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美少女作家PUCKIO,繼《瑪莉隔壁有恐龍》後,全新創作終於豋場!


為了挽回前男友,她決定找人來扮演她的新男友!
但她卻突然覺得──這假男友,彷彿好像大概也許……
比前男友更有吸引力?

花樣年華的16歲高中生夏天甜,
本以為能和心目中的王子談場美好的初戀~
誰知道兩情相悅不過三天,他就和她的死對頭出雙入對!
啊啊啊~~她是笨蛋!
她幹麼裝成沒事,答應去參加派對、看那兩人放閃光,
然後哀怨地自燃到爆啊?
可惡!說好不能流淚的,可是……
在她孤單地在便利商店門口邊狂哭邊夾娃娃兩小時後,
她終於受夠了!就在這時,她撿到了一個盒子,
上面用瑰麗的花體字寫著「Lotus Dealer」。
不會吧?這不就是傳說中的──


【關於夢小說】
青春的夢幻,誰來幫妳編織?夢想的園地,誰來幫妳灌溉?
少女的每個轉身,帶出的不只是甜蜜與閃亮,
有時也有淡淡的憂傷,還有雨後天青的晴朗。
在最動人又最動心的的時刻,
夢小說陪妳體會初戀的酸甜滋味,
還有成長的青澀、曖昧,以及──
當戀愛的預感出現時,那心癢癢的感覺……

故事內容風格多元,除網羅兩岸名家執筆,
還有《夢夢》人氣連載作品改編小說,
封面更邀請眾多知名繪者跨刀,
就是要為少女量身打造,只屬於妳的輕盈‧戀愛‧物語!




作者簡介:
PUCKIO
15歲開始寫小說、16歲時寫程式做網站、17歲時熱愛攝影,18歲時考上英文系,19歲時飛北美開始環遊世界,20歲開始學影片剪輯,並著手翻譯外國文學作品……人生經歷豐富多彩,表面上是在人類社會靠耍英文混飯吃的龍套少女,但實際身份則是一隻為了成為「宇宙一流story-teller」而隱祕棲居在地球的搞笑外星人。目前定居上海,過著「好像連續劇般狗血、曲折、猥瑣搞笑卻又動不動就掉眼淚」的幸福人生,並且相信,人生就是應該這樣才有趣。曾出版《瑪莉隔壁有恐龍》(江蘇文藝出版社),即將在尖端推出《迷幻果實Lotus Dealer~氣泡戀人》。


繪者簡介:
絢日
08月16日生/AB型
‧美手、美足、骨頭肌肉
‧廚寶大本命、神經質、壞掉、傲嬌、天然萌

漫畫家,目前正在連載《戀愛向上委員會》(漫畫之星/尖端出版社) ,曾以《奈夏的第21句魔語》獲第一屆尖端原創漫畫新人獎少女類金獎!





內文試閱:
Chapter 1


當手機在包包裡震動時,夏天甜正用力在人潮洶湧的捷運站內殺出一條血路。
在這密集得好似沙丁魚罐頭般的地方,能站穩腳跟已實屬不易,她竟然還能一邊笑嘻嘻地朝路人點頭示意,另一邊神不知鬼不覺地,從隊伍的最後一路喊著「借過」到前排去占位,連她自己都佩服自己的不要臉和高智商。
她故作帥氣地一吹瀏海,摸出手機,但得意忘形的小臉卻在看到簡訊的瞬間立即僵住:妳千萬別來,林佳瑤今天把陸希傑學長一起請來了——小艾
……靠,這兩個人做鬼也要拉我墊背?夏天甜不爽地瞪著手機螢幕,內心恨透了死黨小艾突然發來的這個殘酷消息,不過同時也感到慶幸,否則興沖沖去參加派對的她,就要在毫無預料的情況下撞見陸希傑——她的前男友,or嚴格來說,那位還沒與她開始正式交往就被別人勾引走的美男學長。
而勾引走學長的那個人,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兼死對頭,林佳瑤。

「替我轉告林佳瑤,我今天一定會準時出席聖誕聚會。而且還會,攜、伴、參、加。」
「喂喂,妳別這樣啊……」
不顧小艾在電話那頭乾著急,夏天甜已用力甩上了手機。等到三秒後怒氣消散,她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給自己挖了個多大的坑去跳。
攜伴參加?
唔,攜伴參加。
……攜伴參加個大頭鬼啊?自己明明是只除了學長就沒暗戀過別人的戀愛鴕鳥,哪裡有什麼伴可以帶去參加聖誕聚會,而且對方還得帥到人神共憤——至少要帥過王牌校草陸希傑——可以讓全場女生羨慕嫉妒恨、讓林佳瑤甘拜下風大輸特輸的男孩?

我要是……有個帥氣的男朋友就好了。

捷運列車從面前飛馳而過,她花了三個小時精心打理的髮型,卻在一秒鐘內被毀於一旦。
夏天甜嘆了口氣,意識到現實是被掀開夢想齊瀏海後,那無奈的寬額頭。

躲在捷運站的小角落看著人來人往,糾結了半個多小時的夏天甜,終於決定結束這可笑的畫圈圈場面,鼓足勇氣坐上下一班列車,前去西門町的聖誕聚會赴約。
不就是撂下了大話嘛,大不了藉口說男朋友臨時有事來不了。
再說,不會真有人無聊到向我要男友的身分證來看吧?
而且本來做錯事的就不是我,一個劈腿的混蛋,和一個搶人家男朋友的狐狸精……他們都不害羞,那我在這裡糾結個屁?
這麼說服著自己的夏天甜,半隻腳已經跨了出去,卻又突然停下了動作——快速湧動的人潮中,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她的目光。
是顏色鮮豔的柳丁。
一顆。
兩顆。
三顆……越來越多,滾得遍地都是醒目的橙色。
似乎是拎著大袋柳丁、獨自坐捷運的老婆婆被人撞到,手裡的東西撒了一地。
「哎呀,小心啦!」有路人差點被柳丁絆倒,嫌棄地對老人嚷嚷。
「歹勢啦、歹勢啦!」白髮蒼蒼的婆婆連連擺手,一邊道歉,一邊艱難地俯身撿柳丁。
黑壓壓的人潮裡,那個動作遲緩的身影和鮮豔的橙色,形成了一道刺眼的風景。當夏天甜實在是看不下去,正想上前幫忙時,有人卻先一步來到了老人身邊——
「我來吧。」

那人的髮型淺色略微凌亂,身穿深色有型的夾克外套。手上的黑色鉚釘戒指流出一絲龐克的味道,側臉有著俊朗的下顎線條。
是年輕男生的臉。
撿著柳丁的他似乎在對老婆婆說著些什麼,薄薄的嘴脣揚起好看的弧度。明明是看上去鋒利難以接近的ROCKER,怎麼能卻露出那樣溫柔的笑容呢?夏天甜遠遠的看著,不自覺地想。
因為散落的柳丁太多,男生乾脆把自己的背包脫下丟在一邊,幫婆婆整理起別的東西來。
「謝謝你啊,年輕人。」白髮老人感激地看著他,眼睛樂地瞇成月牙。「我這個老太婆,不中用啦、笨手笨腳。」
「不會。」他不在意地一笑。拾起一個柳丁放入袋子。

又一班列車到站,突然湧來的人潮把夏天甜向後推著走。她忙亂地尋找落腳點,卻突然在人群中瞥見一個神色古怪的男人。那人兩手空空,縮著脖子來回張望,既不上車也不出站。她盯著那個奇怪的人,視線跟著他向撿柳丁的婆婆和男生走去——原來他的目標是,背包。
男人盯著那個被丟在一旁、無人看管的背包好一會,發現專心撿東西的婆婆和年輕男生都沒把注意力放在背包上,便若無其事地晃了過去,一把拎起包包就迅速走開。
「嗯?」夏天甜眉頭一皺,立馬察覺了其中的蹊蹺。她看看仍舊沒有發現的男生,再看看越走越遠的小偷,一股微妙的焦慮爬上心頭。

呿,怎麼還沒發現?真是急死人了!
男生終於小心翼翼地扶起老婆婆,一邊還在說些什麼。幾乎是與此同時,另一頭那個正義感爆發的夏天甜已用力撥開人群,迫不及待地追著小偷去了!
她打算扯開嗓子嚷嚷一把,然後英勇地見義勇為嗎?
不,她的作風顯然更無賴——
「阿誠哥!」夏天甜以驚人的速度追上了那個男人,然後猛地從背後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總算找到你啦!」
男人一臉驚恐地轉過身,周遭立即射來無數好奇的目光。
「阿誠哥,六年不見,你怎麼瘦成這樣啊?」美少女的大眼睛閃呀閃呀,興高采烈地指著自己。「我是小南,還記得我嗎?小時候我哥一直帶我去你家玩喔!」
「妳……」受驚過度的中年男人想說妳是不是找錯人,可話還沒出口,就被夏天甜這個瘋子給頂了回來。這個漂亮的捲髮女生對著他又摟又抱又捏,一陣熱情地「敘舊」後,突然擺出一副似乎想起了什麼來的天真表情說:「哎呀,我都忘了。我老哥叫我來拿的包包呢?一定是這個對不對?」
說著就硬是一把從男人懷裡扯過背包──「謝謝你喔,特地幫他送過來。」
著急的男子豈肯這麼簡單就讓出背包?他作勢要搶回,卻被夏天甜半開玩笑地閃過——「我哥也真是的,明明都已經是個警官了,還下週就要升職做組長,卻還那麼不長記性!」她噘著嘴,滿臉擔心的模樣。「對了,他今天好像在附近的警署開會,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他吃晚餐?」
「呃……」男子的手僵在半空。
「去嘛,很近的哦!出了捷運就是啦。」女孩熱情地撒嬌,順勢打算勾上男人的手臂,卻被對方甩開。
「去嘛去嘛!」她百折不撓地用娃娃音耍賴,引來周圍路人的各種視線。「不然我現在就打電話叫他過來?還是……喂!阿誠哥,你要去哪裡?別走啊,陪我們一起吃飯啊,鰻魚飯還是蛋包飯都可以哦……」
小偷倉皇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人流之中。
夏天甜站在原地,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

★★★
「咦,人呢?」夏天甜氣喘吁吁地跑回原地,來回張望了半天卻找不到人。
剛才還在這裡的白髮婆婆,以及幫忙她撿柳丁的年輕男生全都不見了蹤影。川流不息的捷運換乘區的中央,夏天甜抱著巨大的背包,失落地站著。
「真是的……好歹等人家一下嘛。」一絲無奈爬上心頭,她嘆了口氣,隨即發現不知該如何處置懷裡這個重到死的大背包。
呿,這裡頭到底放了些什麼?
想著「這樣打開別人的包包似乎不太好吧」,但很快又被「看看有沒有手機錢包之類的東西,說不定能發現聯絡方式啊」這樣的念頭而取代,於是夏天甜二話不說,一把放下背包,蹲在地上翻弄起來。
書。全英文的。
耳機。很高級的樣子。
記事本。字跡潦草又隨性。
五線譜。寫滿了記號,還反覆修改過的樣子。
徽章——
徽章?鈕扣大小的,刻著「Lot. D.E」字樣的精緻復古徽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夏天甜匪夷所思的研究著手裡那個看起來神祕無比的勳章(她覺得可能是別針之類的玩意),全然沒發現自己身後多出了一個人。
「妳看夠了嗎?」
夏天甜聽見頭頂飄來一句聽不出情緒的問話,不由一驚。
她轉身、抬頭,發現剛才那撿橘子的男生,正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己。
或者更確切的說,他正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自己。
夏天甜呆呆地蹲在原地,大腦當機。三秒後,她開始拚命想要用什麼樣的開場白做自我介紹。不過她很快便發現,背包的主人並沒有和她寒暄的意思——男生一把拿過她手上的徽章,拎起包整理了一番,然後面無表情地轉身就走。
當然,這過程中他沒有半句話,也沒多看夏天甜一眼。只是以一種旁若無人的態度,迅速收拾好東西,就俐落地離開了。
轟地一聲,夏天甜好像聽到腦袋裡有什麼東西爆開了。她咻地一下站起身,迅速朝那個男生追去——
「等一下!」她一把拉住他。「我可沒偷你包包。」
男生轉過頭,英挺的五官露出慵懶的神情,疏於打理的散亂頭髮擋住了他的眼睛,但依舊能讓人隱約感到瀏海後投來的冷漠視線。他盯著面前這個一臉認真的女孩,隻字不語。
對方越是不說話,就越是讓夏天甜火大。她吹了一口瀏海以平復心情,隨後義正言辭道:「我是看到你的包包被人拿走,才好心幫你追回來的。因為找不到你人,所以──」
「我有說是妳偷的嗎?」
「你……」夏天甜的氣一口氣湧上來。「你剛才那個眼神,明明就是『妳這個死小偷被我抓到了吧』的表情好嗎!」
「對白設計得不錯。」男孩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過獎。」夏天甜沒好氣道:「如果不是看在你幫婆婆撿東西的分上,我才不會這——」
「謝謝。」男生冷不防地打斷她,可道謝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笑意。
「呃…」話說到一半的夏天甜顯然有些意外,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男生把自己的手從他胳臂上拿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什麼嘛,這傢伙……
夏天甜胸悶地定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人潮裡。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