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古代王爺VS精神病人的搞笑對決
楚神醫:「夫人這是有喜了。」
某愛妃:「夫君,輪家有你的孩子了。」
某香菇:「香菇人員,你來幫我澆水了嗎?」
王爺:本王這是作孽了阿……

★最爆笑的王爺穿越史
★看似正常實際上超不正常的精神病院
★點擊數破百萬,積分破五千萬
★作家一世華裳經典爆笑之作

◎首刷附贈「夫人有喜」便條紙


各路人馬出奇招,看王爺如何大顯神威!

最可悲的不是穿越到精神病院,而是穿過去後還要被千里追殺。
壟罩在被雷岩追殺的陰影下,龍駿昊依然想盡辦法想要逃出療養院,
沒想到被王爺慫恿之下,何天凡順利催眠了于傲,
竟然引來了雷岩親自到療養院,還使計讓王爺脖子上套上了炸彈!
賤民,還不快點來救本王爺!!

另一方面,于傲終於發現自己被催眠的事實,
怒火攻心的他決定利用雙重人格,來好好回報何天凡的「調教」。
卻沒想到何天凡竟然動了真心…






作者簡介:
一世華裳
很二,輕微潔癖,重度精神潔癖,追求完美,喜歡宅、戀舊物,喜歡研究神秘的東西,沉迷幻想,希望把想像的世界用文字敘述下來,和讀者一起分享,另外,腐齡較低,1V1、HE黨,其實我是正經人。


繪者簡介
蜜琪 mikki
**美大叔,少年控,耽美,各種美型控**
**一直為畫出美好很棒的圖而努力中**
**兼繪者 coser一名**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烏鴉嘴
小亭的氣氛繼續維持詭異的狀態,空氣在那個瞬間甚至凝住了,唯一還算響亮的聲音來自地下——某王爺目光淒慘的望著空中的某個點,一副大勢已去的樣子,淒厲的吼:「不甘啊,我好不甘心啊……就這麼糊裡糊塗的替人背了黑鍋英年早逝,我死不瞑目啊!」
他尾音的部分帶了層嘶啞,讓周圍的眾人聽得直發毛,紛紛將目光轉向他。孤辰俯身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硬從地上拖回石凳。
某王爺回到石凳上,頭一低,「啪」的一聲重新叩到桌上。
負責通報的小護士弱弱的道:「王王王爺,您怎麼了……」
「我這是要死了……」龍駿昊癱在桌上輕飄飄的說:「諸位愛卿,明年的這個時候別忘了給朕燒點紙錢,朕在下面也是要花錢的,順便還能養幾隻女鬼和幾個小鬼隨從,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孤辰忍不住提醒:「昊昊,你是王爺。」
「呔,朽木不可雕!」龍駿昊仍是沒有抬頭,「本王都快死了,還不能篡一次位嗎?」
「……」
龍駿昊唉聲嘆氣,最後伸爪子抹了把臉,終於抬起頭看著孤辰,慢慢撫摸他的臉:「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看在咱們在一起睡過的分上,你每年來看我的時候記得穿上一件將軍服,讓人按在我的墓前打上八十大板子,本王在九泉之下看到也該欣慰了……」
「……」孤辰說:「為什麼?」
「誰叫你和那個只愛母貓的混蛋長著同一張臉?哦,對了,順便再替我帶句話給我這輩子的妖孽爹,我死前是看不到他了,你就跟他說……」龍駿昊握緊了拳,悲憤的道:「就說要是有下輩子,本王再也不想看到他了!」他抹了把眼淚,「尼瑪,真的再也不想了!」
「……」
「還有你。」他說著看向黎軒,「你若能在拜祭我的時候把我這段時間的住院費燒給我,我也會很欣慰的。」
「哦。」黎軒點頭,滿臉誠懇的說:「王爺,您老還是死不瞑目好了。」
龍駿昊看了他半晌:「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他接著看羅易,思考一下,「你就算了,好好做你的黑道老大兼派出所員警,照顧好我家天師。」
羅易呼出一口氣,接著說:「不對啊,他是我家的。」
龍駿昊不理會他,將目光轉到于傲身上:「至於你——」他的目光忽然變得銳利起來,咬牙切齒的說:「你把那隻禽獸燒給我!本王和他勢不兩立!做鬼都不放過他!」
「不行!」于傲立刻回絕,「他是我老婆。」
「本王說什麼他就聽什麼。」龍駿昊繼續咬牙切齒,「白癡不如,這種老婆有什麼用?」
「有用。」于傲認真的說:「能壓。」
龍駿昊沉默了,輕飄飄的去看在場的最後一個人,那小護士早已將整個身體縮到柱子後面,抱著柱子露出兩隻眼睛,顫顫巍巍的說:「院院院長,雷先生還等著呢……」
某王爺腦袋一低,「啪」的叩到桌子上,再也不動了。
黎軒想了想,抬頭看著于傲,試探的問:「你知道雷岩嗎?」
「知道啊。」于傲點頭,有些不懂他的問題,「怎麼了?」
黎軒簡單解釋:「哦,雷岩來了,要見你。」
「見我?」于傲更加疑惑,「見我做什麼?我和他又不熟。」
「誰知道呢?」黎軒聳肩,「你去看看吧。」他說完吩咐那名小護士帶于傲過去,又從白大褂的口袋裡掏出筆和紙寫了一行字,隨便找個人給雷岩送過去,這才在石凳上坐下。
「你就準備讓他自己去?」龍駿昊將貼在桌上的臉轉了轉,斜向上看著黎軒,「萬一雷岩以為他背叛而生氣宰了他呢?對了,你剛才寫了什麼?」
「于傲的靈魂沒變,就這幾個字。」黎軒實話實說,「雷岩是聰明人,即使我們提前想好說辭,他也會在之後的試探中察覺出問題,不如一開始就告訴他于傲被人催眠了。」
某王爺忽然坐起身,咬著手指想了想,眼睛瞬間就亮了,他覺得他又看到了生的希望,伸爪子:「那……也就是說他知道于傲沒有背叛了唄?所以我對他就不是威脅了唄?」
眾人沉默的看著他。
龍駿昊弱弱的伸著爪子又加了句:「所以他不會殺我了唄……」
眾人依然沉默。
龍駿昊眨眨眼,弱弱的扭頭看孤辰。孤辰無奈的嘆氣:「他得知這件事後,立刻就會想到是何天凡做的。」
龍駿昊點頭:「然後?」
孤辰再次嘆氣,同情的看著他:「然後他只需要弄明白一件事就可以了,那就是何天凡進行催眠是出於本意還是受人指使,前者他會想辦法解了于傲的催眠再殺了何天凡,後者他會在解了催眠後連同那個指使人一起殺,所以……」
龍駿昊悲憤了:「所以我還是要死?」
孤辰點頭。
龍駿昊再次叩到桌子上,對他們擺手:「雷岩一會兒就該找藉口來看我了。來,你們都散了吧,走吧,讓我死得清靜點。」
「不要那麼悲觀嘛,王爺。」黎軒笑咪咪的勸,「雷岩雖然很變態,但他想在這裡鬧事還是多少有點顧慮的,不然以他的實力早就揮軍過來把這裡踏平了,哪用得著親自來啊?」
龍駿昊頓時懷疑的問:「真的?」
黎軒滿臉誠懇的點頭。
「我不信你。」龍駿昊扭頭看著孤辰,「來,賤民,你說。」
孤辰說:「你能把那個稱呼去了嗎?」
龍駿昊擺手:「呔,生死面前還計較這種小事做什麼?」
「……」
羅易見他們開始分析局面,便將目光轉向黎軒:「宿清醒了沒?」
「醒了,我和他也談完了,但他得知雷岩要來就沒過來,還把宿從扣在了小院。」黎軒簡單交代,接著認真的說:「我覺得我們最好換個地方談。」
羅易頓時挑眉。
黎軒看了一眼對面正在接受知識教育的某王爺,拉著羅易在桌子旁蹲下,小聲說:「宿清說怕雷岩忽然抽風帶著定時炸彈過來,因此為了避免他家弟弟和他自己被誤傷,就不來了。你知道宿清他一向……」
羅易愣愣的點頭:「烏鴉嘴。」
「對啊,所以以防萬一,我們也撤吧。」
「對,必須撤。」羅易點著頭,「對了,你和宿清到底怎麼談的?」
「哦,這樣的。」黎軒從口袋摸出一張紙,「喏,這是清單,我已經盡量把價錢壓到最低了。」他維持這個姿勢和羅易腦袋對腦袋,竟這麼蹲在地上聊了起來。
龍駿昊在接受教育的空檔掃了一眼,只見對面椅子上的兩人不知何時竟憑空消失,而桌前一步遠的地方還站著一個人,他頓時一怔,默默蹲下,尋找縫隙對地上的二人小聲吼:「喂,你們在說什麼?」
那二人談得相當投入,經他一吼才稍微回神,羅易挑眉:「有事啊?」
龍駿昊默默點頭,指了指上方。羅易皺眉,隨即就察覺到他和黎軒身後正站著一個人,急忙抬頭去看,緊接著就傻了。楚堅同志正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十分「溫柔」。
黎軒乾咳一聲,默默的將地上的紙收起來,默默的向一旁移動,對羅易扔了一個「祝你好運」的眼神,隨即就將頭轉向一邊。羅易同志膽戰心驚的看著楚堅,咬著手指思考了一下,純潔的道:「師父?」
楚堅慢慢俯身,眼神就如同盯上小白兔的毒蛇,溫柔的問:「你叫誰師父?嗯?」
羅易的腿立刻軟了:「親親親愛的……」
「嗯。」楚堅懶洋洋應了聲,「剛才那張武器清單是什麼?你要做軍火商?」
羅易弱弱的伸爪子:「是合法的,親愛的,是合法的那種。」
「再合法也會鬧人命!」楚堅冷眼看他,「你找死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