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本書特色:
「我會讓你當上世界第一的喪屍王」
驅魔師與喪屍王聯手的最終之戰!
毀滅世界的是人類還是喪屍!?
新增未公開番外「溫泉中的結婚紀念日」!
★又名:「驅魔師與喪屍不得不說的那些事」(誤)
★非我族類難道真的其心必異!?
★獲PTT原創版好評推薦
★末世喪屍文經典之作


內容簡介:
喪屍的身軀,卻有著人類的靈魂。
或許,那就是世界為了維持平衡而誕生的喪屍王。
被眾人背叛的陳文嘉,帶著魏福踏上孤獨的旅程,
卻被隨後趕至的宮墨擋了下來,為了再度拾回信任,
宮墨許諾想辦法讓世界上的喪屍恢復原樣。
傲嬌的喪屍王表示:「老子再相信你就是笨蛋!」

在喪屍王的消息曝光後,黑霜組織蠢蠢欲動的想抓住陳文嘉來研究,
宮墨趁機與陳文嘉聯手將黑霜東京基地摧毀,
徹底吸引了所有的砲火!
不料在宮家的研究室中,陳文嘉卻突然失去理智攻擊了守衛,
他到底是喪屍還是人類!?
另外還有未公開番外「溫泉中的結婚紀念日」,千萬不要錯過!

名人推薦&銷售成績
讀者好評推薦:
●雖然作者一直說這文丟三觀,但是我到覺得裡面很多地方恰巧是人們已經拋棄的三觀吧。面對末世,面對喪屍,人類不是團結一致反而在爭權奪利,在排除異己,甚至為了一些身外之物而置他人生命於無物。和喪失人類本性的他們相比,變成喪屍的小文和魏福都是很萌很讓人感動的存在。-------讀者塵封

●明明是一個非我族類的喪屍,心卻比身為人的人還像人,平常行為總是犯二到不行,弄得我也好想養一隻啊!!!!!!--------------------PTT讀者推薦

●難得一見的末世文,不是千篇一律的打怪升級,而是刻畫了更難得的東西。有冰冷也有溫暖。大體歡脫偶爾嚴肅,不能更讚!------------讀者黑兔子

作者簡介:
的參考物,畫手實在是忍無可忍地蹦了句:
「= = 你真的希望這是你這輩子出的最後一本書嗎?」
「……」
「你就這麼致力於毀掉你文藝女青年的假象嗎?」
「……_(:3 J∠)_」
兩個人對決的後果是「其實我長這樣」……(喂

繪者簡介:

漫畫、插畫工作者
每天過著戲劇配飯、談話節目配工作的日子。


內文試閱:
陳文嘉皺眉,問:「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時間不多了,世界聯盟已經直接對他們宣戰,在兩邊力量鬥出個結果前,我們必須更早一步拿到實驗資料。與其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不如直接等他們送上門來。」宮墨不打算隱瞞,「我們需要得到他們的實驗資料和成果,這樣你才有可能找到治療的希望。」
「可你只是一頭肥羊,你鬥不過他們。」陳文嘉直指問題所在。「再說,萬一過去以後你保護不了我,我最終還是成了標本,那我繞了這麼大一圈跟你合作,還不是白搭!」
「我不會讓你成為標本。」宮墨摸了摸他的腦袋,「你的存在已經被世界聯盟承認,那幫千方百計想拉攏你的人不可能允許你成為黑霜的吉祥物。無論我走到哪裡,小喬都能找到我的蹤跡,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們就一定能逃出去。」
陳文嘉抿了抿嘴。
他低著頭,慢慢按下一句話:「你只是為了找到讓我變回人類的方法?」
「我知道你害怕這個世界。」宮墨背靠著控制台坐下來,摟著陳文嘉的腰,輕輕摩挲。「我知道我的背叛,別人的恐懼、圖謀,都讓你更加害怕這個已經把你劃為異類的世界。」
陳文嘉盤坐在他的雙腿間,死死盯著他。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他有很多次認真地看過這個人的眼睛。即使是在知道受到背叛前,他都仔細地觀察過,卻從未發現有任何欺瞞和謊言。要麼是他的演技太好,要麼是他自己說的謊把自己都給騙了。不管是哪種,眼前他即使說的可能是真心話,陳文嘉都覺得難以說服自己相信。
眼前這個人即使與自己並肩作戰,為了自己脫離人群,努力地為自己爭取一切利益,可為什麼還是那麼的讓他心存疑慮?
宮墨看出他眼底的懷疑,想笑著安撫他,卻怎麼樣也笑不出來。
他的聲音變得略顯乾澀,「陳文嘉,你聽著,這世界上有很多黑暗、很多不公平、很多讓你這顆明辨是非的心受傷的事。可是這才是人類的世界,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你得承認,我始終領先你的原因,是因為我更懂得人類世界的運行規則。不是嗎?」
我輸給你是因為我技不如人!陳文嘉低低哼了一聲。
宮墨看著他不服氣的表情,心情又慢慢好了些,乾脆把他摟在自己的懷裡,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慢慢回憶。「考試的時候,死記硬背的東西是拉不開分數的,唯獨那些需要闡述主觀的題目,有印象分的,才是最重要的決勝點,對不對?」
陳文嘉繃著臉,心想他媽的在這肉塊滿地的空間裡教情人怎麼考試,還真有情調啊這個人。可還是點了頭。
「我經常幫老師抄試題、寫報告,老師哪裡認不得我的字?平常考試一看到是我,當然就給滿分了。至於重要的考試,當然還是因為我比較聰明。」
「至於其他比賽,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總是輸給我,不過我也依稀有點印象,總是跟我進行決賽的那個人好像經常會出現被裁判嚴苛對待的情況。」宮墨輕笑,「你這個笨蛋,不知道討好裁判,也是比賽的關鍵得分點嗎?」
忍無可忍……
說個屁!他媽的這個人生操縱者!
陳文嘉齜牙咧嘴,一口咬上宮墨的頸項:老子真恨不得把你變成喪屍!
明明可以一口咬爛核桃的利牙,最後卻只在對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排牙印。
「可是我現在只想讓你一直像這樣,不用學著怎麼跟這個世界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你很聰明,卻不該像我這樣聰明在這上頭。你是陳文嘉,陳文嘉就該像條快樂歡脫的小狗,只朝著自己喜歡的罐頭奔跑。」
好想捏死他!誰他媽的是你的小狗!
「你不願面對的,我來面對,你不忍心去做的,我來做。」宮墨輕輕揉著他的耳垂,神情親暱而堅定,「你只要相信我,用你最純粹的心來面對我。我會讓這個世界給你承諾,不管你未來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讓你跟我一起活下去。」
陳文嘉愣了愣。
「那你死了呢?」他用手機問。
宮墨笑了。「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死,那我就省事了,如果不願意,我會讓你當上這個世界第一的喪屍王,即使沒有我,你也會活得好好的。」
「萬一我不願意做喪屍王呢?」
「那你會死得很快,這非你所願。」他聳肩。
他媽的這哪裡叫填志願啊!當不了殉葬品也當不了喪屍王,就只能落榜掛掉嗎!
「因為你是全世界都認得的陳文嘉啊。」宮墨蹭了蹭他的臉頰,「你也知道自己能選擇的結局,不是嗎?」
「……」
他當然知道。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選擇了這個人。
即使害怕、即使懷疑,也只能選擇這個人。
他不想死也不想繼續當孤單的喪屍王。他只希望有一個人能跟他平等說話,承認他是陳文嘉,跟他一起回憶過去、嘲笑現在,然後展望其實他也能猜到的、並不美好的未來。
  
宮墨看他陷入發呆的狀態,輕輕拍了拍他的臉,然後又站起來四處查看。
剛剛的混戰並沒有讓這裡損壞多少,然而地上都是被焚燒過的資料和實驗標本,如今已不剩多少有價值的東西。打開中央電腦後,宮墨果然發現裡面的硬碟已經被弄得短路燒毀。也許在他們攻進來前,這些實驗人員已經將所有資料上傳到了總部。
沒能拿到有價值的東西,宮墨有些不悅,他走到還沒來得及銷毀的實驗體前面,單手將全身插滿管子的實驗體從液體中撈出,在對方猛地睜開眼睛、露出猙獰的牙齒準備咬上他之前,手指一收,就將實驗體的頸椎徹底捏斷。
陳文嘉打了個冷顫。這傢伙的殺人技巧都可以上國際通緝榜了吧。
將實驗體塞進一個不大不小的盒子裡面,又在他身上塞了個發著光的小儀器,宮墨這才把盒子踢給陳文嘉,「把它帶到外頭比較平坦的地方去,小喬收到信號後會過來把它帶走。」
「嗷。」不幹,我又不是你的保姆。
「我出去會被咬死。」宮墨瞪他,哪裡還有剛剛的濃情蜜意。
一看對方的工作模式開啟,陳文嘉知道裝可愛無用,乖乖拎著盒子就出去了。
等陳文嘉一離開,宮墨踢開控制台下面一個隱蔽的櫃子,將裡面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白衣人揪出來,甩到牆角。
「都聽完了,是不是很精彩?」他抬腳,鞋子踩在他腦袋旁的牆壁上,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屁股下已經流了一灘黃色液體的青年。
實驗員抱著腦袋哭,「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我不是!」
「是有點不像。這幫瘋子都願意為了自己的信仰而死,你卻貪生怕死。」宮墨雙手插在口袋,似笑非笑,身上的冷氣卻讓青年抖得更厲害。「既然想活,就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才能活下去吧?」
「我一直在XX研究所裡做事!這些鬼東西我才不喜歡!」青年哭著解釋,「我是被抓來的,如果不聽話,就要被變成喪屍!我只想活下去!」
「我不想聽你解釋為什麼你是好人,我只想聽你在這裡做的事情,還有總部在哪裡。」宮墨的鞋子直接踩上他的肩膀,施加壓力。
「我只負責試劑的調配!完全沒有經手核心資料!他們跟總部開會的時候從來不叫上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們的最高負責人叫什麼名字?」
「叫羅德!羅德威恩!」青年大叫。
「實驗的代號叫什麼?」
「墮天使!」回答的速度就像搶答。
「喪屍王有什麼作用?」
「做血庫。」
一聲槍響,伴隨著青年的慘叫。
宮墨看他捂著自己血流不止的肩膀打滾,冷聲道:「答得不錯,可惜答案都沒有什麼價值,好像不值得我放過你。」
「你可以……繼續問……」青年痛不欲生,「為什麼要……」
「因為時間不多,可你不願自己招來。」宮墨笑得殘忍。
「我說……我說……」青年哆嗦著聲音,將所有情報都坦白出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