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女高中生最推薦流淚純愛小說
網路百萬點擊超人氣經典

在第一滴雨落下來之前,
在我的世界崩塌之前,
請陪在我身邊,讓我不要那麼絕望……

士倫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我是喜歡士倫的,自我6歲為他打架那年就很清楚,
但士倫不清楚,到他16歲另交女友這年還是不清楚。

徐子杰一直都知道我的眼睛只追著士倫,
就像我知道他的眼睛只追著我。
如果一年前就認識他,那該有多好?
那麼現在的我會不會更快樂一點?
過去那段可怕的記憶是不是就根本不會存在?

遇見徐子杰之後,我開始變得不認識自己,
我能感覺得出一股難言的喜悅在內心裡慢慢發酵,
當時,我忘了那種感覺,就叫做幸福。

而且,我也忘了那種感覺,稍縱即逝……





作者簡介:
晨羽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筆下文字總是讓人讀來流淚,但心頭仍充滿暖意。
居住於馬祖南竿,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最大的願望就是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著有《深海》、《藍空》、《別來無恙》、《載著流星的人》、《月亮先生》等暢銷愛情小說。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peddys/books 
FB粉絲團:晨羽小小窩 www.facebook.com/150242531673796

*作者知名度:
 POPO原創網超人氣作家,筆下愛情故事動人催淚,有「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的美名。
 以《深海》一作榮獲2011兩岸文學PK大賽評審團大獎。
 2012年出版《深海》、《藍空》兩本暢銷校園愛情小說。
 2013年出版《別來無恙》、《載著流星的人》《月亮先生》橫掃博客來、金石堂、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

相關著作
《來自天堂的雨:番外—來自天堂的雪》
《別來無恙》
《月亮先生》
《載著流星的人》




內文試閱:
隔日清晨五點,我自動醒來,不敢再入睡。
我爬下床,換上運動褲和T恤,再紮個馬尾,悄悄溜出家門,到了公園,看到太陽慢慢探出頭,鬱悶心情才總算好了一些。
做了一下暖身,我開始跑,跑到最後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便到洗手台洗臉順便休息,洗到一半,卻聽見洗手台另一邊也傳來水聲,直到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還有其他人在。
我抬起頭,來不及擦臉,視線因水而模糊不清,只隱約看到一頭漂亮的黑色頭髮……
等到我終於看清楚那個人,頓時傻住,對方發現我後,也是一愣。
徐子杰?他怎麼會在這裡?
他並沒有像我那樣驚訝,意態從容地拿起毛巾擦臉。
我渾身僵硬,尷尬地跟他打了聲招呼︰「……早安。」
「早。」
我到底是走了什麼霉運啦?一大早就看到這倒胃口的傢伙!正要轉身落跑,他卻叫住我,嚇得我差點停止呼吸。
「有、有事嗎?」奇怪,我幹麼要這麼怕他啊?
「妳的毛巾。」
發現毛巾還留在洗手台上,我糗得立刻拿回來,「謝謝。」卻又忍不住瞧了他一眼,「你……平常也在這裡跑步嗎?」
「不是,在別的地方跑,今天只是跑得比較遠。」
「是喔……」看著他走向一旁的自動販賣機,我的腦海忽然閃過一件重要的事。
糟糕,要是被那個人知道我跑來這裡晨跑,我就完蛋了!
「徐子杰!」我趕緊叫住他,「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啊?」
「什麼?」
「你能不能……別把看到我在這裡跑步的事告訴士倫?」
聞言,他回頭,「為什麼?」
「因為他一定會把我罵死,他不希望我弄壞身體,所以……」仔細想想,我該找另一個藉口來搪塞才對,但不知為何我卻選擇實話實說,「拜託你,千萬不要告訴他,好嗎?」
他望著我,淡淡地問︰「無論如何都不行?」
「無論如何!」
「好,知道了。」
「真的嗎?」他的乾脆讓我訝異,見他點頭,我馬上大大鬆一口氣。
正想要向徐子杰道謝,忽然一樣東西朝我飛來,我及時接住,發現是一瓶礦泉水。
「請妳的。」說完,接著他就拎著自己的水離開公園,我呆立在原地,看著手中的瓶子。
那傢伙,好像真的像士倫所說的,其實人並不壞。
他應該真的會幫我保守秘密吧?總覺得他不像是會說謊的人。
可以……相信他吧?

***

上課前幾分鐘,我抱著一疊作業從導師室走出來。教室在三樓,樓梯還沒爬,我就已經快斷氣,那些作業實在是太重了!
突然有人叫住我,轉頭一看,我立刻後悔了,應該裝作沒聽見的。
「妳是學藝啊?」看著我手上的作業,何利文微微笑著,「看起來好重喔,要不要幫妳拿一點?」
「不必了,謝謝。」
「真的不用嗎?」
我咬牙,覺得自己快發瘋了,這女人根本就是故意要我拿這麼久!
她似乎想再說些什麼,目光卻移了開來,下一秒就喊道︰「徐子杰!」
我仰頭一瞧,發現徐子杰正從旁邊樓梯走上來。
「你也要去導師室嗎?」何利文笑問,態度親暱。
「嗯。」他瞧瞧我手上的作業,說︰「妳本子快掉了。」
我一聽,趕緊把上頭快掉下來的作業推回去,這時何利文忽然盯著我看,然後問︰「徐子杰,你認識方士緣嗎?」
我當下被她的問題給弄得怔住,就連徐子杰也看了她一下。
「上次她有去游泳池,她說她是去找你的。」她眼裡含笑,「聽她那樣說,我覺得很納悶,你們又不認識,怎麼會跑去找你?」
這個女人哪壺不開提哪壺,居然當面揭穿我,未免太惡劣了吧?
這下真的慘了,徐子杰一定覺得莫名其妙,萬一被何利文發現我在說謊,今後一定會被她嘲笑到沒完沒了!
我陷入慌亂,不敢用正眼瞧向徐子杰,甚至有了謊言被拆穿的心理準備,然而我卻聽到他用淡淡的語氣說︰「她是來找我。」
我瞬間傻掉,以為自己聽錯,連何利文也是滿臉詫異:「真的嗎?」
「嗯。」
「為什麼?你跟她……」她臉色變得難看,「你真的認識她?她去找你幹麼?」
「一些私事。」他邊說邊走近我,從我手裡拿走三分之二的作業後就轉身上樓。我嚇一大跳:「徐子杰,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他沒理我,也沒停下腳步,眼看他就要消失在樓梯間,我沒再管何利文,趕緊追上去。幾個站在走廊的女學生,看到徐子杰,都雀躍地開始聒噪起來。
我不禁有些慌了,萬一他就這樣直接把作業搬進教室……我的天啊!
當徐子杰快要走到我教室門口,江政霖正好從另一邊走來,我馬上叫住江政霖,然後飛也似的把作業丟給他,再迅速接過徐子杰手上的作業,「徐子杰,謝謝你,接下來我自己拿就可以了,再見!」
我衝回教室,將作業放到桌上後,整個人立刻趴在桌上動也不動,差點虛脫。
江政霖把其餘本子放到我面前,納悶地問:「方士緣,妳是見鬼了嗎?」
「抱歉,幫個忙。」
「剛那不是徐子杰嗎?他怎麼會幫忙妳搬作業?妳跟他很熟喔?」
「沒有啊,剛在導師室碰到,他就直接把我作業拿走……」那樣應該算不上什麼熟吧?
「不熟的話他幹麼特地幫妳拿過來?他們班不是很遠嗎?在另一邊欸!」
「哎唷,我不知道,不要問我啦!」我抱頭。
無論如何都想不通,徐子杰究竟是不是在幫我解圍?他居然會那樣回答何利文,他應該已經發現我在說謊了不是嗎?但他之前曾經幫過我,所以這一次也有可能是……
吼,煩死了啦,我幹麼一直這樣自找麻煩啊?
光是想這個人的動機就讓我的頭快要爆炸了,第一次有人可以讓我覺得這麼累。
停止,停止,不能再想了!

「方士緣小姐,妳的表情很好笑欸。」
離開學校的途中,士倫忽然從眼前冒出來,把我嚇一大跳!
發現薇薇也在時,我不自覺將視線往旁邊一移……
媽呀,徐子杰居然也在!
「發什麼愣?我剛在叫妳都沒聽見喔?」士倫問。
神啊,如果可以的話請賜給我一雙飛毛腿,我現在真的想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沒有啊。」我完全不敢看徐子杰。
「我們現在要去吃點東西,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你們去就好,我還有事要忙。」別鬧了,這種狀況下我哪敢去?
「忙什麼?妳今天沒有社團活動吧?」
「是沒有,不過……」
「沒有就跟我們來啊,講這麼多幹麼?走啦!」士倫直接把我抓走,不給我反抗的餘地。
「我要一杯拿鐵,你們要點什麼?」在店裡,士倫盯著點單問大家。
「那我要……卡布奇諾。」薇薇說。
「士緣,阿杰,你們咧?」
「紅茶!」我們異口同聲,接著互望一眼,連士倫跟薇薇都抬頭看向我們。
「你們還真有默契。」士倫笑了,「要什麼紅茶?」
「薄荷。」徐子杰拿起一旁的汽車雜誌。
「我要蜂蜜。」我低聲,覺得渾身僵硬。
接下來,士倫跟薇薇兩人就開始熱烈談論社團活動,還有下個月的運動會,以及其它我完全插不上話的話題!
徐子杰始終專心看雜誌,我則始終安靜喝紅茶,完全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來幹麼的?
士倫也很奇怪,明知道我和徐子杰不熟還叫我來。而且加上上午那件事,讓我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徐子杰了。
儘管坐在這裡拼命煩惱,也沒辦法馬上逃離。
「喂,你們要不要吃甜甜圈?」士倫問。
我和徐子杰都搖頭。
「是喔?那我去櫃檯選囉。」
「我跟你去!」薇薇說,之後也跟著一塊離開。
忽然間剩我跟徐子杰兩人,我整個人不自在到茶都快喝不下去。
還是繼續保持沉默吧,只要他不會提起上午的事就好。
想著想著,我不自覺將視線移到站在櫃檯前的士倫和薇薇。
看著他們說說笑笑的樣子,我緩緩吸一口氣,才將視線轉向窗外,不再看他們。
只是心裡,卻還是不由得一陣難受。
「喂。」聽到身旁的人出聲,讓正在發呆的我瞬間回過神來。
「什麼事?」我嚇一跳,不安的看著徐子杰,膽戰心驚。
「妳不舒服嗎?」
「……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妳臉色很難看。」
聞言,我不禁伸手摸摸臉,心裡卻納悶,他明明一直盯著雜誌,怎麼還會注意到我?
「有、有嗎?」我尷尬,忍不住又看向那兩人,怎麼挑個甜甜圈也要挑這麼久啊?
「今天上午的事……」徐子杰視線不動,「妳要不要解釋一下?」
我差點被含在口中的紅茶給嗆到,趕緊拿張紙巾。
「妳說妳去找過我?」他語氣不帶起伏,讓我完全猜測不出他的情緒,「什麼時候?」
「這個……」我嚥嚥口水,沒想到他終究還是問了,「我是指之前跟士倫到游泳池的……那一次。」
他放下雜誌,身子靠在椅背上,並且看著我。
「對、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說謊的,我只是想要氣氣何利文——」因為緊張,我居然直接脫口而出。
「氣她?」他似乎不解。
拜託,難道他不知道何利文喜歡他嗎?拜託不要告訴我他看不出來!
「總之……抱歉對你說了謊,還有……謝謝你當時替我解圍。」
他望著我片刻,最後轉回視線,沒再說話,這時士倫也回來了︰「終於選好了,真受不了她,一直猶豫不決。」
「因為……每一樣看起來都很好吃嘛。」薇薇不好意思。
「你們兩個真的不吃啊?這裡的甜甜圈很好吃欸!」
我們還是搖頭。
「士緣,妳多少也吃一點吧,最近又瘦了耶。」士倫說。
「有嗎?可能是因為有跑步的關係吧。」我乾笑幾聲。
「退社啦,看妳這樣連我都覺得很痛苦!」
「你怎麼還講這種話?我真的不想退社,拜託別再逼我啦!」
「難道妳忘了妳以前曾跑步跑到昏倒嗎?就算這次社團裡有妳喜歡的……」士倫倏地止住口,不再講下去。
「士倫?」薇薇看他。
「沒關係。」我托著腮,毫不在意,「用不著不好意思說啊,這本來就是事實,田徑社裡本來就有我喜歡的人。」
薇薇一聽,驚愕地瞪大眼望著我。
「我真的很喜歡他。」我用吸管玩著冰塊,「就像你喜歡薇薇一樣啊。」
語落,徐子杰也看了過來。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退社的,你就別白費力氣啦。」我拿起書包,莞爾起身,「你們慢慢喝吧,我先走了,太晚回去我媽會發飆的。」
沒再理會他們的注視,我離開店裡,天空不知何時已變得黑壓壓一片。
我自嘲地笑了笑,拉好書包,快步趕回家。
在第一滴雨落下來之前。

***

「爸呢?怎麼還沒回來?」吃晚飯時,我問。
「他說要加班,又不回來吃了。」媽面無表情,語氣卻明顯不悅,「成天加班,假日也加班,工作這麼多薪水卻沒變多,搞不懂他在幹什麼!」
媽的抱怨,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最近爸都加班到很晚,有次甚至到晚上十一點多才回來。
「可能爸真的很忙吧。」我緩頰。
媽卻冷笑:「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加班?」
我頓了頓,沒有吭聲,默默將飯吞完後收拾碗盤︰「我吃飽了,先回房間囉。」
「去看書,不要整天無所事事的,都已經高二了,不要老是要我在一旁唸妳,妳不煩我都嫌煩!」
每次都這樣,一不開心,連我都會被颱風尾掃到。
回房間後,我坐在書桌前打開抽屜,望著放在裡面的排笛好一會兒。

「什麼時候再吹吧?我想聽。」

關上抽屜,趴在桌上,此時此刻,我不想聽見任何人的聲音。
即使是士倫。

隔天清晨,我又出去跑步。
這天天色比平常還要暗,隨時都會下雨的樣子,公園裡也出奇地沒半個人。
跑沒幾分鐘,我卻感到頭卻越來越暈,越來越重,就連雙腳都漸漸施不出力氣,最後,我坐在公園裡的椅子上,心情沒由來的鬱悶,我忍不住閉上眼睛。
覺得好累,好累……

「想到妳很喜歡史努比,我就跟他要來啦,送給妳!」
「而且我會故意把窗戶開著,就為了聽妳吹排笛,妳不知道吧?」
「我覺得方士緣應該更清楚吧?她跟張士倫是青梅竹馬,而且又曾跟薇薇非常要好,不是嗎?」

即使刻意不去想,那些聲音仍不時在耳邊縈繞。
無論怎麼逃、怎麼躲,結果都還是沒有用嗎?
「喂。」一陣低沉嗓音從身旁傳來,將我的思緒拉回。
是徐子杰。
我抬頭看他,有些訝異,「你今天……又跑這麼遠啊?」
「嗯。」他直接坐在我旁邊,「怎麼了?」
「啊?」
「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我呆了一陣,最後低頭盯著自己的手,喃喃道︰「果然……還是不行。」
「什麼?」
「我進不去你們的圈子。」我苦笑,「你們都太優秀。無論是你、士倫,還是薇薇,都跟我不一樣,我什麼事都做不好,是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
深呼吸,我低啞的說:「老實講,我一直都想不通,為什麼士倫會是我的青梅竹馬?」
從小士倫各方面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在所有人眼裡,他永遠是最好最優秀的,即使到現在都還是一樣。
我不懂,像他這樣的人,為什麼會在我生命中出現?為什麼我們會一塊長大,甚至至今都不曾分開過?
他不該出現,在我的世界他不該出現的。
「昨天跟你們在一起,讓我更加確定。」我緩緩說道:「平凡人永遠只是平凡人,我進不去你們的世界,跟你們在一起,只會讓我更加自卑。」
我不知道徐子杰會怎麼想,在聽我說這些話之後。
也許會覺得很無聊……或是認為我有毛病,只是說也奇怪,我怎麼會不自覺就對他說出這些?甚至在「傾訴」完的這一刻,也不在乎他會怎麼看我。
我們就這麼沉默不語,直到遠方天空逐漸亮起。
良久,他淡然的問︰「所以,意思是,妳想被注意?不想當平凡人,是嗎?」
我看他一眼,沒答腔。
「若妳真希望這樣,有個辦法可以幫妳。」
我納悶,「什麼方法?」
他身子向後靠,目光對上我:「跟我交往。」
「啊?」我傻掉。
「做我女朋友。」他平靜依舊,「若想一夕成名,這種方法最快。」
「你開玩笑的吧?」我乾笑。
「我說真的。」他直盯我,「怎樣?要不要?」
這人瘋了是不是?這種話居然也能講得那麼無所謂!
「不要!」我很生氣,「你是不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是因為想出名才這麼說的!」
「那是什麼意思?」他挑眉,「是怕士倫會離妳越來越遠嗎?」
我愕然,啞口無言。
「也許妳不希望跟士倫是青梅竹馬,但他從沒這麼想過。」他沉沉的說:「一次也沒有。」
徐子杰的話,讓我的胸口一陣悶痛,像被搗了一拳,也搗出一股莫名酸楚。
「你怎麼知道?」我聲音微顫,「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他沒這麼想?」
他看著我,「這妳不是最清楚的嗎?」
我一愣,「什麼意思?」
他停頓片刻,卻轉過頭,沒有回應。
雖然不太懂他話裡的真正含意,但不知為何,卻讓我覺得,他是想要鼓勵我。
有點不敢置信,又有點受寵若驚,見他仍不發一語,我趕緊打破沉默:「那個,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要對你發牢騷的。」
他又瞧瞧我,然後回了一句:「沒關係。」
當他起身往自動販賣機走去,我馬上喊︰「徐子杰,等一下!」
他停下腳步,還來不及回頭,我便跑過他,搶先在販賣機買了兩瓶礦泉水,再跑回他面前。
「請你喝。」我將一瓶遞給他。
他看看礦泉水,再看看我。
「快拿去啊,手會痠欸。」我出聲催促,臉上莫名一熱,「不要的話,我就丟垃圾桶囉!」
他接過水的同時,我摸摸頭,不好意思地吶吶道:「對了,上次我還沒跟你道謝,謝謝你幫我對士倫保密,還有……也謝謝你願意聽我那麼多廢話,請你就把它忘掉,當我沒說過。」
他凝視了我許久,最後用水瓶輕點了下我的額頭。
「謝了。」
當他說完離開,我人卻呆住了。
如果沒看錯,剛剛眼角餘光,我好像看見他笑了。
摸摸額頭,那股冰涼觸感還在。彷彿被傳染似的,等到我發現時,唇角也不自覺跟著揚起。
太陽露臉,頭頂上的遼闊天空,也被陽光掃去了陰霾,變得一片明亮。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2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