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審判者超級英雄傳奇精采最終章!
邪惡天才布蘭登.山德森代表作
台灣讀者票選2015年最喜愛奇幻小說系列
創下全系列空降紐約時報排行榜No.1紀錄
全球知名藍燈出版集團七位數競標重點大作
好萊塢製片公司Film Engine買下電影版權
美國全系列銷售突破100萬冊,售出15國版權
《美國青少年圖書館協會》年度最佳小說、《Goodreads》讀者選書、《德州圖書館協會》推薦選書

一切邪惡和異能的源頭,由他親手一次了結!

當那顆詭異迷幻的紅星悄然高掛天際後,
世界轉成了鋼鐵地獄,人們噤聲躲避迫害,
只有一個腦海滾燙著叛逆不屈聲音的人,
誓言要反抗到底……

十多年前,血紅色的閃亮禍星冉冉升起,
無數異能者就此誕生,大衛的命運從此與異能者們緊緊相連;
鋼鐵心殺了他的父親,熾焰偷走了他的心,
王權則把他最親近的盟友變成了最危險的敵人。

所有人都清楚異能者深受惡名昭彰的黑暗力量所控而失去人性,
也都認為那是再也無法回轉的地獄不歸路,
只有大衛知道人們都錯了。
為了喚回他絕不能失去的朋友,他啟動了一個瘋狂的決心和計畫──
正面對決所有異能者,至死方休!

作者簡介:
布蘭登.山德森(Brandon Sanderson)
西元1975年生於美國內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15歲時在書店見到奇幻大師羅伯特.喬丹的暢銷經典鉅作《時光之輪1:世界之眼》,從此成為書迷,並立志寫作向大師看齊。 
2005年,首部長篇小說《諸神之城:伊嵐翠》付梓,連續入選2006、2007美國奇科幻地位最高的新人獎項──約翰.坎伯新人獎,之後陸續寫下「迷霧之子」三部曲、「邪惡圖書館」系列、《破戰者》等書,被各大書評給與高度評價,更讓喬丹大師指定他為「時光之輪」完結篇的接班人選!  
2010年2月「迷霧之子」三部曲陸續在台出版,以其華麗精采又節奏輕快的內容,破除一般讀者對於奇幻小說設定繁複,閱讀門檻高的類型限制,掀起奇幻小說大眾化熱潮,創造全系列至今銷售破二十萬冊佳績!  
2012年2月,山德森籌思規畫超過十年的壯闊長篇鉅作「颶光典籍」系列首部曲《王者之路》推出,超越「迷霧之子」系列成就,讓評論家和讀者們紛紛驚呼他為「邪惡的天才」!
2013年9月,以參訪台灣故宮為靈感的〈皇帝魂〉摘下全球奇科幻大獎《雨果獎》最佳中篇。11月,《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上市,融入數學幾何的設定饒富趣味又兼具知識性,開啟了魔法學院冒險的新篇章!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鋼鐵心》,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
2014年5月,山德森再次挑戰其多變精湛的寫作風格,全新打造邪惡版的超級英雄《審判者傳奇:鋼鐵心》,猶如動作電影般的快節奏冒險,加上作者一貫擅長的翻轉筆法,再次擄獲所有讀者的心!12月,受邀與電玩公司跨界合作暢銷IOS遊戲《無盡之劍》背景故事創作,被讀者喻為「完全超越遊戲的快感動作經典!」
2015-2016年,陸續出版了「審判者傳奇」系列二、三集《熾焰》、《禍星》(完結篇),以及忠實讀者引頸期盼已久的奇幻史詩「颶光典籍」系列二部曲《燦軍箴言》,繼續以一支快筆和豐沛的創作能量,引領讀者徜徉在他無限的創作宇宙之中。
目前任教於楊百翰大學,居於猶他州的歐瑞市,正積極埋頭創作其他系列作品。
作者官網:www.brandonsanderson.com
著作:《諸神之城:伊嵐翠》、「迷霧之子」系列(全三冊)、「時光之輪完結篇」系列、「颶光典籍」系列:《王者之路》及《燦軍箴言》、《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審判者傳奇」系列(全三冊)。

相關著作
《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
《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典藏限量精裝版)》
《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上冊》
《颶光典籍二部曲:燦軍箴言.下冊》
《審判者傳奇2:熾焰》
《無盡之劍》
《無盡之劍(限量精裝紀念版)(拆封不退)》
《時光之輪14最終部:光明回憶(下)》
《審判者傳奇:鋼鐵心》
《陣學師:亞米帝斯學院》
《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上)》
《時光之輪12末日風暴(下)》
《皇帝魂:布蘭登.山德森精選集》
《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下冊》
《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上冊》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迷霧之子終部曲:永世英雄》
《諸神之城:伊嵐翠(全新封面)》

譯者簡介:
李鐳

李鐳,北京人,一九七八年生,畢業於北京大學化學系。撰寫並出版小說《復秦記》。至今為止出版的翻譯作品已有千餘萬字。代表譯作:「時光之輪」系列、《魔戒武器聖戰》、《幻想生物事典》、「血歌」系列、「審判者傳奇」系列《熾焰》及《禍星》等。
翻譯遊戲「魔法門:英雄無敵4」等,主持大陸版「戰錘Online」的翻譯工作。
聯絡信箱:l_i_l_ei@hotmail.com 。


內文試閱:
一陣低沉的隆隆聲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響起。我向下方掃了一眼,驚訝地看到滿是落葉的林地在往上膨脹,枯葉和苔蘚紛紛向四周推開,露出了一道金屬門。另一群無人機從裡面飛出來,帶著機械呼嘯聲掠過我所在的大樹。
「蜜茲,」我對著耳機說,「有新的無人機出現。它們要包抄妳。」
「混帳,」蜜茲遲疑了一下,轉而問我,「你……?」
「是的,我知道這個詞。妳需要執行下一步計畫了。」我低頭瞥了一眼那道地上的門,它正在隆隆聲中關閉,「做好準備,看樣子鑄造廠有著通向這片森林的隧道。他們能夠從我們料想不到的地方派遣無人機。」
下方的金屬門停住了,保持著半關閉的狀態。我皺眉,從樹上俯下身,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看上去,似乎是這道門的開闔機關被落進去的泥土和石塊堵住了。我心想,把自動門藏在森林裡,就是會遇到這種狀況。
「亞伯拉罕。」我興奮地對著耳機說,「我這邊有一個無人機的出入口卡住了。你可以從這裡進去。」
「我覺得不太可能。」亞伯拉罕說。我抬頭向他那裡看了一眼,發現兩架無人機在一連串爆炸之後從蜜茲那裡退了下來,現在正盤旋在距離亞伯拉罕不遠的地方。
「星火啊。」我悄聲嘟囔了一句,舉起步槍,兩下幹掉了那兩個機器人,讓它們掉下來。我們早已準備好能夠破壞電子設備的子彈,任何依靠電子線路運作的東西一旦被它們碰到,都會徹底癱瘓。我不知道它們是如何生效的,只知道它們基本上耗光了我們能夠用來交易的一切物資,包括柯迪和亞伯拉罕離開新芝加哥時駕駛的直升機—畢竟那個大傢伙實在太顯眼了。
「感謝幫忙。」亞伯拉罕在無人機掉下去的時候說。
在我腳下,金屬門的開關裝置還在吱吱嘎嘎地響著,努力想要把門板閉闔。門板又向下移動了一吋。
「這個入口隨時都會關閉,」我說,「快過來。」
「潛行沒辦法快,大衛。」亞伯拉罕說。
我向那個開口瞥了一眼。
我們已經失去了新芝加哥,教授發動攻擊並洗劫了我們在那裡的所有安全室。我們差一點就來不及將艾蒙德—我們的另外一位異能者盟友—轉移到安全的藏身之地。
新芝加哥人都很害怕。巴比拉的情況稍稍好一點,那裡沒有多少資源,王權的舊爪牙正在盯著那個地方,只是現在他們都聽命於教授。
如果這次搶劫計畫失敗,我們就完了。我們將不得不逃到這張地圖顯示不到的地方,嘗試在之後的一年裡重建起來,但這會讓教授更加肆無忌憚地暴行。我不確定他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這麼快離開巴比拉,這其中一定隱藏著陰謀或計畫。喬納森.斐德烈斯已經被他的異能力量吞噬,不可能只滿足於在一座城市裡施行統治。他會有更大的野心。
他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異能者。想到這裡,我覺得自己的胃被狠狠地擰了一下。不能再耽擱下去了。
「柯迪。」我說,「你能看到並且掩護亞伯拉罕嗎?」
「等一下。」他說,「是的,我找到他了。」
「很好,」我說,「我現在要進去了。你掩護好他。」

我沿著自己的繩索滑下去,落到地上,踩碎了不少乾樹葉。眼前,曾經飛出無人機的金屬門又開始關閉了。我驚呼一聲,朝金屬門全速衝去,縱身一躍,跳進了最後的門縫。向下滑了一段不遠的距離後,我落在一條窄坡道上,而金屬門伴隨著一陣刺耳的摩擦聲,在我的頭頂完全關閉。
我進來了。不過,也很有可能是被困住了。
那麼……應不應該歡呼一下?
昏暗的緊急照明燈光沿著牆壁向前而去,顯示出一條傾斜的拱形隧道,就像是一個巨人的喉嚨。地面的坡度不算很陡,我站起身,繼續將步槍抵在肩頭,開始沿著坡道向下走。我把腰間的無線電切至另一個頻道—無論是誰進入鑄造廠,都要轉成這個頻道。這樣我既可以集中精神應對狀況,其他人也曉得如何聯繫我。
這個陰暗的地方讓我很想打開手機,它還有手電筒的功能,但我壓下了這個衝動。誰知道騎士鷹鑄造廠會在他們製造的手機安插什麼外掛功能?事實上,誰知道這些手機到底能做些什麼?他們一定使用了某種異能者科技,否則怎麼會有能夠在任何環境下都有訊號的手機?我算是在新芝加哥的地底深處長大的,但就算是我,也明白這件事有多麼不可思議。
我到達斜坡底部,打開我的瞄準鏡夜視功能和熱感設置。星火啊,這真是一把厲害的槍。寂靜的隧道在我面前向遠處延伸,從地面到天花板全都是光滑的金屬。從長度判斷,這條隧道一定穿過了鑄造廠圍牆,進入到其內部深處。也許這正是一條理想的康莊大道。
鑄造廠內部的走私照片顯示出分布在這裡各處工作台上的引擎和科技裝備,這才促使我們制定了這個押上一切賭注的計畫:搶到就跑,希望我們能夠摸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裡的科技完全構建在異能者的軀體之上。在我發現教授擁有異能之前,也早該體悟我們對於異能者有多麼強烈的依賴。我卻一直夢想著審判者是某種純粹、屬於人類的自由力量—使普通人能與非同尋常的敵人戰鬥。
但事實並非如此,不是嗎?希臘神話的柏修斯有他的魔法飛馬;阿拉丁有他的神燈;《舊約聖經》裡的大衛得到了耶和華的賜福。你想要和神作戰嗎?那麼你最好有個神站在你這一邊。
我們的作法就是把神切成碎片,再把這些碎片封在盒子裡,然後透過這些盒子使用他們的力量。有許多這種手段都發源於此,騎士鷹鑄造廠,將異能者的屍體製成武器的祕密供應商。
耳機裡響起靜電爆裂聲,把我嚇了一跳。
「大衛?」是梅根的聲音。她使用私人頻道和我通話,「你在幹什麼?」
我打了個哆嗦,悄聲說:「我在森林裡找到一個無人機出入的地道,就溜了進來。」
線上的另一端先是一片寂靜,然後是一句:「愣仔。」
「什麼?因為這樣做很魯莽嗎?」
「星火啊,不是。因為你沒有帶上我。」
她身邊傳來爆炸引起的震動聲。

「聽起來妳似乎有不少樂子。」我一直向前走著,平舉步槍,眼睛透過瞄準鏡尋找著無人機的蹤跡。
「是的,當然。」梅根說,「我正在用我的臉攔截小型飛彈,樂子可多著呢。」
我微微一笑。光是聽到她的聲音就讓我禁不住想笑。天哪,和其他人的讚美相比,我更願意聽梅根對我大吼大叫,而且,她既然在和我閒聊,就表示她並沒有真的用她的臉攔截什麼小型飛彈。她是不死的,就算是死了也能重生。但除此之外,她也像其他人一樣脆弱。因為新近產生的一些顧慮,她盡量限制使用自己的力量。
基本上她只會用老辦法來完成任務—鑽進樹木之間、投擲手榴彈、開槍射擊,柯迪和蜜茲則會掩護她。我想像著她看到無人機經過眼前的時候輕聲咒罵、冷汗直冒的樣子。她的槍法很準,她的臉……
……唔,對了,也許我應該集中一下精神。
「我會把它們的注意力牽制在這裡,」梅根說,「但一定要小心,大衛。你並沒有完備的潛行裝置,那些無人機如果足夠靠近,就能發現你的熱源訊號。」
「帥呆。」我悄聲說。管它什麼意思。
前方的隧道變得亮了一點,於是我關閉了瞄準鏡的夜視功能,放慢腳步,再緩步向前行進一段路,停了下來。隧道來到盡頭,一條白色的寬大走廊出現在我面前,朝左右兩端延伸。這裡的燈光很亮,地面上鋪著地磚,牆壁依舊是金屬。放眼望去,走廊空無一人,就像是甜甜圈免費贈送日裡的辦公室。
我從口袋中掏出地圖查看。這些地圖的照片上並沒有多少線索,不過有一張照片看起來很像是這條走廊。嗯,我必須在這裡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偷到它,然後逃走。
教授或是蒂雅一定能制定一個更好的計畫。但他們不在這裡。所以我隨便選了一個方向就闖了過去。幾分鐘後,令人緊張的寂靜被打破,一個迅速向我靠近的聲音迴盪在走廊中,這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
我跑向那個聲音,並非是因為我很想和它會一會,而是因為我看到前方走廊裡有一道門。我及時衝過去,將門拉開—謝天謝地它沒有被鎖上。
我溜進一個黑暗的房間裡,背靠著門板,聽到一隊無人機在機械的尖嘯聲中從外面經過。轉過身,我透過門板上的小窗戶看到那些嗡嗡作響的機器人沿著白色走廊一直向前,然後拐進了我剛才走過的那條隧道中。
它們沒有發現我。我將無線電調整到公共頻道,悄聲說:「有更多無人機要從我剛剛進來的地洞出去了。柯迪,報告狀況?」
「我們還留著幾手沒用呢。」柯迪說,「不過外面的情況已經有點瘋狂。好消息是亞伯拉罕也從屋頂進去了,你們兩個找到什麼就拿什麼,然後儘快出來。」
「收到。」亞伯拉罕在無線電回應。
「收到。」我一邊說,一邊掃視了一圈自己所在的房間。這裡一片漆黑,但從一股消毒水的氣味判斷,應該是某種實驗室。我打開了瞄準鏡的夜視功能,快速地再次環顧了整個房間。
發現我正被屍體包圍著。

我用力忍下一聲驚呼,用肩頭抵著槍,再一次搜索整個房間,同時感覺心臟砰砰直跳。這個房裡擺滿了金屬長桌和水槽,其中還有幾座大缸,牆壁從上到下都安裝了架子,擺放著許多各種尺寸的罐子。我向前探身,仔細審視了一下身旁罐子裡的東西:是身體器官,手指、肺葉、腦子。根據上面的標籤,應該全都是人類的。這一定是個分解屍體的實驗室。
我將噁心的感覺推到一旁,集中注意力。他們會將特種引擎保存在這樣的房間裡嗎?我發現,任何異能者科技裝備都需要一個引擎。如果不能找到儲存這種引擎的地方,我們這次的行動將毫無收穫。
我開始尋找那些引擎—它們應該都是些金屬小盒子,尺寸和手機電池差不多。星火啊,透過夜視瞄準鏡看這裡,一切都被籠罩了一層陰森的綠色。在我瞄準鏡的小視窗中,這個地方又添加了一層怪誕的色彩。
「呦,」蜜茲的聲音從線上傳來,我又被嚇了一跳,「大衛,你在嗎?」
「是的。」我悄聲說。
「剛剛和我對打的機器人跑到梅根那裡去了,所以我能喘口氣。」蜜茲說,「柯迪要我看看你是否需要幫助。」
我不確定她在那麼遠的地方能幫我做些什麼,但聽到同伴的聲音讓我很高興。「我進了一個實驗室,」我回答,「這裡的架子上堆滿裝有各種身體器官的罐子,還有……」我調轉槍口,從瞄準鏡中看到不遠處的大缸,不由得又感到一陣作噁。每一座大缸都有玻璃蓋子,裡面裝得滿滿的,我在窒息中瑟縮了一下,「……有一些大液罐裡面漂浮著屍塊,就像是為一群食人族準備好的蘋果。應該說,是亞當的蘋果(注) 。」
我伸手打開一個櫥櫃,在那裡找到了整整一架子的心臟標本。繼續向前邁步的時候,我的腳碰到了某種溼軟的東西。我急忙向後退,用槍指著那裡,發現那只是一塊溼布。
「蜜茲,」我悄聲說,「這個地方真是超級詭異。妳覺得我在這裡打開燈會安全嗎?」
「噢,那一定—很聰明。那些有著超高級堡壘和飛行戰鬥用無人機的傢伙,肯定不會在他們的實驗室裡安裝小攝影機的。不會,絕不會的。」
「……我明白了。」
「或者他們已經發現了你,一隊死亡飛行機器人正朝你撲去。但既然你還沒有被抓住和執行死刑,我建議你還是再小心一些。」
她的語氣還是那樣樂觀,幾乎可以說是興奮。蜜茲總是這樣,甚至比吃了咖啡因的小狗們還亢進。通常她的情緒會讓人感到振奮,但通常我也不會溜進一個堆滿殘缺屍體的房間,心裡還怕得要死。
我跪下,碰碰地上那塊溼布。它的潮溼也許意味著昨晚一直有人在這裡工作。也許這裡的工作是被我們的攻擊打斷了。
「有什麼收穫嗎?」蜜茲問。
「沒有,除非妳想給自己縫一個新男友。」
「呃。好吧,看看你能找到什麼,然後趕快出來。我們已經超時了。」
「好。」我一邊說,一邊繼續打開另一個櫥櫃,裡面全都是外科手術器具。「我在快了。這裡……等等。」
我停下動作,仔細傾聽。我是不是聽到什麼?

是的,一種細碎的聲音。我竭力不去想像屍體突然從那些大缸中站起來的樣子。這聲音是從我剛剛進來的門口旁傳出的,一點光亮也在靠近門口的方向開始閃爍。
我皺起眉頭,朝那裡慢慢挪了過去。那裡有一架小無人機,形體扁圓,底面有個旋轉的刷子。它是從門旁的一個小翻門進來的—有點像是貓門。進來之後,它就開始刷掃地板。
我放鬆下來,在線上說:「只是一個清潔機器人。」
機器人立刻沒了聲音。蜜茲剛要回答,我卻來不及再和她說話—這個小清潔機器人已經重新啟動,飛快地向門口竄去。我撲倒在地,伸出一隻手,終於在那個小機器人衝出鉸鏈翻門之前抓住了它。
「大衛?」蜜茲焦急地問,「出了什麼事?」
「我真是個白癡。」我說著又抖了一下,撲倒時手肘撞到了地面,「那個機器人發現情況不正常,就改變了行動方式。我在它就要逃出去之前抓住它,但它也許已經發出警告了。」
「有可能。」蜜茲說,「它可能和這個地方的保全系統同步。」
「我會加快速度。」我爬起身,將清潔機器人翻過來放到一個架子上。那個架子上還放著一個附帶玻璃門的小型低溫櫃,裡面掛著許多血袋,還有幾個袋子被放在低溫櫃外面。
有夠噁的。
「也許這些屍塊有一部分是來自於異能者。」我說,「我可以把它們拿走,然後我們就有了DNA樣品。我們能利用這些樣品嗎?」
「怎麼利用?」
「不知道。」我說,「用它們製造武器?」
「好啊,」蜜茲的聲音中充滿了懷疑,「我可以在我的槍上綁一隻腳,希望它能夠射出鐳射光或者其他什麼東西。」
我在黑暗中臉色一紅,不過還是覺得蜜茲沒有必要這樣嘲弄我。如果我偷到一些有價值的DNA,我們就可以用來交換各種物資了,不是嗎?但我仍得承認,這些屍塊也許不會讓我如願以償。異能者DNA中重要的部分消亡得很快,如果我真的想拿走一些可以出售的東西,那首先就要找到一套冷凍設備。
冰箱。我能在哪裡找到冰箱?我掀起一座大缸的蓋子,檢查了一下裡面的液體。液體很涼,但不到凍結。我放下蓋子,掃視整個房間。房間後面正對走廊門的地方有另一扇門。
「知道嗎?」我一邊走向那扇門,一邊對蜜茲說,「這個地方就和我想像的一樣。」
「你會想像一個滿是屍體的房間?」
「是的,差不多。」我說,「我的意思是,一個瘋狂科學家用死掉的異能者製造武器的地方會是什麼樣子?為什麼他們不會有一個裝滿了屍體的房間?」
「我不知道你說這個是什麼意思,大衛。你要把我嚇跑嗎?」
「等一下。」我來到那扇門前。門被鎖住了。
我踹了兩下,把門踹開。我不太擔心這樣做會發出太大的聲音—如果附近有人的話,我和那個小無人機搏鬥的時候他們就應該聽到動靜了。這扇門後是一條黑暗的走廊,比我來的那條走廊要窄小。我仔細傾聽,什麼都沒有聽到,於是決定看看這條走廊會通往何處。

「不管怎樣,」我繼續說,「我一直都很好奇,他們是如何用異能者製造武器的?」
「不知道。」蜜茲說,「我能修理這種裝備,但對於引擎根本一竅不通。」
「一名異能者死去之後,他的身體細胞會立刻開始瓦解,」我說,「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所有呆子都知道。」
「我不是……」
「好啦,夥計,」蜜茲說,「擁抱你的本性吧!堅強起來,做好你自己。基本上來說,我們全都是呆子,只是呆的方面不同。柯迪除外,我覺得他是個怪咖或者是……我想不起來那個詞了。大概是和吃雞頭有關?」
我嘆了口氣。「一名異能者死亡時,如果你的速度夠快,就能從他的細胞中獲取樣本。其中被認為最重要的是粒腺體。你必須冷凍這些細胞,這樣才能在黑市上出售它們。使用某種方法,這種樣本會成為可供利用的科技。但是,滅除曾讓王權在他身上動了外科手術,我看過他的傷疤,他們透過這種手段使用滅除的力量。」
「那麼……」
「那麼,為什麼要進行外科手術?」我問,「滅除本來只需要給出一份血液樣本,不是嗎?為什麼王權要找外科醫生來?」
蜜茲陷入了沉默,最後她只說了一聲:「嗯。」
「是的。」我曾經以為異能者只有死掉才能讓人們取得他們的力量,王權和滅除證明了我是錯的。如果能夠從活著的異能者身上取得力量,為什麼鋼鐵心不製造一個無敵的戰士軍團?也許他太過狂妄,不屑於做這種事,但他肯定能夠創造出數以百計的艾蒙德,讓他的城市擁有許多像艾蒙德一樣的能量來源。
我來到黑暗走廊中的一個轉角。利用瞄準鏡的紅外線觀測系統,我向轉角的另一邊窺看,尋找任何危險。夜視鏡頭中顯示出一個小房間,整間被幾個大冷凍櫃塞滿。我沒有發現任何熱源訊號,但瞄準鏡儀錶上的計時器警告我現在應該回去了。只是,如果我走了,亞伯拉罕也沒有任何收穫,我們就徹底失敗了。我必須找到一些東西。
我蹲下身,為飛快流逝的時間而擔憂,也為我所見到的一切而煩惱。除了不明白活體異能者為何也可以製造引擎之外,在這裡的所見所聞還讓我想到另一個問題。當人們談論異能者科技的時候,大家都預設所有這種設備產生效能的原理大致相同。但這怎麼可能?攻擊性武器和識別異能者的占卜儀就完全不同,而它們又與曾經讓我能夠利用噴射水流飛翔的諜眼,有著巨大的差別。
我不是呆子,我知道這些技術牽涉到了截然不同的科學領域。一名研究沙鼠的專家對一匹馬肯定是無可奈何,而在異能者科技中,彷彿一門科技就足以創造出種類不同的許多物品。
我要對自己承認一個事實:這些問題才是我們來到騎士鷹的真正原因。教授對於這件事一直三緘其口,就算是在他屈服於自己的力量之前也不曾向我透露過分毫。我覺得在這件事上,任何人都不曾對我坦誠過。
我想要答案。而答案可能就在這裡的某個地方。
也許我能在那一群戰鬥機器人背後找到我想要的答案,但現在它們正從冷凍櫃後面向我伸出槍臂。
呃噢……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