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球發行14種語言
榮登《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報》暢銷小說排行榜

千萬別在一個吸血鬼面前釋放魅力,
除非,
妳已有承受後果的勇氣……

  他擁有現代化的思維、不平凡的社交手段;他從來只喝瓶裝血,未曾因為飢餓而動手襲擊……
  簡而言之,他是吸血鬼界的紳士,絕對的無害,於是乎,說服人類與吸血鬼結盟這個重責大任,便理所當然地落在他的頭上!
  做過數百次沙盤推演,他原以為一張結盟證書是手到擒來,沒有想到人類總統卻提出了交換條件--他必須先讓總統千金有一個愉快又難忘的夜晚……

  她出身第一家庭,擁有超高學歷;她只醉心於科學研究,謝絕所有玩樂……
  換句話說,她是人類世界的宅女,絕對的無趣,也因此,當她必須與那位性感的闇夜使者共渡一晚,可想而知有多麼手足無措!
  做過無數次心理建設,她原以為能在他的無限魅力中全身而退,沒有想到他竟在她耳邊呢喃輕語--我想不到比追求妳更有趣的事了……

作者簡介:
凱瑞琳‧施柏克Kerrelyn Sparks

  《紐約時報》及《今日美國報》的最佳暢銷作者,《我的不死鄰居》一書出版之後,更躍升到《紐約時報》第十四名的暢銷書,甚至連不死族都開始為之注目了。同一本書更在2008年被提名(不是被不死族提名)為RITA Award《美國言情小說獎》最佳超自然羅曼史的獎項殊榮。
  麻煩請到凱瑞琳的個人網站多多參觀(自從她開始繳稅跟吃巧克力之後,便有一個傳言指出她不是不死族一員),網址是:http://www.kerrelynsparks.com。或者是請寫信到她的郵政信箱,地址是:P.O. Box 5512,Katy,TX 77491-5512。她會非常樂意收到您的來信!
  個人網站:www.jenniferestep.com

譯者簡介:
羅秀純
  外貿人才養成班畢業,曾任職外商公司擔任總經理秘書。後因喜愛寫作,投入文學創作,至今十餘年,曾出版數十本愛情小說。

內文試閱:
  艾碧向自己的母親還有黛博拉揮手道別,然後跟著她的妹妹走出房間。門口站著另一個安全人員,他叫賈許,是分配給麥迪森的可憐傢伙。
  艾碧對賈許微笑,他微微點頭,臉上仍毫無表情。她曾經讓他稍稍笑過一次,對他說如果有人綁架了麥迪森,恐怕撐不到十分鐘就會把她送回來。
  麥迪森轉頭看著她,皺眉,「牛仔褲跟T恤?還有,妳怎麼老是穿著那件醜醜的外套?一點都不時尚。」
  「這是實驗衣,我剛從實驗室出來。」
  麥迪森嘆息,「我真希望有時間讓妳換衣服,第一印象很重要,妳知道的。但算了!我們得動作快點。」她大步走在走廊上,厚地毯吸收了高跟鞋的聲音。
  艾碧走在麥迪森身邊,賈許在她們身後保持一段距離。
  「所以說,妳身上的衣服是要穿給吸血鬼看的?」艾碧問道。
  「當然。」麥迪森大步走過中廊,來到橢圓大廳,「我想要盡量呈現出最完美的樣子,每個人都知道,吸血鬼很有魅力!」
  「我以為他們都臉色蒼白,還……死氣沉沉。」
  「他們是不死之身,」麥迪森糾正她,「沒錯,他們是白了點,但卻是白皙閃亮。我想他們會喜歡這件亮亮的裙子,還有多麗的亮面袋子。我們得讓客人賓至如歸,妳懂嗎?」
  艾碧聳聳肩,「這方面妳是專家。」她妹妹一直都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因此安全人員把她的代號訂為「亮晶晶」。
  麥迪森對她投以惱怒的目光,「我知道妳不相信我,但妳會發現我是對的!」她打開通往面向南面杜魯門陽台的門,「從這裡走。」
  「不是要去開會的地方嗎?」艾碧走出戶外,涼爽的夜風向她襲來,「我們不是應該去西翼?」
  「沒錯,但我們先在這裡偷看他們。」麥迪森把狗袋放下,大步走向可以看到白宮南面入口的二樓陽台邊緣。
  賈許站在門邊,對著手腕上的通話器低聲報告她們的位置。
  艾碧把手放在鑄鐵欄杆上,看向樓下的弧形車道,「下面沒有人。」
  麥迪森嗤道:「妳以為他們會開車來嗎?他們可是吸血鬼,會用飛的!我猜他們應該會降落在這個陽台上。」她仰望夜空,「妳有看到他們嗎?他們可能是用蝙蝠的形態出現。」
  艾碧雙手抱胸,靠在白石柱上,可以聽到遠處的車聲與喇叭聲。此處宛如小小的寂靜綠洲,下面的草地上燈光明亮,而且開著春天的五彩花朵。她真該在盛夏來臨之前好好享受花園的景致,悠閒地聞著花香,但她一直覺得時間緊迫,得快點找到救媽媽的辦法。
  她嘆氣,「妳知道一個成年人要變成那麼小一隻的蝙蝠,這件事就物理學上來說是不可能的吧?」
  麥迪森抽了一口氣,然後指向前方,「是那個嗎?」
  「看起來像隻烏鴉。」
  「喔。」麥迪森邊把手指放在唇上,邊想,「會議時間就快到了,他們怎麼那麼慢?」
  「從羅馬尼亞來,坐飛機要很久。」
  麥迪森嗤道:「別傻了!他們一直都在美國,就存在於我們之間。」
  「我想我一直都沒注意到他們。」
  「沒錯!妳當然不會注意到他們,我們看到他們的時候,都不知道他們是吸血鬼,他們很擅長隱藏在一般人之中。喔……」麥迪森張大眼,「我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除非我們邀請他們進來,否則他們無法進入我們的家。」
  「真的嗎?」
  「沒錯!吸血鬼是那樣的。相信我,我算是專家,看過所有最近出的書。」麥迪森伸展雙手,提高音量,「噢,屬於夜晚的人們,我在此召喚你們這些不死之身,歡迎來到我們的簡陋小屋!」
  簡陋?艾碧壓抑住大笑的衝動。突地,她看向前方,指著一輛開進車道的禮車,「好像有效耶!」
  「別傻了!艾碧,他們會變成蝙蝠飛進來。」麥迪森看著地平線的另一頭。
  「如果那些蝙蝠化成人形呢?難道他們會光溜溜地走進辦公室?」
  麥迪森咯咯地笑,「那就太酷了!但不會,他們會穿得很體面,也許還是燕尾服,他們的品味都很好。」
  艾碧看見那輛禮車停在車道上,一群安全人員蜂擁而上。維安小隊隊長打開車門,一個人走了出來。
  她屏住呼吸。那人奪走她所有的注意力,光這點就很奇怪,因為她從來不曾對一個男人有過這種反應!也許是因為他走出車外直起身時的姿態,既優雅又充滿男性氣息,宛如擁有一身強大的力量,卻又暗自將那力量控制得宜。
  她只看得到他的背,但……哇喔!他高瘦且精實,一身昂貴的西裝襯托出他的寬肩。他深棕色的頭髮有點長,遮住衣領,但看起來好柔軟豐厚,讓人想去摸一摸。
  如果能夠看到他的臉就好了!
  這時,另一個人從車裡踏了出來,比方才那一位矮而結實,也比較老,蓄著一頭紅棕色的短髮。他表現出一副這裡由他負責的樣子,著急地跟安全人員說了些什麼。
  那神祕的深棕髮男子安靜地站在一旁,那稍矮的紅棕髮男子把他介紹給穿黑西裝的安全人員,跟他們握手。
  他帥氣逼人!艾碧靠在欄杆上努力往下看,只能看到他的右臉,但光這樣就能知道,他一定有著俊美的五官。天啊!那張臉可以讓人融化,堅挺的鼻梁、高聳的顴骨、堅毅的下巴……哇!他可以登上媽媽那些有聲書的封面了。
  他是誰?他太年輕,不可能是政治人物。也許那個老一點的男人是搞政治的,而這個年輕的男子是他的助理?但今晚的會議,來參加的都是國防高層的人,所以他也有可能是CIA,或是國防部的人。
  她躲進柱子的陰影中,不希望他注意到她在看他。他正聽著維安隊長說話,皮膚比起其他人顯得蒼白許多……咦?皮膚蒼白、極具魅力、穿著高雅有品味,她妹妹可能真的有吸血鬼造訪白宮了呢!
  「奇怪,」麥迪森喃喃道,一邊仍看著地平線另一頭,「吸血鬼怎麼還不來?」
  那神祕的男子有了改變,那改變相當微小,但艾碧卻看得很清楚。他的肩膀似乎變寬了,頭微微抬起。難道他聽到麥迪森的話了?不可能!她們距離地面有兩層樓高。
  他轉頭看向麥迪森。他真的聽到了!而他的臉……她現在可以看到他整張臉了!
  「哇喔……」艾碧低讚。
  他的視線立刻轉了個方向,盯著她看。
  老天!艾碧抽了口氣,躲進陰影深處。他怎麼能夠聽到這麼小的聲音?這裡一片黑暗,他又是怎麼看到她的?
  她等待著,他的視線應該很快就會轉向麥迪森。男人們通常都會看麥迪森,她就站在燈光下,金髮閃閃動人,粉色的裙子也閃閃動人。
  她是白宮的公主!
  艾碧努力穩住呼吸,發現他仍然凝視著她。天啊!她感到頭暈目眩,好像就快要暈倒了。
  別傻了!妳從來就沒有暈倒過,這只不過是一種化學效應。這種事從來沒有發生在她身上,但她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的腦袋裡釋放出了多巴胺……大量大量的多巴胺!
  躲進柱子後面,她很擅長隱藏,畢竟她是被人忽略的總統女兒,而她也喜歡這樣。
  等了幾秒,她心想他現在應該已經放棄,把注意力轉到麥迪森身上了。
  她從柱子後探頭偷看,忍不住倒吸一口氣。他還在看她!她的手摀住胸口,老天,她心跳得好快!
  他笑了,起初只是輕揚起左邊的唇角,然後綻放一朵燦爛的微笑。他竟然還有酒窩!
  她倒靠在柱子上,多巴胺急速湧現,心跳快得超過負荷。
  好吧!艾碧,現在妳可以暈倒了!
  
  「快來!」艾碧衝向樓梯。
  「妳在急什麼?」麥迪森努力追上她的腳步,「穿著高跟鞋我沒辦法跑,我怕我會跌倒,傷了多麗。」她把狗袋交給賈許。
  賈許的下巴微微僵硬,那是唯一顯現出的不悅,但艾碧看到了。
  「我來提。」她一把抓過狗袋,跑向階梯,穿著運動鞋的她,動作敏捷矯健。
  「別跑那麼快,」麥迪森喊道,「妳會嚇壞多麗的!」
  艾碧看了一眼狗袋。多麗探出頭來,就像坐車時一樣笑得很歡,「她不會有事!」
  「妳呢?沒事嗎?」麥迪森的聲音從樓梯上方傳來,伴隨著她高跟鞋的清脆踩地聲,「妳為什麼表現得這麼奇怪?」
  好問題。艾碧來到一樓時停了一下。這樣執著於一個男人,實在太不像她會做的事情,「我……我想知道他是誰。」
  「誰?」麥迪森好不容易走到最後一個階梯,賈許跟在她身邊保護,不讓她跌倒。
  「那個走出禮車的男人。」艾碧走進大廳,轉頭說,「他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妳不覺得嗎?」
  「我沒看清楚,我忙著找……噢,天啊!」麥迪森的腳步聲突然停住,「妳認為他是個吸血鬼?」
  艾碧眨眨眼。是嗎?當然不,吸血鬼又不是真的。她低頭看向手裡抓的狗袋,多麗也抬頭好奇地看著她。
  「那樣就太瘋狂了,是吧?」她低聲說。
  多麗叫了一聲,像是同意她的說法。
  「謝謝妳提醒我要理智。」艾碧朝著西翼走。
  她看過網路上瘋傳的討論,她甚至看過那部聲稱是吸血鬼被砍頭的影片。對她而言,那就像是電影裡的場景,一個穿著蘇格蘭裙的男主角用劍殺死敵人。那個被他砍頭的人瞬間化成灰燼,這用現代的電影特效應該很容易做得出來。
  一走進西翼,多麗就開始吠,牠不斷抓著狗袋,瘋狂地叫著。
  麥迪森跑著追上她,「艾碧,妳對我的寶貝做了什麼?」
  「我什麼也沒做!」見多麗試著要跳出狗袋,艾碧趕緊把它放在地上。
  多麗跳了出來,跑進西翼。艾碧跟著追上去,然後在橢圓辦公室外面的等待室停下腳步。麥迪森跟賈許在她身邊停下來。
  兩個安全人員在辦公室門口守著,艾碧看到那個神祕的男子就在等待室裡,坐在一幅油畫的下方,她心跳不由得加速。
  多麗朝著他吼叫,露出小小的尖牙。艾碧本想開口叫牠不要再叫了,多麗卻突然倒在地毯上,一動也不動。
  「多麗!」麥迪森衝向多麗,抬起牠的頭,「多麗,妳開口說說話啊!噢,天啊!她怎麼了?」
  「她沒事,」神祕男子說,他的視線回到那兩個一直保持冷靜沉默的安全人員,「我想牠只是……睡著了。」
  「睡著?」麥迪森雙眼大睜。
  賈許傾身檢視多麗,「她沒事,還在呼吸。」
  「謝天謝地!」麥迪森壓著胸口,心疼地看著她的寵物犬,「可憐的孩子,她一定是累壞了!」
  艾碧站在門口,沉默地看著,視線在癱軟在地的狗跟那個神祕男子之間游移。她突然有種怪異的想法,似乎是他讓多麗閉嘴並且睡著的。
  她張開口想要質問他,他的視線卻突然移到她身上,她頓時忘了自己要講什麼。
  她剛剛光是遠遠看著他就快要暈倒了。她現在離他這麼近,根本連思考都無法思考。更難呼吸。她心跳狂亂,口乾舌燥。她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唇,他的視線凝視著她的唇,然後又直視她的眼睛。
  她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綠色的。那帶著灰的綠讓她想到罩著一層薄霧的綠色沼澤。美麗而神祕。又帶著危險。
  他點頭致意,視線始終停駐在她身上,「妳好,我是格雷戈里.豪斯坦。」
  格雷戈里?聽起來好像東歐人的名字,但他的口音卻又像來自美國。
  艾碧咬著下唇,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他有可能擁有某種神奇的心靈控制能力嗎?
  「我是麥迪森。」她妹妹站起身來,抱著多麗,她顯然沒注意到豪斯坦先生並不是在跟她講話,「賈許,可以麻煩你去幫我拿狗袋來嗎?」
  賈許看了眼另外兩個保安人員,大步走出房間去幫麥迪森跑腿。
  艾碧慢慢走進室內,這間房間是白宮標準的裝潢——骨董桌旁圍著一些坐起來很不舒服的椅子,牆上掛著昂貴的掛簾、畫作,跟橢圓鏡。她緊張得四處張望,假裝沒注意到那神祕男子一直凝視著她,但她其實有注意到,全身的每吋肌膚都感覺到他的視線。
  麥迪森好奇地看著他,「你剛剛說你姓豪斯坦?」
  「是的。」他的視線轉向她一下,然後又轉回艾碧身上。
  麥迪森走到艾碧身邊低聲說:「他一定不是,沒有哪個自尊心強的吸血鬼會取這種名字。」
  他笑了!老天,他的笑……
  艾碧的心臟瘋狂鼓動,但隨即她又眨眨眼,瞇起眼睛。他的犬齒太尖了,而且他的聽力未免太好了。
  「你……你剛才看到我們在陽台上?」
  他點點頭,眼中帶著一抹捉狹,「下回妳想躲在陰影裡,應該先脫掉白色實驗衣。」
  她的雙頰燒熱了。噢,當然,所以他才會看到她,雖說她敢發誓,他方才是直視著她的臉的。
  「妳是醫生嗎?」他問。
  她搖搖頭。
  「妳算是,」麥迪森低語,然後抬高音量,「她是生化博士。」
  艾碧看不出來他是驚訝或是佩服,但他看她看得更專心了,那足以讓她心跳失速,「你的視力跟聽力好像都很好?」
  他的唇微揚起,露出酒窩,「妳注意到了。」
  「抱歉失陪一下,」艾碧拖著麥迪森走出去,臨去前轉頭看他一眼。他禮貌地轉頭看著一幅畫,讓她得以再度欣賞到他完美的側臉。老天!怎麼有人可以那麼帥?
  「妳有注意到他符合妳方才說的每項要件嗎?」她低聲對麥迪森說,「皮膚蒼白、極具魅力、穿著高雅有品味?」
  她又看到他在笑了,可惡的傢伙!
  「而且,他的聽覺還靈敏得可怕……」
  麥迪森嘆氣,「我知道妳想說什麼,但那個人不是吸血鬼,他不夠顯眼,而且他也不是變成蝙蝠飛進來的。」
  他轉向她們,失笑。
  艾碧忽視他的酒窩,專心想著他的犬齒——他那尖銳得要命的犬齒。
  他收起微笑。
  有趣!她大步走回去,「傳言說有吸血鬼要來造訪白宮,豪斯坦先生,你怎麼想呢?你認為吸血鬼能夠祕密地活在一般人之中嗎?」
  他瞇起眼,她突然感到一股電流在兩人間流竄,她的心跳又更快了。
  她抬起下巴,「豪斯坦先生,你是否有什麼大祕密呢?」
  他向她走近一步,綠色的眼眸閃著光芒,「艾碧,妳呢?妳是否也有什麼祕密?」
  她眨眨眼。
  「艾碧.塔克,對吧?」他更靠近,「妳為何一直躲避鎂光燈?」
  「我不想引人注目……」她再度看一眼牆上的鏡子,鏡子中有她的身影,但沒有他的!
  她抽了口氣,回頭看他,但他已經離開那個位置,用極快的速度。
  是她的幻想嗎?一切發生得好快。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注意到自己慘白的皮膚跟驚駭的表情。鏡中有麥迪森的身影,還有她的保鑣賈許,他剛剛帶著狗袋回來,他們忙著把多麗放回狗袋裡,沒注意到發生了什麼事。
  艾碧緊張地看了格雷戈里一眼,他正皺著眉,雙唇惱怒地抿緊,生氣地扯著自己的領帶。
  「你可以在鏡子前調整領帶。」她立刻如此建議。
  他緊握雙拳,然後又放開。她發現他很緊張,似乎不希望自己的祕密被發現。
  她抽了口氣,他的視線立刻轉向她,綠眼睛變得更深遂了。
  心跳再度飆速,聲音大到自己都能聽見。難道他真的是……不!她是個科學家,多年的研究跟專業訓練在她腦中喊著不可能,她不能接受。
  「我不相信……」她低喃著,來到他身前,「放心,豪斯坦先生,我不打算質疑你那些科學上來說不可能的事。」
  他挑眉,「那麼,塔克小姐,什麼又是科學上來說可能的事?」
  「真實的東西,我可以觀察並衡量的東西。」
  「那些碰觸不到、沒有實體的東西呢?像是生氣,恐懼,愛?」
  「愛可以用科學解釋!」她把緊握的拳頭藏進口袋裡,「它通常是由外在的吸引力引起一連串的化學反應,激發了腦內多巴胺的分泌,進入血液循環……」
  「所以妳的心才會跳得這麼快?」
  她心跳漏了一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的心跳很正常。」
  他彎起唇,她可以感覺他的氣息拂向她的臉頰,「妳怕我嗎?」
  她困難地吞了口口水,「我不怕你。」
  他後退,笑意消失,「也許妳該怕。」
  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你是誰?你要什麼?」
  他瞇起的眼中閃著綠色的光芒,「我跟妳差不多,都想要不被打擾地生活在陰影中。」
  她的背脊竄過一陣涼意,心跳更快。
  他剛剛是不是承認了自己是吸血鬼?不!她拒絕相信!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