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排行榜作家 煙波

最溫柔的守候 給最愛的人

對於你,我始終不敢期待,
所以,當你真的來到身邊時,
我一邊喜悅,一邊等著你是不是下一刻就要離開?


「妳要是愛上了誰,那個人肯定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可是阿姨沒告訴我,如果那個人不愛我,
那麼,他還會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嗎?

我愛上了學姊的男朋友——魏辰學,
他和學姊站在一起是那麼美好的風景,
我知道,我的愛,只能藏在眼睛裡。

如果他們就這樣一直幸福下去,
我可以安靜退回我應該的位置。

可是,現實是他們幸福不再,
他走著走著,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只願意花費一分心思,去猜測他是不是已經完全忘了學姊?
剩下的九十九分心思,
我想用來對他好……






作者簡介: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https://www.facebook.com/114828078646799

作者知名度:
 POPO城邦原創網站人氣作家,連續數月銷售月榜冠軍,讀者好評不斷。

相關著作
《向日葵不開》
《大神給我愛》






內文試閱:
日子過得很快,三個多星期,林雨恩整天拿著地圖在這城市裡亂晃,有時搭錯公車,還是不減其興致,阿姨忙著準備出國事宜,一下子就開學了。
開學後又是一連串的陌生事情等著她,像是要選課,認識同學,還要選社團什麼的,雖然大學不強迫一定要參加社團,但是她還是想研究研究,說不定有些什麼有趣的。
林雨恩才剛走出教室,就被江嘉瑜抓住了手,「學妹,等妳好久啦。」
她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才知道是江嘉瑜。
「學姊?」她眨了好幾下眼睛,「妳有事情找我怎麼不打手機給我?」
「我剛好在這附近,所以就直接來找妳。」她拉著林雨恩的手,「系學會需要人手,妳有沒有空?」
林雨恩點點頭,「喔,好啊,剛好今天沒事。」
「太好了。」江嘉瑜拉著林雨恩往系辦走,「你本來是準備要回家了嗎?」
「沒有,本來想要去看看社團。」
兩人一邊聊著,一邊往系辦前進,還沒推開門,就聽見裡頭鬧烘烘的。
「我們一直都這麼吵鬧,妳不要介意啊。」江嘉瑜先笑著跟林雨恩說了這話,才伸手開了門,鬧烘烘的聲音瞬間安靜了一秒,眾人把眼光投向門邊,一看是江嘉瑜,又立刻吵鬧起來。
只有阿勳站起來挪了兩個位置給他們,「家聚的事情我弄得差不多了,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有空啊?」
「迎新舞會之前不行,光弄這些事情我都焦頭爛額了。」江嘉瑜想也沒想便答,然後又轉頭問:「雨恩呢?有沒有特別什麼時間不行?」
她想了想,「最近都沒有什麼事,應該都可以吧。」
他們一邊說著,阿勳已經拿出了行事曆,很專業地對著時間,「那就迎新舞會後的星期二好了。」
「可以。」江嘉瑜應得很快,同時手上也開始做起事來。
林雨恩站在一邊看,有點不知道自己來這裡要幹麼,這時,江嘉瑜遞過一疊資料給她。
「我們資金不夠,只能進行家庭手工了。」江嘉瑜指了指一邊的桌子,「阿勳,你教她。」
「好,那順帶再跟你說一下,我們是兩家一起辦家聚喔。」
「知道。」
阿勳說完,轉頭對著林雨恩笑的很溫柔。
「不好意思啊學妹,我現在來跟妳解釋……」
阿勳的話還沒說完,江嘉瑜已經大步走到他面前,睜大兩眼地瞪著他看。「停止你這種淫穢的口氣,我家學妹不容你玷污!」
林雨恩一愣,阿勳大笑起來,「妳以為學妹跟妳一樣大剌剌的嗎?而且我哪裡淫穢了?我這是溫柔,是溫柔!」
林雨恩的視線在他們臉上來回掃瞄,很有點什麼想問,但還是沒問出口。
江嘉瑜什麼都沒察覺到,但是阿勳倒是敏銳,看見林雨恩的眼神,伸手彈了她額心。
她還沒反應過來,江嘉瑜已經一把將她拉到背後,凶著罵:「不要對我家學妹動手動腳的。」
阿勳瞇著眼看向江嘉瑜,然後擺擺手,「好了好了,妳該幹麼幹麼去,我跟學妹喬時間,還要進行手工業教學,我很忙的。」
江嘉瑜一臉防備地看著阿勳,最後走到一旁的電腦前,「你要敢對我家學妹下手,我就揍你一頓。」
「我沒有這麼大的膽子跟這麼好的胃口。」阿勳翻了個白眼,「娶個老婆還得附帶老媽媽,這買賣太虧了。」
林雨恩笑出聲,這話裡也太刻薄了。
一邊占了她的便宜,一邊又損了江嘉瑜一把,簡直是不給人活路。
江嘉瑜完全可以從她的笑聲裡領悟她的意思。她給了林雨恩一個讚賞的眼神,「我這學妹也是個聰明的,阿勳你另找人選吧。」
他翻了個白眼。
「你能不能不把我說的像是一個變態?」阿勳嘆了口氣,「學妹,妳別理她,她那瘋勁除了學長,沒人可以忍受的了。」
「學長?學姊的男朋友嗎?」林雨恩帶著好奇,「我見過嗎?」
「沒有,學長不是我們系上的,所以妳還沒見過,不過等到迎新舞會時,妳應該有機會見到他。」阿勳笑起來,「等妳見到他,就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
「你不要隨便說我的八卦,我人還在這裡耶!」江嘉瑜雙手還擺在鍵盤上,回頭就罵,「太不道德了!」
阿勳挑挑眉,聳聳肩,「這哪是八卦?全系學會,包括隔壁系學會都知道你們的關係好嗎?」
「隔壁?」
阿勳為林雨恩解釋:「喔,學長也是他們系上的系學會會長,所以他們兩個人就是門當戶對,郎才女貌,珠聯璧合,鸞鳳和鳴。」
「你是成語辭典嗎?」也不知道是手上要處理的事情真的太多,還是決定暫時放棄抵抗,一向戰力滿點的江嘉瑜這次投降的異常迅速。「算了,不跟你說,我要去忙了。」
這時,阿勳才有時間跟林雨恩交代應該要執行的事項。
「那我們就在迎新舞會後的星期二舉辦家聚,妳應該有空對吧?」阿勳又問了一次。
這次舉辦家聚,就是為了要歡迎大一新生,如果主角沒空參加,那麼可能就得要改期。
林雨恩低頭思索了半分鐘,「我有個小問題,舞會是什麼時候?」
「對呴,都忘記你們還沒收到邀請函。」阿勳淺笑,伸手從桌上抽了張紙過來,「吶,九月二十,下個星期五。」
「所以家聚是下下個星期二?」林雨恩確認。
「對。」
「那我可以。」
「很好。」阿勳在行事曆上打了個勾,又對林雨恩笑了笑,「那我現在來教你進行家庭代工。」
阿勳指了指一邊疊得很高的資料,至於桌子旁邊圍坐著的人,雖然一雙雙眼睛都很期待地盯著阿勳和林雨恩,但阿勳的目光逐一掃過眾人之後,卻說:「這些人,嗯,不重要。」
林雨恩還沒反應過來,眾人迅速爆起,已經堆滿東西的系辦,一瞬間成了戰場。江嘉瑜眼明手快地把她拉到角落站著,「別怕,他們打歸打,不會傷了妳的。當然什麼流彈的,要閃遠一點就是了。」
其實她不怕啊,就是有點擔心,這些人在這裡這樣打,對嗎?還有那家庭代工,是要幹還是不幹啊?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阿勳非常崇拜江嘉瑜的男朋友。
不過那確實是一個值得崇拜的人,她完全可以明白阿勳的想法。旁的不說,光是能夠治得住學姊,就很讓人佩服,更別說,那個人本身就是個很搶眼的存在,用一種跟學姊不同的方式,讓人只見過一眼就記在心上
學姊是蹦蹦跳跳,熱情四射,而他則是沉穩冷靜,關鍵時候才說話。
就像現在。
「阿學,這是我學妹,雨恩。」
林雨恩看著面前這個學長,一雙靛黑的眼眸藏在眼鏡後面,只是對她微微一笑,禮貌點了點頭,意有所指地說了聲:「辛苦了。」
她笑,學姊已經不服氣地炸了起來,「幹麼幹麼,你的意思是跟我辦事很辛苦是嗎?」
她看著他們打鬧鬥嘴,忽然覺得,如果能有一個像學長這樣的男朋友,也許,真的應該談一場戀愛。
即便兩人再怎麼打鬧,學長的手總是緊緊護著學姊,他們很低調,但就算是個瞎子都能感覺得出來他們的愛,多麼深厚。

﹡﹡﹡

迎新舞會那天,林雨恩一早就到系辦,雖然說自己也是新生,應該只要負責悠閒參加舞會就可以了,不過最近在系辦待慣了,在這種忙碌的日子,還是想著要過去探探,說不定有什麼雜事可以幫忙。
果然,平常已經很亂的系辦,現在更亂了。
跟兵荒馬亂也沒什麼兩樣,所有人都是一頭一臉的汗,一箱箱要搬去會場的東西已經挪開,但那空出來的位置瞬間又被其他東西給補上。
「有沒有什麼事情要幫忙的?」她從門邊探頭問。
所有人都抬頭看了林雨恩一眼,江嘉瑜也在其中,她立刻起身,抹掉一手的汗,「不用,妳先去會場吧,看看會場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幫我們留意一下就好。妳一身衣服是特別穿來參加舞會的吧?不要弄髒了。」
林雨恩最近跟著大家準備迎新舞會,對於大部分的工作環節早就熟悉,要注意那些容易出錯的地方,自然沒有問題。
「好吧,那我先過去看看。」
系辦裡頭仍然亂得不得了,不過林雨恩對學長姐們還是挺有信心的,他們預演了好幾次,雖然難免忙中出錯,但仍能險險地將過錯彌補過來。
她一邊想著,一邊往舞會會場走去。
還沒進入會場,遠遠就聽見音控組在測試音效。
她不疾不徐地從後頭工作人員出入的門走進會場。
林雨恩一一檢查那些預演時曾經出錯的地方,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她矮著身子檢查電源線,一不小心就撞倒現場布景。
她急忙伸手要扶,一旁卻有人手腳比她更快,搶一步伸手扶住了布景,她抬頭望進了一雙靛黑的眼眸,不知道是誰,恰巧在此時打開電源,布景上懸掛的小燈泡霎時亮了起來,他的眼眸裡閃爍著星星。
「小心。」他說。
她傻愣了一瞬間,那人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林雨恩不太確定那時間有多長,只知道兩人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兒,他才徐徐地收回手,轉身離開。

﹡﹡﹡

舞會很快就開始了,依照慣例,負責開舞的是每一屆的系學會會長。
江嘉瑜早就換掉了剛剛的T恤跟牛仔褲,身穿一襲合身的天藍色緞面小洋裝,她本來就膚色白皙,讓這顏色一襯,更是勝雪無瑕。
江嘉瑜和那人像是一對完美無缺的璧人,他們的步伐充滿默契,其他人是隨著音樂聲起舞,但他們卻讓流暢的樂聲像是背景,只為了襯托出兩人的共舞,是那樣的奪人目光。
「他們真的很適合。」不知道什麼時候,阿勳走到林雨恩身邊,跟她一樣,眼神無法從那雙人身上挪開。
林雨恩轉頭看了阿勳一眼,忽然明白了什麼事情。
「學長叫什麼名字啊?」
「魏辰學。」阿勳答得很快,臉上有一抹很淡的傷感,「有些事情,妳如果看出來了,不要提。」
「嗯。」像是你喜歡學姊這件事情嗎?
林雨恩沒有問,只是隨著那對人的翩然起舞,而感到心頭微動。
「為什麼?」為什麼別提?為什麼不去爭取?
阿勳終於轉過臉看著林雨恩,眼神裡只是笑著。
「那樣的人,才配得上那樣的人。」
阿勳說得語焉不詳,但是林雨恩點點頭。
「也是。」
那樣的人,才配得上那樣耀眼的人物。
他眼睛裡的燦亮星光,注定要為了那個人綻放。
樂聲漸弱而止,他們拉著手,走了回來。
江嘉瑜的面上泛著紅暈,不知道是因為熱,還是當真嬌羞。
只見阿勳遞了一條濕紙巾過去,「擦擦汗,好臭。」
那抹嫣紅立刻從江嘉瑜的臉上褪去,她瞇起雙眼,「翅膀硬了是吧,不過就是個大二,了不起了嗎?」
江嘉瑜和阿勳槓了起來,場內又響起第二支舞的曲子。
那是華爾滋。
江嘉瑜忽然停下動作,轉頭對魏辰學說:「阿學,你跟學妹舞一曲吧。」
林雨恩嚇了一跳,連連擺手。
「不、不好吧?學長是學姊的男朋友……」
魏辰學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點點頭,然後對著林雨恩做出邀舞的動作。
他沒說話,高大的身影忽然在她眼前彎下腰。
那一刻,她將他看得那樣清楚,那樣明白。
「去吧,只是跳支舞,不算什麼的。」江嘉瑜說著,一邊還喝著阿勳拿給她的雞尾酒,像是當真全然不介意。
是的,不算什麼。
只是她的心為什麼為此怦怦地跳著?她對上他的眼睛,那眼眸,讓她把手搭上了他的臂彎。
魏辰學淺淺地彎了彎嘴角,她明知道只是禮貌,可卻因此而忘了呼吸。
這是浩劫。
林雨恩心裡忽然出現了一道聲音這樣對她說。
三拍子的曲調,他帶著她一路旋轉,他的手扶在她的腰上,分毫不差地密合著她的腰線。
「嘉瑜愛鬧,學妹不要放在心上。」他忽然開口,低沉的聲音淺淺地飄進她的耳裡。
真奇怪,這麼吵鬧的地方,她竟然能把他說話的聲音聽得一字不漏。
「沒關係,我懂。」
她說完,下意識地看向魏辰學。
那瞬間,他的眼神裡有些什麼一閃而過,兩人的鼻息交錯,溫熱的像是已經親吻。
她屏住呼吸,眼裡有些驚慌失措。
但他卻若無其事轉開臉,像是從未感覺到什麼異狀,又像是從來不曾在意過眼前的這個人。
好像,在他剛剛扶住的布景下頭,與他四目相交的人,不是她。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