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非典型設計師成名前的青春物語

傳頌已久│絕版逸品│經典注目│全新表情│

重回2001年夏天,一個設計師初出校園,設計生涯大躍進的決定性時刻。

◎誰沒有過去──

聶永真大學畢業製作《社會咪咪檔案》(《永真急制》原型)首度裸露翻拍,羞怯附身面世(翻閱時請忍住笑意)


你所知道最初 卻非最真實的 聶永真

將張力十足的文字表情,復刻進文庫本裡典藏;用最精簡的設計圖像,雕琢最初我們都還未變複雜前,心思之易感細膩。

九年的口耳相傳,爭相forward、copy,造就了今天大家所認識的聶永真,一種流行,一個品牌。以Forward、Renew、復刻的概念,重新復習絕版前的美好時光。投遞/FW:最原汁原味的青春物語,痛快解析當代社會次文化的光怪陸離。

2001年夏天,聶永真,一個青澀徬徨如你我的少年即將走出校園。以他最喜愛且擅長的「把東西放在平面中對的位置」,在同學們紛紛隨著數位浪潮洪流改變取向之際,身兼美術與文字,偏執並完美地完成了一本厲害的平面出版畢業製作。

2002年2月,這個少年如願、幸運出版了個人第一本作品《永真急制》,成為傳說中的夢幻作品,自此展開他追尋、挑戰代表作的旅程。

自此,永真急制不斷被FW傳頌,成了一種設計界頂尖的傳奇。聶永真成為大明星爭相指定的名牌平面設計師,甚至包下唱片封面設計半壁江山,有人說,他是一個閃閃發亮的品牌。

絕版的《永真急制》全新製作重現經典,以重返初忠的「復刻」想法,在八年後以更洗鍊簡潔的風格,置換原書十分之一的圖像,全新編排文字以「直排單色文庫本」的樣貌出現;除了原內容的收錄之外,複合「Forward」有「轉寄」、「向前」的概念,書中再加入11篇這些年來最具話題性的轉寄文章與公開發表作品。附贈4本獨立裝禎的別冊,素材的取得則是來自聶永真手中唯一僅有的噴墨樣本,以翻拍原型的方式,將《永真急制》的圖像一一「再現」!

就讓時空回到那個夏天,那個即將展露頭角的設計師誕生前夕。《FW:永真急制》彷彿是一份走過匆匆時光的郵件,投遞那個夏天鋒芒畢露的少年、投遞那些一針見血的文字和飽滿的影像到2010。絕對是設計美學愛好者不可錯過的經典傳奇。

作者簡介:
聶永真

台灣科大設計系商業設計組畢,台藝大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大二時,獲得第一屆誠品文案寫作大賽大獎,自此展開一手幫誠品、客戶寫文案,一手不停移動滑鼠,創造流行視覺符碼的旅程。

左手描繪20/30世代流行語言裡共同信奉的美感大衣;右手書寫文藝知青共通生活經驗裡的狗屁倒灶、百無聊賴。文字與圖像同等犀利。將20/30世代共通的生活娛樂補捉進設計語法,在書籍、表演藝術與流行音樂裡,創造出最美好的視覺感受。曾出版個人作品《Re:沒有代表作》。

內文試閱:
友情命題

我該如何紀念你的死亡。
我是說,我該如何紀念一個人生計畫中即將死去的你。我們之間有一些節奏,我該如何化音符於歡愉略帶悲憤的力量,柔軟設計一場冷靜的花式告別。
在你還沒說出「我後來也曾愛你」的片段榮景之前,要如何以酒敬你以花鋪陳才不會顯得與你的默契格格不入?我有一些企圖,在你的溫袍上刺一朵陽光百合加美少女戰士然後祝你一路順風,我之所以變得無聊是因為你之所以睥睨。對一些離題的溫情氾濫顯得極度抗拒,我想那是因為我們還不夠熟。
讓我們來手牽手合唱一首哀愁的歌,該如何消耗你的死亡我的準備,該如何紀念你的死亡。


一開始我們都是簡單的。

一開始我們都是簡單的。
簡單的高中制服跟白色內衣、簡單的體育課跟操場上那些緊緊的運動短褲、簡單的下課後補習班那個重考生的出現、簡單的書包放著他寫給你那一堆密密麻麻醜醜的字。簡單的軍訓室轉角廁所裡短暫三分鐘射在褲子裡的自慰。簡單藍色大門的腳踏車男孩還有尿尿會分岔的祕密。簡單的畢業典禮送完禮物分道揚鑣。簡單的爭風吃醋還有我曾經為你哭。
還有什麼比報復更柔軟甜蜜的呢?你在公園裡上了一個可愛的物理系大學生並且很理所當然地尬了他一整夜順便取暖,第二天早晨親吻了他的額頭跟他說你好可愛你好喜歡他之後便各自開了自己的門離開。你在博物館寬大圓柱的後面擁有一個簡稱Michael的香港人忘情地為你口交,你還賞了他陶醉的兩巴掌,這是你永遠都做不到的淫蕩。你學會了用藥跑爛了趴場變得很會賺錢不斷地買衣服剪了很多次你永遠都覺得很貴的髮型你就是無法抑制自己既驕傲又自信。你依然持續地收集每一個卿卿我我大頭貼當作戰利品,證明自己的存在跟一流。你攻下了每一個人的身體跟心理以報復(或媲美?)那些狠狠傷害過你然後把你輕鬆甩掉的高級段數。
一開始我們都是簡單的 。
因為我們後來長大了。因為曾經得不到後來太想要得到,權力、身段跟人際突然變得好重要!於是開始有了高度感染的文藝與優質網友、高度感染的健身房跟游泳池、高度感染的類誠品品味與凌晨兩三點、高度感染的Abercrombie & Fitch穿衣練習、高度感染的假High跟假完整的自己。我們不就是某種類型的人嗎,不斷地以「親身參與」來達成「進位」或「對位」的目的。所以他媽的真愛最好即將到來。
好幾年前的那個高三生活之冬天夜晚,有一隻溫暖的手緊握著你,像一道剛好傾斜打在你臉上的陽光,那是一個文大建築再過幾天就要出國讀書的畢業生(出國是制式的藉口還是最美的詛咒?),你難過得整晚吃不下飯。可能是因為昨晚認識當夜打炮今天續約緊緊擁抱,讓你以愛情的初生之犢覺得終於他是對的人,你為他哭了好幾個晚上並且覺得有等待他回來之必要,直到你發現那年你才十七歲而且到目前他還持續失蹤著,白痴才會相信這是手扎情緣台灣版的至高境界,所以後來事情當然得有些改變,改變是為了慶祝長大。
我仍然相信你的純真脆弱儘管你已經長大很久,你喜歡去加州、喜歡穿白色貼身背心跟小垮褲(今年應該已經換褲子了)、喜歡拍自己的身體跟腳、喜歡在KK發表文章、喜歡幫大家收集內褲男模的好看照片、喜歡認識人、喜歡靦腆曖昧跟淚眼汪汪(鎖水防乾很成功);某些程度你還保留著完整的簡單……
我也相信一開始我們的回憶總是連接的,後來總是碎片的,如果我們身經百戰。
6:15am,男孩(男人?)從流亡中帶回信仰,即使狩獵順利也自認有罪,於是他背著光繼續禱告了十七年。(不要問我為什麼是十七年,我祇覺得這是一組適合成熟的美好數字。)

﹡原文編取自「男灣」(寶瓶文化)書序



我們得試著上得了檯面一些。
Pump to get okay

網友冷冷地表達只看哪一類的電影、只跑哪一類的藝文演講的具體概念,不禁雞婆地為她捏了一把冷汗。因為她私底下可能極度希望長滿胸毛的英雄式草根男性成為她的心靈伴侶,可能私底下常常在公共廁所使用浣腸或嚼口香糖等比較大眾化的動作,但可能在撇條時卻會異常堅持地使用某種品牌的衛生紙……。
大家都靠右邊走會比較好嗎?
讓我們舉辦一場悼念會。
給那些比正常人清醒的精神病患。給所謂後天人格不健全的螢光色美麗家扶喵喵咪。給左三圈右三圈,馬上被品味噴散的北斗六尺四。給一包25元燃燒的白長壽(二人的流體力學在你一口我一口吐納中遂告夭折)。給神奇甜蜜呼啦圈。給人生掉皮哈啦草。我們可不可以再放縱以前的公廁馬桶上趕吞好久沒吃到的黑色正露救命丸?或者趕快再強吸一根喘息菸?
你在自言自語些什麼?你在聽什麼樣的音樂?你是說你比較喜歡五權憲法嗎?
我比較喜歡幹一票的道德根莖論。
趁著研讀玉女心經的時候來根烤米血,寶貝。
And pump to seek okay
我們甚至得花好幾年的時間去揣摩一些檯面上的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