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蝴蝶藍,起點中文網主站網遊文大神,千萬點擊率,百萬讀者熱情推薦!
◎幽默風趣的文風,讓人一讀便無法停止!

傭兵團對抗賽和行會對抗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繼牧雲傭兵團後,重生紫晶又擊敗了對酒當歌的消息,
迅速傳遍了雲端城!
她們有五小強之一的細腰舞及傳送卷軸這種道具的存在,
反而遮掩了顧飛在其中的重要性,
可接下來,重生紫晶傭兵團即將要面對的,
竟然是公子精英團!?

顧飛一直被刻意隱瞞的「近戰法師2714」9的身分,
眼看著就要被揭穿了……

韓家公子:「這群女人怎麼可能識破我的意圖。」
顧飛:「不是識破,是無視。懂不?她們從來是無視任何戰術的。」
佑哥:「至高境界啊!這就是不變應萬變的至高境界。」

本書另附未公開番外,職業玩家劍南悠轉戰平行世界前的最後一個委託任務。


作者簡介:
蝴蝶藍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等。

內文試閱:
第三十一章
重生紫晶的傭兵團是臨到對抗賽前才成立的,根本沒時間升到第二級,而一級傭兵團的人數上限就是二十人,重生紫晶五十多個姑娘,就是想全參加都不行。
韓家公子掃了一眼便將情報甩回了桌上,不屑道:「這群女人怎麼可能識破我的意圖。」
顧飛笑了笑:「不是識破,是無視。懂不?她們從來是無視任何戰術的。」
「至高境界啊!」佑哥笑道:「這就是不變應萬變的至高境界。」
再看其他人的反應,只有劍鬼最認真,還在仔細的看著情報,而戰無傷和御天神鳴則二人合看一份,正在比拚二十個姑娘裡誰認識的多。顧飛把頭湊了過去:「跟我比啊!」
「滾!」二人齊聲道。
韓家公子心裡突然咯登一下。
御天神鳴和戰無傷是遇到女人就六神無主的傢伙,而顧飛和這群女人交情不淺,這一場戰鬥,這三個戰力實在是充滿了變數,而偏偏這些姑娘們又是一群簡單到直接不會理會韓家公子戰略意圖的傢伙,難不成,這次遇到了剋星?
韓家公子望向佑哥和劍鬼。劍鬼還在一言不發的看著情報,佑哥望著顧飛等三人,也是面有憂色。
「呃,紫晶傭兵團實力一般,不過細腰舞身為五小強之一,又是人民幣打造的一身極品裝備,實力極為強悍,我們還是要謹慎些。」佑哥說。
「哈哈!」御天神鳴突然大笑,「我認識十五個,你才十一個,無傷你老囉!」
「媽的!」戰無傷憤憤不平,將那情報抓起撕個了粉碎。
顧飛在這一邊沒吱聲,因為他突然間發現,這份名單資料上的二十個姑娘,他能夠當面認出並叫對名字的,居然只有八個。看著御天神鳴和戰無傷那羡慕自己的眼神,八成以為自己和這二十人都親如兄妹,顧飛真是心中有愧。
這時御天神鳴又拿過一份資料,指著上面一個名字說:「這美眉誰都不許打啊!」
顧飛湊上去看了眼,葡萄……這是誰,顧飛想半天想不出來。
戰無傷也掃了眼:「哦?你看上葡萄美眉了。」
御天神鳴神氣的一笑:「這美眉很好,更關鍵的是,我覺得她對我很有意思。」
「呸!」戰無傷不屑。
「千里,平時多幫我留意啊!」御天神鳴對顧飛說。他們心目中總覺得顧飛身為這行會一員,和姑娘之間一定比他們熟悉,起碼平時有超多的機會與姑娘們在行會頻道裡聊天溝通感情。
「一定一定。」顧飛一邊回答一邊想:大爺的,哪個姑娘是葡萄啊……拉開行會面板看了眼,葡萄是一個三十七級的牧師。重生紫晶裡的牧師顧飛就認識落落,這非戰鬥職業顧飛平時從不關注。
三人繼續撥著資料閒扯,坐對面那牧師心中自然是萬般怨念。
平時開個小會,這三個傢伙不是睡覺就是神遊萬物,今天難得認真了些,一上來已經確定一名放水名額,看來這三人今天是絕對不能指望了。韓家公子只恨自己不是個剽悍的戰鬥職業,否則非把三人逐一狠敲一頓。
「劍鬼,好好準備準備,今天主要靠你了。」韓家公子不再多說什麼,對劍鬼淡淡的道。
劍鬼看完資料,放回桌上,點了點頭。

另一方面,重生紫晶在抽中這籤後一直處在興奮當中。不少之前沒報名參加傭兵團的此時都很是懊惱,不過就眼下傭兵團想立刻升上二級已經不可能,就算是升了二級,加新人可以,但參加對抗賽的成員卻是報名時就固定的,只能退,不能進。
「啊啊啊啊!」許多姑娘在懊惱的嚎叫,主要就是無緣目睹傳說中的人物:近戰法師27149,至於公子精英團的其他幾位早都曝光了。不是知情的七月那幾人沒有尊重公子精英團的保密原則,而是御天神鳴和戰無傷這兩個傢伙在泡妞過程中拋棄了原則,為了樹立自己高大的形象,玩命往臉上貼金。公子精英團這個在姑娘心目中光輝的存在,成為二人裝逼的極好素材。不過二人總算還緊守著一條底線,就是不暴露顧飛的身分。
顧飛最受姑娘們仰慕,且實力的確很出眾,更可怕的是他本身就在這姑娘群中。這身分要曝光了,御天神鳴和戰無傷覺得自己肯定是連喝湯的機會都沒了。苦心經營這麼久,決不能被顧飛攪亂姑娘們的視線。
但雲端城如此多的傭兵團,誰會想到這麼巧真在對抗賽上相遇,這下27149還不現出原形?
「哈哈哈哈!」最激動得意的要屬27149的頭號粉絲烈烈,「終於可以看到我的偶像了。」烈烈也在嚎叫。
「呵呵呵呵……」落落和柳下一起乾笑。她倆是目前重生紫晶中唯一兩個知道其實顧飛就是公子精英團中的近戰法師。
「哼,這人真有這麼厲害嗎?」細腰舞問,她加入重生紫晶也有些天了,這個27149一直是姑娘們很喜歡談論的話題。
所有人點頭:「厲害,超厲害,把一個盜賊追著連洗八級!」
「哪個盜賊這麼沒出息?」細腰舞火了。
「不笑。」
「哦,那個死騙子!別讓我遇上。」細腰舞抹了抹她的匕首。
「還有一小時。」有幾個姑娘激動的數著時間。
「喂喂!我們可是去打比賽啊,不是參加粉絲見面會。」細腰舞說。
「當然,我也想讓他看看我的厲害!」烈烈砸了砸自己的拳頭。
雙方都在各自的據點數著時間,臨比賽約半小時時,一起起了身:「出發!」
紫晶傭兵團離開了行會,公子精英團離開了小雷酒館。
這兩個地方本就是很近,雙方又是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眼看就要在前方路口相遇。御天神鳴眼尖,看到對面胡同走出的重生紫晶的姑娘們,突然想起什麼,連忙給了戰無傷一個眼色。
戰無傷的悟性也是驚人,兩人突然一同上前。
「千里!」戰無傷伸手拍顧飛。
「嗯?」顧飛當然不會去躲避這一拍,沒想到戰無傷拍上的手用力一握已經將他抓住,跟著就朝旁一拖,顧飛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嗖一下就被戰無傷拽進了旁邊另一條胡同,御天神鳴也非常鬼祟的跟了進來。
「幹嘛?」顧飛驚訝。
「對面重生紫晶的人來啦!」御天神鳴賊兮兮的說。
顧飛一時沒理解。
「這個時候看到你和我們一起,你27149的身分不就曝光了!」御天神鳴提醒。
「曝就曝唄,有啥啊……」顧飛都有些後悔要藏這身分了,他迫切希望痛恨他的人來得更猛烈些,這沒有PK的日子很難熬啊!
「屁!讓她們知道你是27149,我們還有搞頭啊!」御天神鳴直接吐實話了。
顧飛想起當初這兩個傢伙信誓旦旦的對姑娘們說顧飛絕不是27149,而只是一個企圖加入他們傭兵團卻一直未遂的傢伙,不由得苦笑。
「這樣進了比賽還是會被認出來啊!」戰無傷憂慮。
「必須化妝!按住!」御天神鳴對戰無傷說。
戰無傷單手把顧飛按在牆上。
「你們兩個是不是很久沒掛過了!」顧飛面無表情的把手插進口袋裡。
自己人更知道顧飛雙炎閃的可怕,這要兜出來兩人都得死。兩人心一虛,不敢繼續了。
「你們想要我怎麼樣啊!」顧飛歎息。
「蒙臉,換衣服,這劍也不能用。」御天神鳴知道對顧飛是用不得強,一臉可憐巴巴的哀求神色。
「算啦,照你們說的吧!」還藏不藏身分對顧飛來說已經無所謂了,但既然有人要求,那就幫兄弟們一把吧!如此想著,顧飛脫了暗夜靈袍,穿上了很久前在月夜城買的燃燒法袍,很久未見的蒙面三角黑布也揪出來把臉蒙了起來:「這樣行了吧?」
二人滿意,一人拍著顧飛的一邊肩膀說:「夠兄弟!」
「暗夜流光劍千萬不要拿出來用。」御天神鳴叮囑。
「喂,你們兩個不會比賽裡故意放水吧?」看到二人這態度,顧飛甚覺憂慮。
「放心吧,咱還沒賤到那個分上。」二人說。
顧飛深表歎服:「原來你們還知道自己賤。」
「泡妞必然得賤,我和你說……」
「滾一邊去,小屁孩!」顧飛揮手。
「為老不尊的也一邊去。」顧飛看出戰無傷想接著說,直接打斷後先走了。
「我的樣子真的很老嗎?」戰無傷很憂傷的對御天神鳴說。
「不只樣子,你本來就很老,這是屬於年輕人的世界。」御天神鳴說。
「滾吧!」戰無傷拎起御天神鳴就把他扔掉了。
三人這邊忙活了半天,卻不知那邊路口發生的事。
韓家公子等三人繼續前進,和重生紫晶的姑娘們相遇。兩方都知對面的就是對手,互相對視了一下後,保持著適當的距離朝傭兵公會走著。
「喂,千里呢!怎麼沒和你們一起!」細腰舞突然對著這邊三人嚷嚷。
「千里?」眾家姑娘都是一怔。
「妳們不知道嗎?千里和他們是一個傭兵團的啊!」
「他們……就是公子精英團啊!」姑娘們愣愣的道。
「呃?」
千里就是公子精英團的法師?近戰法師?27149?姑娘群中譁然一片,只餘下落落和柳下兩個人在苦笑了。
眾家姑娘面面相覷中。那邊韓家公子等三人淡定的選擇的無視,自顧自的趕著路。
「千里就是近戰法師?27149?」烈烈反應激烈,哭喪著臉。自從上次那事後,她和顧飛就再沒說過話,顯然兩人的關係已是冰點。知道顧飛這個身分,顯然對於改善二人的關係是完全沒幫助的。
「原來真是他!」七月也在喃喃自語。一直以來就有些懷疑的,只是每次都被掩蓋過去。此時證實後,那麼原來的那些疑點就重新成為證據。
只有細腰舞一人還有些搞不清狀況:「妳們不說這27149是個隱藏角色嗎?怎麼突然就變成千里了?」
「就是啊,千里連我都打不過,怎麼會是那麼厲害的人。」六月的雨的腦袋轉這麼一個彎,需要時間。
「千里打不過妳?不會吧?」細腰舞和顧飛並肩作戰多次,目前為止沒見過顧飛的法術秒不掉的人,無論是遠程範圍攻擊或是近距離的雙炎閃。
於是六月的雨開始給細腰舞講述往事,一時間眾姑娘捉對討論有關顧飛和27149的問題,連參加對抗賽的事都快要忘了,最後還是清醒狀態的落落和柳下提醒大家距離開賽沒多少時間了。

另一邊,韓家公子三人和顧飛他們三個最終在更衣室裡會面,望著顧飛一身扮相,三人驚訝。
「你這又是搞什麼花樣?」韓家公子問。
「你問他倆。」顧飛沒好氣。
那二人得意洋洋一說,韓家公子一邊冷笑,一邊耐著性子聽完,末了才慢條斯理的給予二人沉重打擊:「別瞎忙了,那邊已經知道千里的身分了。」
「怎麼會這樣?」那兩人跳了起來。
「那次開會細腰舞闖進來,知道咱們和千里是一個傭兵團的。」佑哥提醒。
「她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會闖進來!」戰無傷怒。
御天神鳴傷心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都怪我貪財啊!」如果不是他貪財和細腰舞做了那鞋子的交易,細腰舞當然不會興沖沖的跑進他們開會現場向顧飛炫耀,自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揭曉顧飛的身分。
「唔,看來想財色兼收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佑哥感悟人生。
「既然這樣,我也沒這個必要了吧!」顧飛扯了臉上的蒙面。
御天神鳴傷心,戰無傷鬱悶。
重新換著衣服,準備著暗夜流光劍,卻不知這時行會頻道裡已經吵爆。姑娘們紛紛在討論顧飛是27149的事,但顧飛此時明明在線,卻一聲不吭。
『這傢伙從來不看行會頻道的嗎?』有姑娘道出真理。
『瞞我們好久啊!』有姑娘感慨。
『回頭可以找千里要簽名哦!』有死忠粉絲。
『嘿嘿,原來我們一早就見過27149的真面目,不參加傭兵對抗賽也沒啥損失嘛!』有些個為這事懊惱的姑娘此時也釋然了。
顧飛不在行會頻道裡露臉,於是有姑娘直接私聊到他頭上了。
『啊,你身分暴露啦!』柳下有幾分替顧飛擔憂的意思。
『嗯?這次你還有什麼話說?』七月對於顧飛的幾次狡辯看來是有怨念的。
『唉,以後調戲你看來不會是我的專利了。』落落沒有暴露顧飛的意圖,隱約與御天神鳴他們有些相似。
『哼!高手,藏得夠深的啊!』細腰舞也在說。
『千里,你怎麼就成27149了呀?』六月的雨這會還沒轉過彎來呢!
更多的是行會裡的法師姑娘們,紛紛在詢問顧飛怎麼做一個近戰法師,顧飛應接不暇,頭都大了,終於還是覺得隱藏身分是有好處的。
妳們來殺我得了……顧飛淚流滿面,其實這才是他想要的。
折騰了半天,消息根本就沒能好好回覆幾條,對抗賽開賽時間已到。畫面一轉,幾人已經進了地圖。顧飛這訊息提示還在不斷的提示有新訊息,韓家公子回頭掃了一眼這三個神情低落的傢伙,沒再理會。四下張望了一下,看到了某個高地,隨即對劍鬼和佑哥說:「過去看看。」
兩人點著頭,三人朝那高地走去,佑哥很有幾分擔心:「那三個傢伙真不出力的話,這場有點麻煩呢!」正說著,身後顧飛已經風一樣的追了上來,手挽著袖子,殺氣凜然:「開打啦?怎麼不叫我啊!」
三人回身望向顧飛。顧飛身後,御天神鳴和戰無傷也正沒精打采的走過來。
「你下得了手?」佑哥對顧飛說:「好說一個行會的。」
「呵呵。」顧飛笑,「你問問公子是怎麼死的。」
韓家公子鬱悶的翻了翻白眼。
「一群姑娘啊,個個如花似玉的。」佑哥說。
顧飛咳嗽了一下:「這方面公子也不輸給她們。」
佑哥和劍鬼一怔,再望了韓家公子一眼後反應過來,都閃到一旁偷笑去了。
韓家公子拳頭已經握起來了,顧飛卻迅速防止了事情的進一步擴大,揮舞著手中劍吆喝:「走著走著!」喊完憑藉速度優勢,和韓家公子暫且拉開了距離。
顧飛先一步爬上了山頭,朝遠處眺去。參戰人數一共二十六人,地圖自然沒有多大,很快就已經找到了姑娘們的身影。其後五人也先後趕到,朝那方向望去。姑娘們聚成一團,半天也沒動靜,和往日一進對戰地圖就四散瘋跑大相徑庭。
「怎麼回事?她們不過來嗎?都堆在那幹嘛呢?」佑哥問。
「聊天呢!」顧飛鬱悶的說。
「你怎麼知道?」佑哥問。
「我的訊息提示都快要爆了……」顧飛歎氣。行會頻道的就無視了,顧飛一直努力回覆著私聊。二十個敵手,這只是相對對抗賽來說的,顧飛在私聊上要應付的幾乎是重生紫晶的全部。在這方面顧飛和姑娘們的功力差距,就像姑娘們和他打架時的差距那麼大,且要面對近五十個敵手,實在是太瘋狂了。
剎那間,戰無傷像是老了十歲,御天神鳴也在喃喃自語:「葡萄,我的葡萄……」
顧飛發訊息已經應接不暇,這邊卻還有兩位要死要活的,不得不再出聲勸慰一下:「喂,你們倆,有那麼嚴重嗎?她們只是好奇一些罷了。」
「每一段感情在一開始經常都只是一丁點的好奇心。」戰無傷語重心長的說。
「而她們對你的好奇心絕不是一丁點。」御天神鳴說。
「我們完了……」戰無傷和御天神鳴對望,苦澀一笑。
顧飛無語……
「這場還能不能打了!」韓家公子吼。
「打吧打吧!就讓我為這一切親手畫上句點。」御天神鳴撫摸手中的愛弓。戰無傷拍了拍他:「這個世界是孤獨的,還好你我有兄弟相互為伴。」
御天神鳴沉默半晌後說:「這個還是算了吧!坦白說我和你沒有共同語言,起碼有三四條代溝。這不是你的錯,這是年齡的錯,時代的錯……」
戰無傷一把揪起御天神鳴扔下了山頭,其他三人鬆了口氣:「世界總算清靜了。」
「你下來!我要和你決一死戰!」御天神鳴連滾帶爬的摔下山坡,灰頭土臉。要不怎麼說朋友比敵人更可怕呢?朋友上來拍拍肩以示親暱,沒有人會想著防備,顧飛都會因此著了戰無傷的道,何況御天神鳴乎。
兩人就這麼一個山頂一個山腳罵上了,那邊顧飛繼續瘋狂發訊息。韓家公子、佑哥、劍鬼相互望了眼,歎息:「原來還是只能靠我們三個。」
「多聊會,也算吸引了她們注意力。」韓家公子對顧飛交代了句後,三人已經開始下山坡朝姑娘們的出生點走去。
「哎,等我啊!」顧飛一邊發著訊息一邊追過來。戰無傷也下了山坡,和御天神鳴一邊對罵一邊上路,但在韓家公子他們眼中這三個傢伙直接被視作行屍走肉了。
『回頭說!』
『回頭說!』
『回頭說!』
顧飛一連將這三個字的消息發了一百多遍,終於沒有姑娘再來問長問短,顧飛長出了口氣,抹了抹汗說:「總算好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