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2015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Girl’s Side銀賞作品
★高中女生偵探解謎的青春懸疑劇!
★騷擾信、失蹤的Coser、少女A影片,究竟這些事件之間有什麼關聯?


「找到妳了,愛麗絲!」
一封騷擾信,引發連鎖反應!?

網路上流傳一支少女遇害的神祕影片,
人稱「被斬首的愛麗絲」。
以此為題材進行Cosplay的女孩,
近來卻紛紛遭到威脅、甚至失蹤,
就連小漩同校的女同學,也接到了恐嚇信!
好奇的小漩偕同陽光少年阿和,
想要揭開「愛麗絲」的詭祕面紗,
然而越查下去,小漩越覺得
守在自己身邊的神祕青年黎遠
行跡也很可疑……
究竟,誰才是愛麗絲?
什麼才是一切的真實……

© Chyperion / KADOKAWA TAIWAN CORPORATION 2015
Illustration:MO子



作者簡介:
作者:筆尖的軌跡

警告:不可以吃,但歡迎拍打餵食。

ACGN通吃,也是超級電影迷。
心願是寫出輕鬆有趣,又能觸動人心的小說!

特殊技能:特別軟,踩起來手感特別好喔!
歡迎找我聊天討論,或是給我各種建議,我也會持續努力!可以到以下網址踩我。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chyperion
噗浪:http://www.plurk.com/Chyperion
巴哈:http://home.gamer.com.tw/chyperion


插畫:MO子

挫敗感很嚴重的傢伙。
很喜歡畫畫。
產量低下。
一直都在苦惱畫得不好,但是無法放棄。


內文試閱:
序章 被斬首的愛麗絲


什麼時候虛構會影響現實呢?什麼時候謊言會成真呢?
童話中,愛麗絲因為好奇掉到了洞裡,認識了好多朋友。
然而愛麗絲如果沒有及時醒來,就會在虛假的夢中被斬首。

***

這是一個普通的早晨,與前幾天比起來,不同之處也只有特別晴朗,是個諸事皆宜的好日子。所以接下來發生的第一起不祥事件,儘管不是一切的起因,也算是一連串怪異的開始吧?
少女吃過早餐,習慣性地在上學前去拿報紙。她翻了一下信箱,卻發現有什麼東西卡在信箱裡面。
信箱跟公寓有同樣的年紀,成排地鑲在公寓門口,所以就算老舊到會夾到人手,只要其他住戶不同意,就無法更換。而且信箱有些狹窄,每當郵差一次送太多東西,包裹跟廣告傳單就會在信箱口卡成一團。
少女早就知道信箱的轉軸有些生鏽,所以她蹲下來,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把卡住的東西夾出來。但這次卡住的不是報紙也不是廣告。
觸感濕潤,又有些粗糙,簡直要纏住了手指,就像、就像……
──人類的毛髮。
少女突然感覺手指刺痛,趕緊抽出手。
伴隨著信箱蓋嘶啞的金屬摩擦聲,咬到她手指的不明物也從信箱掉了出來。
是一個做工良好,被人細心打扮,穿著哥德蘿莉塔洋裝的娃娃,但娃娃的脖子被人折斷,尖銳的斷口還沾著她的鮮血。
娃娃的頭滾到少女腳邊,雙眼注視著她。若仔細看,娃娃的輪廓還與她有些相似。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奪去少女的注意。
真正讓她驚恐的是隨娃娃掉下來的一張紙,紙上用歪曲的字寫著:

「找到妳了,愛麗絲。」



第一章 被騷擾的愛麗絲


這個時候,世界一小角的漣漪還未擴散,另一位少女仍一無所知,正套著沒燙平的制服,披著早起散亂的長髮,開著電腦上網,享受著平和的早晨,儘管心情並不怎麼平和。
她看著標題為【小心!瓶裝水放置過久會分解出,攝入過多會導致癌症!】的文章,忍不住按下回覆。
最近網路上食品安全的議題大熱,DHMO又讓人想起前陣子的DEHP、DBP等塑化劑,這篇文章還點名了幾大知名食品公司的瓶裝水與塑膠罐飲料,馬上就累積了超過萬個讚與分享。
少女卻邊怒敲鍵盤,邊抱怨說:
「真是的,點讚前都不先Google或維基查證一下嗎?還有這種分享,簡直是拉低網路上的平均智商啊。」
飯不能亂吃,玩笑也不能亂開啊!看一堆人當真的模樣,少女忍不住想「科普」一下。DHMO又名一氧化二氫、氧烷、氫酚、羥酸、氫氧化氫等,吸收過多確實會導致身體不適,噁心嘔吐,而且覆蓋地表71%,但這可不是什麼汙染地球的危險化合物,只是水──H2O。
不料在她打字的期間,這篇文章又增加了75個讚與36個分享……
「啊啊──現在的人類已經大腦萎縮,只會按滑鼠左鍵了嗎?」
好吧,也許還會使用滑鼠滾輪……
確實按讚與分享只需按一個鍵,不到一秒鐘,而查證不僅要用上十指,還可能花上幾個小時。
可是還未等她把文情並茂的大作發出去,螢幕就突然黑了。
少女趴倒在鍵盤前,聳動著肩膀。
「……我、我剛打好的文……太、太可惡了!就算網路上有自動存檔也不可原諒啊!說,趁我還有耐心,給我一個原諒你的好理由。」
回答她的是一雙筷子,還有讓她忍不住吞嚥口水的食物香氣。
「居、居然因為這種低階的動物本能……」
少女撇開頭,眼角仍然盯著罪魁禍首。
「就、就算你做出這種表情,我、我也……」
沒等她把話說完,嘴巴就被食物堵住了。
一手端著餐點,一手拿著筷子的青年雖然不動聲色,但淺色的碎髮下,琥珀色的雙眸依然露出遮不住的笑意。
……好吃。少女嚼了一口,內心就只剩下這兩個字……噢不,變成了三個字:好好吃!
今天是蝦仁糯米丸子配魚子,昨天是法式起司蛋餅佐燻鮭魚,前天更是牛肉可頌加上起酥洋菇濃湯……不過這也……
「太、太過分了!我怎麼可能只為了區區的口腹之慾就……」
青年隨即冷漠地說:
「不合小漩口味的東西,沒有存在的必要。」
話一說完,一整盤熱騰騰的早餐就即將落入垃圾桶。
被稱作「小漩」的少女連忙把盛滿早餐的盤子接住。
「我吃!我吃總行了吧?」
食物有了,可是筷子呢?
筷子還在青年手上,他俐落地夾起糯米丸子,湊到小漩嘴前。
小漩立即以自己所能想到的凶狠表情緊盯著他,並且閉緊雙唇。
青年越靠越近,小漩死盯著他手中的筷子,還有筷子上礙眼的糯米丸子,直到兩人的距離不知不覺突破了她的警戒線。
青年忽然嘆了一口氣。
「讓妳餓著,我會很自責的。」
「你還知道……」
接著,她又被塞進食物了。
小漩狠狠地咬住筷子,她居然一招中了兩次!
青年見好就收,放下小漩咬住不放的筷子,報以溫和又欠揍的微笑。
小漩縮在椅子上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憤恨地看著他。
柔和的晨光穿過不遠處的玻璃水杯,在桌上映出朦朧的光暈。而青年正靠在窗邊,清晨的日光穿過他的髮梢,透過他身上筆挺的襯衫,在分明的輪廓邊打上淺淺的微光。襯著窗外亮麗的晨景,陰影中的他似笑非笑,眼神曖昧而深邃。
他從聲音、身材、容貌,甚至廚藝都無可挑剔,除了身分與企圖不明。
他的名字是假的。
儘管身分證件上寫著「黎遠」兩字,然而在網路上搜尋不到任何學校、就職、消費等等紀錄。身處這個任何名冊都網路化的時代,他簡直乾淨得像剛從原始叢林出來,或是從天上掉下。
很奇怪吧?小漩也總是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太靠近。
──他很危險。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不管是成長背景、過去的經歷,還是現在從事的工作,總是會不經意地留下蛛絲馬跡。但黎遠不同,他從不在小漩面前處理公事,沒接過一通電話,除了接送她上下學外,從未出現在公眾場合,甚至沒看過他與任何人接觸……幾乎沒有可追蹤的痕跡。
除了一次,被她無意窺見。
那時電視正播報著車禍新聞,一個小孩在家門前被卡車碾過,父母在媒體前痛哭失聲。小漩看到也為死者默哀了一秒。
可是小漩從眼角餘光看到黎遠笑了。
不是平日對著自己,充滿無奈與包容的樣板笑容;而像選秀比賽的評審,看穿舞台上選手的戲法,既了然於心又看不入眼的輕笑。
過了幾天,這對父母又上了新聞,卻是因為保險公司以有疑點為由,拒絕支付鉅額的保險金。
雖然小漩從沒開口詢問,但此時的她緊盯著黎遠,眼底已悄然多出了些許警惕。對此,黎遠付之一笑。
「小漩,妳一直注視著我,我很開心。不過妳一直不動早餐,我也會失望的。」
……你都沒想過是誰害我沒胃口的嗎?
小漩憤恨地用筷子戳了糯米丸子幾下,然而今天的糯米丸子比她的食慾還調皮,特別愛逗著她的筷子跟臉皮玩,讓她在黎遠的目光下連夾幾次都沒夾好。最後只好別開臉,赧然地說:
「你、你,如果你馬上離開,我一定食慾大開。」
但話一說出口,她就喉頭一哽,立即後悔。
僅僅一眼,見到黎遠苦笑的模樣,小漩的心就揪緊起來。
她垂著頭偷偷朝黎遠一瞄,就趕緊閉上雙眼。
「……誰、誰叫你一直盯著我,別、別做出那種表情,這是犯規!」
稍後只聽到黎遠嘆了口氣,溫和又無奈地說:
「……真是難以伺候的大小姐呢。」
說完,就傳來他離開的腳步聲。
小漩悄悄張開雙眼,望著黎遠下樓的背影,不由心想,黎遠與自己該算什麼關係?被趕出家門的女高中生,與「據說」受人託付,不得不照顧友人妹妹的青年?他們與其說像代理監護人與未成年者、管家與小姐、主人和寵物、實驗者與白老鼠……也許更像獄卒和囚犯吧?只是她是囚犯,黎遠是隨時監控她的獄卒。
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能夠接受這樣的安排。很多事情都已經不願再想,僅僅被動地接受……不斷說服自己這樣就好,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過下去。
當她吃完糯米丸子,端著盤子走到廚房,就看到黎遠的身影。
明明一直在心裡說要戒備、要小心,可是聽到洗碗的聲音,再看到他忙碌的身影,就覺得自己剛剛說的話是不是……太惡劣了?
她走到黎遠身邊。
「嗚,很好吃……謝謝你……」
她越說越小聲,目光也不敢對上黎遠,不自禁地往下移。
一往下看,心中又是一緊,甚至隱隱作痛。
儘管黎遠用盤子遮掩,小漩還是看到他右手背上的傷痕,穿透手掌,從指間一路撕裂到手腕上。因為這道猙獰的傷痕,平時黎遠總是戴著手套,並刻意改用左手不讓她瞧見。
小漩下意識就搶走黎遠手上的碗盤,之後反應過來,別開臉慌亂地說:
「我、我來洗吧?別、別把我當成家事笨蛋,洗個碗什麼的才、才、才難不倒我……」
小漩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頭上一沉。
只見黎遠已經擦乾手,左手放在她的頭頂上,揉亂了她的頭髮,還笑著說:
「嗯,小漩很厲害,一定馬上就可以學會的。」
……等等,這種敷衍幼稚園小孩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可是她還來不及抗議,就聽到黎遠又說:
「不過現在已經六點五十七分,再三分鐘就要七點了。」
對啊,不是還有三分鐘……七點!
「要、要遲到了!啊啊啊──」
而且第一節是最機車的虎媽英文課,要小考文法單字,而她的課本還放在鍵盤旁邊……一個字都沒有讀!

***

學校午休的鐘聲才響起不久,走廊上就傳來奔跑的聲音。
「別緊張,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少女雖然被這麼安慰,可是一點也沒有比較放鬆,反而默默抽回被人拉著的手。在周圍同學的矚目之下,讓她更加不安。他們注視的原因不是少女,而是少女身邊正開朗笑著的少年──阿和。
阿和一直是高中裡的焦點人物。
雖說青春期是身材拔高的階段,但阿和明明只是高中生,卻有著青年的體格,再加上傑出的運動神經,加入了籃球校隊,還成了主力。如果僅僅這樣就算了,阿和抱著隨便玩玩的心態,竟然帶隊一路打進全國錦標賽,在冠軍賽以幾分之差得到亞軍,這樣的傢伙不引人注目也很難吧?
出眾的身材、陽光的性格,配上尚帶稚氣的笑容,確實是許多高中少女幻想的交往對象。真的要挑缺點,也許只有一個──就是不看氣氛,例如現在。
「別擔心。相信我,小漩真的很厲害。」
少女一言不發。
「別著急,馬上就到了,讓我找一下。」
少女仍然不發一語。
「是這間嗎?啊,鎖住了,看我把門打開。」
旁邊還不時有學生走過,對推開窗戶爬進化學教室的阿和行注目禮。
阿和爬進教室後,打開上鎖的門才發現……
「咦,小漩人呢?」
「小漩?」他走進準備室。
「小漩?」他拉開窗簾。
「小漩?」他蹲到桌下。
「小漩?」他打開櫥櫃……
「你是認為沒朋友的我就只能躲在櫥櫃裡面了嗎?」
小漩剛從門外進來,站在阿和身後,只差沒一腳踹他。
「小漩,妳怎麼會沒朋友,妳不是有我嗎?」
「哈、哈,想交朋友請出門左轉,很好很多隨你選,幫你節省時間不必謝。還有,請不要在我面前炫耀我佔不到你朋友總數的萬分之零點零零零一。」
「那個……」站在一旁的少女無措地說。
「別誤會,我跟那傢伙的朋友關係還在小數點以下,除了同班沒有任何交集,對妳絕對不會構成威脅。」
小漩無比自然地坐到化學教室的椅子上,打開自己的午餐,翻開自備的小說。
「順便說,不管他跟妳說了什麼,都別相信。他對我的認識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他的幻想,除了我本人確實存在。」
「呃,小漩,我是認真的。」
「對不起,我是不毒舌就會死星人。」
「小漩妳不毒舌啊,只是說話有點長又有點饒。」
「好吧,那我就是不囉嗦不饒舌不吐槽阿和會死星人。」
小漩沒什麼好臉色是有原因的。
她當然不是什麼問題少女,在學校可以算得上是出勤高、操性好、事情少的三好學生。
對於必須接觸的人──例如同學老師──她下意識地保持有禮疏遠的距離,維持基本的人際來往。至於無關人士──例如目前尷尬的別班少女──她就不想把生命消耗在額外的打交道上。
更不用說刻意維持友好,而彼此都只認識表面的「友誼」。人可是很複雜的,她可不會自大到在學校說幾句「你好」、「我好」的客套話,就自認了解別人。
簡單說,她懶。
尤其少女是被學校的風雲人物阿和帶來,臉上只差沒寫兩個字:「麻煩」。
一般人被這樣不近人情的對待,早就翻臉走人,只有阿和還若無其事。
他順手拉了兩張椅子到小漩身邊,先讓少女坐下,才接著對小漩開口:
「別這樣嘛,我可是有大事要跟小漩說。」
然後拍了拍一旁侷促不安的少女肩膀。
「別怕,小漩雖然說話有點直,但其實很好心。」
少女彷彿受到鼓勵,開口說:
「我、我今天收到了騷擾信,不知道能找誰幫忙,阿和就、就拉我來找妳。」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找警方協助嗎?怎麼找上我這種業餘又只會嘴砲的無用女高中生?」
「因、因為……」
「小漩,妳聽說過『被斬首的愛麗絲』嗎?」阿和突然插嘴說。
「喂喂,你可別因為我沒加你臉書,就懷疑我不會上網。真是的,這年頭沒有過千粉絲就沒人權了?」
「被斬首的愛麗絲」起源於三年前網路上忽然流傳的一支神祕影片。
影片內容很簡單,是一位穿著哥德蘿莉塔洋裝的少女木然望著鏡頭,生澀地唸著波特萊爾的詩句,讀讀停停,唸到一半突兀地開始啜泣。鏡頭不斷往她蒼白的臉孔放大,聚焦在她不知為何驚恐的雙眼上。
然後一道詭異的撞擊聲響起。
畫面一晃,隨後迅速拉遠。少女胸口朝下倒在地上,臉孔卻不合理地正對畫面,雙眼直視著鏡頭,因為她已經被殘忍地斬首。
小漩忘了自己看的是哪個版本。據說首發影片已經被刪除,剩下四處轉載流傳的「完整版」、「加長版」,都不知是真是假。
當時影片在網路上爆紅,警方也因為受到輿論壓力而展開搜查,不過無疾而終。而少女身分始終不明,媒體將她稱為「少女A」,鄉民則給了她另一個名字──「愛麗絲(Alice)」。
「然後呢?這跟騷擾信有什麼關係?」小漩接著問。
阿和又鼓勵地望著少女,少女低著頭,開口說:
「我、我是愛麗絲的Coser。」
Coser?小漩有聽過這名詞,可是沒有多加留意,所以確認地問:
「是說角色扮演嗎?妳在扮演愛麗絲?」
小漩對角色扮演(Cosplay)有些粗略的了解,就是讓現實中的人扮演自己喜歡的虛構角色。
斬首影片與少女A由於真相不明,逐漸被社會淡忘,成為網路上的都市傳說。在都市傳說中,少女A變成了天真無知的愛麗絲,因為寂寞而玩網路交友,卻在跟網友見面時遇害。
漸漸地在網路上出現「被斬首的愛麗絲」的虛構形象,甚至還有角色歌、廣播劇,和添加《愛麗絲夢遊仙境》設定後的角色扮演遊戲……等有的沒的再創作商品。
少女A成了虛構的「愛麗絲」,自然也會有人因為喜歡而去扮演。
不安的少女遲疑地點點頭,又像想起什麼,臉色發白恐懼地說:
「對,是、是愛麗絲。我只是Cosplay了愛麗絲……難道,是愛、愛麗絲嗎……還是她?」
小漩沒聽明白。
「等等,妳說得清楚點。愛麗絲怎麼了?」
「別緊張,慢慢說,我們都在學校,沒事的。」阿和則安慰說。
少女遲疑了一下,才說:
「一、一開始,我以為只是網路上有人刻意鬧事,故意在我的相簿上說我半夜假扮愛麗絲在街上走,還有模糊的手機照片。我還收到信件,說要……」
她害怕地抱住手臂。
「砍、砍我的頭,說我是假貨,要讓我變成……真正的愛麗絲。信、信件裡還有一個影片……」
少女拿出手機,僵硬地點開信箱,按下播放。
影片中有許多不同愛麗絲的扮演者(Coser),笑著面對鏡頭,擺出可愛的動作,然而在背後的人群中有一個不協調的身影,正看著Coser,注視著鏡頭。
影片下方打著一排字幕:
【孤獨的愛麗絲想交朋友,卻被網友殺害,妳不僅沒有找到她、記住她,還假扮她、消遣她!】
畫面快速地閃過,許多影像開始重疊,而Coser背後的身影漸漸清晰、漸漸放大,好像一步步朝著鏡頭,朝著螢幕走近。
【愛麗絲一直看著妳,她會找到妳!】
奇怪身影的臉孔驟然放大,重疊在Coser的臉上。那是一張慘白木然的臉,是少女A最後的臉孔。她的雙眼死寂,眼神穿過螢幕,看著所有觀看影片的人,宛若控訴,也宛若詛咒。
【讓妳跟她一樣……】
少女別開臉,握住手機的雙手微微發顫,靜靜等著小漩看完。
不過小漩僅僅皺起眉頭而已。
「只有這樣?這樣應該還不足以讓妳認為『愛麗絲』已經找到妳了吧?」
少女回過神,愣了一下才說:
「今、今天早上,我在家裡信箱收、收到了信,還有娃娃……頭斷掉的娃娃。」
小漩見到少女惶恐無措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嗯──我大概懂了。所以妳Cosplay過『被斬首的愛麗絲』,然後有人在網路上毀謗妳,說妳三更半夜假扮愛麗絲在街上亂走,還恐嚇要砍妳的頭,寄了這個怪談影片,甚至找到妳家住址,寄出騷擾信?」
「嗯……」
「為什麼不考慮報警呢?」
少女神情慌張,像尷尬難堪,又像害怕小漩不願相信她似的。
「我、我……家裡的人,一直反對我,我、我怕他們知道……」
「妳因為不好意思讓家人知道妳玩Cosplay還惹上麻煩,所以不敢報警?」
「嗯……」
小漩又嘆了一口氣。
「我不會不相信妳,不用這麼緊張。」
雖然這麼說有點不給面子,但小漩總覺得……什麼怪力亂神啊,怎麼看都充滿漏洞,可是少女還當真這麼窘迫又害怕,看得真讓人……心底著急。
她心想,反正現在是私下說說,也不是在班上高調表現,再說少女多半只是想要旁觀者給她一個安心吧?
「就讓我來揭穿這個『愛麗絲』的真面目吧?」
於是小漩這麼說。
「首先,先解決鬧事者的動機。第一個說妳假扮愛麗絲在街上走的,應該是一個單純的愛麗絲粉,討厭人裝神弄鬼吧?也許是哪個喜歡惡作劇的網友拿妳的照片PS,然後妳躺著也中槍。」
「……第一個?」
「網路上留言跟寄信的當然不是同一人啦。」
看著少女迷惑的表情,小漩忍住扶額頭的衝動慢慢解釋:
「另一個恐嚇說要砍妳的頭又寄影片的人,應該是愛麗絲的狂熱粉,或情境模仿騷擾犯,抑或只是純粹扮鬼嚇嚇妳。不過,不管是裝神弄鬼還是想扮鬼嚇妳,都希望妳因此相信真的有愛麗絲在作祟,當然不會去指責妳半夜假扮愛麗絲。」
小漩不等少女反應過來,接著繼續說:
「至於影片,每個都市傳說都會有好事者加油添醋,做出些靈異影片,只要善用影音軟體,剪輯一下就有了。影片還有檔案名稱,我想搜尋一下說不定會找到首發人,可能是某個為了增加人氣的萬聖節惡作劇吧?」
小漩很尊重死者,但不代表她相信惡靈有心情慢慢整人。
說到一半她拿出手機。
「地址的部分是有點麻煩,不過也比較有意思,雖然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啦。對了,都忘了問,妳怎麼稱呼?」
少女還在驚愕之中,呆愣愣地回應最後聽到的問題。
「我、我叫……」
「不用說真名,說網路暱稱就好。」
「嗯……久彌。」
感謝偉大的網路,小漩很快就查到了久彌的網誌、相簿,甚至臉書、推特、噗浪,尤其利用註冊信箱跟關鍵字交叉搜尋,又找到幾個可能是久彌的帳號。
「嗯──利用相片上的標籤,再配合好友的GPS打卡,妳的生活範圍就大致定位了。」
然後小漩說出幾個路段,久彌聽了,臉色越來越蒼白。
小漩輕鬆地將手機放回口袋,心想,這就是沒朋友的好處了,誰也無法控制網友怎麼發文、怎麼標籤。
「接下來就只要在上下學時間蹲點,就可以找到妳家住址啦。」
凡是有心人士都可以在網路上查到小漩說的手段,所以惡靈什麼的,不過是惡作劇的好事者或騷擾犯拿死者來裝神弄鬼罷了。既然「愛麗絲」的真面目是人類,剩下就交由久彌自己決定囉?
久彌聽完卻沒有任何放鬆與欣喜,反而怔怔地睜著雙眼。
「啊啊,不要擔心,我們會幫助妳的。」
阿和趕緊手忙腳亂地安慰起來。
「以後我們一起上下課好不好,事情都會過去的。」
小漩則是一愣。
呃,怎麼會這樣?她還以為揭穿騷擾犯的手法可以讓久彌不必疑神疑鬼、心驚膽跳。是自己說話太直接了嗎?還是三言兩語打發別人困擾已久的問題,太傷到人的自尊?這、這時候該怎麼辦才好啊?
正當小漩不知所措時,久彌開口說話了。
「不、不是的……」
久彌並沒有因為阿和的安慰感到放心,反而抱著手臂不斷發抖。
「真的消失了……有人,真的消失了……」
久彌的聲音雖然微弱,但讓小漩無法忽視。那聲音就像從窗縫漏進的風聲,在小漩心中起了疑惑,讓她不禁想問得更清楚。
話還沒出口,教室中驟然響起手機鈴聲。
久彌慌忙拿出手機接聽,沒聽到幾句,臉上血色褪盡。「咚」的一聲,手機掉到桌上。
「……是、是愛麗絲。」
小漩趕緊按下擴音鍵。
『啊──不要、哈……啊──』
手機中傳來少女的哀求,伴隨著不知道是哭泣還是喘息的聲音,這一切都因為擴音放大而扭曲失真,刺耳又讓人不寒而慄。
通話的時間很短,不到一分鐘就戛然而止。隨後,通話結束的「嘟嘟」聲響起,在一片沉寂的化學教室內迴蕩。
小漩掛斷了手機,螢幕上來電號碼不明。
騷擾犯不僅找到久彌的地址,還有她的手機號碼,這已經超過了惡作劇的程度……而且這段聲音更是小漩在網路上從未聽過的版本。
看來無法置身事外了呢。小漩心想。
她覺得無法不管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有趣或刺激,畢竟她可不是電視劇中的「顧問偵探」,也不是漫畫中的「死神小學生」。
然而剛剛久彌接起電話時,小漩口袋裡的手機也震動了,她收到一封簡訊。
簡訊的寄件人號碼同樣不明,上面只寫著兩個字。

【救我!】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