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19年後,第8個故事,
哈利波特終於回來了!


★席捲全球!橫掃英美暢銷排行榜TOP 1!
★每日電訊報:雖然是以劇本的形式呈現,但一本全新的《哈利波特》小說所帶來的驚奇就是它的魔法!
★澳洲國家日報:《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和前面七集小說一樣迷人與令人難以抗拒!
★衛報:近十年來銷售最快的一本書,看來更將成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舞台劇本!
★《GQ》雜誌:《哈利波特:被詛咒的孩子》將滿足所有哈利波特迷!


父親的盛名和惡名,
在他們的身上,形成一道危險的詛咒……

十九年過去了,哈利波特從一個勇敢的男孩蛻變為三個孩子的父親。即使如此,他依然深陷於往事的惡夢中,他夢見父母,夢見犧牲的夥伴,思念和歉疚緊緊抓著他不放。當他的閃電疤痕隱隱作痛,哈利開始懷疑:「那個人」難道還沒有放過他?

最讓哈利感到憂心的,是他與小兒子阿不思降至冰點的關係。如果可以的話,阿不思真不願意身為哈利波特的兒子,彷彿必須要成為另一則「傳奇」,才配得上他的父親。

阿不思的困擾也許只有天蠍能懂,天蠍有個惡名昭彰的父親──跩哥馬份,魔法學校甚至流傳著謠言:天蠍是佛地魔之子!於是,兩個男孩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他們都無法選擇,無法選擇自己的父親,無法選擇去過一個自由自在的人生。

然而,他們卻在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秘密:魔法部還留有一個時光器。阿不思和天蠍第一次為自己做了選擇,他們要回到過去,改變這個不完美的世界。但他們不知道,就像人類不可能達到完美,魔法也一樣……

作者簡介:
J.K.羅琳 J.K. Rowling
《哈利波特》系列小說和相關作品的作者,另著有《臨時空缺》,以及以「羅勃‧蓋布瑞斯」為化名所撰寫的「私探史崔克」犯罪小說系列。
羅琳是首次參與舞台劇本創作,並擔任電影《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的製作人。

傑克‧索恩 Jack Thorne
舞臺、電影、電視和廣播編劇,作品包括舞臺劇《希望》(Hope)、《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電影《戰爭手冊》(War Book)、《男童軍指南》(The Scouting Book for Boys);電視《不要帶走我的孩子》(Don’t Take My Baby)、《死靈》(The Fades)、《這就是英格蘭》(This Is England)系列。

約翰‧帝夫尼 John Tiffany
他在倫敦西區和紐約百老匯所執導的舞台劇和音樂劇曾榮獲多座獎項,作品包括《曾經》(Once)、《玻璃動物園》(The Glass Menagerie)、《馬克白》(Macbeth)、《酒神的女信徒》(The Bacchae)、《血色童話》(Let the Right One In)和《黑衛士兵團》(Black Watch)。他是倫敦「皇家劇院」副總監,並曾在二○○五至二○一二年間擔任「蘇格蘭國家劇院」副總監。

譯者簡介:
林靜華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獲六十九年行政院新聞局「圖書著作金鼎獎」。曾任職聯合報系、歐洲日報編譯組副主任,現專事翻譯,譯著等身。

●【哈利波特9又3/4月台】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harrypotter

內文試閱:
第一幕第一場王十字車站

(這是一處擁擠、繁忙的車站,來自四面八方的旅人行色匆匆。在一片熙熙攘攘中,有兩台堆滿行李的手推車上各坐著一只大鳥籠,隨著推車的移動嘎噠嘎噠地響。推推車的是兩個男孩詹姆與阿不思。他們的母親金妮跟在後面。三十七歲的哈利肩上背著他的女兒莉莉。)

阿不思:
爸,他一直講、一直講。

哈利:
詹姆,你就別再逗他了。

詹姆:
我只說他可能會被分到史萊哲林,他有可能……(看到父親瞪他一眼)好啦。

阿不思(抬頭望著他的母親):
你們會寫信給我吧?

金妮:
你要的話,我們每天都會寄一封信給你。

阿不思:
不,不用每天啦。詹姆說大部分學生都是一個月才會收到一封家書,我不希望.…

哈利:
去年我們每個禮拜寄三封信給你哥哥。

阿不思:
什麼?詹姆!
(阿不思用責問的眼光瞪著詹姆。)

金妮 :
是的,你不要把他告訴你的那些有關霍格華茲的話全都當真。你哥哥就是愛亂開玩笑。

詹姆(咧嘴笑):
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

(阿不思看看他父親,再看看他母親。)

金妮:
你只要對著第九和第十月台中間那堵牆直直走去就對了。

莉莉:
我好興奮喔。

哈利:
不要停下來,也不要怕你會撞上它,這點很重要。如果你會緊張,最好小跑步。

阿不思:
我準備好了。
(哈利與莉莉一起合力推著阿不思的手推車;金妮幫忙推詹姆的推車,一家人加快腳步對著那堵牆衝進去。)


第一幕第二場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月台上彌漫著從霍格華茲特快車噴出的濃濃白煙。
這裡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但熙來攘往的人群不是穿著筆挺西裝的上班族,而是身穿巫師袍的男巫師和女巫師,正忙著和他們心愛的子女道別。)

阿不思:
這裡就是了。

莉莉:
哇!

阿不思: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莉莉:
他們在哪裡呀?他們來了嗎?也許他們沒來?
(哈利指著榮恩、妙麗和他們的女兒玫瑰。莉莉朝他們飛奔而去。)
榮恩舅舅,榮恩舅舅!!!
(莉莉奔向榮恩,榮恩轉身抱起莉莉。)

榮恩:
這不是我最疼愛的小波特嗎﹖

莉莉:
你要變魔法給我看嗎?

榮恩:
妳知道「衛氏巫師法寶店」有個招牌魔法叫「吹氣偷鼻」嗎?

玫瑰:
媽!爸又要做那件無聊事了。

妙麗:
妳說無聊,他說是傑作,我說……介於兩者之間吧。

榮恩:
等等,讓我先吸口……氣。接下來很簡單,只要……抱歉,假如有聞到一點大蒜味的話……
(他對著莉莉的臉吹氣。莉莉咯咯笑。)

莉莉:
你有燕麥粥的味道。

榮恩:
乒、乓、砰!小妞妞,準備好再也聞不到任何氣味了……
(他拿下她的鼻子。)

莉莉:
我的鼻子在哪裡?

榮恩:
噠啦!
(他的手上是空的。這是個無聊的把戲,但每個人都喜歡它的無聊。)

莉莉:
你好笨喔。

阿不思:
大家都在看我們了。

榮恩:
那是因為我的緣故!我太有名了。我的鼻子實驗遠近馳名哩!

妙麗:
確實有一套。

哈利:
停車沒問題吧?

榮恩:
我停好了。妙麗不相信我能考到麻瓜駕照,是吧?她認為我對監考官施了迷糊咒。

妙麗:
我才沒有,我一直對你很有信心。

玫瑰:
我完全相信他對監考官施了迷糊咒。

榮恩:
喂!

阿不思:
爸……
(阿不思扯扯哈利的長袍。哈利低頭看他。)
你想──萬一我被──萬一我被分到史萊哲林……

哈利:
那有什麼不好?

阿不思:
史萊哲林是蛇和黑魔法的學院……它不是勇敢的巫師的學院。

哈利:
阿不思˙賽佛勒斯,你是以霍格華茲兩任校長的名字命名的,其中一位就是來自史萊哲林,而他或許是我這輩子所認識最勇敢的人。

阿不思:
但,要是……

哈利:
要是你,你,介意的話,「分類帽」會把你的選擇列入考慮。

阿不思:
真的?

哈利:
我當年就是這樣。
(他以前從未提起過這件事,此刻不由得又在腦子裡小小緬懷了一下。)
霍格華茲對你會有幫助的,阿不思,我向你保證。那裡沒什麼好怕的。

詹姆:
除了騎士墜鬼馬。你要當心那些騎士墜鬼馬。

阿不思:
我還以為牠們是隱形的!

哈利:
你要聽教授的話,不要聽詹姆的。記得要開開心心,好好享受。好了,假如你不想錯過這班火車,你應該快點……

莉莉:
我要去追火車。

金妮:
莉莉,回來。

妙麗:
玫瑰,記得幫我們向奈威問好!

玫瑰:
媽,我不能隨便去跟教授問好!
(玫瑰離開去搭火車。阿不思轉身,最後一次擁抱哈利與金妮後也跟在玫瑰後面。)

阿不思:
好吧,那,再見了。
(他登上火車。妙麗、金妮、榮恩和哈利都注視著火車。火車汽笛響徹月台。)

金妮:
他們不會有問題吧?

妙麗:
霍格華茲地方很大。

榮恩:
不但大,而且是個好地方,食物很豐富。我願意付出一切再回去。

哈利:
奇怪了,小思竟擔心他會被分到史萊哲林。

妙麗:
那沒什麼,玫瑰居然擔心她會不會在一年級或二年級時打破魁地奇得分紀錄,還為她怎樣才能提早接受普等巫測而操心呢。

榮恩:
我真不明白她的野心是從哪兒來的。

金妮:
那你有什麼感覺,哈利,假如小思──假如他是?

榮恩:
妳知道嗎,金妮,我們以前都一直認為妳很可能被分到史萊哲林。

金妮:
什麼?

榮恩:
老實告訴妳,弗雷和喬治還為此開盤下注呢。

妙麗:
我們可以走了嗎?大家都在看了。

金妮:
你們三個人只要聚在一起總會引人側目。分開時也一樣,總是有人在注視你們。
(四個人退場,金妮叫住哈利。)
哈利……他不會有問題吧?

哈利:
當然不會。


第一幕第三場霍格華茲特快車

(阿不思和玫瑰一起走進車廂。販賣點心的推車女巫推著點心車走過來。)

推車女巫:
孩子們,需要什麼點心嗎?南瓜餡餅?巧克力蛙?大釜蛋糕?

玫瑰(看見阿不思對巧克力蛙投以渴望的眼光):
小思,我們要專心。

阿不思:
專心什麼?

玫瑰:
專心挑選我們要交的朋友。你知道,我媽和我爸就是在他們第一次搭霍格華茲特快車時認識你爸……

阿不思:
所以我們現在也必須挑選來往一輩子的朋友?這太恐怖了。

玫瑰:
才不呢,這是多麼刺激呀!我是妙麗˙格蘭傑與榮恩˙衛斯理的女兒,你是哈利波特的兒子,人人都想跟我們作朋友,我們要挑選我們喜歡的。

阿不思:
那我們要如何決定,坐哪一個車廂……

玫瑰:
我們先全部看過一遍後再決定。
(阿不思打開一扇車廂的門,發現裡面只有一個金髮男孩,天蠍,沒有其他人。阿不思對他微笑。天蠍也對他微笑。)

阿不思:
嗨,這個車廂……

天蠍:
可以坐,這裡只有我。

阿不思:
太好了,那我們或許,呃,進來──一下下──可以嗎?

天蠍:
可以啊。嗨。

阿不思:
阿不思,小思。我──我叫阿不思……

天蠍:
嗨,天蠍。我是說,我叫天蠍。你叫阿不思,我叫天蠍。妳一定是……

(玫瑰的表情漸漸冷下來。)

玫瑰:
我叫玫瑰。

天蠍:
嗨,玫瑰。我有嘶嘶咻咻蜂,妳要吃嗎?

玫瑰:
我剛吃過早餐,謝了。

天蠍:
我還有驚嚇巧克力、胡椒鬼,和一些蛞蝓軟糖。我媽的觀念──她說(唱歌):「糖果能幫助你交到朋友。」(他發現他錯了,不該唱歌。)這個觀念想必很驢。

阿不思:
我來一點……我媽不准我吃糖。你都先吃哪一種?
(玫瑰趁天蠍不注意時偷偷打了一下阿不思。)

天蠍:
簡單。我一直認為胡椒鬼是糖果之王,它是一種會讓你耳朵冒煙的薄荷糖。

阿不思:
好極了,那我──(玫瑰又打他一下)玫瑰,拜託妳不要一直打我好嗎?

玫瑰:
我沒打你。

阿不思:
妳有打我,而且打得很痛。
(天蠍的臉色發白。)

天蠍:
她打你是因為我。

阿不思:
什麼?

天蠍:
聽著,我知道你們是誰,所以為了公平起見,我也應該讓你們知道我是誰。

阿不思:
什麼意思你知道我們是誰?

天蠍:
你是阿不思˙波特,她是玫瑰˙格蘭傑-衛斯理。我是天蠍˙馬份。我媽和我爸是翠菊與跩哥˙馬份。我們的父母──他們合不來。

玫瑰:
這句話說得太輕描淡寫,你媽和你爸是食死人!

天蠍:
我爸是,但我媽不是。
(玫瑰把頭別開,天蠍明白她的意思。)
我知道那個謠言,但那是謊言。
(阿不思看看表情很不自在的玫瑰,再看看一臉無奈的天蠍。)

阿不思:
什麼──謠言?

天蠍:
外面謠傳我爸媽不能生育,但我爸和我爺爺想要一個強大的繼承人,免得馬份家族斷了香火,所以他們……他們用時光器把我媽送回去──

阿不思:
把她送回去哪裡?

玫瑰:
外面傳言他是佛地魔的兒子,阿不思。
(氣氛頓時安靜得可怕。)
這也許是胡說八道,我的意思是…瞧你,你有個鼻子。
(緊張氣氛稍稍化解,天蠍笑了,有傷感也有感激。)

天蠍:
而且我跟我爸長得很像!我遺傳了他的鼻子、他的頭髮和他的姓氏。這都沒什麼了不起。我的意思是──那些父子之間的問題,我都有,但總的來講,我寧可當馬份的兒子也不要當黑魔王的兒子。
(天蠍與阿不思相互對望,兩人心意相通。)

玫瑰:
沒錯。好吧,也許我們應該另外找個地方坐。走吧,阿不思。
(阿不思若有所思。)

阿不思:
不(他避開玫瑰的眼光),我沒問題,妳去吧……

玫瑰:
阿不思,我不等人的。

阿不思:
我沒有要妳等。我要留下來。
(玫瑰再瞪他一眼,悻悻然離開車廂。)

玫瑰:
好吧!
(她離開,留下天蠍和阿不思──兩人互相對望,但都不太有把握。)

天蠍:
謝謝你。

阿不思:
不,不,我留下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你的糖果才留下來。

天蠍:
她好兇喔。

阿不思:
是啊,抱歉。

天蠍:
不,我喜歡。你喜歡人家叫你阿不思還是小思?

(天蠍咧嘴笑,把兩顆糖果扔進口中。)

阿不思(想了一下):
阿不思。

天蠍(兩隻耳朵冒出煙來):
謝謝你為了我的糖果留下來,阿不思!

阿不思(大笑):
哇!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