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最杯具的穿越,最無厘頭的病人!
當王爺穿成精神病,誰還能比我更慘!
某王爺:「本王現在是神經病,本王殺人都不犯法更何況是打人?」
古代王爺VS精神病人的搞笑對決
★最爆笑的王爺穿越史
★看似正常實際上超不正常的精神病院
★點擊數破百萬,積分破五千萬
★知名作家

內容介紹:
龍駿昊是個王爺,然後很不幸的他穿越到了現代。
然後再不幸的,他穿越的這個人是個精神病患者。
然後……他赫然發現自己所在的是個叫「療養院」的地方,而據他這幾天的觀察——
周圍與他相同待遇的人……沒有一個是正常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果斷掀桌,「放肆!你們這群奴才要造反不成?全給本王退下!」
「是是是,您是王爺,王爺吉祥,給王爺請安,那……王爺您老能不能先把這藥吃了?」
「 ……」繼續掀桌,「我真是王爺!」
「是是是,您是王爺,誰要說您不是王爺我跟誰急。」
「……你們夠了……」


讀者好評推薦:
●媽啊,我笑到流眼淚。真的是太歡樂了!!!
龍王爺您好樣的,雖然很悲劇的被當成神經病,
但是您淡定對待周遭的人們,那種風姿真的是無人可敵啊!
-------PTT讀者paralenno推薦
●這是我看的第一篇原創耽美,很喜歡很喜歡、灰常灰常灰常喜歡。
王爺很萌,雷岩也很萌。整篇文都很爆笑。
-------讀者血月推薦
●在嚴重文荒期間,突然閃出了這麼一篇文,感覺眼前一亮。難得地讓我連夜趕工到三點半,看完了這篇文。感覺很贊!激動啊!
-------讀者千夜遙推薦

作者簡介:
一世華裳


繪者簡介
蜜琪 mikki
**美大叔,少年控,耽美,各種美型控**
**一直為畫出美好很棒的圖而努力中**
**兼繪者 coser一名**


內文試閱:
第一章 篡位王爺與侍寢將軍
天剛濛濛亮,外面就響起了一陣嘈雜聲,龍駿昊翻了一個身,繼續睡。
「先生您要去哪?這裡是池塘,您快點回來——」小護士慌張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
「我是魚,是美人魚,我要回大海……」
「先生,這不是大海,我帶您去找真正的大海,您……啊——」伴隨著驚恐喊叫的還有一陣巨大的「噗通」的水聲。
「快來人啊,病人落水了!」
龍駿昊再次翻身,繼續睡。
不遠處響起一聲驚雷:「全軍聽我號令,鳴金收兵,明日再戰!」喧鬧中又傳來咿咿呀呀的女聲,曲調悠悠長長:「人生有幾,念良辰美景,一夢初過……」
龍駿昊微微皺起眉,仍然沒有睜眼。
「想我堂堂八十萬大軍竟盡覆爾等之手!蒼天負我!」
那歌曲宛轉悠長:「且酩酊,任他兩輪日月,來往如梭……」
「吵死了……」龍駿昊不滿的嘀咕一聲,終於認命的起身,眼前依然是他一個月前醒來時看到的場景,他不禁悲哀的嘆息一聲,默默窩在床上細數這一個月來的遭遇。
想他堂堂一個王爺,要錢有錢,要權有權,要美人有美人,就算整天花天酒地、橫著在路上走都沒人敢管。他的生活本來可以一直逍遙下去,可是,怪就怪他不應該為了引起大將軍的注意而一時興起在他面前調戲良家婦女,更不應該為了面子而不挑明身分,更更不應該在大將軍命手下把他綁回去時轉頭就跑,更更更不應該找一個特別蠢的奴才駕馬車!
最不應該的就是,他不該在馬車從一個小到幾乎可以忽略高度的山坡衝下之前,沒骨氣的嚇暈了。而他清醒後就到了這裡,身體已經換了一個,當時印象最深的是一片雪白,然後……他記得他爆發了。
是的,當看到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東西以及穿著奇怪的男人和穿著很不成體統的女人圍在身邊嘰嘰喳喳,並對他上下其手時,他想不爆發都難。更可氣的是,身上還趴著一個穿著豔麗而同樣不成體統的女人,這女人死死抓著他,痛哭流涕:「兒子啊,你可總算醒了,嚇死我了,我就你這麼一個寶貝兒子啊啊啊!」
他的額頭上瞬間暴出一根青筋,張嘴就吼:「放肆,我堂堂一個王爺豈是你這賤民能碰的?給本王滾!」
那女人被他吼得後退一步,湊到一直默默站著、身穿奇怪黑衣的男人身邊,滿臉憂傷:「老公啊,咱寶貝兒子剛才喊我什麼?」
男人看向她,淡定的吐出兩個字:「賤民。」
女人頓時哭得梨花帶雨。
龍駿昊的額頭又暴出一根青筋,看著那群一邊對他指指點點一邊嘰嘰喳喳的白花花人群,他們口中說的「療養院」、「妄想症」、「鎮定劑」是什麼東西?
是可忍孰不可忍!果斷掀桌!
「放肆!你們這群奴才要造反不成?全給本王退下!」
眾人被他的氣勢嚇退,急忙點頭:「是是是,您是王爺,王爺吉祥,給王爺請安,那……王爺您老能不能先把這藥吃了?」
「……」繼續掀桌,「我真是王爺!」
「是是是,您是,誰要說您不是王爺我跟誰急。」
「你們夠了……」
上面的對話在他剛來的前幾天不斷重複,而他也透過他們口中的話,漸漸對環境有了大概瞭解。首先,這裡是個叫「療養院」的地方,而且這地方有些特殊,用他們的形容就是比普通的療養院高級,據說起初是院長為了愛人而建,他想透過不一樣的方式對愛人進行治療,結果效果很好,他的愛人成功康復,所以為了造福更多的人,他便成立了這家療養機構。
再者,這家的費用非常高,剛剛成立不久,因此算上他只有四個病人。嗯,是的,他發現除了那些一色的白之外,只有三個人和他的境況一樣,而那三個……沒有一個是正常人。據他剛剛半夢半醒間聽到的聲音,這三人中一個跳了池塘,一個今天忽然開始作戰場對敵的夢,剩下的一個則雷打不動的唱曲。
真是夠熱鬧。
「啊,王爺,您醒啦?」這時房間的門被輕輕推開,小護士將早餐恭敬的放在固定桌上,甜甜的道:「恭請王爺用餐。」
龍駿昊的太陽穴輕輕跳了跳,嗯,他這段時間的又一個發現,這裡的人全把他們這些不正常的人當大爺來伺候,除了不能出一定界限外,幾乎什麼要求都會得到應允。他記得他當初醒來的那幾天,這些醫生護士為了迎合他,還刻意換了身他們口中所謂的「古裝」,氣得他看到那些不倫不類的衣服再次爆發,此後他們便將衣服換回,但「王爺」的稱呼倒是一直沒變。
龍駿昊看她一眼,淡定的下床洗漱,然後面無表情的回來吃飯。他照例晃了晃餐盤,這些人不知用了什麼辦法,餐盤一放到桌上便和桌子緊密的貼在一起,怎麼晃都晃不動,而這間屋子的擺設大都被固定了,上面還特地鑲了層柔軟的、毛茸茸的邊,他知道這是為了防止他們做出什麼不能控制的事而受傷。
他撇撇嘴,開始用餐。他的適應力很強,周圍這些東西在醫生護士的仔細介紹下,他基本上都認全了,也會用了。不得不說這裡與他原來生活的地方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唯一令他欣慰的是,這裡住起來起碼還算舒服,當然前提是他能忽視那三隻真正不正常的生物。
但這段時間下來,他覺得他真的已經——淡定了。
他一邊悲哀的想,一邊拿起特殊材料的杯子喝牛奶,而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用力踹開,大門砸到牆上不停的震動。他一驚,剛剛喝進嘴裡的牛奶立刻噴了出來,來人風風火火的衝進來,「噗通」跪在他面前,聲淚俱下:「皇上,我朝八十萬大軍……盡覆叛軍之手!臣有負皇上的重托,臣罪該萬死!」
「咳咳……」龍駿昊因為剛才嗆了一下,正伏在床上劇烈的咳嗽,一時間無暇顧及他。
「皇上……」那人絲毫沒有察覺他的狀況,萬分絕望的叫了一聲,輕輕閉上眼,眼角竟然還滑下了一滴眼淚,「我朝……亡了……啊!」他的話還未說完,便被憤怒的龍駿昊直接用杯子砸在頭上,頓時哀嚎一聲倒地。
「少在這裡妖言惑眾!」龍駿昊暴怒的下床,還不過癮的過去踹了幾腳,最後一腳踩在他的胸膛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爾等慘敗至此,還有何面目來見朕?」
「皇上!」那人躺在地上絕望而深情的又叫了一聲,「臣對皇上的忠心日月可證……臣、臣……」他的臉上瞬間飄起兩朵可疑的紅雲,「臣對皇上的情也……也是永不會變的……」
龍駿昊的表情頓時扭曲,然而還未開口,聞訊而來的醫生護士已經趕到,慌亂的將這人從他的腳下拯救出來。他冷眼一掃,威風凜凜:「拖出去,斬了!」
眾人被他的氣勢嚇得心肝一顫,一個個馬上行禮:「遵旨。」他們拖著那人急忙離開,同時還能聽到一聲淒厲的喊叫:「不——臣冤枉——冤哪——」
龍駿昊看著身上沾到的牛奶,額上暴出一根青筋。我淡定,淡定……我靠!這他媽的讓我怎麼淡定!
先前的小護士柔弱的飄過來,眨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王爺,您什麼時候篡的位?」
龍駿昊默默將目光轉向她,淡定的吐出兩個字,「剛剛。」
今天陽光明媚,龍駿昊推開門到院子裡曬太陽。這家療養院建在山坡上,房子精緻典雅,從外部看有種歐洲的風格,內部則偏向中日風,幾間房子圍成一個個庭院,走廊皆鋪著木製的地板,欄杆爬滿了紫色的藤蔓,院內種著櫻花樹和桃梨等果樹,每到花開的季節都如夢境般美好。幾個庭院互連,圍成一個更大的空間,裡面有青青草地、活動器材以及巨大的荷花池塘,龍駿昊出去時就見一群人正好從池裡撈出一個人,抬上擔架飛快的向室內走,還有零星的對話傳來——
「我真的是美人魚,我要回大海,你們這樣強留我是不會幸福的,真的!」
眾人立刻附和:「是是是,您是美人魚,我們這是帶你去找王子啊,找你心愛的王子……」
「狗屁,我才不愛他!他扔下我和別人劈腿,我早就把他甩了,我現在愛的是別人,是別人!你們沒常識就不要亂說!」
「我我我們沒常識……沒常識……」 眾人脆弱的心肝一顫,弱弱的問:「那您現在愛誰啊?」
「我愛的是海底的巫婆,我要去找她!你們這樣叫做棒打鴛鴦懂不懂?」
眾人僵了一瞬,認真說:「其實巫婆早就被你父王逐出大海了,她現在就住在陸地。」
「什麼?真的?我怎麼不知道!」
「真的,剛剛得到的消息,我們帶你去找她,好嗎?帶你去找她。」
「那……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相信你們一次吧。」
眾人頓時一同叩首:「謝謝大爺。」
「注意你們的言辭,是美人魚!美人魚!」
眾人再次叩首:「是,謝謝美人魚大爺。」
「啊,這還差不多。」
眾人便抬著他華麗的奔進去。龍駿昊以手扶額,心想那個人明明長著一張撲克臉卻整天搞一些亂子,真是服了。
遠處的曲調依然悠長:「俺好似驚烏繞樹向空枝外,誰承望舊燕尋巢入畫棟來?今日個知音喜遇知音在,這相逢異哉!恁相投快哉!待俺慢慢地傳與恁一曲霓裳播千載……」聲音淒涼宛轉,剎那間催人心腸。龍駿昊看向池塘上建的小亭,那裡站著一個長髮齊腰的美人,一臉憂傷的在唱曲。如果不是他的衣服開到胸膛,上面一覽無餘、一馬平川,龍駿昊真的懷疑他是個女的。
那人感覺到他的目光,微微側過頭,朝他招手,唱道:「若此生情終難全,君可願來世繾綣……」
「願意……」龍駿昊悲哀的嘆息一聲,認命的向那裡走,心道漫長的一天又開始了。他讓人搬了把躺椅放在小亭,又吩咐人去泡了杯上好的茶,端著坐在椅子裡閉眼傾聽小曲。池塘的荷花開了滿池,清爽的風微微拂過,彷彿還帶來少許淡香。
「乍暖風煙滿江鄉,花裡行廚攜著玉缸……」
他的嘴角勾起舒適的笑,這曲子他沒聽過,據說是明末清初時代寫的,到底是什麼朝代他並不清楚,但這不妨礙他聽曲的雅興。
「笛聲吹亂客中腸,莫過烏衣巷,是別姓人家新畫梁……」
他慢悠悠的想,桌上來點瓜果糕點,身後站著護衛家丁,或者再來幾個貼心的丫環捶腿揉肩,這簡直就是他以前的生活嘛。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越想越高興,漸漸有些不知身在何處,只知一曲終了的時候他讚道:「不錯,妙,妙,本王許久都沒聽過如此甚佳的曲子了,來人,重賞!」他說著睜眼,見一個長髮美人正含笑看著他,上衣領口大開,一馬平川,他的表情瞬間凝住了。
長髮美人笑吟吟的說:「謝王爺賞。」
龍駿昊嘴角一抽:「不謝。」他環視一周,這才知道剛才那些都是幻覺,他依然在這麼一個鬼地方待著。
「王爺可還喜歡?」
「喜歡……」龍駿昊摸摸鼻子,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太大,讓他瞬間沒了雅興,便將茶杯一放,懶洋洋的起身像模像樣的作了個揖,「家中尚有要事,就此告辭,改天再來拜會姑娘。」
美人根本不計較他口中的「姑娘」,只幽幽嘆氣,戀戀不捨:「你有這份心就好……」
龍駿昊嘴角又是一抽,在這人的病情愈演愈烈之前急忙狂奔回屋,一下撲在那張奢華的大床上。他覺得唯一能令他感到慰藉的只有這張床了,畢竟要比他之前的那張睡著舒服,當然,前提是他並不知道這究竟花了多少錢。他無聊的在上面翻身打滾,只聽走廊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歡樂興奮之意也隨之飄了過來:「兒子啊,我來啦~」
龍駿昊一下從床上跳下來,與此同時房門被一把推開,一個美豔的女人立刻出現在眼前,他的眼睛瞬間亮了,撲過去道:「媽~」這個字叫得沒有絲毫猶豫,撒嬌的意味十足。美女拍著他的肩,笑了:「哎哎,好孩子,媽媽好想你啊。」
「媽,我也好想你啊。」龍駿昊將小時候向他母后撒嬌的本事全使了出來,抓住她的手,眨也不眨的注視她,無比認真,「媽,我好了,我真的好了。」
他不傻,他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世界,就只能遵守這裡的規矩活下去,但前提是得離開這裡,否則他遲早有一天會被那三隻不正常的生物給逼瘋,結果不是他拿刀捅了他們,就是拿刀捅了他自己。根據他這段時間的觀察,想要離開有兩個辦法,一是等那些醫生確認他的精神狀況恢復正常,二則是他的家長帶他走,而這位穿著不成體統的、在他第一天來這裡時被他稱為賤民的女人,剛好就是他的家長之一。
美女的眼睛紅了,哽咽的應著:「嗯嗯,我們家寶貝好了,我們家寶貝沒病。」
「對,對。」龍駿昊眼見事情能成,更加討好的圍著她轉,「媽,你看我現在一切正常,我真的康復了,咱們回去吧回去吧?」
這時房間又走進一人,龍駿昊看了看,這人他認識,就是這具身體的另一個家長,總喜歡在旁邊沉默不語,但往往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老公啊。」美女回頭看他,抽噎著,「咱們寶貝說他好了,你看呢?」
那人將目光轉向龍駿昊,龍駿昊也看著他,眼神極其無害,嘴巴一癟:「爸,我好了。」
那人依然沉默不語,忽然轉身向外走,接著拿了一個東西回來,美女頓時「咦」了一聲:「這不是你新買的光碟嗎,拿它做什麼?」
那人不答,走到室內打開DVD放映。這間屋子裡的東西都是精品,電視螢幕佔據了大半個牆,龍駿昊雖然知道這些東西怎麼用,可真正用的次數卻是少之又少,此刻見狀,自然好奇的盯著螢幕直看。
男人放好後沉默的站到一邊,美女拉拉他的袖子:「老公啊,你放這部科幻動作大片到底是做什麼啊?」
男人還是不答,只對前面的龍駿昊揚揚下巴,美女見狀看過去,瞬間抽噎起來。只見龍駿昊雙眼瞪大,嘴巴張成了「O」形,一臉震驚的看著螢幕,良久才結結巴巴道:「哇……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好厲害啊好厲害……」
美女繼續抽噎:「咱們寶貝他……他……」
男人「嗯」了聲,終於慢慢開口:「你看,他連變形金剛都不認識。」
美女從包裡拿出小手絹擦眼淚,男人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堅強,美女便將眼淚強忍下去,走到龍駿昊身邊柔聲問:「寶貝,喜歡嗎?」
龍駿昊立刻點頭,目不斜視:「這是什麼東西?」
「變形金剛。」美女的聲音中帶著少許哽咽,可惜處於驚奇狀態下的龍駿昊並沒察覺出來:「哦,這東西好厲害。」
「喜歡我給你買。」
「這個能買?」龍駿昊立刻興奮起來,抓住她的手,「這麼厲害的東西也能買到?」這個世界還真是令人驚訝。
美女強忍眼淚:「能買能買,你喜歡我就給你買。」
「好好,我喜歡。」龍駿昊說著又將目光轉回,好看的眼微瞇起來,心想如果真能到手,他首先就要用這東西滅了那三隻生物,然後再滅了這家療養院!
美女憂傷的看看他,這時男人走到她身邊,又開了口:「你看,他連你要給他買的是模型都不知道。」
美女抽噎一聲,男人拉著她向外走,身影不一會兒就在走廊消失。當龍駿昊意識到出問題時,透過玻璃窗發現他的兩位家長正向所謂的汽車走去,他立刻驚了,急忙跑出去,但等他跑到時只能看到絕塵而去的汽車。
「不——」他瞬間撲倒在草坪上,悲痛欲絕,「為什麼不等我?出了什麼狀況?明明一切都還好好的,這到底是為什麼啊?蒼天啊——我不要在這裡啊啊啊……」
眾醫生護士立刻圍過來,一個個叫著:「王爺王爺,呃,或者是皇上,保重龍體啊,您要為江山社稷著想啊!」眾人七手八腳的去扶他,而就在這時,只聽身後不遠處也響起一聲悲痛的叫喊:「不——」
一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倒在龍駿昊身邊,抓著草坪上可憐的小草,複讀機似的大叫:「為什麼不等我?出了什麼狀況?明明一切都還好好的,這到底是為什麼啊?蒼天啊——我不要在這裡啊啊啊……」
場面頓時一靜。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