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約翰.達利看似一位事業成功的高階主管,卻正面臨對自身領導能力的考驗。無論擔當上司、丈夫、父親或教練等不同的生活角色,於公於私,竟只落得失職 的評價!為了探究問題所在,重拾往日風采,約翰無奈地前往一所僻靜的修道院,參加為期一週的領導課程。
  出乎意料的是,負責課程的僧人居 然曾是叱吒華爾街的風雲大亨!在講師的諄諄引導下,他豁然悟出既簡單又深遠的基本理論:領導的基礎不在權力,而在授權;領導是以人際關係、關懷、服務與奉 獻為出發點的。
  主角約翰所經歷的學習過程,傳遞出書中的主旨:真正的領導,無關才能高下,亦無須新穎的複雜理論,而是扎根在日常的生活 裡,從尊重、負責與體貼他人開始。無論何時何地,人人都可以身體力行。這本書利用引人入勝的小說情節,娓娓傳達永恆至真的領導意義。

作者簡介:
James C. Hunter
詹姆士.杭特(James C. Hunter)
JD杭特顧問公司的創始人,該公司主要是以領導者的訓練及發展為主要業務的管理顧問公司。他曾輔導過不少知名企業,如美國運通 (American Express)、雀巢(NESTLE)、寶鹼(Procter & Gamble)、南方電力公司(The Southern Companies)等等。相關著作有《僕人:修道院的領導啟示錄》、《僕人修練與實踐》。

譯者簡介:
張沛文
文藻語專英文科、輔大法語系畢業,現任職航空公司。曾與人合著《香港週休二日主題之旅》,時有旅遊心得見報。

內文試閱:
序曲

我的理念並非自創,其實是來自於蘇格拉底的哲理、崔斯特菲爾德(Chesterfield)的道德學說及耶穌基督無上的真理。如果你覺得這些真理尚不夠完善,試問還有哪些真理呢?
──戴爾‧卡內基(Dale Carnegie,卡內基訓練創辦人)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確沒人強迫,是我自己要去修道院參加領導課程的。
事事難以預料,不是嗎?說起來我可是一家大製造廠的總經理,竟然會放下纏身公務,跑到北密西根州的一所修道院,花上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乖乖地聽課學習。而且還得和一屋子僧侶,每天五次定時禮拜,一起唱讚美詩、禱告、領受聖餐,過著規律的清修生活!
當然,剛開始,我的內心免不了一番掙扎。
不過,等到課程結束時,我的人生反而豁然開朗!
從我出生以來,「西面」(Simeon)這個名字,就一直在我腦海裡縈繞不去。
我還是個嬰兒時,是在路德教會受洗的。由於牧師講道的章節,剛好是《聖經》〈路加福音〉第二章,其中有個人就叫西面。按照〈路加福音〉的記述,西面是「敬畏上帝的義人,聖靈與他同在」。他得到聖靈的啟示,知道自己在離世以前會見到神所應許的彌賽亞(即耶穌)。反正就是這一類可笑的事,我從來就搞不懂。這是我第一次(不過,絕不是最後一次)接觸到西面。
我在八年級時受了路德教會所施的堅信禮。當時負責儀式的牧師,會為每一位受堅信禮的人唸一段《聖經》章節。輪到我時,他竟然又為我唸了〈路加福音〉裡這段有關西面的章節!當時,我真覺得「這也未免太巧了吧」!
自此以後的二十五年來,我經常重複做著一個可怕的夢。在夢裡,夜色已深,我卻在墓園裡迷路了,只能死命狂奔尋找出路。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我身後緊追不捨,但我知道那是惡靈,他想置我於死地! 突然間,有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老人,從巨大的十字架後頭走出來,來到我的前方。當我快要撞到他時,他緊緊抓住我的肩膀,直直盯住我的眼睛,大聲吼出:「去找西面! 去找西面,去接受他的教誨!」每每至此,我總是嚇出一身冷汗,驀地從夢中醒了過來。
說來奇怪,連結婚時牧師用來福證的聖經章節,都是這段和「西面」有關的章節! 這讓我當場呆住,差一點就唸錯誓詞,真是尷尬極了!
但是我卻不曾認真正視這些奇妙的「西面巧合」,它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是否真是湊巧得有些不合常理?反倒是我的妻子蕾秋,每每提醒我,要我注意這些現象背後的含意。


時至一九九○年底,在外在的一切方面,我都徹頭徹尾地成功了。生活稱心如意,無可挑剔。
當時我擔任全球知名玻璃製造工廠的總經理,手下帶領五百位以上的員工,工廠每年的營業額高達上億美元。我還是這家公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經理,這足以讓我自豪至今!再加上公司對我充分授權,我得以大展身手、一展抱負。我的薪資相當優渥,還有大筆的紅利。我的事業發展得再成功不過了。
就家庭來說,我和愛妻蕾秋結縭十八年了。我們相識於印地安那州西北部的瓦帕瑞索大學,我在那裡拿到了商業方面的學位,而蕾秋則拿到心理學的碩士學位。結婚後,我們一心期待早日為人父母,但卻遲遲不見孩子來報到。當時,我們夫妻倆幾乎嘗試過所有想得出來的治療方法,舉凡針劑、測試、穿刺,或是排卵藥,就連東方的針灸都試了,但是依然無效。生兒育女的念頭,始終困擾著蕾秋,雖然屢試屢敗,她卻不曾放棄。在夜深人靜的夜裡,我經常從睡夢中醒來,聽見身旁的蕾秋低聲祈求上帝賜她兒女。
為了實現當父母的願望,經歷數不清的心酸與嘗試之後,我們終於順利領養了一名男嬰,我們為他取名為約翰(與我同名),他是我們最心愛的「神蹟」。後來,上帝彷彿聽到了我們的禱告,就在我們收養約翰兩年之後,蕾秋竟然懷孕了,她生下了我們第二個「神蹟」— 莎拉。
時光飛逝,如今小約翰已經十四歲了,剛升上九年級。而莎拉則是七年級。從我們領養小約翰的第一天起,蕾秋就把看診工作改為一週一天,因為我們都覺得她應該專心做一名全職的家庭主婦。此外,這也可以讓她的專業技能不致生鏽。這樣安排,我們在財務上還算過得去。
我們一家住在艾瑞湖畔的西北方,距離底特律南方約三十哩。我們家很漂亮,屋後的碼頭上,拴著一艘三十呎長的遊艇,旁邊還放著一副滑水板。車庫裡停著兩輛新款房車,每年全家至少出遊兩次。我們還定期存一筆錢到銀行裡,做為一雙寶貝兒女未來的教育基金,以及我們夫妻倆退休後的老本。正如我剛剛說過的,在外在的一切,我都徹頭徹尾地成功了。生活稱心如意,無可挑剔。


但是……當然……事情總不如外表那般完美。真相是,我的生活早已支離破碎、分崩離析了。上個月,蕾秋挑明了告訴我,她已經好一陣子都不快樂了,她堅持我一定要設法改善我們的婚姻。她甚至還告訴我,從我們結婚以來,她的「需求」從未被滿足過!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一切!我一直以為,我已經竭力滿足她的生活所需,所有女人該擁有的,她一樣也沒少過。而她竟然還說我從沒滿足她的需求!天曉得她到底還想要什麼!
而我和孩子的相處也好不到哪裡去。小約翰老是在家大吵大鬧的,三個星期前,他竟然罵蕾秋是個「婊子」!氣得我差一點出手揍他,還罰他禁足一個星期。小約翰視大人的威權和規矩如無物,甚至還在左耳穿了耳洞!要不是看在蕾秋的面子上,我老早就將他踢出門了!我們的父子關係糟得一蹋糊塗,彼此之間只剩下偶爾叫罵和點頭招呼。
我和莎拉的關係也漸行漸遠。我們父女倆的感情向來融洽,我一直把她當成天真瀾漫的小女孩來疼。然而,她似乎也和我疏遠了,常常沒來由地和我鬧彆扭。蕾秋經常勸我得和莎拉好好談一談,但我卻遲遲找不出時間,或者,說得更明白一點,我遲遲無法鼓起勇氣。
就連我最自豪的事業,也是狀況百出。工廠裡的工人,居然醞釀要投票組成工會。在那段時間裡,大夥的心情都很浮躁,幸好代表資方的我們,以五十票險勝,順利平息了這場糾紛。我雖然得意洋洋,但是老闆卻頗不以為然。他認為這次投票根本不應該發生,之所以會發生一定是管理上出了問題,這都是我的錯!我當然不能同意他的說法。說穿了這不過就是一群老是妄想不勞而獲的工運分子,鼓勵員工搗亂所惹出來的麻煩,關我什麼事啊!而公司裡的人力資源經理,甚至咬定我的領導方式有問題。這可真是把我惹火了!我們這位人力資源經理不過是個滿嘴自由主義、只會找碴、又老是高喊理想的娘兒們,她到底對管理大企業懂多少啊?她只會空口講理論,但我可是實事求是啊!
甚至由我義務擔任教練的社區兒童棒球隊,竟在我執掌兵符六年後的今天,傳出了對我不滿的議論!我們這支球隊幾乎贏得所有參加過的大小比賽,在地方上也享有不錯的風評。沒想到竟然出現不少家長向球隊負責人表示,他們的孩子從打球中得不到一點樂趣!沒錯,我知道身為教練的我,是有點太嚴厲,對輸贏也太在意,但這有什麼不對嗎?竟然有兩家父母,要把孩子轉到別的球隊去!這對我的自尊又是一次不小的打擊。
這還沒完!我以前是那種逍遙自在、無憂無慮、啥也不想的傢伙,但我現在超愛鑽牛角尖的。雖然我吃穿不愁,但內心卻滿是煩惱和痛苦。活著這件事對我來說,只剩下一堆瑣碎無聊的情緒性反應。我變得很暴躁,但又退縮自閉。些許的不順心就會讓我煩惱個半天。老實說,我對誰都不爽。我對自己也不爽。
話說回來,我還是拉不下自尊,向別人坦白我的感受。所以我只能繼續過著自欺欺人的日子。然而,這一切卻瞞不過蕾秋。


蕾秋暫時放下她的煩惱,堅持要我去找我們這一教區的牧師。我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但我其實只想敷衍了事。誰都知道我一點也不虔誠。在我看來,教會當然有其不可抹滅的重要性,但它們實在不應處處介入個人的生活。
牧師勸我一個人離家幾天,找個地方靜下心來,好好把整個事情理出個頭緒來。牧師推薦了一處靜僻的場所,一所規模很小、鮮為人知的天主教「聖約翰」修道院。這家修道院坐落在密西根湖畔,靠近李蘭小鎮。牧師還強調修道院裡的三、四十名僧侶,全都遵守聖本篤(St. Bendictine)所制定的規章。聖本篤確有其人,他是六世紀時的義大利修士,致力於改革修道院的生活方式。往後的十四個世紀,聖本篤會的僧侶依舊過著秩序井然的生活,終日奉行祈禱、勞動和默唸等三大清規。
總而言之,我覺得這個提議簡直蠢到最高點,我哪有可能答應!不過,就在我起身告辭之際,牧師突然提到那所修道院裡有一位很特別的修士,他的名字是雷奧‧霍夫曼,曾任《財星》五百大企業的總裁。我久仰傳奇霍夫曼的大名,一直想打聽他的下落。這個消息立刻引起了我的興趣。


回家之後,我告訴蕾秋牧師給我的建議,她立刻笑了開說:「約翰,我正想建議你去一趟呢!」她接著說:「上星期我看了一集歐普拉的節目,她說現在有很多商界人士,都會找個僻靜之處靈修,靜下心來重新思考忙碌的生活到底所為何來。我看完後就想到了你,這不就是你最需要的嗎?看來你是非去不可了!」
蕾秋講話就是這樣!常常教我聽了就忍不住火大。什麼叫做「非去不可」?這到底是什麼高見啊!
總而言之,長話短說,我終於勉為其難地答應,要在十月初動身前往聖約翰修道院。我之所以這麼做是害怕,要是我不採取一些行動的話,蕾秋可能真的會離我而去。蕾秋開車送我去,車程是六個小時,一路上我多半沉默不語。我嘟著嘴,一想到我得在枯燥陰鬱的修道院裡,待上一個星期,我就怎麼也高興不起來。要不是為了蕾秋,我才不要犧牲自己去過這麼悲慘的生活!嘟嘴是我打小時候起就使用的武器,用來表達內心的不滿和委屈。
我們在薄暮時分抵達聖約翰修道院。車子轉進一條兩線道的小徑,接著開始爬坡,逐漸駛離湖區約幾百公尺遠,最後在砂石飛揚的小型停車場裡把車停妥。位在停車場旁的老舊木造建築,門廊的大型白色柱樑上,釘著「報到處」的牌子。
附近還散落著數棟較小型的屋子。這些屋子都是蓋在幾百呎高的峭壁上,可以眺望密西根湖。整個景致可說是美不勝收!但我們沒跟孩子們提。天知道,我即將要去受苦受難啊!
「老婆,家裡和孩子就交給你了。」我一邊從後車廂拿出行囊,一邊賭氣地說著。「我會在星期三晚上打電話給你。天曉得,搞不好上完一個星期的課,我就會脫胎換骨,變成你要的那種新好男人,放下身邊的一切俗務,出家當修士去了。」
「哈!就憑你?」蕾秋答道。她抱住我和我吻別,接著,她就發動車子,調頭駛向來時的小徑,消失在暮色之中。


我揹起行囊,走向報到處。一走進報到大廳,只見廳裡擺放著簡單的家具,四週一塵不染。一名中年僧侶正忙著講電話。他穿著一件寬鬆的黑色長袍,從脖子到腳全都蓋住,只在腰間繫了一條黑繩。
待他掛上電話,立刻朝我走來,熱情地和我握手招呼。「我是彼得神父,負責管理這裡的客房。想必你就是約翰‧達利先生。」
「沒錯,我就是。彼得,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我答道。我還不太習慣叫人「神父」。
「我看過你的牧師寄來的申請書,就隨口猜猜囉。」他笑著回答。
「這裡的負責人是誰?」我內心裡的那個總經理讓我不由得這麼問。
「詹姆士修士。他是我們的院長,已經當了二十五年。」
「修道院的院長都做些什麼事啊?」
「修道院的院長是我們大家所推選出來的領導人。他對我們這個小團體的大小事情都有拍板定案的權力。有機會的話,你應該可以和他見上一面。」
「彼得,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要一間單人房。我還帶了一些工作來,或許我可以利用一些空檔來處理。」
「非常抱歉,約翰。我們樓上只有三間客房。但是這個星期我們總共來了六名訪客,剛好三男三女。三位女士將會住在最寬敞的一號房,一位擔任軍職的先生已經訂了二號房一個人住,所以,你只好和另外一位男士同住三號房了。你的室友是李‧布爾,他來自威斯康辛州的皮瓦基,是位浸信會的牧師。他早你幾個小時到,應該已經住進去了。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你們下星期都安排了哪些『祭典』啊?」我問道。當然,我的語氣是有點譏諷的。
「每天有五次禮拜。此外,從明天早上開始到星期六早上,一連七天都得上課。上課的地點就在這棟樓裡,時間是上午九點到十一點,以及下午二點到四點。其餘全是你的自由時間,你可以閒逛、閱讀、學習、和你的靈性導師討論、睡覺或是隨便你要幹什麼。唯一要請你止步的地方,就是僧侶的飲食起居之處。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
「其實我很好奇……到底『修士』和『神父』有什麼不同啊?」
「『神父』是授了聖職的教會人員,而『修士』則沒有領聖職,是來自社會各階層的老百姓。不過,我們都要共同分擔勞動和生活。這裡一共有三十三名僧侶,大家的地位平等。當我們立誓出家時,院長便會替我們取個新名字。就拿我來說吧,我是在四十年前由孤兒院輾轉來到這裡。在這裡受教育,立誓出家。出家後,我的名字就改為彼得了。」
後來我還是忍不住問了我最想問的一個問題,「我可不可以見見霍夫曼,我很想當面向他討教。聽說他在好幾年前來到這裡,成為貴院的一員。」
「霍夫曼?哪個霍夫曼啊?」彼得望向天花板,喃喃地說著。他絞盡腦汁,「啊,我想到了!我知道你說的是誰了。他現在的名字不是這個。我想他會很樂意和你談談的。我會幫你留張條子到他的信箱裡。不過,話說回來,他就是你未來一個星期領導課的老師啊!上過這門課的人都覺得獲益良多,我想你一定也是。晚安囉,約翰,好好睡一覺。明天一早五點半在教堂的禮拜,你可要準時出席喔。」
「喔,對了,約翰,順便告訴你,」他對著正要上樓的我說道,「雷奧‧霍夫曼十年前來到這裡的時候,院長就將他改名為西面修士了。」


彼得此話一出,我頓時呆若木雞,慌忙地在樓梯的轉角處停了下來, 想也不想就把頭伸出窗外,狠狠地吸了幾口新鮮空氣。外頭現在是漆黑一片,安靜的連山下密西根湖面水波拍打湖岸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的。陣陣的大風咆哮地從西邊吹來,吹動高大的落葉樹上早已乾枯的秋葉,發出沙沙的聲響。從小我就喜歡聽這樣的風聲。我可以望見無際、幽暗的湖面上,打著閃電,而遠方還依稀傳來微弱的雷聲。
一陣詭異的感覺湧上心頭。說不上是不安還是恐懼,反而覺得有點似曾相識。「西面修士?」我想道,「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我關上窗子,慢慢走下階梯回到走廊。我輕輕推開寫著「3」號的房門。
昏黃燈光迎面而來,這是一間雙人房。房間不大,房裡放著兩張床、兩張書桌,以及一張小沙發。房裡另一扇半掩的門後則是浴室。我的室友,那位浸信會的牧師,早已進入夢鄉,睡在靠窗的床上,微微地發出鼾聲。
我突然覺得一陣睡意襲來。我很快地脫下身上的衣服,換上睡褲,調好鬧鐘的時間,然後爬進溫暖的被窩。折騰了一天下來,我實在沒把握能趕得上明天五點半的禮拜,不過我還是盡了人事,調好了鬧鐘。
我頭靠到枕頭上準備入睡,但是我的心思卻反常地起伏不已。「去找西面! 去找西面,去接受他的教誨!」西面修士?我找到他了嗎?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呢?我怎麼會扯進這些事?你非去不可!一天五次禮拜?拜託,我過去一個月頂多上兩次教堂!接下來這一個星期我要怎麼過啊?我那揮之不去的惡夢……西面到底長得什麼模樣?他會告訴我什麼呢?我幹嘛跑到這裡來?「去找西面! 去接受他的教誨!」
接著,我就不省人事了……再接著,我的鬧鐘就響了。



第1天 重新定義

「大家早!我是西面修士。很榮幸可以在未來的一個星期裡,與各位一起分享一些領導學說,這些學說曾經改變過我的一生。在這門課上,我希望大家可以一起討論,集思廣益,我也很希望能從你們身上學到一些東西。不知道各位是否曾經想過,如果將在座各位的領導年資加起來總共有多少年呢?我想總有一、兩百年吧!坦白說,領導一門浩瀚無涯,我不見得全都明白,所以,我們可要互相學習。不是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嗎?就讓我們在這個星期裡一起切磋吧。準備好了嗎?」
隨後,西面修士先要我們簡單地自我介紹,並且說一說參加這次課程的理由。
我的室友李首先發言,再來是葛瑞,他是一位陸軍中士,看起來滿年輕、滿趾高氣揚的。接著是來自本州的泰瑞莎,她是一間專門招收西班牙裔學生的公立學校校長。然後是塊頭很大的黑人美女克莉絲,她是密西根州立大學女子籃球隊的教練。在我之前發言的是金,但是我根本沒注意聽。我只顧著想輪到我時,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等金說完之後,西面修士看著我,問道:「約翰,在你開始介紹你自己之前,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們,金來上課的理由呢?」
我整個愣住了,只覺血液倒流,從脖子經臉頰直衝腦門。真是丟臉極了!我根本就沒聽見金說了些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我剛剛沒有注意聽。」我低下頭,結結巴巴地答道。「金,真對不起。」
「約翰,你很誠實。」西面修士說道,「傾聽是領導人最重要的特質。稍後,我會多花一些時間來討論這一點。」
「我會改進的。」
等我簡單地自我介紹完畢,西面修士接著說道:「在未來的一個星期裡,我對各位只有一個規定,一旦你們覺得有話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就請各位隨時發言。」
「什麼情形才算『不吐不快』?」葛瑞的語氣中透著懷疑。
「到時候你就明白了,葛瑞。你會焦躁不已,坐立不安,心跳加快,手心也開始冒汗,逼得你非發表自己的高見不可!別擔心別人可能不屑一聽,因而不敢開口,在這個星期裡,千萬別壓抑,放膽發表意見吧!如果你覺得不吐不快,那就盡情說出來。當然,話說回來,要是你沒有這樣的心情,就請把機會讓給別人,好好當一名聽眾吧。各位可以先信任我,往後再慢慢了解。我們就這麼說定囉?」
大家又客氣地點頭同意。
西面修士繼續說道,「在座的各位都有帶人的經驗吧。在這個星期裡,我會不斷地挑戰你們,讓你們能夠用心反省身為領導人所肩負的神聖使命。無論你們的角色是別人的父親、母親、丈夫、妻子、老闆、教練、老師或是其他什麼的,你們都是自願地扛起使命。沒人逼你們扛起這些重責大任,當然你們也可以隨時丟下。舉例來說,如果你是老闆,那你手下的員工一天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清醒時間,包括工作與起居,都在你所打造的上班場所裡度過。當年我剛投身商場時,看到很多領導人對自己所肩負的重責大任渾然不覺,甚至輕率地應付過去,這真讓我嚇壞了。他們不知道很多人的人生可是操縱在他們手裡,領導人的使命可是非常崇高的。」
聽完西面修士的話之後,我居然不自在起來。在這之前,我壓根兒沒想過我所扮演的角色,我從沒想過我對手下員工人生的影響。「崇高的使命」?這是什麼東西啊!
「我將與各位分享的領導學說,真要講出來,一點也不新奇,更不是我獨創的。它們和《聖經》一樣古老,又像晨曦一樣清新。不管你是扮演什麼角色,帶領哪些人,這些道理全都適用。不過,你們應該都還沒學會這些道理,要不然,你們也不用坐在這裡聽課了。你們來到這裡是有目的的,我希望在這個星期裡,你們都能找到此行的真正目的。」
在他說話的當兒,我的思緒不由得飄到「西面巧合」、蕾秋的說法,以及之所以讓我來到這裡的一連串事件上。
「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西面修士繼續說道,「好消息就是,在未來的一個星期裡,我將帶領各位探討領導的真諦。因為你們都是領導人,我想這應該算是好消息。各位還記得吧,只要是兩人以上的團體,有共同的目標,就有推舉領導人的必要。至於壞消息嘛……要不要把這些道理用到你們的生活上,全由各位作主。誰都可以影響別人、領導別人,只要你付出最大的心力。遺憾的是,一般的領導人,通常都沒有付出什麼心力。」
李舉起手,西面修士點頭請他發言。「您剛剛好像一直使用『領導』和『領導人』這些字眼,而不是『管理』或是『經理人』之類的。這是不是故意的呢?」
「李,你的觀察很敏銳哦。坦白說,我們沒辦法『管理』人,我們只能『管理』貨品、支票、資源,甚至是我們自己。但我們沒辦法『管理』其他『人』。我們只能管理『東西』,人只能『領導』。」
西面修士起身,走到黑板前,先寫上「領導」兩個字,接著請大家幫他找出這個詞的意思。討論了二十分鐘之後,我們得到了以下結論:

領導(Leadership):一種技能,用來影響別人,讓他們全心投入,為達成共同目標奮戰不懈

西面修士走回座位坐下,接著說道:「黑板上面所寫的解釋裡頭,第一個關鍵字,就是『技能』。『技能』是一種能力,透過學習而得。我一向主張,領導,也就是影響別人,是人人可學、人人可得的,只要你有意願又肯好好實踐。第二個關鍵字是『影響』。領導就是影響別人,但我們要如何影響別人呢?我們要如何讓別人照著我們的決心走?我們要如何讓他們願意奉獻出心力、才能、創造力,以成就大局?」
「換句話說,」我打斷西面修士的話說道,「我們該領導的是別人的『大腦』,而不是他們『大腦以下的部分』。對不對啊,西面?」
「你說對了,約翰。在學習如何發揮影響力之前,我們要先明白威權和威信的分別。各位或多或少都大權在握吧,但我想你們當中沒有幾個人能讓所帶領的人服氣吧?」
我聽得糊里糊塗的,於是開口問道,「西面,威權和威信到底有什麼不同啊?你可不可以說清楚一點!」
「樂意之至,約翰。」西面修士答道,「很久以前,社會學巨擘馬克斯.韋伯(Max Weber)曾經寫過一本《社會經濟組織理論》(The Theor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Organization)。在這本書中,韋伯清楚地解釋了威權和威信之間的差異,他的解釋迄今仍然廣受肯定。我會盡可能地把韋伯的話用我的方式解釋給你們聽。」
西面修士走到黑板寫下:

威權(Power):一種能力,利用你的地位,罔顧別人的意願,強迫他們照著你的決心行事

「大家都很明白威權是什麼吧,因為到處都是。『你要不幹我就開除你!』、『你要不幹我就讓你好看!』、『你要不幹我就揍你!』、『你要不幹我就罰你禁足兩星期!』……反正就是硬要別人照你的決心去做。各位都了解了嗎?」
我們全都點頭稱是。
西面修士再度轉過身在黑板上寫道:

威信(authority):一種技能,運用影響力,讓別人心甘情願地照著你的決心行事

「這就有就有些不同吧!威信指的是,在你開口要求之後,別人就會很樂意地照著你的意思行事。像是『只要比爾開口,我就願意去做!』(『我願意為了比爾赴湯蹈火』)、『因為媽交代了,所以我去做!』。我們特別要注意的是,威權是一種能力,而威信卻是一種技能。施展威權不需要用到智慧或是勇氣,三歲小孩都能運用自如,他們很知道怎麼指使父母和寵物。歷史上多的是作威作福的暴君。但是要在眾人面前樹立威信,卻需要一套很特別的技能。」
克莉絲問道,「那麼您的意思是說,有些人就算有威權,也不見得有威信。反過來,有威信的人也不見得有威權。難道威信和威權無法兩全嗎?」
「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克莉絲,其實威權和威信還有不同之處。威權可以買賣,能夠得到,也會失去。一個人之所以擁有威權是因為他可能是某某人的姻親、哥兒們,或是繼承而來的。但是威信可就不同了,無法買賣,不能得到,也不會失去。威信是和你『這個人』有關,是和你的性格有關,是你對別人自然產生的影響力。」
「拜託!你的說法只有在家裡或是教會才行得通吧,在現實社會裡根本就只有碰壁的份!」葛瑞出聲反對。
「真的嗎?葛瑞。舉例來說吧,你想你的太太或小孩想回應的是你的威權還是威信?」
「威信,這還用問嗎?」泰瑞莎說道。
西面修士馬上回應,「泰瑞莎,為什麼妳這麼確定呢?利用威權才能把事情做好,不是嗎?『喂!兒子啊,快去倒垃圾,要不然我賞你一頓好打!』你這樣說完之後,垃圾一定會不見的,對吧?」
金,那位我沒留意聽她自我介紹的女士(後來我才知道,她可是本州一家天主教醫院婦產科的護士長!)附和說道,「您說得很對!打罵只能撐得了一時,等到孩子長大以後,他就會還手了。」
「一點也沒錯!金。威權對關係的破壞可大了。行使威權或許可保一時的風平浪靜,甚至還可以達成目標,但是日積月累之後,關係也就毀壞殆盡了。青少年在青春期所發生的叛逆行為,不就是因為在家裡老是『被欺負』,所以才非得發洩出來嗎?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商場上,員工的騷亂不也是一種叛逆、一種發洩嗎?」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