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二十一世紀最前衛的生命科學研究報告
※為曾經存在卻不被承認的「牠們」正名
※不只聽我們怎麼說,還教你怎麼找妖怪


你小時候,或者你家長輩曾經被「魔神仔」牽走過嗎?
高山上唯一一條路前方,走得異常快的「黃色斗篷山友」,可不可以跟著走?
曾聽過有人在鄉下被一隻呲牙裂嘴的「大黑狗」追趕?


「妖怪」一直貫穿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從「媽媽嚇小孩」到「嚇死大家」的故事,從小到大、從台灣有歷史到今天,妖怪從未缺席。但奇怪的是,妖怪卻一直保持著隱晦的神祕面孔。關於妖怪的文字記錄一直不被重視,通常僅存在口耳相傳中。而妖怪的形象在散佚龐雜的資料當中,也從未取得共識。

面對這些無法被定位,但卻無所不在的「妖怪」,我們進行了一連串的妖怪研究,在相關報導、研究、採集中大海撈針,找尋妖怪的蛛絲馬跡。希望藉由這些初步研究,一方面讓妖怪的形象「具體」地出現在眾人面前,讓散落在每個人心中的記憶碎片找到共同的基礎。另一方面,希望讓這些妖怪「露臉」之後,能夠打開臺灣人想像世界的大門,引入更多妖怪(咦?)

本套書利用圖鑑(第一冊)、觀察記錄指南(第二冊)、專訪及重要文獻摘選(第三冊)等不同形式,經由視覺、知識、行動、思考,打開探討臺灣妖怪多樣性的一條三叉路,以回應佔據了許多臺灣人集體經驗中悄悄卻堅實的那一個位置。

這是一套知識豐富、幽默有趣、圖文並茂的妖怪百科,如果你曾經想過「妖怪」是什麼,那麼現在正是了解臺灣妖怪、學習與牠們和平共處的最佳時機!

《壹、臺灣妖怪圖鑑》

妖怪曾經廣泛出沒在臺灣不同地區,卻不敵勢力逐漸強大的人類,許多弱勢物種不是已經絕跡,就是正面臨滅絕的危機。不過因為環境和人類生活方式的變遷,竟也發現/演化出新的都市物種!

本書精選出臺灣最具代表性的十六隻形態、個性和能力各異的陸生類、水生類、植物類妖怪,從基本資料、能力分析、習性描述、出沒目擊記錄,搭配圖鑑插畫,讓你快速掌握妖怪棲息在哪、吃什麼、習性以及特殊行為!牠們也可能是你哪天上山下海遊玩時,最有機會打到照面的物種!
  
《貳、妖怪觀察記錄指南》

光看圖鑑還無法滿足你對妖怪的好奇心?

本書貼心整理出一套妖怪觀察法,帶著圖鑑和這本觀察記錄指南,動身出發去尋找妖怪吧!

有哪些必須遵守的原則?行前該如何準備?衣著和裝備該如何選購?工具和誘餌該如何準備?等待及觀察有什麼步驟?熟讀以上指南、按部就班,讓你開心觀察、安心回家。除了用眼睛觀察,也請務必使用專門筆記法,寫下你的觀察記錄,這些筆記將是未來妖怪研究的重要參考資料!

《參、妖怪見聞錄》

八位不同領域專家的跨界論壇,現身說法!他們是花費數年研究妖怪的學者、長期蹲點在妖怪最常出沒的區域、或是以妖怪為靈感的創作者。透過專訪,聽他們從各種角度,解讀什麼是「妖怪」?

關於妖怪的研究,和妖怪一樣充滿著各種可能性和多樣性,本書截選日本、中國、臺灣歷年重要文獻及論述,看妖怪在文字化和圖像化的過程中,以何種形象和方式存在於我們的世界。

作者簡介:
編輯企劃:行人文化實驗室妖怪研究室
行人出版社在二○○九年更名為「行人文化實驗室」的時候,其實也沒想過未來除了出版,還會做什麼「實驗」。沒想到當初想像的未來式,已經如滔滔江水襲來,成為「現在進行式」,我們做的實驗包括:當企劃者(就像一部電影的製作人,或者一場展覽的策展人)、當研究者、當作者,當然還不能不做編輯、印務、行銷等所謂出版社的本務。實驗目的是為我們有興趣的主題/議題找到新的觀點、思考方式,甚至是擴散、延續與存在的可能。實驗結果是大部分的時間在被時間追趕、在苦笑,覺得自己好傻、好不自量力,但有時候也覺得挺爽的。

視覺設計:廖韡
平面設計師,工作範疇包括字體、編排、印刷等平面設計事務,作品曾獲選東京字體指導俱樂部與德國紅點設計獎,2011 年成立獨立設計工作室liaoweigraphic,專注各項視覺設計製作物。www.liaoweigraphic.com

圖鑑:只是ZISHI
台灣新生代創作者,創作內容涉及繪畫、雕塑、家具、產品設計等多個領域。致力於揉合古典氣質與現代元素的美感, 發展出簡潔且充著滿節奏感的創作哲學。

漫畫:NIO 倪嘉隆
生於1988年,是一位設計師,也是一位插畫家。偏好用幽默的手法畫插畫,致力於文化想像與生活風格的融合,交錯出詼諧富有情緒的創作思維。目前居住台北,過著理想創作的生活和現實苦戰的日子。

插畫:蛋妹 Vivi Chen
本名陳韋帆,1990年生於臺北,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偏愛手繪筆觸的細膩和飽合的色彩,因有個對事物敏感的心靈,作品常藏著淡淡憂鬱的反思。目前為自由插畫工作者。www.eggsister.com

插畫:低級失誤
『噢不,親愛的!這個世界上到處是低級的。』低級失誤是生活中無法好好解釋的惡趣味幽默。如果能得到你的理解;那麼,很好。我想我會喜歡你這個又低級的小玩意兒。既然世界已經無藥可救了,讓我們來場兩情相悅的華爾滋吧。

Ryan Hong
出生於港都高雄,目前在品牌界打滾。插畫只是興趣,當成日常生活的身心調劑,未來的志願是成為一個自耕農。

林厚成
視覺藝術家。1981年生於臺北。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及新媒體藝術研究所畢業。創作媒材以影像為主,2014年拍攝電視電影《曉之春》入圍金鐘獎最佳攝影。現職天大影業藝術總監,並陸續發表個人影像作品。

林賦思
水瓶座的雜食性閱讀者,熱愛貓、都市傳說、推理與懸疑類作品(以上排名不分先後)。

李偉麟
文字工作者。妖怪專家的知識和經驗,召喚出外婆叫我不可以用手指月亮、友人在九二一大地震前傍晚所見異象,以及我在小吳哥窟與神祕能量相遇等種種無以名之。我相信你也有,讓另一個世界在此碰撞吧。

陳琡分
陳阿腸。寫字工。haiz.chen@gmail.com

內文試閱:
《壹、臺灣妖怪圖鑑》
◎陸生類:魔神仔
基本資料:
別名:另有其他音似口語發音 mô-sîn-á 的文字化表述,如魔神、無神仔、亡神、盲神、毛神仔、毛生仔、魔形拉等。
英文名稱:Mosina Goblinoid
分類: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靈長目>人猿總科>毛仔屬
野生族群現況:安全
分布:全臺灣中低海拔山區
棲地:植物茂密處,特別是芒草叢、竹林、林投叢、甘蔗田。
食性:雜食性
身高/體長:身高100公分/體長50公分
能力分析
智力:2
體力:3
攻擊性:3
擬態能力:4
特殊能力:3
習性:
棲息於臺灣的山林地帶,分布地點遍及各縣市,也有少數出沒在平地、田野,甚至都市之中的記錄。其體型、姿態及面部特徵均肖似類人猿靈長目動物,以雙足直立行走。體表膚色由深棕到青色不等,肢體覆有深色體毛,頭頂多半有長而濃密的毛髮,但也存在光頭模樣的記載。
從目擊記錄所呈現的外型特徵多樣性研判,魔神仔極可能具備生物擬態的機能,其中尤以擬態為人類幼體和成年晚期體的記錄數量最為顯著。魔神仔的動作敏捷,多單獨行動。雜食性,喜好蝦、竹苗、樹梅等樹果類食物。
與人類接觸時,魔神仔往往會重複一套相同的行為模式:藉由擬態為兒童或老人的樣貌,吸引落單的目標人類前往偏僻地帶,造成所謂「迷失」現象。除了擬態機能外,魔神仔疑似能夠運用類似釋放麻醉性生物鹼或費洛蒙的方式,使目標陷於恍惚狀態,牠們經常會誘使迷失者食用昆蟲、樹葉、泥土等異物,或使迷失者誤認為進入人類住宅內過夜,然而當迷失者清醒過來,卻往往發現自己置身於溪谷、樹上、岩洞等平日難以企及的地方。
目前為止人類與魔神仔接觸的記錄頗多,但因當事人皆無法清楚描述事發經過,僅能猜測魔神仔具有相當高的溝通技能,但是否擁有語言能力,目前尚未有定論;也有一說認為,牠們具有改變局部天氣、召喚迷霧的超自然能力。

◎水生類:人面魚
基本資料:
英文名稱:Human Facade Fish
分類:動物界>脊索動物門>輻鰭魚綱>鱸形目>慈鯛科>口孵非鯽屬
野生族群現況:瀕臨絕種
分布:全臺灣低海拔水域。
棲地:有植被生長、泥質底的溫暖淡水域。
食性:雜食性
體長:20公分
能力分析:
智力: 3
體力: 2
攻擊性: 4
擬態能力: 4
特殊能力: 4
習性:
人面魚,外觀和臺灣常見的養殖魚類──俗稱「吳郭魚」的慈鯛科口孵非鯽屬魚種十分相近。成魚體長約二十公分,體重約一公斤。目前仍有極少數野生種群分布在本島西南部溪流及池塘等淡水中,尤喜棲息於有植被生長、泥質底的溫暖水域。由於適應力強,人面魚在河流入海口處的半鹹水水域與近岸沿海也能生存,工業化帶來的環境變遷是使野生魚群數量急遽減少的主要原因。
人面魚的特徵是魚身側腹部的肌肉構造很像人類的臉部輪廓,在去除鱗片後更為明顯,因此得名「人面魚」。根據目前為止最詳盡的目擊記錄指出,人面魚運用側腹上如同人面的器官發聲,並有針對情境發言的行為發生,推測很可能具有語言理解及學習能力;但因目前研究報告數量不足,仍不排除人面魚如同大多數動物,是透過口腔發出聲音,其鰓部和牙齒可能在發聲過程中發揮輔助作用,並擁有類似九官鳥、鸚鵡的仿聲能力。
中國陝西西安半坡遺址曾經出土的「人面魚紋彩陶盆」,是距今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文物,大膽推測可能是人類對此類魚種最早的觀察記錄,若屬實則代表人面魚並不是臺灣本土特有物種,其分布範圍最北應及於中國黃河流域。
值得注意的是,人面魚雖然屬於肉用養殖吳郭魚的近親魚種,但其肌肉組織中含有可能導致心律失常乃至心臟衰竭的河豚毒素,並不適宜食用。

◎植物類:竹篙鬼
基本資料:
別名:竹鬼、竹竿鬼、竹子鬼
英文名稱:Ambuscade Bamboo
分類:植物界>被子植物門>單子葉植物綱>禾本目>禾本科>縮竹屬
野生族群現況:安全
分布:全臺灣中低海拔地區
棲地:通風、土壤肥厚、溫暖向陽、潮濕、排水良好的土壤。
食性:水、陽光、土壤中的礦物元素和有機質
身高:500-1500公分
能力分析:
智力: 2
體力: 2
攻擊性: 3
擬態能力: 1
特殊能力: 2
習性:
竹篙鬼,常見於臺灣中低海拔地區的竹類植物,尤喜生長於通風、土壤肥厚、溫暖向陽、潮濕但排水良好的地帶。外觀與桂竹類似,竹桿直徑四到八公分,表皮呈深綠到棕綠色不等,桿高介於五到十五公尺之間,多半錯雜散生於桂竹林中。
與其他竹亞科植物相同,竹篙鬼主要靠行使光合作用獲得養分,並透過地下莖吸收土壤中的水分與礦物質。特別的是,竹篙鬼的竹桿表層具有像含羞草葉片般的收縮功能,在夜晚或陰霾無光時,其竹桿的一側可收縮起來,使竹篙鬼呈匍匐倒臥的狀態,乍看如同一株折斷在地的桂竹。等到光源出現,竹篙鬼才會恢復正常的直立狀態。這種收縮的原理和竹篙鬼莖桿內部的水分排列分布有關,收縮時,水分向延展側集中,收縮側的表面積則因脫水而變小;當回復直立狀態時,表皮中含有的水分迅速擴散均勻。
當處於收縮狀態的竹篙鬼受到外力刺激,比如動物跨越或觸碰其莖葉時,其收縮狀態會立刻解除,竹桿會瞬間由倒臥狀態恢復成直立姿態。因為竹桿質地堅韌且動態迅速,可能使施加外力的動物因被彈起、拋出、或吊起而受傷。因為竹節中空,竹篙鬼彈起時會發出十分特殊的聲響,有時可能被目擊者誤判為人類語言或動物鳴叫的聲音。

───────────────────────────────────────
《貳、妖怪觀察記錄指南》

「人因不瞭解而恐懼」,妖怪對於人類而言,一直是個謎,因而人誇大而不實地散播著對於妖怪的懼怕,使得妖怪被污名已久;加之人因為不瞭解,而在開發土地過程中破壞許多妖怪棲地,導致妖怪數量驟減,有許多甚至已瀕臨絕種,是人類急需開始增加對妖怪了解的契機。
而近十年來,漸漸有一群人開始進行妖怪觀察,我們稱呼他們為「妖怪觀察家」,這群人勇敢、樂觀,並且充滿了過剩好奇心,這樣的特質使得他們不畏艱難也要冒一死之決心去見到妖怪,理解妖怪,記錄妖怪。但相較於賞鳥、觀蛙等早已累積大量相關資料,觀妖在過程經驗的分享上仍然乏善可陳;且相較於其他活動,妖怪觀察又特別特別危險,根據統計,以往能順利見到妖怪,並且活著回來的妖怪觀察家們,五隻指頭都數不出來。
鑒於此,臺灣妖怪研究室為推廣此別具意義活動,又希望能幫助妖怪觀察家避免危險,特別撰寫此《妖怪觀察記錄指南》一書,提供初學妖怪觀察家們一套基礎觀妖方法論,讓大家都能「開心賞妖,平安回家」。

基本精神及守則
從事妖怪觀察活動時,請注意以下列舉之基本精神及守則事宜,留意己身之安全,才能快快樂樂的出門看妖怪,平平安安的回家,並且圓滿達成第一次妖怪觀察就上手之目的。

壹、「宣誓」。
觀妖怪前請進行宣誓手勢(右手比Y與左眼平行),宣誓是一件極其莊嚴的事,宣誓之前要慎重考慮,確實準備,立定志向,宣誓之後要盡心盡力觀妖怪,身體力行,實踐諾言。

貳、己所不欲,勿施於妖怪。
建立良好的妖怪觀察觀念,切記,千萬不可以第一次見面,就讓妖怪不開心。

參、不、笑、話。
不笑話乃觀妖怪之二達德,現場一律禁止任何可能性傷害妖怪之笑聲和話語。

肆、信守承諾,保護妖怪。
為保護妖怪妖身心安全,切勿在妖怪現身時,tag 該妖怪之姓名及地點。(也不可以詢問可否加臉書)

伍、為人之道,首在誠實。
為維持妖怪社會適應度,不管妖怪長得多醜,均須真實不欺地告訴牠。

陸、禮多,妖怪不怪。
伴手禮是搭起友誼的堅固橋梁,請依各妖怪喜惡採購,預算請依個人能力,量力而為。

柒、東西用時,方恨少。
每個妖怪觀察準備物品不同,出發前請再次清點。有能力者請備兩份,以防不必要的遺憾。

捌、有禮貌,知進退。
妖怪觀察中請保持安靜,切勿呼吸之太大聲,以免驚嚇到妖怪。

玖、大便不落地,守護環境是我們的責任。
基於任何原因現場突然心生便意者,請謹慎處理自己的排出物。有能力原封不動帶回家的,請全部帶回。無能力者,切勿現場排出。

拾、百尺竿頭,認清極限。
出發前,請依當天身體情況調整行程。觀察途中若有任何不適,請提早結束活動。有強健的體魂,才能建立良好的妖怪觀察活動。

以上十條,請熟記,每次出發前心中默念三次,共勉之。

───────────────────────────────────────
《參、妖怪見聞錄》
妖怪學跨界論壇
魔神仔是集體潛意識的記憶迸發
臺灣魔神仔研究者-專訪林美容

林美容,1952年出生,南投人。現為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教授,研究專長為文化人類學、臺灣民間信仰等領域,著有《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臺灣民俗的人類學視野》等書。

「高雄警方於燕巢山區墓穴尋回失蹤三天的柯姓阿嬤。阿嬤說有人帶她到那裡睡了兩晚,還幫她準備三餐……」「北市沈姓老婦在女兒陪同下,前往汐止山區掃墓。老婦下車後先行不過兩分鐘即不見人影,至今未回……」報章雜誌時常可見這類神祕的失蹤回返新聞,人們總繪聲繪影地說,這些人是「被魔神仔牽走了」。到底魔神仔是什麼?又為什麼要到處把人帶走?

Q1:您如何定義「妖怪」?而魔神仔是什麼,是妖怪的一種嗎?
A:「妖怪」比較是日本人常用的詞,漢文化系統講的是「精怪」或「鬼怪」。臺灣有很多精怪故事,豬啊、蛇啊、狐狸啊,都會變成精,小時候聽的虎姑婆就是老虎精。
所謂「物久成妖」,凡物壽命一長,自身有些修練,就會成妖成精。漢民族的妖多半是山精水怪,有些則不一定是實際的動植物,例如旱魃,它是人世間發生旱災、火災的作祟源頭,本質上就是一種精怪。
魔神仔就是山精水怪之一。山和水都是遠離現代人聚居的地方,人煙罕至,陽氣較弱,自然容易形成精怪。但也有人說魔神仔是一種物種,陽明山一帶與雲林地區的農民,都聲稱自己曾與破壞農田水力的魔神仔對抗,他們認為魔神仔是從水怪變的,只要抓到,就會把它丟到大太陽下曬乾,再用火將其燒死。

Q2:魔神仔為什麼都要把人牽去洞穴,還要餵人吃草、樹根、甚至牛大便?
A:大人們常拿魔神仔來嚇唬小孩,都說:「你如果到處亂跑,會被魔神仔牽走。」很多人都被這句話從小唬到大。每個民族都有其用以管教孩童的傳說,魔神仔是其中之一。
但這些傳說也不一定是瞎編的。可能長輩小時候受上一代這樣教養,等到自己當了父母,也會這樣教養小孩;又或者曾有誰真的被魔神仔牽走,此後就拿這件事來告誡小孩。一個故事之所以會發生,就是實際發生過什麼,才會流傳。故事基本上都是日積月累、代代相傳的。它不是一個人就能編造,它是文化性的。
魔神仔作弄人、把人牽走,有很多種解釋。也有人往外星人方向去理解。我傾向從整體反覆出現的母題(motive)去看大方向。魔神仔常把人帶到石壁洞穴、防空壕、涵洞,甚至墓穴,這些都是洞穴意象。早期人類尚未自己建房居住時,都住在洞穴之中,在洞穴工作、休息、繁衍後代,遮風避雨,躲避野獸侵襲。魔神仔的行為,與早期人類山林洞穴生活,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至於魔神仔餵人吃草根、昆蟲甚至牛屎,這是人類從生食到熟食的歷程。從生食到熟食是人類文明巨大的改變,也是非同小可的事情。想像你生活在遠古時期,從茹毛飲血到吃下第一口熟食的美味,那是一個永生難忘的記憶,烙印在不分族群、不分種族的集體潛意識當中,輾轉醞釀到魔神仔這類的故事,一次迸發出來。

Q3:所以魔神仔的行為,是在提醒我們什麼嗎?
A:從人類學的觀點來看,人類都要經過石器時代、先漁獵後農耕的歷程。愈遠古、愈底層的文明發展,與大自然的關係愈密切,而後愈來愈疏離。以臺灣來說,過去留下很多魔神仔故事,早在日本時代就有,但到了我們經濟起飛、高度現代時,突然都沒有了,大家都不講了,直到近年又瞬間冒出來。我認為這是人類開始感受到大自然的災害與反撲,環境破壞得太厲害了。很多魔神仔的故事都發生在偏僻的山區水邊,有著許多都市人接觸不到的自然物事描述──例如魔神仔會拿月桃芯給被抓走的人吃,一般都市人知道什麼是月桃芯嗎?
現代人與大自然疏離得太嚴重了,魔神仔事件的出現,是在喚醒我們與大自然的關係。

Q4:除了魔神仔,老師還聽說過什麼臺灣的妖怪嗎?相較於其他妖怪,魔神仔有什麼特別之處?
A:臺灣其實有很多妖怪奇聞,只是都沒人記錄下來。蜈蚣精、鰻精、蛇精等等,都會對人類作祟。地方上流傳著許多神明收服精怪的故事,目的都是在彰顯神明的法力。
魔神仔全臺灣東南西北都有,不分原漢,它甚至可以成為原漢之間的溝通橋樑。而現在妖怪似乎成了一種流行、一種顯學,大家都在談,日本很早就以動漫來重新詮釋、包裝妖怪,將傳統題材再利用,在國內外都大受歡迎。魔神仔在臺灣民間的理解當中,或許是令人恐懼的、禁忌的對象,但它也有機會變成像日本的河童文化,發展出很多可能。它其實是我們珍貴的文化創意資產,只是我們不懂得運用而已。

Q5:所以老師自己相信魔神仔的存在嗎?會不會也想遇到一次看看?
A.我相信我受訪者所講的內容,如果不相信,就無法做研究。魔神仔是文化裡的一份子,文化相信它,很多人親眼目睹,很多人如此感受,它是一種文化性、超自然的存在,就像天地神鬼祖先那般。
所謂的存在不只限於用科學去看。人世間本來就有很多未知的、科學無法瞭解的事情,我們的世界也不是只有眼前,還有自然與超自然的世界。魔神仔生活在超自然世界裡,但它也在我們的自然世界裡。我們會在超自然世界裡崇拜各類自然物事,例如日月星辰都是人們會祭祀、崇拜的神;或者對自然界的山精水怪抱著恐懼,有所提防。魔神仔等同於這樣的存在。
至於我想不想遇到魔神仔啊……很多教授都會說我成天研究魔神仔,不怕被魔神仔抓走,我總說,我比任何人都瞭解魔神仔,我怕它幹嘛咧。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