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球六大綠色趨勢、台灣六個點綠成金案例,
從IT到ET,這是一場關乎台灣企業生死存亡的必要革命。


■自然資源不用錢?「碳足跡」讓經濟和公益相加相乘!
■德國電力制度,讓綠能創新成為資源解答。
■想進入美國市場,先了解「綠色採購」!
■企業如何從綠色科技,找到對的應用、對的市場?
■領導者如何讓組織上下、與夥伴攜手,以綠色消費為經營目標?
■如何向消費者述說,綠色產品對他們的價值?

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教授朱博湧,繼出版《藍海策略台灣版》後,為企業提出了「綠金就是藍海」的新方向。希望透過本書,讓個人、企業及國家均能站在策略的制高點思考。


作者簡介:
朱博湧

美國普渡大學企管博士,美國史丹佛大學商學院訪問學者,目前任職國立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所教授,並創辦交通大學高階主管管理碩士學程(EMBA)。

主要研究領域為「創新管理」、「策略管理」及「高科技管理」。曾獲1987年美國決策科學學會博士論文獎,連續五年獲得《Cheers》雜誌調查的台灣十大EMBA名師之譽,2005年並榮膺中華民國科技管理學會院士。曾擔任台灣飛利浦電子(股)公司、工業技術研究院、經濟部技術處、中華經濟研究院、正新橡膠(股)公司、裕隆日產汽車(股)公司及數家民間中小型企業顧問。

經常應邀演講主題包括「藍海策略」、「創新管理」、「策略管理」、及「亞太成長策略」等。曾著「藍海策略台灣版—十五個開創藍海的成功故事」,此書並榮獲經濟部中小企業處頒發九十五年之金書獎。


內文試閱:
【節錄自本章第九章】

成立於1925年的黑松沙士,是一家在傳統食品產業中走過八十多個年頭的老牌企業,但在綠色改造與創新上,卻展現了不落人後的年輕活力。2009年底,黑松不僅成為台灣第一個榮獲英國標準協會(BSI)頒發PAS 2050碳足跡查證聲明書的企業,更是亞洲第一個通過這項查證的領先者。

從碳足跡盤查開始改造

在台灣,談到全球暖化的議題時,焦點多半仍放在太陽能、LED等綠能及新材料開發科技產業,但其實在傳統產業中也不乏努力耕耘的角色,黑松沙士便是個中翹楚。

黑松公司表示,高科技產品不見得每個人都用得到,但是黑松生產的飲料是市井小民日常生活經常取用的物品,「像我們這樣深入影響民眾日常生活的產業,在企業綠化上面怎麼可以落於高科技產業之後呢?」

事實上,黑松早於1984年即跨出綠化的腳步。當時由董事長張有盛帶領,配合省政府綠化年的活動,除了贊助「響應綠化運動」的公益活動,並訂定那一年為黑松綠化年。

以往黑松每年到日本取經,參考日本對於食品飲料的相關規範。有一年便發現日本的資料裡出現「Carbon Footprint」(碳足跡)這樣的名詞,當時黑松的管理高層觸覺靈敏的直覺這是一個重要的方向,必須思考如何推行。但是,這個當時連在日本都尚未有具體制度產生的概念,在台灣又要如何開始?

此時適逢塑膠中心推出一個「產品碳足跡盤查輔導」的專案,既符合經營團隊認定的未來重要發展目標,又可以達到降低成本的目的,於是因緣際會之下,黑松開始了一連串關於產品碳足跡的課程與輔導。

整個課程並非單純講授降低成本的觀念,而是從溫室氣體對生活環境的影響開始談起,以「若溫度上升造成海平面上升,自己家鄉土地的面積會縮減多少」這樣的問題切入,讓大家很快的將環境變化與切身生活產生連結。有了連結之後,改善生產過程或材料不再只是強調「省多少錢」,而是少排放多少二氧化碳、減低多少環境的負擔。

對員工而言,瓶子的重量降低1克可以省多少錢或是少用一點水可以省多少錢,原本是管理階層的事情,與他們無關。但是員工從輔導課程中認識到環境變遷對自身生活的影響後,以「瓶子重量減輕1克時,可以減少排放多少二氧化碳」這樣的角度去思考,了解綠化不只是公司政策,也關係到自己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課程不只是黑松內部的生產、財務、倉儲等部門要上,連整個產業鏈上的9個供應商也都一起拉進來,這也造就了後來進行碳足跡盤查時,各供應商的配合意外的順利。「因為黑松的上下游夥伴對於碳足跡認證已建立共識,在評估碳排放與改善流程時也願意一起努力」。

在通過碳足跡查證後,黑松訂出相當多的關鍵指標進行改善,且成果斐然。如每生產1噸飲料的用水量從5噸逐步改善到2010年的4噸;2009年黑松總回收水量為14.7萬噸,約相當於2億5千萬瓶600 C.C.的瓶裝礦泉水,或是2009年台北市1,200位市民一年的民生用水量,約占黑松總用水量的18%;而每噸飲料生產的廢棄物處理成本也從29.6元降到28元,亦即產生的廢棄物量減少了。

當黑松針對關鍵指標改善同時,無形中也提升了自身管理能力及生產品質,並讓整條供應鏈上的供應商在減廢、減排與再使用上的能力同步前行,進而與世界標準接軌。

製程地圖指引碳足跡

2009年底,黑松不僅成為台灣第一個榮獲英國標準協會(BSI)頒發PAS 2050碳足跡查證聲明書的企業,更是亞洲第一個通過這項查證的領先者。

黑松為了通過PAS 2050碳足跡查證,先從600毫升寶特瓶瓶裝沙士著手,進行生產碳足跡的衡量。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一瓶沙士從原料集貨、生產、銷售到消費者手中,乃至於最後的回收工作,牽涉到的供應商環節非常多。

為了盤查碳足跡的排放,可能必須要求供應商揭露部分資料,但供應商會有洩漏商業機密的疑慮,因此黑松花了很大的力氣說服供應商,保證揭露的資料只是純粹想了解能、資源耗用數據的資訊。在說服供應商之後,黑松畫出了一張「製程地圖」(參考表一),詳細列出一瓶沙士從原料開採到最終消費者喝完回收的每個環節所產生的碳足跡。

最終,在做了如此仔細的盤查之後,黑松了解到每生產一瓶600毫升寶特瓶瓶裝沙士會產生303g的二氧化碳,並在盤查完生產沙士的碳足跡之後,發現在整個沙士的生命週期中,除了製造過程的能耗之外,排放最多二氧化碳的環節就在運輸的過程,包含原料開採、配銷運送及最終的回收。

因此,黑松特別鎖定降低沙士的瓶重,並將吹瓶廠整合到生產線內,藉此降低運輸過程排放的二氧化碳,同時將製程地圖中幾個關鍵流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用水量設定成關鍵績效指標,逐年加以改善,希望未來能夠降低製造每瓶沙士產生的二氧化碳量及用水量。

綠化標籤帶來實質營收

碳足跡盤查究竟對企業有哪些影響?在企業營運的過程當中,從備料、生產、包裝到出貨、回收整個一般稱為「產品生命週期」的過程中,不免有能源的消耗及二氧化碳的排放,如果能夠將每個環節產生的二氧化碳以可信的方式具體盤查出來,企業不僅可以根據客觀的數據了解並掌握經營活動中影響環境的部分,也能藉此尋求改善之道,這正是碳足跡盤查的重要性。

此外,在消費者環保意識逐漸抬頭的今日,碳足跡也提供消費者具體憑據來監督企業。當同樣的產品生產過程的碳排放量有所差異時,消費者可以選擇購買碳排放量較低的產品,藉此產生輿論壓力,迫使廠商做出改善。

不僅如此,碳足跡的認證未來也可能成為企業爭取銷售通路的關鍵。全球最大的零售業霸主沃爾瑪(Wal-Mart)自2011年開始實行綠色採購計畫,規定旗下通路上架之產品必須在2015年以前通過碳足跡查證,否則予以下架。
因此,若是企業對於自身產品碳排放的盤查仍然無關緊要,未來恐怕不只是在貨架上得不到消費者的青睞,甚至可能連通路、貨架都不得其門而入。

而綠化的效益是否反應到經營業績上?「在我們通過碳足跡查證並做出相關改善之後,黑松沙士這項產品的確提升了約9%的銷售額。」

黑松注重環保的企業文化,來自於貫徹創業前輩的思想。「黑松是飲料業,取之於土地,用之於土地,我們若不思考企業經營與環境資源取用之間的平衡,又有誰會比我們更在乎這件事?」

目前公司也極力將這樣的思想轉變成黑松每個人常懷於心的觀念,進一步變成可以傳承的系統。對黑松來說,這塊孕育他八十多年的土地,是所有黑松人願意盡全力守護的美麗家園。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