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二十二世紀的人類創造出「征服深海的異能」──《水使者》。
山城湊以指導水使者教官的身分回歸母校的學院。
他的兩位學生分別是成績吊車尾卻依舊我行我素的青梅竹馬星野夏香,
以及個性稍有缺陷,但天生擁有稀世水使者才能的克洛伊‧奈特莉。
看著時而反抗卻依舊奮勇向前的兩人,湊也開始享受身為教官的工作。
但是,當「SOS」在沉沒海底的都市中響起時──湊和平的日常生活也宣告終結。

【深海】×【絕望】戰慄的正宗驚悚災難小說在此登場。
──此時的我們,還不知道自己會邁向這個《結局》。

本書特色:
2016年「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登榜之作!
絕望率100%的發展。
日本亞馬遜讀者、書店店員一致好評推薦。
以水深1500公尺的深海為舞臺,絕望而戰慄的正宗驚悚災難小說堂堂登場。


作者簡介:
らきるち
現居日本秋田縣,兼職輕小說作家。另著有《SatanDay Night》。本人自承最喜歡殭屍電影,不過本作《絕深海的索拉里斯》和殭屍沒有任何關係。

繪者
あさぎり
插畫家、設定畫家,工作以設定畫為主。於本作首次為輕小說繪製插圖。其餘主要經手作品有《舞武器.舞亂伎(ブブキ・ブランキ)》的舞武器設定等。


譯者:
李殷廷

內文試閱:
一到下午,克洛伊重新交來的悔過書上大致寫著「以後我會注意」之類的內容,儘管全都是花言巧語,他還是接受了。
山城湊也終於正式開始訓練克洛伊‧奈特莉。
話雖如此,就技術面而言,他也幾乎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教她。
「……好驚人的才華啊。」
人工島外海五公里處,深度一千七百公尺的太平洋深海中。
身纏領界的金髮少女在魚影間穿梭。
那姿態與其說是游泳,更適合用「在水中飛翔」形容。
彷彿是人魚,抑或是縱橫無盡的魚雷。
雖說後生可畏,但是她那種魯莽的態度也情有可原。
──學院中級課程,水中控制訓練Ⅳ種。
簡單來說,就是依照既定路線避開海底廢墟等障礙物高速移動。這是能順便複習基本訓練的應用訓練,結果克洛伊還是在限制時間的一半之內悠然跑完整套路線。
反而是原本應該在前頭帶路的湊被她遠遠拋在後頭。
克洛伊擺出一如往常的得意笑容迎接湊到來。
「教官比訓練生還慢,你都不覺得丟臉嗎?」
「哎呀,好快啊。我認輸,是妳贏了。」
這只是為了測量訓練生在水中是否具有最低等級移動能力的訓練而已,只要修得一定移動技術就能合格過關。不過,她的基礎能力還是完美到無可挑剔。
然而,沒有能教的地方還是很令人難受,也難怪前一個教官會想放棄了。
不只如此。
「我無法理解特地參加這種低等訓練的必要。」
她還偏偏這麼多嘴。
「不行不行,規則上寫在進行每項測驗之前,至少得先參加一次前置訓練才行。」
「又來了……又是你最喜歡的規則。既然如此,這樣也無妨,可是讓能力比我低劣的人指導我不是在浪費時間嗎?不過教官一定又會說這是規則對不對?」
前一個教官也是被她的碎碎念念到胃開了一個洞的吧,湊在心中為他合掌默哀。
不過,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個性迴異的緣故,無論是被人小看還是被人調侃都不怎麼會放在心上。或許可以說他沒有尊嚴,但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妹妹跟青梅竹馬這幾個心愛的人身上,因此對自己的事也難免有些漫不經心。如果是妹妹被調侃的話,就算對方是女生他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閒話到此為止,他的學生剛剛說這個訓練是在浪費時間。
好了,該怎麼辦呢?
「那麼這次就來比賽吧?」
湊一提案,克洛伊就疑惑地瞇起眼。
「比賽?」
「嗯,再繼續跑這個訓練場地也沒有意義,所以雖然說是比賽,也不過是看誰先返回學院而已。直接回去太無聊了不是嗎?」
「好啊,我就接受你的挑戰!」
宛如在水中漂浮的妖精一般嬌小的少女充滿自信地挺起貧弱的胸膛。
嗯……她要接受挑戰?
「那麼輸的人要受懲罰,如何?」
他這麼一提案,想當然耳……她只用零點三秒就點頭同意。
「好,沒有問題。反正最後一定是我贏。」
「妳啊……」
湊此時確信少女是天生的。
是個天生的純真少女,程度之高甚至能與那個星野夏香匹敵。
他都主動提出懲罰了,一般來說應該會更有戒心才對吧?
難道她絲毫都沒想過剛才有可能是湊故意放水嗎?可惜剛才湊是真的使出了全力。
但是湊會主動提出懲罰的確別有居心,他也有信心能夠取勝。
而少女卻絲毫沒有察覺到這點。
不只如此,她還用像找到新玩具的小孩般興奮的表情問湊說:
「那麼,要怎麼處罰比較好?」
「這啊,嗯……」
這麼缺乏戒心讓湊也不禁有點良心不安。
「那麼就讓克洛伊決定吧。」
「真的嗎?你說的喔?」
蒼色的雙眼燦然閃耀。
「那麼輸的人就是勝者的奴隸!」
「噗吼!」
幼稚歸幼稚,這個懲罰還挺沉重的。
怎麼辦,他的學生在賤賣自己的人生。
「妳是說真的嗎?」
「當然,我要讓你從今以後服從於我,完全遵守我的規則。不只如此,回到學院我還要你馬上為對我處以不當懲罰一事寫悔過書。至少要寫三十頁。除此之外,我叫你的時候要跟狗一樣馬上跑來。不過我也還有點人性,沒錯,等我畢業就會還你自由了。」
她如此這般道出以自己獲勝為前提的懲罰內容。
看來她對自己處於被湊頤指氣使的立場十分不滿。
「……哼哼哼,居然這麼簡單就能除去我一生中最大的眼中釘肉中刺……」
「妳的人生也太短暫了吧。」
「給我閉嘴!事到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來福教官!」
「妳在叫誰啊。」
算了。
這說不定是讓嬌生慣養大小姐學會謹言慎行的好機會。
兩人展開賭上奴隸人生的競賽。

十五分鐘後。
「──────為什麼!!!」
在終點的岸上,金髮美少女受到劇烈的打擊。
亂插死旗的克洛伊當然逃不過命運的魔掌,結果比賽以湊的壓倒性勝利告終。
的確,純粹就速度來說她略勝一籌。
但是決定勝敗的關鍵卻是所謂的「經驗差距」。
「在海中移動的重點是找到流速快的海流,好好記起來喔。」
克洛伊在比賽開始後馬上以最短路徑朝終點前進。
但是這條路徑卻是逆流而行,反而降低了她的速度。
這是初學者常犯的錯誤。
使用領界移動時跟裸身游泳不同,較不容易感到肉體上的疲勞,因此常會有人忽略強烈的海流流向逆流前進。
另一方面湊則是知道流向終點的高速海流的位置。因此真相是,他乘著海流移動,輕輕鬆鬆贏得了這次比賽。
「像這樣,就算不用純粹的能力差,只要利用環境中的各種條件也能提升行動效率。只要妳能學到這點,這次訓練就不算完全沒有意義了對吧?」
他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教她這點而進行這場比賽。因為他知道依照她這個性,無論說什麼她都不會認真聽。
就連現在她也沒有要聽他說話的樣子。
她周身的氛圍變成了死灰色。
「……很可惜,我現在沒有心情聽你高談闊論。」
「輸了就要服從。」
「…………嗚!」
「奴隸能不聽身為正常人的我說話嗎?」
「我現在就想去死!」
她有如世界末日來臨一般在岸邊嚎啕大哭。
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才剛口頭約定從此以後再也不能違抗自己最討厭的教官。
不過,湊也不是沒有人性,等她畢業就會還她自由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