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恭喜你,你被選為這所學校的新七大怪談之一!」

深夜的校園裡,
一位穿著箭羽花紋和服的女性──典子,
漂浮在櫻花樹上,
對著清城高中三年級的中崎夕也說出這句話──

──於是,中崎頓時成了校園傳說之一,
得到不可思議的力量,
逐一解決神奇的事件。

然而,這並不是你想像的校園故事……

在某次的事件中幫助了女同學朝倉後,
兩人的關係也逐漸靠近,
但,此時中崎卻道出驚人的事實──
而他之所以成為校園怪談的原因是……

你能在這當中找出真正的原因嗎?

清城高中七大怪談
一、典子
二、廁所的花子
三、靈界的氣息
四、第十三階梯
五、紅眼鳥
六、詛咒簡訊
七、三年B班 中崎同學(暫定)

* * * * * * *

本書特色

★第20回電擊小說大賞《金賞》得獎作!!被譽為是當屆最好看的小說,最值得一讀的難得佳作!
★完美誤導讀者的縝密架構,讓《奇諾之旅》作者時雨一都不禁大呼:「我被騙了!!」
★這絕對不是你想像的尋常校園怪談──書中到處暗藏玄機,每一句話都可能是伏筆,意想不到的發展,讓人忍不住重頭再看一次!


作者簡介:
小川晴央
居住於大阪。榮獲第20回電擊小說大賞《金賞》,完成作家出道的夢想。由於想擁有可堂堂正正寫在作者欄中的帥氣經歷,所以取得了「尋找自我7級」的資格。因作品具有縝密的故事架構而獨樹一幟。

古曉雯 譯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專職翻譯,在咖啡海中浮沉筆耕。譯有《轉生!白之王國物語2》(台灣東販)。


譯者:
古曉雯

內文試閱:
序 章

察覺自己的手機不在身邊,是在我窩到棉被裡的時候。不管我如何把書包翻來倒去,還是把制服口袋的內側掏出來,手機依然不見蹤影。
「難不成,在學校……?」
一般人可能會想著「明天再去拿就好了」,但對我來說,這股不安在我的心底滴落、滲透,染成一塊汙漬。如果我忘在學校的手機被別人偷走,要求我用幾十萬贖回的話,或是被人拿去犯罪的話該怎麼辦!
我想像自己在監獄中吶喊著無罪的模樣,決定馬上去學校一趟。

掛在校舍牆面上的時鐘馬上就要指向凌晨零點,整個校舍像個無生命的黑色箱子,散發出比白天還強烈的壓迫感俯視著我。我在校舍周圍四處張望,確認沒人巡邏、周遭也沒有住鄰近住戶的蹤影後,便急忙地翻越了圍牆。
我一邊吐著氣,空氣從牙齒縫隙中滲出,一邊靜靜地打開窗戶。這間美術教室的窗戶從前幾天壞掉後就沒修,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一進入美術教室,我隨即感受到某個視線,嚇得我往後跳。
「哇!是誰!對不起!我不是可疑人物……!」
當我拚命想藉口時,才發現視線來源的本尊只是一座石膏像。
「拜託,不要嚇我啦……」
剛剛往後跳的時候,我不小心擦掉了一點黑板上「慶祝畢業!」的文字,只好拍掉沾在夾克手臂上的粉筆灰。
今天,這所清城高中舉辦了畢業典禮,也有學長姐在典禮中流下眼淚。我坐在在校生的位子上看著畢業生,完全無法想像明年的我會站在那邊哭個不停。
比起這個,尋找我的手機才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一點也不恐怖~我才不在意~」
我戰戰兢兢地哼著剛編好的胡謅歌曲,抵達今年上了一整年課的教室。我碰撞了好幾下桌椅後,才走到自己的位置。幸好一伸手就摸到手機,我放心地呼了一口氣。
「太好了!我什麼時候把手機放在這裡了~」
我早就忘光了。當時我可能擔心如果手機在畢業典禮途中響了該怎麼辦,所以才把手機放在抽屜裡吧。
「很好,再來只要回家就好了……」
但是,我愛操心的個性可沒有輕微到順利找回手機就安心了。當手機可能會被偷的強迫想法消失而暫時冷靜下來之後,我滿腦子隨即又充斥著其他的不安。
如果被別人撞見怎麼辦、如果現在有個殺人犯躲在校舍中怎麼辦……
白天馬上就能確認盡頭位置的走廊,現在黑得根本看不見盡頭,那裡彷彿開了一個連接到黑暗中的洞穴。
我感覺到氣溫驟降,趕緊把夾克的拉鍊拉到下巴,便快步走下樓梯。

這次我在被掛在牆上的肖像畫嚇了一大跳後,跨過美術教室的窗戶,走到中庭。
我躲在樹木的陰影處盯著中庭,確認有沒有警衛巡邏。四處環視後,我發現中庭的櫻花樹幾乎全快開了。粉紅色的櫻花被月光照射,看起來似乎朦朧地散發光芒。
「晚上看起來也很美啊。」
看得入迷的我一瞬間舒緩了內心的不安,當我毫無防備地踏出步伐,才發現剛剛藏身的樹木對面,站著一位女性。
「嗚哇啊啊啊!」
我一邊尖叫一邊往後跳,害她也嚇了一跳,趕緊拉開與我的距離。她綁成一束的長髮大力地擺動著。
「呀啊……!是誰?是誰在那邊?」
我和她都用櫻花樹擋住自己的身影,互相詢問對方。
「對、對不起,我沒想到有人會在這裡……」
我之所以語氣如此恭敬,是因為從她散發的氣質看來,很明顯年紀比我大。她的身高和我差不多,五官鮮明,看起來像是成年人。這裡很暗,我無法仔細觀察,她的髮色似乎有一點紅。
「呃,您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嗎?」
她穿著我們學校的制服,但我對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來拿忘在學校的東西,但我實在太害怕,只好待在這裡不敢亂動……」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要是有人撞見眼前的這般景象,說不定會誤以為我是想襲擊她的變態。
「我、不對、小弟也是來拿忘記帶走的東西……絕對不是什麼可疑人物!」
我舉起手中的手機給她看。
「啊,您看,這是我們學校的夾克,這個。」
我走出樹木的陰影處,給她看夾克上繡著「清城高中」的文字。此時,她似乎也感到安心,開始往我這裡走來。
「太好了!一個人老覺得很不安……」
她靠近到我的眼前,近到她的鼻子幾乎要碰到我的臉。由於我不習慣和異性保持這麼近的距離,我的胸口小鹿亂撞的。
「呃……您不覺得太靠近了嗎……?」
「因為我很害怕……你完全不怕嗎?」
她用細微的聲音說完後,輕輕地捏住我的衣服袖子。
「小、小弟我是還好,一點也不怕,小事一樁。」
天大的謊言。但在她面前,我不禁打腫臉充胖子。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到學校外面呢……?」
老實說,我也怕得想找人求救,但才剛虛張聲勢完,哪好意思拒絕她的請求?
「當、當然可以。啊,您忘記拿的東西呢?」
「忘記拿的東西?」
她歪了歪頭,我也歪了歪頭。
「剛剛您說,您是來拿忘在學校的東西……」
「啊,對喔。那東西沒關係啦。我太害怕了,明天再來拿。」
我開始帶著這個美女往校外走,心情既不安又浮躁。
「對了,你知道這所學校的七大怪談嗎?」
跟在我後方走著的她唐突地發問。
「什麼?」
「七大怪談,你知道嗎?」
「呃,嗯,大致上聽過幾個。」
老實說,我希望她別講這類不吉利的話題,但已經表示「一點也不怕」的我,事到如今也無法阻止她。
「其中一個是『廁所的花子』。」
「這、這是基本款呢。」
我拚了命地忍耐不摀住耳朵。
「就是在這種夜晚。」
她的聲音突然失去溫度,似乎成了某種無生命的東西。
「咦……?」
「我說,就是在這種夜晚。」
聽見她說的話,讓我的後背起了雞皮疙瘩。
「什、什麼……?」
「花子會出現。」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幽靈存在怎麼辦?如果我們學校的七大怪談都是真的怎麼辦?如果現在跟在我後面的少女,就是那個花子的話,該怎麼辦……
「……!」
我轉頭往後看。
在我背後有中庭、櫻花,以及維持同樣姿態的她。
「什……什麼啦。明明什麼都沒有啊,請您不要嚇我好嗎!」
我嘆了一口氣後,隨即用急促的說話速度責備她。
「啊,難不成,你以為我就是那個花子嗎?」
「哈哈哈,有一點。」
「討厭,你誤會了啦。」
她掛著我從未見過的清澈笑容說道。
「花子在那邊。」 她用手指指向我的後方,同時,我聽到了門嘎吱作響的聲音。聲音的源頭就在不可能有門存在的中庭。
──嘰咿咿……
那是一股高亢到令人不悅的聲音,明明好像是遠處的聲響,聽來卻覺得聲音的源頭近在自己的耳邊。
我還來不及思考便轉身查看。
空無一物的中庭空間裂開,出現一道肉眼看不見的門。眼前的風景像是被挖空似地開出一個洞,洞中浮現出某個「景象」。
被人塗鴉的木頭牆壁、鋪滿細小磁磚的地面,以及中央的一座蹲式馬桶。
然後,一位少女站在那個空間的中心。
「唔……咦……啊……?」
雖說是少女,其實只有輪廓描繪出少女的形狀而已,整個人形呈現毫不混濁的純黑色,只有應該是眼睛和嘴巴的位置挖成白色的洞。
「這是什麼……」
我嚇得往後退。她撇了撇挖白的嘴,看起來像在笑。
下個瞬間,少女的輪廓扭曲歪斜,化成黑色的煙霧。
「嗚哇!這是什麼!這是什麼!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變成一團黑霧的少女猛烈地朝著一邊噴淚一邊喊叫的我飛來。
「嗚哇哇啊!對不起!」
我的雙腳不聽使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黑霧快速掠過我的頭頂,當我循著它的行進路線看去時,發現黑霧不但沒有降低速度,反而像條蛇開始纏著中庭的櫻花樹不放。
那棵櫻花樹像是被強風吹襲似地,連樹幹都瘋狂地搖晃。在轟隆巨響中,我聽見小樹枝斷裂的聲音。
「夠了,花子。要珍惜櫻花。」
從某處傳來直達腦門的聲音,此時,黑霧仔細地舔舐樹幹一圈後離開,穿過我的身旁,回到廁所中。當那道肉眼看不見的門幾乎要關閉的同時,黑霧又化為少女的形狀。
「什什、什麼東西啊,剛剛那個……」
「是花子。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我四處張望,試圖尋找聲音的主人。
「在這裡啦,這裡。」
我抬頭往空中看去,發現她人在櫻花樹的樹頂上。方才明明還走在我身後的她竟然「浮在空中」。
「我不會說『害你嚇一跳真是抱歉』,畢竟這是我的工作。」
她身上穿的不再是制服,而是一件印著箭羽花紋的和服。她的嘴角大幅往左右延伸,開朗地笑著。
「我名為典子,負責掌管這所學校的七大怪談。」
方才還燦爛盛放的櫻花花瓣突然脫離樹枝,開始繞著她的周圍起舞。在一片黑暗的夜空中,粉紅色的花、她紅色的頭髮,以及豔紫色的和服褲裙都相當惹人注目。那就像是一幅巨大的畫,被這景象震懾住的我幾乎無法呼吸。
「恭喜,現在這個瞬間,汝被選為這所學校的新七大怪談之一。」
漫天飛舞的無數花瓣中,有一片黏上了我的臉。
我得趕快逃走。我的腦裡只剩這句話。
我頭也不回,邊發出不明所以的叫喊聲,一股腦地往家裡跑去。回到家中、回到房間、回到床上,我用棉被連頭蒙住,痴痴地等待著白天來臨。

春 之 章

清城高中七大怪談
〈廁所的花子〉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少女死在學校內。
少女死去後,靈魂碎片依舊留在學校。
即使知道少女的人不在了、學校改建了,靈魂碎片依然留在那兒。
最後,少女的魂魄忘了自己為什麼死去,忘了自己原本在想什麼,甚至忘了自己原是人類的魂魄。

然後,經過長久的歲月,有位學生在少女的面前開啟了一個話題。那是從別人口中聽來的怪談,也就是〈廁所的花子〉。
於是,少女的魂魄決定要成為「那個」。
忘記一切的少女魂魄,從那天開始成了「那個」。

春假結束了。我的身體沒有變差,也沒有做惡夢,度過非常和平的春假。在春假中,我把那天的事情全當成夢或是幻覺。

到了開學典禮當天。雖然一開始踏入校園時有些緊張,但隨著感受到舒適的氣候,以及周圍和平常沒兩樣的風景,讓我逐漸找回冷靜的情緒。
真要說起來,其實一個學年的開始,總是有許多令人操心的事。
如果班上出現了棘手的人怎麼辦?如果有人記得我曾在體育課上嘔吐的事怎麼辦?我昨天剛剪了頭髮,如果被人以為這是為了慶賀自己邁向高三生活該怎麼辦?
從小時候開始,每當我換班級時、與人相遇時、在轉角與人四目相接時,我都在擔心前方的人事物會以什麼樣的形式襲擊我。
我的腦袋裝滿了源源不絕的操心事,連在意幽靈的時間也沒有。

開學典禮結束後,我在新教室見到新級任老師,聽著老師交雜著毫無新意的冷笑話的自我介紹。三年級的教室在四樓,從窗戶望去的景色和去年相比有些許不同。在我眺望保齡球場的看板時,老師已經宣布完聯絡事項。
「接下來開始午休。之後還有考生輔導,可別回家喔──」
才剛說完這句話,同學們像是等待已久似地開始起身行動。大家各自和同社團的朋友,或是和去年就同班的同學併桌吃飯。
我則提著裝有麵包的袋子,穿越正在談笑聊天的團體,離開教室。
我前往第二校舍,那裡是設有特殊教室和文藝類社辦的校舍。走到最高層樓最深處的房間後,我回頭確認周圍是否有人,隨後打開了眼前的小窗戶。
「嘿咻。」
當自己的身體順利滑入教室內後,我從內側關上小窗戶。
教室內有一半的空間被隨意堆積的椅子和桌子占據,在學生逐年減少的校園中,有好幾間空教室被拿來當作置物室,這間教室也是其中之一。除了我以外幾乎沒人會進來這裡,因此灰塵非常多。

當我還是一年級學生時,曾有一位同學和我一起吃午餐。他是畢業自其他國中的足球社社員,在開學第一天時向我搭話。從那天開始,整整一年我都和他與他的朋友一起度過午休時光。
後來升上二年級,足球社的他與我被分到不同班級。即使如此,在二年級的第一天午休,我還是試著去他的班上找他,然而,這才發現他已經在新班級和志氣相投的同學一起吃飯了。
如果我被人嘲笑不習慣待在新班級怎麼辦?如果我被新同學嫌棄怎麼辦?如果對方認為我們並沒有熟到會特地從別班過來一起吃飯該怎麼辦?
當我開始這麼想之後,就完全無法從操心的漩渦中脫身了。
不過,就算我一個人吃飯,愛操心的頭腦也一刻不得閒,與自己對話的聲音不停地在腦中迴響。看到這樣的我,周遭的人難道不會覺得我很可悲嗎?因此,一個人吃午餐也顯得綁手綁腳。
當時我在校內到處兜圈子,才找到了這間空教室。
之後我都在這裡度過午休。在一年級時與我一起吃飯的他,應該以為我正和新班級的新朋友一起吃飯,而班上的新同學也會以為我去找以前同班的朋友了吧。今年我也打算這樣子度過。

我把堆積在桌旁的其中一張椅子拉到窗邊,一邊沐浴著溫暖到讓人想睡的日光,一邊俯視著中庭。擺在中庭的好幾張長凳全被正在吃午餐的學生們占據。
「要是汝被下面的人發現,不會很為難嗎?」
有聲音冷不防地從背後傳來,讓我全身僵硬,還捏爛了手中的紅豆麵包。那聲音和我在畢業典禮當晚相遇的女性聲音,簡直完全一致。
「騙人的吧……」
我勉強轉動僵直的脖子向後看。放在桌上的其中一張椅子上頭坐了一位女性,她穿著和那天相同的和服。
「騙人?騙什麼?」
她從椅子上站起來,用像是落葉般的速度慢慢地降落到地面上。著地時,除了在她腳邊的塵埃隨風起舞以外,她一點聲音都沒發出。
「騙人騙人騙人!」
我猛地起身,腳不小心勾到椅子而跌倒。
「哈!哈!哈!汝的反應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有趣呢!」
她穿著和那天相同的箭羽花紋和服。上衣紮進和服褲裙強調出豐滿的胸型,又因為她坦然直立的站姿,讓胸部看起來更大。
「別過來!不過來這!不要來!」
「汝的文法變得很奇怪耶。剛剛跌倒是不是撞到哪裡了?」
「惡、惡靈退散!」
我把吃到一半的麵包丟向她。麵包卻一聲不響地穿過她的身體,掉到地上。
「哪有人邊說惡靈退散邊進行物理攻擊,根本就不痛不癢,也令人不太舒服耶。」 「真的假的……?」
「是真的。我既不是幻覺也不是夢,是貨真價實的幽靈!汝先冷靜下來聽我說。」 她盤腿坐下,啪的一聲拍打自己的膝蓋。
我的腦中陷入了思考的漩渦,說不定我會被詛咒殺死!說不定我腦袋壞了!不對,說不定這是電視節目企劃的整人遊戲!
「午安您好,我……小弟是『中崎夕也』,那個,就讀三年B班。」
我不知道該如何表現適當的講話方式和該有的反應,只好先開始自我介紹。我之所以坐姿端正,是因為恐懼感令我縮著身體不敢亂動。
「啊──敬語什麼的就免了吧!放輕鬆。」
她揮了揮手,鬆開盤腿交纏的雙腳,此時,她的身體輕飄飄地浮在空中。
「我是『典子』!是這所學校的七大怪談之一,也是掌管七大怪談的『典子』!」 她一說完便氣勢萬千地用手掌拍打自己的胸口。
「什麼?七大怪談……?」
「沒錯,正是七大怪談。」
她用光明磊落的語氣回答我,但我怎麼可能會相信那種話。為了確認這不是夢,我用力捏了自己的腿。
「好痛!」
「腳麻了嗎?沒關係,換個輕鬆的姿勢吧。」
「不,小弟不要緊……所以您是七大怪談之一的典子小姐是嗎?這樣尊貴的您找小弟有什麼事呢……?」
「不要再對我用敬語了,這樣好難對話喔。」
「就算您這麼說……」
如果眼前這位女性真的是幽靈,我可不能用沒大沒小的語氣說話,要是害她心情不好而詛咒殺死我怎麼辦?我可承受不了啊!
「我的來意嘛,上次見面就提過了。我是來向汝報告,汝已經被選為七大怪談的其中一員囉!」
典子快速地講完一串話,說完「恭喜!」後隨即拍起手來。
「小弟聽不太懂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剛剛說的那些話,說明結束!」
「不要結束說明啦!」
她隨便的舉止讓我的口氣變得有些粗暴。看著我的反應,她似乎滿足地笑了。
「到去年為止,這所學校的七大怪談確實有七個。」
典子的雙手各比出布和剪刀。
「可是,其中一個已經出門旅行了。」
「旅行?」
「理化教室原本不是有一架人體骨骼模型嗎?它後來被撤走,今年開始去了其他學校,所以七大怪談空了一席。」
典子彎折一根手指。
「理化教室的人體骨骼模型……」
這麼說來,我聽過一個傳言,據說每晚都會在校內聽見骨骼模型發出咯咯笑聲。
「它笑得太過頭,後來還患了顳顎關節症候群呢,這就是所謂的職業病吧。」
骸骨難道還會生病什麼的嗎?典子忽視我的滿腔疑問,繼續說話。
「所以,掌管七大怪談的我必須要負責補那個空缺才行。」
「就算只有六個也沒差吧……」
六大怪談雖然唸起來不太順口,但對我們人類來說,六個和七個其實都一樣。
「可以的話我也想那樣做,登錄新的怪談反而很費功夫耶。但是,怪談非得是七個才行,因為那是決定好的事,不對,與其說是決定好的事,不如說是天經地義的事。」
典子縮了縮脖子。
「那個,典子小姐,您應該不是整人的橋段,或是什麼CG動畫吧?」
「汝怎麼疑神疑鬼到這種地步,我看汝不是愛操心,而是得了操心『病』。我可是不折不扣的幽靈!」
「小弟的腦袋沒有靈活到能馬上相信您說的話。」
「我才不會說謊,我可是以幽靈界第一誠實的幽靈為榮喔。」
哪有人會誇自己是最誠實的,這聽來一點也不誠實嘛。
但老實說,眼前輕飄飄地浮在空中的她,加上在畢業典禮當晚見到的光景,仔細想想,除了她是幽靈以外,也沒有其他能令我信服的解釋了。
「就算如此,為什麼非得找小弟不可?」
「因為汝那天出現在學校呀。」
典子乾脆地回答。
「那天指的是畢業典禮那天?」
是我偷偷潛入校園的日子。
「沒錯,為了不讓七大怪談出現瞬間的空缺,七大怪談的繼承儀式都在畢業典禮晚上的凌晨零點整實施。」
典子在空中轉圈,和服的袖子飄飄然地描繪著她轉圈的軌跡。
「正常來說,我會在當下尋找脫離現世的魂魄或是怨念什麼的,但在那天的那個瞬間,我完全沒找到剛好適任的魂魄。」
「所以就看到我的魂魄……?」
「對呀,汝幫了我大忙,剛好就在絕佳的時間點呢。」
「嗯?我該不會已經死了吧?」
「哈!哈!哈!沒有本人的許可,不能擅自奪取對方的魂魄啦。」
不知道是不是我怯懦的神情顯得非常詭異,典子的嘴巴張大到能看見臼齒的程度,笑個不停。
「汝的魂魄已經被我登錄在暫定的七大怪談中囉。」
「什麼登錄……我不是還活著嗎?」
「魂魄就是魂魄,和是否待在肉體中沒關係。不管在哪裡,魂魄歸魂魄,肉體歸肉體。不會區分是哪種狀態、是誰的,或是什麼樣的等等。」
典子飛到我的身邊,從袖口拿出一捆樸素的捲筒狀和紙,在我的眼前攤開。紙上寫著蚯蚓般的文字,我花了一些時間解讀,上頭大概記載了這樣的內容。

〈清城高中七大怪談〉
一、典子
二、廁所的花子
三、靈界的氣息
四、第十三階梯
五、紅眼鳥
六、詛咒簡訊
七、三年B班中崎同學(暫定)

這些怪談我聽過好幾個。但當中竟出現自己的名字,這絕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
「話說,暫定是什麼意思……?」
「我知道自己唐突地擅自決定。但就如同我先前所說,七大怪談的繼承儀式只能在畢業典禮當晚舉行。因此今年一整年,汝得設籍在這所學校的七大怪談之中。」
聽著典子平淡地說著看似理所當然的話,我不禁口氣粗暴地回嘴。
「我不要!真要說起來,我根本就和怪談扯不上關係!」
「明明活著卻名列七大怪談!光這樣就足夠成為怪談啦!」
「哪有人這麼隨便的啦!」
我在腦中不停地反芻典子說的話,畢竟荒唐無稽之談需要花點時間理解。
「成為七大怪談對我來說會有什麼損失?」
「應該沒有!」
「不行不行!請妳確切地回答!」
「沒有!沒損失!」
「身體會不會越來越衰弱?」
「不會。」
「會不會被惡鬼附身?」
「不會!」
「維持普通的生活就好嗎?直到下次畢業典禮的什麼繼承儀式以前?」
「就是這麼一回事。只要抱著坐上鐵達尼號般的大船的心情就對了!」
「妳舉的例子根本就毫無意義!」
「別在意這種小事啦!哈!哈!哈!」
典子中氣十足地大笑。她說的話非常直率明白,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有說服力。
「有夠隨便的……」
她那副一點也不像幽靈的態度和個性,讓我察覺自己對她的恐懼感,比剛見面時還薄弱了些。
「當然,我不會讓汝做白工!在汝擔任七大怪談之一的這一年,我有準備了東西要回饋汝。」
「回饋?」
「之後我會慢慢說明。好了,汝回去吧,差不多要開始上課囉。」
典子一說完,校內的上課鈴聲隨即響起。從空教室裡壞掉的擴音器聽來,像是走調的鐘聲。
「啊,對了對了。」
「什麼事?還有什麼嗎?」
「如果汝願意的話,明年以後也可以繼續擔任七大怪談之一喔。只要魂魄有意願加入七大怪談的行列,依我的立場來說,我不會違抗對方的意志。」
「我拒絕,況且我只要考試及格就能畢業,哪有七大怪談不在校內的道理。」
「只要讓汝的魂魄脫離身體,關在校內就行啦。」
「太可怕了!」
我原先逐漸瓦解的警戒心又再度鞏固起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