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福爾摩斯先生最後的對手,竟然是──
一個不存在的女人!



福爾摩斯誕生120週年紀念原著小說
改編電影【福爾摩斯先生】(Mr. Holmes)
影帝伊恩.麥克連主演
imdb/8.2高分評價,強勢問鼎明年奧斯卡

 
「他早已熟悉死亡會不受歡迎地降臨……」

故事開場於於一九四七年,福爾摩斯已高齡九十三歲,面對體力和心智能力的急遽退化,他開始惡夢連連,夢中是五十年前他首次記錄的一起貴婦失蹤案,一名極度癡迷於比利時古董玻璃琴的女子……她為何再次出現?

一本原創的福爾摩斯小說,主題圍繞著「死亡」。從廣島的原爆殘墟、倫敦的波特曼書店,到薩西克斯鄉間的養蜂場,橫跨五十年間三個交錯的死亡謎團,結合造物之美與恐怖的虛構小說。所有的死亡都有線索,都逃不過福爾摩斯的觀察推敲,然而,最終死於卧軌的憂鬱女子,為何五十年後再度縈繞心頭?

《心靈詭計》是福爾摩斯誕生一二○週年紀念作。作者米契.柯林寫出最具人性血肉的福爾摩斯,一部書中書,《玻璃琴師》,交織對照,追蹤這名美麗女子的解密之旅,也一路揭開福爾摩斯一生的祕密:關於養蜂的神祕興趣、胞兄麥考夫的死訊,甚至華生之死的意義……竟然都與這名女子有關!

生而為人,終將面對生命的結局。《心靈詭計》藉由老邁的福爾摩斯,驚人地描寫出神探心靈的優越頑強與致命缺陷。從敏銳到凋蔽,從聚光燈到走向孤獨,令人拍案叫絕卻也洋溢哀傷,故事轉折刺激,結局淒美,喜歡福爾摩斯的讀者一定會愛死這本小說。 

★本書改編電影【福爾摩斯先生】,即將上映,由影帝伊恩麥克連飾演福爾摩斯,這位以【魔戒】「甘道夫」和【X戰警】系列「萬磁王」角色,深獲影迷喜愛的,並與【眾神與野獸】金獎導演比爾康頓再度合作,電影受邀今年柏林影展特別放映,獲得imdb 8.2分口碑,被看好問鼎明年的奧斯卡金像獎。

作者簡介:
米契‧柯林(Mitch Cullin)出生於1968年,是得獎的常勝軍,《紐約時報書評》並且稱讚他的作品:「耀眼又美麗。」他至今共出版了七本小說,包括《潮間帶》(Tideland,電影《奇幻世界》的原著),以及韻文小說《布藍區先生》(Branches)等。另外,他還有一本短篇小說集。目前住在美國加州,除了寫作小說之外,也與藝術家Peter I. Chang合作各種不同類型的創作。

譯者簡介:
李淑珺,台大外文系畢業,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英國劍橋大學,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進修。曾任新聞翻譯,於實踐大學教授翻譯課程,現為自由譯者,專職翻譯書籍,譯作橫跨心理學,文學,建築,藝術,歷史等範疇。

譯作累積二十餘種,包括《波特貝羅女巫》,《滅頂與生還》,《幸福的托斯卡尼花園》,《時間不等鼠》,《瑞普利遊戲》,《哥白尼博士》,《克卜勒》,《牛頓書信》,《躁鬱奇才》,《巫婆一定得死》,《非零年代》,《神奇城堡》,《巧奪天工》,《心理治療的道德責任》,《生命的哲思》等。

譯者email:sarali@aptg.net


內文試閱:
1.
他從海外旅行回到家,在一個夏日午後走進他的石造農舍裡,把行李留在前門給管家處理。然後他隱退到書房裡,在裡頭靜靜的坐著,很高興再度被自己的書和熟悉的家所包圍。他離開了將近兩個月,搭乘軍隊的火車穿越印度大陸,搭乘皇家海軍的船艦到達澳洲,最後終於踏上戰後日本被盟軍佔領的海岸土地。他們來回都是走同樣一條冗長的路線──通常同行的都是一群吵鬧好鬥,被徵召入伍的男人。當中幾乎沒有人理會這個在他們旁邊吃飯或坐著的老紳士(那個走路慢吞吞的老人,總是在口袋裡搜尋他從來沒找到過的一根火柴,執著的嚼著一根沒點燃的牙買加雪茄。)只有在極少幾次,當知情的軍官宣佈他的身分時,那些紅潤的臉孔才會驚異的盯著他,在那一刻對他仔細打量一番:儘管拄著兩支拐杖,但他的腰桿子仍舊筆直,歲月未曾使他銳利的灰色眼睛黯淡,他豐厚而留長的雪白髮絲也按照英國人的作風整齊的梳到腦後。
「真的嗎?你真的是他?」
「恐怕我還是擺脫不了這身分。」
「你是夏洛克‧福爾摩斯?不,我不相信。」
「沒關係,我自己也不太相信。」
但最後這趟旅程終於結束了,儘管他發現他很難記起這段海外生活的確切細節。整個假期雖然像一頓令人滿意的餐點讓他覺得飽足,事後回想起來卻感覺深不可測,只有一些散落各處的短暫記憶凸顯出來,但很快就變成模糊的印象,而且毫無例外的又再度被遺忘。即使如此,他仍擁有他農莊裡一成不變的各個房間,他井然有序的鄉間生活的例行公事,以及他可靠的養蜂場──這些事物完全不需要他努力回想,甚至不需要花費他一點點心思,它們在他獨居的幾十年時光裡,已經根深柢固的刻印在他腦海裡。還有他照顧的蜜蜂:這世界持續的改變,就如他自己,但牠們兀自堅持下去。在他閉上眼睛,開始發出沈重的呼吸聲時,迎接他回家的將是一隻蜜蜂──一隻工蜂出現在他的思緒中,發現他心不在焉,而在他的喉嚨上停下來,螫了他一下。
他當然知道,被一隻蜜蜂在喉嚨上螫了一下時,最好趕快喝鹽水以防止嚴重的後果。當然在此之前應該先把蜂螫拔出來,最好是在毒液立刻釋放後的幾秒鐘之內。他在英國薩西克斯石灰岩帶 南向的山坡養蜂四十四年,住在西佛德和東伯恩之間,最近的村落是很小的庫克梅爾鎮。這些年當中,他總共被工蜂螫了七千八百一十六次(幾乎都是在臉上或手上,偶爾也會在耳垂上或喉嚨上:他對每次蜂螫的原因和後果都盡責的加以省思,然後記錄在他存放於閣樓書房的許多本日誌上。)這些輕微痛苦的經驗長久累積下來,讓他發明了各種療法,會根據哪個身體部位被螫和螫的多深而有不同:喝加鹽的冷水,或者用軟皂混合鹽巴,然後用半顆生洋蔥敷在痛處;如果覺得非常不舒服,溼泥巴或黏土有時會有奇效,但是要每個小時更換,直到腫脹處不再那麼明顯。但是要治療尖銳的疼痛和預防發炎,立刻以浸溼的煙草摩擦被螫處的皮膚似乎是最有效的療法。
但是此刻,當他正坐在書房裡,在空蕩的壁爐前,他的扶手椅上打盹時,卻在睡夢中驚慌起來,不曉得該怎麼處理他喉結上突如其來的疼痛。他在夢中目睹自己在一望無際開滿金盞花的草地上站的直挺挺的,用他患了關節炎的細瘦手指緊握住自己的脖子。被螫的地方已經開始腫起來,在他的手中像是突出的血管鼓脹出來。他因恐懼而痲痹,全身靜止不動的任由腫脹向內和向外發展(他的手指被吹氣般的突出分開,他的喉嚨被迫往內縮。)
同樣在那片開滿金盞花的草地上,他也看到自己與腳底下的金色紅色形成強烈對比。他蒼白赤裸的身體暴露在花朵上方,像隨時都會粉碎的一具骷髏,用薄薄一層宣紙勉強覆蓋著。他退休時期的一貫穿著都不見了──羊毛衣,格子呢,他從大戰前,到二次大戰期間,一直到他九十三歲時每天穿著的可靠衣物。他原本垂墜的長髮被削到緊貼著頭皮,他的鬍子也被刮到只剩突出的下巴和深陷的雙頰上殘留的短鬚。協助他緩慢步行的拐杖,他在書房裡交叉放在膝上的拐杖,在他的夢裡也消失了。但他仍舊站著,即使他不斷收縮的喉嚨阻塞了他的氣管,呼吸變得幾乎不可能。只有他的嘴唇動著,結結巴巴但無聲的渴求著空氣。其他的一切──他的身軀,盛放的花朵,高高在天空中的雲朵──都看不出任何動作,一切都靜止了,只有那顫抖的嘴唇,還有孤單的一隻工蜂挪動著忙碌的黑色的腿,在一片滿是皺紋的額頭上漫步。

2
福爾摩斯倒抽一口氣,驚醒過來。他抬起眼皮,一邊清清喉嚨,一邊環顧書房。然後他深深吸氣,注意到逐漸減弱的西斜陽光從西向的窗戶照進來:造成的光線和陰影像時鐘的指針悄悄移動,投射在磨光的地板上,此刻剛剛好碰觸到他腳下波斯地毯的邊緣,告訴他現在正是下午的五點十八分。
「你醒了嗎?」他的年輕管家慕洛太太問。她就站在不遠處,背對著他。
「差不多了,」他回答。他的目光盯著她苗條的身影──長髮往後緊緊梳成一個髮髻,幾縷捲曲的深棕色髮絲垂落在她纖瘦的脖子上,褐色的圍裙帶子繫在背後。她從書房桌上的柳條籃子裡拿出一捆捆來信(蓋著外國郵戳的信件,小包裹,大信封),然後照著吩咐,開始每週一次的例行公事,將信件按照大小分成幾疊。
「先生,你在午睡時又發出那種聲音,那種噎住的聲音──就跟你出國前一樣。要不要我拿水來?」
「我想還不需要,」他說,思緒茫然的抓住兩支拐杖。
「那就隨你的意思。」
她繼續分類──信件放到左邊,包裹在中間,大型的信封則在右邊。他不在的期間,通常沒什麼東西的桌上已經疊滿了顫巍巍的信件。他知道當中一定有禮物,來自遠方的稀奇古怪的東西。也一定有雜誌或廣播邀請他接受訪問,還有人懇求他幫忙(寵物走失,婚戒被偷,孩子失蹤,還有各式各樣最好不加理會的無望的瑣事。)然後一定也有尚未出版的稿件:根據他過去的豐功偉業所寫的恐怕誇張,令人誤解的小說,自以為是的犯罪學研究,懸疑故事選集的待印稿──還有諂媚奉承的信件,懇求他的推薦,為即將出版的書在書背上寫一句正面的評論,或者,有可能的話,幫忙寫一篇介紹文。他鮮少回覆任何這類信件,更不曾滿足任何記者,作家,或趨名逐利者的要求。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