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全校師生都變成了色色的吸血鬼!?歡迎來到禁忌的桃色樂園!喜歡惡作劇的吸血鬼真祖桃子,讓全校所有師生都變成了吸血鬼,還在校園裡玩起了國王遊戲、全裸游泳大會等禁忌遊戲,校園裡充滿了淫靡墮落的氛圍。上原翔將如何帶著他心儀的同學萬里衣,逃離桃子的情色魔掌呢?

作者:
糸緒思惟

譯者:
張傑雄

內文試閱:
「接下來,就是大家久等的裸體素描囉!」

美術教室內,桃子的情緒亢奮到令人感到不妙。

『嗯呵呵呵呵,模特兒有兩個人!』

桃子臉上露出讓人背脊發涼的笑容,凝視著我又說:
『其中一個當然就是我們裡面唯一的男生,翔。各位,要好好觀察他哦!』

就在這一瞬間,我的恐懼終於變成現實。接下來,我似乎必須供全年級的女孩觀賞了。

『接下來,另一個人,是要跟翔配成一組的女生……果然西本萬里衣同學最合適了吧?』

聽到這名字首先感到的是開心,這點讓我對自己感到火大,同時我覺得精神上也有種幾乎要一分為二的痛苦。

『是、是的,我會加油……請多指教,上原。』

可是萬里衣卻莫名地很有幹勁的樣子看著我。

『啊,嗯……呃,西本,妳不覺得討厭嗎?』

『咦?這個嘛,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只要跟上原一起的話……』

太好了,既然萬里衣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沒必要再感到害怕煩惱。桃子這種剛剛還讓我猶如置身地獄般自責痛苦的刁難,反而變成強化我們兩人羈絆的加分材料了。

『那麼,今天要裸體的只有你們兩人而已哦。考慮到要讓現場所有人把你們從頭到腳看個清楚,我特別提供一個優待,讓你們在重要部位貼上OK繃遮起來!』

桃子又追加了無聊到極點的補充。

『翔,你的是這個!』

桃子愉悅地拿出大約痠痛藥膏大小的特大號OK繃。原來如此,如果是這個的話,的確能完全蓋住我的兩腿間了。

只是,這明明比完全走光還好那麼一點點,為什麼我心中依然會有受辱的感覺呢?

『好了,西本同學,請妳脫掉衣服吧!』

萬里衣聽話地開始一件件褪下衣服和內衣。

啪答、啪答、砰!

萬里衣全裸的身上也貼了三塊OK繃,分別為左右乳房中央的乳頭部位,以及雙腿之間。順帶一提,三塊OK繃都是一般尺寸。

『翔,你也想在乳頭上面貼嗎?』

『我、我才不要!』

在桃子的挑釁之下,我一口氣脫下了上半身的T恤。

呀、呀!

女孩們開始喧鬧,她們的視線真是刺人。我連同內褲一起把褲子拉下,迅速地把特大OK繃貼在我的雙腿之間。

『上原……』

萬里衣用隨時要哭出來的表情凝視著我,彷彿在向我求救。

有連身泳裝曬痕的肌膚對比色彩,刺激著我的視覺神經。裸體OK繃,該不會比單純的裸體要更加誘人吧?

『西、西本……』

我緊緊握住萬里衣的手。總覺得握緊對方的手,似乎可以成為彼此的救贖。

『接下來,我們要請兩位擺姿勢了,當然也會有處罰的規則!翔跟西本同學要在三十分鐘內維持同一個姿勢,如果你們沒做到的話,就要受到懲罰哦?』

桃子彷彿向我們下達死刑宣告。

「喂!三十分鐘也太難了吧!」

我高聲地對眼前的暴政表達抗議。

『對吸血鬼的體力和肌耐力來說,那根本不算什麼。』

桃子輕鬆地四兩撥千金。

『此外,負責畫畫的各位,如果三十分鐘內沒畫好,也同樣要被淘汰。不一定要畫得很完美,不過總之,妳們要在有限時間內畫完!』

桃子似乎又想到似的補充了這段話,但在我聽起來,她只是想要安撫我跟萬里衣心中不公平的感覺而已。

『如果翔跟西本同學失敗時……嗯,對了,兩個人就吸彼此的血吧。然後如果是三十分鐘內沒畫完的人,就要被我跟紗理吸血。』

桃子這傢伙,懲罰的內容肯定是隨意想出來的,不知該說讓人無奈,還是讓人生氣。不過,我除了這麼想之外,另一方面卻也在心中大聲歡呼,顫抖不已。我跟萬里衣可以吸彼此的血,這實在是太甜美的誘惑了。

就像把我們所有人都變成吸血鬼那樣——桃子強制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命運,總是會變成這種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的挑戰。

這一切都操縱在桃子大人的股掌之間,自己會因桃子一時興起賜予的獎勵而搖頭擺尾,不由自主對她諂媚。我對於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屈辱,只有能對此焦躁不已。

女孩子們圍成一個大圓圈端坐在椅子上,我和萬里衣則是被她們團團包圍。

『這裡……要這樣……這邊、這樣……』

桃子拉著我們的手,讓我跟萬里衣擺出姿勢。

『好了,接下來,翔把西本同學抬起來。』

聽到桃子的指示,我感到猶豫。

『喂、喂,這有點……』

『好了,快點做!』

我無法抵抗,真祖的強烈命令,讓身為僕人的我只有絕對服從一途。

『抱、抱歉了,西本!』

『呀!』

萬里衣低聲地發出尖叫。

『好,停!兩人都一樣,現在開始不可以動了哦!』

我跟萬里衣背貼著背,就像在做拉背體操一樣,其中一人揹起另一個人,之後便固定不動。

我跟萬里衣光滑的背部完全貼合,下半身那個特別柔軟的部分……我想是臀部吧。

我稍微打開的雙腳另一邊,可以看見萬里衣緊繃的雙腿懸空著。因為雙手都跟我挽在一起,所以她沒辦法遮住自己的身體,萬里衣現在大概是呈現使不上力氣、雙腿敞開的魅惑姿態吧……將其他人幾乎沒機會見到、自己也可能完全不會去看的部位,完全在同年級的女孩面前裸露。

唯一該慶幸的,只有在最不好意思的部位,貼上了僅僅一枚的OK繃,勉強守住了那一點。

儘管如此,萬里衣看似柔軟的部位,仍然受到眾人好奇的視線注目,感覺他們接著還會用鉛筆在素描本上畫下來吧。

糟糕,本來打算什麼都不去想,腦海裡卻浮現各種不好的預感。我讓自己脹紅的臉跟身體冷靜下來,閉上了眼睛,希望自己達到無我的境界。

十分鐘、二十分鐘,時間靜靜地流逝。

正如桃子所說的,對於正常的人類而言,要維持靜止的姿勢非常辛苦,但對身為吸血鬼的我跟萬里衣來說,卻一點也不困難。

儘管如此,彼此緊密接觸的肌膚還是流了些汗,背部開始有濡濕的觸感。不過,只要我一想到那是萬里衣的香汗淋漓,那麼就一點也沒有討厭的感覺。反而該說不只如此,我還因此全身是汗,覺得自己可以就這麼跟萬里衣合而為一。

啪答!一滴汗水從我的額頭上滴了下來,有另一滴汗水則從萬里衣的腿上流下。因為我們的汗流得太過厲害,這麼一來,等於是我和萬里衣最後堡壘的OK繃,不由得要擔心它會不會脫落了。

萬里衣的腰部開始蠢蠢欲動。

呼哈!呼哈!

她發出痛苦的喘息聲。

『怎、怎麼了嗎?西本,妳沒事吧?』

『我、我想……去尿尿……』

她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害臊,不過害臊的感覺還是無法戰勝想上廁所的慾望,所以才會對我說出口。

怎麼會這樣啊?我們好不容易擁有超越人類的身體能力,生理機能卻依然像以前一樣!真的很像桃子的作風。桃子的這種做法,實在讓我想對她大吼別開玩笑了。

從我的雙腿之間能看到掛在牆壁上的時鐘,時間已經經過了二十五分鐘。只要再過五分鐘!然而,這對萬里衣來說,恐怕也是漫長得令人絕望的五分鐘。

『再、再一下子,妳忍耐不了了嗎?』

我懷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追問看看。

『沒辦法……拜託,上原,放我下來……!』

萬里衣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被逼到絕境了。

『……我、我知道了,現在馬上放妳下來……』

我打算立刻直立起前傾的身體,可是,就在此時——桃子制止的意念飛進我們的腦海。

『翔,你不可以動哦!』

我全身上下的關節,霎時像被強力膠牢牢固定住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再過一下子,大家就能畫完了,所以無論發生甚麼事,你們都要保持下去哦。』

『怎麼可以這樣!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在我的背上的萬里衣,不斷地揮舞手腳拚命掙扎,然而,那是徒勞無功的抵抗。我的雙手肘緊緊地扣住萬里衣彎曲的雙臂,完全不讓她從我背上下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