,中國人祭祀鬼神,大多帶有敬重和恐嚇兩方面,祭祀時敬重,但也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不靈,別怪我不客氣。

古人也講究「一白遮百醜」!
醜八怪為什麼在古書中稱為「貌寢」?
「貌侵」的「侵」(或「寢」),有可能就是「顏色深晦」的「深」,上古音的「深」和「寢」都是侵部字,且意思非常相近,還有不少輾轉相通的實例,從某個角度來說,應該是同源詞。「寢」也有幽暗的意思,所謂「貌寢」,大概就是指臉色陰暗,毫無光彩,顯然,這樣的人是不會美的。


作者簡介:
史杰鵬
網名梁惠王,江西南昌人,文學博士,現任北京師範大學古籍與傳統文化研究院副教授。主要研究古文字學、訓詁學和先秦兩漢文獻學,發表專業論文二十多篇。出版有長篇歷史小說《亭長小武》《嬰齊傳》《賭徒陳湯》《赤壁》《鵠奔亭》《楚墓》,歷史傳記《文景之治》《楚漢爭霸》《劉邦傳》,散文隨筆《有風度才叫貴族》《舊時天氣舊時衣》等。


內文試閱:
貴族的廁所
都知道,春秋時期的晉景公是掉進廁所淹死的。可是那天有個人問我:「這個故事我始終有疑問,難道貴族在糞坑上解手啊?貴族的廁所跟農村的糞坑一樣?就算是蹲坑,也不能弄太大啊。而且一個國王的糞坑,難道不清理的嗎?就讓糞堆在那裡發酵?」

說真的,這問題我確實沒想過。因為我寫晉景公淹死的時候,腦子裡油然蹦出的是小時候大陸鄉下的廁所,幾塊長青石或者麻石板架在糞池上,像橋樑一樣。下面一層土黃斑斕的糞,宛如固體,如果沒有忙忙碌碌的蛆蟲來往穿梭,你會以為那就是堅實的黃土大地。但若不小心摔下,它絕不會把你托住,肯定是要滅頂的。所以,我想晉景公淹死在這種糞坑裡,很正常。卻沒想過,貴族難道也用這種廁所?

那是肯定的,否則怎麼會淹死呢?
春秋時期的廁所我們不大瞭解。現在出土的廁所模型,基本是秦漢的。徐州獅子山楚王墓也有廁所實物,口比較小,一個人的體積栽不進去。且兩邊還有扶手,即使滑一下,也可以把身體穩住。《史記》裡說萬石君年老退休後,他兒子經常幫他洗廁板,大概他上的不是那種蹲坑廁所,而是類似今天馬桶的東西。出土的廁所模型,下面通常連著一個豬圈。以前我不明白豬圈為何一定和廁所相連,我一個同學說,他們老家還是這樣的,人拉的屎墜下去,被下面的豬搶食。我還是半信半疑,因為我們老家只有狗才吃人屎,豬一般不沾那玩意。

老說這些,大概讀者也覺得噁心。那麼我就文明點,瞭解廁所問題,對讀懂古書是有用的。《史記》裡說呂后把戚姬做成「人彘」,扔進廁所裡。《漢書》裡卻說是把她扔進「鞠域」,「鞠」是「球」的古字,「鞠域」就是踢球之地,以前我也不知道《史記》對還是《漢書》對,後來想起同學的話,才想到呂后把戚姬看成豬,扔進廁所是讓她吃糞。再後來看《管錐編》,發現錢鍾書也提到這個。我和他老人家算是不謀而合了。

這樣看來,晉景公上的廁所,沒準兒不是普通廁所,否則他頂多會摔到豬圈裡,而不會掉進糞坑淹死。有可能他當時正在離宮別苑,基礎設施很不完善,廁所簡易,只是個糞坑,沒養豬。要知道,漢景帝的寵妃賈姬也是在上林苑上廁所時,差點叫野豬給吃了的啊。


旅遊經濟和交通問題
我曾經寫過一篇《古代人的交通》,談古人出行的不易。沒有火車、汽車,也幾乎找不到餐館,生了病沒方便的抗生素,一不小心就得掛掉,路上強盜還多,反正若非金剛不壞之身,或者僕從如雲,等閒不要出門。所以,徐霞客才會那麼有名,拿到現在,他算什麼啊?現在隨便張三李四,買張機票,一天內就可飛到地球另一邊。這是現代科技帶給人的便利。

如果我們從旅遊中享受到了快樂,應該額首稱慶,感謝現代化交通之賜。
不過,要表示感謝的,除了遊客,其實還有一種人:旅遊區附近的村民。

高中時老師就告訴我們,秦始皇兵馬俑附近的農民,能用熟練的英語和老外討價還價。在很多地方,老天賜予的自然風物,和古代留下的人文風景,已經成了當地百姓主要的致富管道。如果你把一個麥克風遞到他們嘴邊,在「還是黨的富民政策好」之後,他們蹦出的句子,肯定是由衷慶幸自己生對了地方,而絕不會誇獎一句更重要的——現代化的交通。而我認為,這很不公平。其實只要隨便想想就會明白,不管你家鄉的風景多麼好看,出過多少名人,如果沒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及其配套設施──汽車、火車、飛機、鐵軌、高速公路、機場──那些風景不但一錢不值,反而會成為你的沉重負擔,以至於你經常會被噩夢驚醒:「老天,行行好,請把這些該死的古蹟搬走吧!」

這可不是我誇張,而是有歷史依據的。據《雲麓漫鈔》,說秦始皇東巡嶧山,留下一塊嶧山刻石。因為是古蹟,字還是李斯寫的,所以歷代吸引了無數文人書家上山臨拓。眾所周知,古代文盲比例極高,能當上文人或書家,基本都有個一官半職,或者多少能跟官攀上點關係。他們下鄉,難道不吃不喝?要吃要喝,食材難道自己帶?當然靠附近百姓攤派。皇帝巡遊,一般還會下詔,所經過的郡縣鄉里,一律免除一年賦稅。為什麼?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走到哪兒,就擾民到哪兒。文人書家不同,他們沒有給當地百姓免除賦稅的權力,帶去的只是純粹騷擾,所以,嶧山刻石附近的百姓苦不堪言,有一天,一聲呐喊,全村百姓挑起柴火集合,一把火將石刻燒毀了。

試想,如果當時有現代化的交通設備,普通遊客就會自費去參觀,他們戴著遮陽帽,舉著小紅旗,走下遊覽車,爭先恐後擠到窗口去買高價門票,生怕被落下。夜幕降臨,他們傻乎乎從景區出來,住進當地高價旅館,吃高價特色菜,買高價假冒偽劣紀念品,無盡財源滾滾來,誰肯燒掉石刻?誰又敢燒掉石刻?


兩難的倫理
小時候聽評書,常聽到「忠孝不能兩全」,結果都是選擇忠,拋棄孝。比如岳飛,在背脊上刺了個「精忠報國」,父母還能指望他養老嗎?他已經打算把畢生都獻給祖國了。而祖國,在古代,就基本等同於國君啊!
國君比父母重要,顯然不符合人的天性,在初期,肯定是經過一番內心掙扎的。

慶忌是楚王的侍禦之臣,有那麼幾次,楚王見到他,眼睛突然紅彤彤的,哭了起來。三次過後,慶忌說:「君王,您怎麼了?見到臣就哭了三次。」

楚王說:「不瞞你說。你爸爸是楚國丞相,但他貪污腐化,我想把他法辦,但又怕你傷心。要是我殺了他,你還肯侍候我嗎?能不移民嗎?」

秦漢人看到這裡,肯定會覺得荒誕,父親有罪被殺,自己能保命就算萬幸。被清除出宮,那是肯定的。別說是父親犯了罪,就算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被法辦,自己這份工資也就到頭了。履歷還得清白,要是以前在王國幹過,也別想再侍候皇帝。可楚王竟然怕罪犯的兒子移民,這是什麼世道?

慶忌不置可否,楚王也就開殺。父親死了,在朝堂晾屍三天,慶忌收斂完,家臣問他:「移民不?」他回答:「父親將被殺,我早知道消息,卻沒透露。像我這樣的,哪個國家會給綠卡?」家臣說:「那就算了,還是侍奉君王吧。」他說:「裝沒事侍奉殺父仇人,臉往哪擱?」

這天晚上,他用一根帶子,把自己掛在房梁上,死了。

忠孝兩種倫理,誰先誰後,慶忌沒有解決,只好自殺。但隱隱可看出,孝最後還是戰勝了忠,否則慶忌不會死。
就像專制社會到來,貴族的餘風一下子難以撲滅一樣,忠孝的倫理也一樣。秦朝,是個建立在人首級之上的國家,國君至高無上,漢承秦制,忠依舊沒有輕鬆戰勝孝。

潁川太守韓延壽有一次出行,某騎吏遲到。韓延壽下令處分,後有一門卒攔住他的馬車,說:「其實騎吏今天很早就到了,久等您不出,這時他爹來了,見陣勢很大,不敢入門,就跑出去拜謁,因此遲到。《孝經》上說,父親比君主更重要,他難道做錯了嗎?」韓延壽趕緊道歉:「你不說,我還不知道自己這麼混帳。」

等到國家的地位高於親人,那麼這場忠孝間的戰爭也就徹底結束。這倒省事,我們不會再為之兩難,傻傻地快樂著。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1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