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日本時代的臺北老建築、古早味,
說一段你一定要知道的臺北城老故事。


臺灣第一間百貨公司──菊元百貨,如今隱藏在現代玻璃帷幕之下;
美麗的撫臺街洋樓,則有一段令人心碎的往事……
這是你不知道的臺北老城,
你每天走過,卻不知道身邊俯拾皆是的故事。
翻開本書,看見老臺北的美好往昔。

※ 附日本時代手繪歐風街景拉頁圖、小旅行建議路線圖
※ 書中每篇文章都有魚夫親自拍攝與剪輯的影片(掃描書中各篇QR code即可連結),
閱讀文字之餘,還能身歷其境,回憶老城舊事。


魚夫老師讓臺北的「文化層」再現。等不及展開文化之旅嗎?這本書,就是您的出發點!──文化部部長鄭麗君│專文推薦

走入日本時代的臺北城
一八九五年臺灣割讓予日本,從此,臺北成了一個和洋並存的城市:臺灣鐵道飯店、吾妻旅館、臺灣書店、菊元百貨、西門紅樓、臺北高校等。歲月更迭,有些建築如今還在,更多的建築,則因戰亂等種種原因而毀壞,或被拆毀。魚夫多方走訪,並參閱無數文件資料與老照片,將有著歐洲街景般的老臺北畫回來。

你在臺北生活,你去過臺北,但你可能忽略了身邊的故事。走在西門紅樓、喝一杯酸梅湯,都有動人的故事。翻開這本書,重拾臺北城的昔日風華。

延伸閱讀:
究極の宿:日本名宿50選
愛上逛市集:京都限定
絕美日本:我最想讓你知道的事
旅人之窗
富士山小旅行
那些旅行中的閃閃時光
食.本味──葉怡蘭的飲食追尋錄
夜京都
飲酒書:慢飲葡萄酒的理性與感性
追櫻
走入韓國之心
好日好旅行

作者簡介:
魚夫,雙子座,不愛墨守成規。曾經擔任報社主筆,畫漫畫,又是電台主持人、董事長,電視台總監、動畫公司老闆等等,現任弘光大學特聘教授。年過半百之後,決定不再塞在人生的車陣裡,走一步算一步,決意繞道而行,樂暢人生慢活去,這才看見彩繪的世界,於是畫出來和大家分享。
著有《樂暢人生報告書:魚夫全台趴趴走》(天下文化)、《桃城著味:魚夫嘉義繪葉書》、《樂居台南:魚夫手繪鐵馬私地圖》、《移民台南:魚夫手繪幸福小食日誌》等書。

內文試閱:
太陽號書店(臺灣商務印書館)──從前去哪兒逛書店街?
現在重慶南路上的臺灣商務印書館,是上海商務印書館於一九四七年派員來台籌設分館,取得日治時期原日人經營的「太陽號書店」店面。先在今之重慶南路一段與漢口街三角窗這一面豎起招牌,一九四九年更名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和本店切割,獨立經營。一九六四年由德高望重的王雲五先生出任董事長,一九六八年將原址改建為鋼筋水泥四層大樓,也就是今天的「雲五大樓」。但書店自二○一四年暫時撤出,先到新店經營,等都更計畫通過重建後才要回來。這一區日治時期即有統一規劃集合性建築的概念,很可惜,如今只剩其中的「峰圃茶莊」還留有原貌。
戰後的重慶南路一段,慢慢變成中文書店聚集的街道。其實在日本時代,書店聚集區主要不在這裡,約一九三五年之前,最早形成的書店街是從「新起町」(今西門町)一部分,含萬華區漢中街、中華路、西門紅樓,西到西寧南路一帶最為集中,北自富士書店(永樂町,即迪化街),過成都路後的漢中街與西寧南路圍成的金三角,依序為平光書店、日台堂書店、啟文堂、東陽堂、至誠堂、谷沢書店、南進堂、岐阜屋書店、鹿子島、高砂書店以及最南端的福文堂等,然後才逐漸移到本町(今重慶南路)。
來到書店買書最多的當然是學生,鄭麗玲著《躍動的青春:日治臺灣的學生生活》一書裡描繪:在一九三○至一九四○年代的台北,學生出入的書店有新高堂、文明堂、太陽號、杉田、丸善、三弘堂及三省堂臺北分店等,書店地點多在臺北城內,城外則有大稻埕的日光堂。學生通常會到新高堂購買教科書,西文書則向丸善訂購,麗正門附近(約在今台北市公園路、南昌路、愛國西路之間)的「鴻儒堂」,兒玉町(今南昌街、南海路、寧波西街)的田野書房,則可以買到舊書。
從老照片上看,其中那家太陽號書店的書籍滿滿堆疊到天花板上去了,出版量想必非常豐富,大致上透過進口也可以同步讀到東京出版的新書。如岩波書店自一九二七年起設立「岩波文庫」,翻譯東西方經典書籍並加以考訂,以袖珍本15x10公分發行,書價為每一百頁二十錢,分五種售價:二十、四十、六十、八十錢到一圓,郵寄費是三、六、六、十錢,岩波文庫所出版的圖書數為一千五百三十一冊。也是臺北高校校友的前總統李登輝的書庫,據聞至今擁有其中的七百冊,當時臺北高校的高材生閱讀風氣之盛,可見一斑。
民間總督的店──辻利茶舖
現在的松山車站內有家「辻利茶舖」旗艦店,走年輕流行的和風簡餐與飲料,店裡擺了這麼一組舊日時光的日本茶具。日本時代的辻利茶鋪在今之星巴克重慶店,而今之辻利茶鋪則在松山車站內設有旗艦店。
「辻利」(つじり,TSUJIRI)於一八六○年代為辻利右衛門所創辦,他原名辻利兵衛,晚年才改名。當時因為用心研發出茶香與甘甜均臻完美的「玉露」綠茶,也發明了能最佳調控茶葉溫度與濕度的「茶櫃」,所以很受到歡迎。從此開始在北九州小倉、京都、岡山等地開設許多支店,漸漸打響「辻利」的名氣,成為製造宇治抹茶的佼佼者。
其實辻利右衛門還有位弟弟被三好家收為「婿養子」,名為三好德次郎,他生子取名為三好德三郎。三好一八九九年渡海來台,長期在臺北州文山、坪林等地從事烏龍茶的調查研究,將臺、日兩地的茶進行交流並行銷國際,且先後擔任臺灣協會臺灣支部評議會員、臺北商工會、臺灣茶農株式會社監查役、臺北製冰會社專務取締役等職,對於促進臺灣茶的進步有一定貢獻。另一方面,由於與官方交情匪淺,對於早期的殖民政府頗具影響力。他所開的店即名為「辻利茶舖」。
一九三九年三好德三郎病逝,一九四五年終戰後,其子三好通弘在台灣出生,時年十二歲,即是所謂的「灣生」,當然被「引揚」遣送回去日本內地。但後來他也經常來台緬懷生活在「故鄉」的日子,而其後人三好家族的第六代三好正晃,則在京都開設了一家「祇園辻利」(ぎおんつじり),比較堅持專門販售茶葉和若干茶點,不若松山車站這家,走年輕流行的茶飲風。
西尾商店(金石堂書店)──來說臺灣人學翕相
一九二三年日本皇太子裕仁親王東宮行啟中巡視臺灣,他的馬車車隊經過本町時,後頭的街景建物即為今之金石堂書店城中店。原來的歐風樣式,有座美麗的弧型山牆、主體紅磚構築、一樓闢有拱門亭仔腳的建築。雖然現在通體被塗成白色、山牆也被毀去,但仍被評定為古蹟,繼續使用當中。
現在的金石堂書店,在日治時期為非常著名的攝影器材店,叫做「西尾商店」,老闆是西尾靜夫。西尾商店標榜是專業照相機病院,凡相機生病,保證「入院隨時,退院迅速」。當時有三家寫真材料專賣店均為日人開設,分別為:津村虎次郎、東城美三和德原幸兵衛,西尾的三層樓店面規模最大。不只攝影,西尾還培養他的兒子西尾善積進入臺北一中,師事臺灣近代西畫之父鹽月桃甫,後來在繪畫上大放異彩,入選臺展與府展多回,成就非凡。
照相臺灣話說:「翕相」(hip-siòng),據說是連橫訂下來的臺文,日本語為「写真」(しゃしん)。臺灣什麼時候開始被翕相,攝入照相機內?日治初期,買部相機的價錢,可換一甲水田;翕一張相片,三寸一組三張的費用是日錢一円,當時一円也買四斤半的豬肉,所以能拍得起照片者,大半也都是富貴人家了。
日本從幕末開始接觸到西洋的攝影技術,十九世紀初已有了相當規模的攝影工業與學校,所以在日本統治下的臺灣人,便有許多到日本學校深造攝影藝術。諸如東京寫真專門學校、東洋寫真學校和東京寫真學校等。日本時代的「寫真業」大抵又可細分為專事攝影的寫真店,和販售材料的業者。寫真業的集中地,在一九二八年的臺北市統計中,以日人聚集的榮町和本島人集中的太平町最多,但寫真材料的進口大宗仍控制在日人手中。值得注意的是,看來臺灣人也頗熱中翕相,一九○一年施強就在鹿港開設「二我寫真館」,一九○四年由林草主持的臺中「林寫真館」開幕。一九一六年來太平町發展的廣東人羅訪梅,本來善於使用「炭精擦筆畫」仿相片效果繪製人像,後來因客人需求,不得不雇攝影業師入駐,改店號為「羅訪梅畫像寫真館」,其後嗣亦曾負笈東洋寫真學校學習,戰後代理日本櫻花彩色底片,盛極一時。
其他諸如一九三一年彭瑞麟主持之臺北「アポロ寫真場」、基隆「藍寫真館」、桃園徐洪淵的「徐寫真館」、嘉義陳謙臣的「陳寫真館」等等,全島各地寫真館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鬧熱滾滾。
鄧南光是新竹北埔望族,在日本內地求學時加入寫真俱樂部。回臺後,一九三五年決以攝影為終生志業,而且還在城內的京町(今博愛路)開設「南光寫真機店」,也敢賣材料來和日本人PK。他家世好又藝高人膽大,是一位日治時期臺灣攝影先驅者。與張才、李鳴鵰三人,在當代臺灣攝影界素有「攝影三劍客」之稱。
菊元百貨(衡陽路國泰金融大樓)──臺灣第一家大型百貨公司
日治時期的臺北「菊元百貨」(Kikumoto)現在的位址是衡陽路和博愛路口,也就是「國泰金融大樓」。許多人以為這棟建築在一九七九年翻修時已遭拆除,但負責其事的建築師朱祖明則表示,當時的工程只是將外貌改成玻璃帷幕,「內部保持原建物構造,有回復舊貌的可能」。台北市文化局亦曾入內勘查,可是卻遲遲未啟動古蹟鑑定程序。
日治時期臺灣南北有兩大百貨公司,臺北的菊元百貨搶在臺南的林百貨之前兩天─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三日正式開幕。原本六層樓高,後來再加上頂樓的瞭望臺統稱「七重天」。台灣醫學家李騰嶽博士有首詩形容:「摩天樓閣七層雄,肆面宏開百貨充;卻笑儂家非顧客,也隨人去坐流籠。」形容建物西北方有座流籠(電梯),裡頭有穿著連身制服、戴白手套的美麗電梯小姐,乃轟動一時,大家爭搭流籠的盛況。
菊元百貨一到四樓販售各式商品,五樓就是著名的食堂,六樓這一層是唱片部和展場、演講場等,第七層在一九三五年增建,設有庭園可供瞭望,這高度是僅次於總督府的塔樓。負責興建菊元百貨的是「臺灣土地建物株式會社」,由會社裡的建築課課長古川長市主其事,技師玉置玉彥設計興建。從五樓至七樓呈階梯狀後退,主動讓出陽光給街道,這在當時係頗為先進的觀念,大概只有美國曼哈頓率先規定。
菊元百貨的創辦人為重田榮治,一九○五年在中國打過日俄戰爭。退役後,時年二十六歲,赤手空拳搭船從基隆登岸來臺打天下。他身材魁梧、肯吃苦,先到南街(大稻埕)批了些毛線當走販,遇見一位臺灣人大批發商,見此人相貌堂堂,料定日後必有很大的發展,便同意他用毛線換布料,先在北部一帶販售。一九○八年基隆到高雄的鐵路全線通車,重田從此全島趴趴走,也不必回頭補貨。後來又遇見了經營碾米廠、染布坊,兼售棉布、綢緞的「錦榮發商號」父子石謨記、石秀芳且取得岩國市「義濟堂株式會社布廠」的高級布料「小倉霜降布」的供應,乃成大盤商,生意愈做愈大,最後和小林惣次郎的「日進商會」,並稱臺灣兩大棉布商,終成巨富,真是日人來臺打拚的傳奇。根據昭和十一年(一九三六)的《戶稅大納稅義務者生產額調》,重田榮治繳稅五萬九千七百九十圓,名列全臺第四十一名。
戰後國民黨政府將「菊元百貨」改成抵制日貨的中心,命名為「臺灣中華國貨公司」,牆外高掛巨幅蔣介石相片。中華民國軍人之友社總社也陸續進駐,一九六八年改由南洋公司的負責人龔漢生得標經營,未幾於一九七七年倒閉,改由情報局局長葉翔之的兒子葉依仁取得經營權,開辦「洋洋百貨」,沒多久也宣布倒閉,葉依仁潛逃海外,原建物由世華聯合商業銀行承接,交給鼎一建築師事務所方汝鎮、朱祖明建築師進行外觀改建。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