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前所未見的創舉!
第一本改編成好萊塢動作電影的輕小說!!
電影版封面全新上市!!
櫻坂洋老師所撰寫的原著小說《ALL YOU NEED IS KILL》


湯姆克魯斯、艾蜜莉布朗領銜主演!
[神鬼認證]、[史密斯任務]導演最新作品
5/30 端午連假 重械上陣



當敵人的子彈貫穿身體的瞬間,桐谷啓二又再度回到出擊的前一天。
一個距離東京極遠且名為「特牛島」的南方小島激戰區上,
一支雜牌軍部隊不斷重複必敗的激烈戰事。
出擊、戰死、出擊、戰死──就連死亡都成為每天的例行公事。
當這個迴圈重複到第一百五十八次的時候,
啟二在狼煙四起的戰場上和一位女性再度重逢……
眾所矚目的新銳作家所描繪出既哀傷又充滿奇幻的科幻小說。
桐谷啟二最後是否能夠突破令人絕望的戰況,
而逃向尚未可見的明天呢!?


本片改編自日本作家櫻坂洋的小說《All you need is kill》,由《史密斯任務》、《神鬼認證》道格萊門執導,湯姆克魯斯、艾蜜莉布朗特、比爾派斯頓領銜主演。
在近未來的一場全面性外星物種入侵戰爭中,比爾凱吉(湯姆克魯斯 飾)意外奉命接下一項戰鬥任務。對他來說,從未接受過任何軍事訓練就要到前線與敵人作戰,這無疑是一場自殺的作戰行動。
在比爾頻死的那一刻,他意外獲得穿越時空迴廊的能力,能夠不斷重複生死輪迴,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回到戰場。隨著每一次醒來,他對戰爭的經驗就更深一層,越來越了解敵人的弱點,也在戰場上存活越久。
當死亡迴圈重複到某次時,比爾和特種部隊女戰士麗塔拉維塔斯基(艾蜜莉布朗 飾)一起並肩作戰,兩人每次聯手就有更多戰勝的機會,他也因此成為人類殲滅外星大軍的唯一希望。


作者簡介:
櫻坂洋(Hiroshi Sakurazaka)
1970年生,原先為系統工程師。2003年12月,以進入集英社第2屆SUPERDASH最終選拔作品「魔法師之網」(暫稱)經過更改標體和部分改寫之後的「簡單易懂的現代魔法」(青文出版)出道,2004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琦玉電鋸少女」(暫稱)更獲得第16屆SF雜誌讀者獎。本人熱中於電腦以及遊戲,對電腦以及動漫文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與著名女作家櫻庭一樹擁有深交,二人時常互相交談並一起參加活動。


譯者:
Fafa

內文試閱:
第一章
Recruit Kiriya
新兵桐谷
   1

戰鬥才開始大約十分鐘,士兵們的內心就已經被恐怖占據。
試著想像一下。
這是一個奪命鋼鐵四處飛舞飄散的地方。
遠方槍林彈雨的樂音既低沉又混濁,並且是一種撼動腹部的乾澀聲響。掠過身旁的子彈發出高亢且澄澈的聲音,並發出震得頭顱發麻的尖銳聲音。子彈不斷向我射來,刺得地面傷痕累累並且塵土飛揚,而下一顆子彈又再度在塵埃布幕之中打穿一個洞。
在數千萬顆令天空變得焦黃的子彈中,只要有一顆宛若指頭般大小的鐵塊射穿身體,就會令人當場死亡;方才還生龍活虎、談笑風生的傢伙,下一瞬間就會立刻變成溫暖的肉塊。
所謂死亡,總是出人意表,並且下手毫不留情。
即便如此,未曾細想就被奪去性命的人還算是幸運,因為大多數的士兵都是骨頭斷裂、內臟破碎後,在身軀下流著一大灘血並且痛苦掙扎。他們只能孤獨地在爛泥巴中一邊喘息,一邊默默等待死神從背後悄悄降臨,並看著祂用冰冷的雙手勒斷自己的脖子。
就算真的有天國,那裡也一定是個奇冷無比、黯淡無光並且孤獨寂寞的地方。
我感到相當恐懼。
我用顫抖的手臂和僵硬的指尖扣緊扳機,掃射灼熱的槍彈驅趕逼近的死神。
噠、噠、噠,槍身不斷傳來後座力,那是比心跳聲更為強烈的節奏。士兵的靈魂早已不在體內,而是沉睡於武器當中。隨著槍管越發熾熱,支配肉體的恐懼也漸漸化為憤怒。
對著只會以小貓兩三隻的航空救援敷衍了事的司令部大叫:FUCK!
對著只會研擬狗屎作戰計畫的參謀本部大叫:FUCK!
對著不願意向左翼轟炸的砲兵連大叫:FUCK!
對著已經陣亡的那個傢伙大叫:FUCK!
不過,最可恨的還是那些想取走我性命的混帳敵人!我要將這鋼鐵的憤怒重重打在他們身上!
會動的東西都是敵人。
你們全都去死吧!全都變成不會動的屍體吧!
我咬牙切齒地從口中發洩出怒吼聲。
這把每分鐘可發射四百五十發子彈的二十毫米機關槍即將用盡子彈。管他去死!如果變成屍體,我還能發射子彈嗎?所以我立刻交換彈匣。
﹁換彈匣!﹂
聽到我的叫聲後,能夠替我做掩護射擊的同伴已經死了。被分解成電波的言語空虛地迴盪於天際,我只能繼續扣下扳機。
隊上的與那原被敵營射來的第一彈正面擊中,長矛彈射穿他的機動護甲,彈頭前端穿透身體而變得扭曲變形,並且沾有分不清是血液還是機油的黏稠液體。與那原的機動護甲發出約十秒令人做噁的舞蹈後,然後就靜止不動。
已經不用呼叫醫護兵了,與那原的胸膛下方被打出一個直徑約兩公分的彈孔並且直穿背部。被子彈的衝擊力所貫穿的彈孔周圍由於摩擦生熱而開始燃燒,橙色的火苗在內不斷躍動搖曳,而這也是距離戰鬥開始的警報還不到一分鐘內所發生的事。
雖然與那原動不動就倚老賣老,而且還有隨意透露推理小說兇手的癖好,但是他還不算是個該死的壞傢伙。
我所屬的中隊───三零一師團裝甲步兵第十二連隊第三大隊第十七中隊的一百四十六名士兵奉命固守特牛島的北端,任務是搭乘運輸直昇機登陸後,埋伏在敵營左翼後方,逐一擊破無法承受正面攻擊而脫隊的敵軍個體。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在戰鬥開始之前,與那原就已經掛了。
我們的部隊遭到突襲,與那原是否已經毫無痛苦地魂歸西天了呢?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所屬的部隊已經位在戰場的中央。不分敵我,大家都朝著我們發射子彈,我所聽到的聲音盡是慘叫、啜泣以及「FUCK!FUCK!FUCK!」的咒罵聲。畜生!小隊長早就已經掛點,最老的軍曹也已經上西天了。我漸漸聽不見救援直昇機螺旋槳的聲音,通訊早已斷絕,小隊也變得七零八落。
我之所以能夠存活下來,是因為我在與那原被射殺時匍匐於地的緣故。
在大家奮勇殺敵的當頭,我正躲在機動護甲的殘骸中發抖││覆蓋士兵全身的機動護甲,是用日本誇耀全世界的複合裝甲板所製成的。我一時之間認為一件護甲或許會過於單薄,但如果是兩件的話,敵人的子彈應該就無法貫穿了吧?我的內心希望只要躲到無法發現敵人身影的地方,他們就會在不知不覺之間消失。沒錯,我已經嚇得屁滾尿流了。
我是個剛從訓練學校畢業的新兵。我雖然知道機關槍跟樁砲的使用法,可是我卻不曉得如何操作得宜。
不管是誰,只要扣下扳機,子彈就會砰的一聲發射出去。但是,要何時射擊才能命中敵人?要往哪裡射擊才能突破重圍?我對這些有關戰場上的知識可說是完全一無所知。
又有一顆敵人的子彈瞬間飛過頭頂。
口中突然有股鮮血的味道。
這是鐵的味道,這個味道也同時證明我還活著。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