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林莫臣曾經對妹妹林淺這麼說過:
「越是機關算盡的男人,在愛情裡,妳越要令他抽筋剝骨,才能看到他的真心。」

二十六歲時的林莫臣,剛從美國回來,
意氣風發,天之驕子。
而他愛上的那個女孩木寒夏,
卻只是一個位在最底層的超市營業員。
可這並非是一個灰姑娘遇上王子般的童話故事,
木寒夏的聰穎與優秀,讓林莫臣忍不住被吸引,
他將她當成自己的接班人般培養,
卻沒有想到,最終他竟愛上了自己的學生。

可當時的林莫臣,畢竟還年輕。
他太過驕傲,太過自信。
一場風暴,即將淹沒他的事業,
以及他得來不易的愛情。

本書特色

《他來了,請閉眼》、《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美人為餡》、《如果蝸牛有愛情》作者丁墨,
丁墨2016最新商戰言情作品,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系列作,華爾街金童林莫臣的故事!

且看機關算盡的林莫臣,
如何被抽筋剝骨,浴火重生,
重新挽回他的愛情!


作者簡介:
丁墨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天空靜黑,路燈下的樹影,輕輕晃著。沒有別的路人,也沒有車輛經過。
木寒夏猛握剎車,自行車停在了路口。她沒想到,自己會撞見這樣嚴重的一幕。
一輛黑色小轎車,側翻在路邊。玻璃碎了一地,半邊車體已經被撞得變形。車輪還在空中徒勞地轉動著,裡頭的人不知死活。而相距幾公尺外,一輛大貨車也扎進了綠化帶,車頭都撞癟了。
木寒夏正愣著神,那大貨車卻重新啟動,竟是想開車跑了。木寒夏立刻大聲喊道:「等等!」貨車卻加速了。
木寒夏從口袋裡翻出手機,連拍幾張。
貨車跑遠了。
木寒夏把自行車停在路邊,心裡也有點緊張,先第一時間打電話叫了救護車,又報了警。這才小跑到那轎車旁,隔著幾步遠停住。後排沒人,副駕駛坐了個女的,頭破血流,眼睛緊閉,儼然已昏死過去。駕駛位坐著個年輕男人。臉上也有許多血,睜著眼看著她。
他的皮膚很白皙,眼睛卻生得深邃,像是沉澱了某種又靜又深的東西,宛如礁石,注視著她。
木寒夏輕聲問:「你能動嗎?要不要我扶你出來?」
男人嗓音低啞:「扶我出來。」
他表現得太沉穩,完全沒有半點遭遇車禍後的緊張恐懼。木寒夏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碰到他近乎冷冽的視線,她又立刻縮開了。
木寒夏拉開車門,他把一隻手臂交給她,木寒夏攙扶著他,小心翼翼從車裡出來。
周圍依然很靜,只有風吹動樹葉的輕微聲響。已經快十二點了,這又是個很偏的路口,難怪無人經過。
木寒夏把他扶到路邊躺下,自己也微喘著坐了下來。他雖然看著瘦,人卻很高,骨架大,這麼一會兒工夫,壓得木寒夏好累。
兩人靜靜呆了幾秒鐘,他說:「叫救護車。」
木寒夏:「叫過了。」
他又說:「有沒有……記下車牌號?」說話似乎有點吃力。
木寒夏低頭看著身旁的他。頭髮和西裝上也全是血,西裝一看就是高級貨,手腕上還戴著塊勞力士。燈光照在他臉上,輪廓分明,但顏色蒼白。顯然,這是位頤指氣使慣了的人,到現在都沒對她說聲謝謝。
木寒夏說:「車牌號已經拍過照,很清楚。剛才也打電話報過警了,放心。不過,你現在話說得越多,血會不會流得越快?」
男人看她一眼,過了一會兒淡淡說:「謝謝。」
木寒夏微微一笑,轉身從自己的背包裡,翻出兩件T恤,也只有這個了。她把一件牢牢綁在他還在出血的大腿上,另一件拿起,幫他稍微擦了擦臉上的血。
乾淨柔軟的T恤,還帶著某種清淡的香氣。男人感覺著她的手,在臉上無比溫柔的移動著,眉眼裡的血,倒是被擦乾淨了,舒服了很多。身體還在疼痛,他感覺到陣陣睏意朝腦海裡襲來,輕輕闔上眼睛。
「去看看我的同伴。」他說。
「好。」
木寒夏到車邊轉了一圈,那女人還昏迷著,而且看樣子被卡住了,木寒夏不敢亂動,大著膽子探了探她的鼻息,鬆了口氣。
木寒夏回到男人身邊:「你朋友活著,但是還沒醒。」
他說:「妳別隨便動她。」
木寒夏:「我為什麼要隨便動她?」
兩人對視了一瞬,木寒夏說:「好了,別的我也不能幫你什麼了。救護車應該馬上就到,堅持一下。」說完剛想起身,去包裡拿瓶水給他,倏地,手被握住了。
木寒夏一怔。
他定定地看著她:「別走,在這裡照看我。」
木寒夏反射性就想把手抽回來,可別看他受了重傷,到底是男人,木寒夏居然沒掙脫。而且他的手居然比她還白,又大又修長,一看也是雙養尊處優的手。
木寒夏只得說:「我沒走!鬆手。」
他根本不依,仍然把她的手攥得牢牢的。木寒夏的每一根手指,都被他的手指交纏住。而他的那雙眼,微開微闔,看樣子意識也有點迷糊了。
「救護車到之前……」他忽然喃喃低語般道,「妳如果走了,我就訛在妳身上。」
木寒夏:「……」
這人!她到底救了個什麼人啊?
「你……你怎麼訛?難道告訴員警,我以區區肉身,撞飛了你們的轎車?」
男人閉著眼,嘴角微揚,不說話了。
木寒夏只好任由他握著手。
不過她知道,他此刻估計神智的確有些不清了。剛才救他出來時,表現得那麼鎮定,現在迷糊了,倒知道要依賴她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深夜裡,漸漸起了風。他的眼睛始終閉著,木寒夏低頭打量著他。
男人的額頭寬闊,眉峰很高,鼻梁也很挺拔。不是那種濃墨重彩的帥,相反,他的五官線條很簡潔,透著種硬朗清雋的味道。
「如果油箱漏油爆炸,妳就自己走。」他閉著眼,忽然又說道。
木寒夏微愣,答:「放心,我剛才專門留意過油箱,暫時沒有漏油。而且真要爆炸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會背著你一起走。你的朋友我就顧不上了。」
他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嘴角勾了勾:「妳有那麼大的力氣?手腕那麼細。」
木寒夏說:「那你就看走眼了,我是在超市幹粗活的營業員。」
他淡淡地說:「騙子。」抬起眼皮看了看她:「沒有這麼漂亮機靈的營業員。」
木寒夏笑了:「哎,我看你的意識還挺清楚的嘛,我說後半句。」
他卻沒有再說話,閉著眼,眉頭也輕皺在一起,似乎很痛苦,握著她的手也更緊了。木寒夏到底還是覺得他挺遭罪的,湊到他耳邊低聲說:「放心,我真的不會走,會陪著你的。」
他沒有說話,也沒動,呼吸均勻,竟像是睡著了。
又等了一會兒,終於聽到了救護車聲。木寒夏把手從他的手掌裡輕輕抽了出來,拿起手機,想著等會兒要把照片交給員警,忽然又低頭。
燈光透過樹葉,在他臉上投落斑駁而安靜的剪影。雖然他西裝凌亂,身上還有血跡,樣子有夠狼狽。但木寒夏依然覺得,他的側臉比她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有味道。
木寒夏舉起手機,偷偷把他拍了下來。

樂雅超市的上班時間是七點,木寒夏昨晚三點才從派出所回到家裡,黑著兩個眼圈上了公車。
到了超市樓下的早餐店,她有氣無力地要了碗米粉,剛扒了兩口,何靜就來了。
何靜風風火火在她對面坐下,一臉洋溢的八卦之光:「哎阿夏,妳看新聞了嗎?昨天半夜我們樂雅的死對頭、永正集團的千金小姐程薇薇,出車禍了!」
木寒夏正雙眼空洞、動作呆慢地往嘴裡夾米粉,遲了兩拍才反應過來:「車禍?」
「是啊。」何靜把手機遞給她。
(***變字形***)「永正集團行銷總監程薇薇及友人遭遇車禍」(***變字形***)——黑色醒目的新聞標題下,配圖正是昨晚那個路口,當然已沒有車輛殘骸。
「哦,我知道。」木寒夏說,「昨天下夜班遇到了,還是我幫他們叫的救護車。現在應該……脫離危險了吧。」
「啊!」何靜瞪大眼睛,「真的啊?」
木寒夏就把昨晚的事,簡單跟她說了一下。只是沒說跟那個男人相處的細節。
何靜聽完後,卻是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就這樣?」
「就這樣啊。」
「妳就沒給人留個電話,要點酬勞什麼的?人家可是超級有錢人,妳救了他們的命,居然一聲不吭就走了。讓他們用支票砸妳啊親!」
木寒夏聽樂了,一臉懺悔地說:「是是是,我的覺悟實在是太低了。下次,下次一定把握機會,絕不放過!」
兩人又笑了一會兒,何靜卻認真地說:「不過這件事,妳就別告訴別人了。雖說救人沒錯,但永正現在跟我們競爭好激烈。要是傳到主管耳朵裡,心裡說不定會介意。」
木寒夏答:「嗯,我知道。」

「壽司啊壽司,又香又滑的壽司……」
木寒夏嘴裡哼著不成調的小曲,把一個個剛剛捏好的壽司,放進碟子裡。
日光明亮,貨架琳琅。時間還早,超市裡客人不多,顯得空蕩又寂靜。木寒夏穿著那套矬矬的紅色營業員制服,站在櫃檯後,閒得無事,又挑出幾個她覺得最漂亮滿意的壽司,放在個空盤子裡擺拍。
論到攝影技術,雖說她的手機攝影功能品質一般,但她拍出來的照片,總是被人誇。
光影模糊處理的背景裡,每一顆米粒都顯得晶瑩飽滿,綠的海苔,紅的魚肉,顏色清晰漂亮。她把照片發到朋友圈,又配上一段裝文藝的詞:「鮭魚壽司加鮪魚手卷,浸泡在食物香味中的一天——by 木寒夏。」
很快就有一堆人評論點讚。
高中同學A:「好美!」
高中同學B:「大早上拉仇恨真的好麼?我還在地鐵上趕去公司,沒吃早飯呢!」
高中同學C:「木寒夏又在裝文藝了,汗。」
化妝品營業員少女:「夏夏拍得真好!」
肉科營業員小夥兒:「呵呵,豬肉才是王道!」
高中同學D:「阿夏在超市混得風生水起啊。有空來海南玩阿,我們家的荔枝都快熟了。」
……
木寒夏倚在櫃檯上,看得正樂,冷不防何靜拎著兩個大榴槤,從旁邊經過。她是水果科的營業員,深呼一口氣,就把榴槤丟到了貨架上。然後湊到木寒夏身邊,看了兩眼,嘀咕道:「妳就知道窮快活!」
木寒夏放下手機:「難道我窮,就不能快活了?」
何靜噗哧笑了,掃一眼她做出來那些像模像樣的壽司,忍不住感歎道:「妳幹嘛總是申請換部門,換來換去。」
木寒夏一臉正色:「妳不知道麼?我的職業目標就是掌握超市的七十二項絕技……」
「去你的!」何靜打斷她,斂了笑,壓低聲音說,「別以為我不知道,妳是想往上爬。妳自考的本科文憑已經下來了吧,還是江城大學的。哼,妳人長得又漂亮。將來啊,要是爬上去了,可不許忘了我……」
木寒夏為難:「可是,俗話說得好,糟糠之妻都得下堂……」
何靜一個爆栗賞在她的頭上。

樂雅超市江城二環路店的總經理叫孟剛,三十五歲,單身離異。
他每天總是很早到辦公室,開始掌控超市一整天的營運。也時常工作到很晚,跟那些營業員收銀員一起下班。雖然營業員們並不敢跟他說話,但誰都知道,這家超市是在他的帶領下,才能連續多年穩居華中地區營業收入第一。
這天,孟剛如往常般,召集各部門管理幹部開週例會。晨間的陽光還很溫煦,大會議室裡,大家圍桌而坐。孟剛坐在主位,指間夾著根菸,不緊不慢地抽著。陽光落在他方正的眉目間,而他的身材本就高大,這令他看起來有種略顯粗獷的威嚴。
氣氛原本平靜而嚴肅。可是輪到市場部經理發言時,就有人隱隱露出笑容。
因為市場部經理帶來了一個消息:競爭對頭永正超市的董事長千金、行銷總監程薇薇,昨晚出車禍了。雖已無生命危險,但傷勢嚴重。
「永正剛宣布要在我們對面一點五公里開新店,二環路的地都被他們拿下了,負責新店籌備的行銷總監卻出車禍了。」辦公室主任神色淡然地說,「我看他們的新店是要延後了。」
採購部經理性格火爆些,嗤笑一聲說:「說實話,我可不同情他們啊。我們在這裡幹得好好的,永正看我們業績好,非要在街對面開店,跟我們打擂臺,搶生意。說句不該說的話,活該!」
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著,都有點幸災樂禍。孟剛坐在主位,雖然沒有說話,但他從不是什麼仁慈厚道之徒,嘴角偶爾也露出了笑意。
「孟總。」市場部經理若有所思地說,「我聽說這次跟程薇薇一起出車禍的,還有她的一個朋友,是她從美國請回來的幫手,幫她運作新店。」
「美國?」有人問,「是什麼人?」
「好像是程薇薇的大學同學,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小夥子。」
「呵……」有人笑了,對孟剛說,「孟總,千金大小姐帶大學同學回來齊上陣,永正這回真是一手爛牌了。」
大家都笑,孟剛也微微一笑,說:「大家不要掉以輕心,永正的營運一向穩健,最近在別的城市開的幾家新店,業績也都不錯。等他們開店時,還是要做好充分準備,把他們打下去。對了,程薇薇請回來的幫手,叫什麼名字?」
市場部經理想了想,答:「好像叫……林莫臣。」

臨近中午,木寒夏送走了一位顧客,在櫃檯後坐下打盹。
昨晚睡得那麼糟糕,她犯睏簡直天經地義。趁著沒人,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滿眼是淚地閉上眼睛。
過了一會兒,她的頭往下猛地一點,醒了。睜眼四處看了看,剛要繼續睡,卻一眼看到幾排冷櫃後,孟剛和他的助理正站在那裡。
木寒夏一下子嚇醒了,馬上坐直,一臉嚴肅,還伸手整理了一下櫃檯裡的壽司。彷彿剛才打盹的完全是另一個人。
她沒抬頭,只感覺孟剛的視線,似乎還落在這個方向。灼灼的,如他這個人一般,沉而深。過了一陣,她抬起眼,發現他們已經走了。
木寒夏鬆了口氣。心想孟剛每天巡店,要看那麼多櫃檯那麼多營業員,說不定根本沒就沒往她這兒看一眼呢。
結果沒過多久,孟剛的助理小陳去而復返,站在櫃檯後,笑得和藹可親滴水不漏:「木寒夏,孟總叫妳去趟他的辦公室。」

主管和幹部們的辦公室,就在超市樓上。而孟剛的辦公室,在頂層四樓的盡頭。
木寒夏並不是第一次來。
上一次,是三年前,她被應徵進這家超市做營業員。在同期的二十多個人裡,孟剛只召見了她一個人。
那時的孟剛,樣貌打扮跟現在幾乎沒什麼變化。平頭,高個,穿簡單的短袖襯衫和西褲,戴著塊好錶。眉眼黑而硬,指間時常夾著菸。木寒夏第一次見面,就注意到他的手指,那手指骨節飽滿、堅硬、黝黑,有厚厚的繭。
而木寒夏至今記得,那天他對她說過的簡短的一番話:「小女生,我看過妳的履歷。妳雖然只有高中文憑,但是是全市最好的六中畢業的。在我這裡好好幹,以後會有機會。」
孟剛其人,中專畢業,沒有任何背景。全憑自己,一路摸爬滾打,從超市營業員,一直爬爬爬,正式職員、主管、經理……最後成為了這家超市的一把手。
他是這間超市裡,很多人心中的奮鬥目標。
也是木寒夏的。
輕輕推開虛掩的屋門,木寒夏一抬頭,瞧見孟剛坐在辦公桌後,旁邊的金魚缸裡,水泵汩汩響著。他手裡握著個茶杯,屋內有茶香和菸味交織的清淡氣息。看到木寒夏敲門進來,他只微微一笑:「坐。」
木寒夏有點尷尬地坐了下來,心想大BOSS總不至於因為她打盹,就把她拎上來。這種事,通知一聲主管訓斥她就行了。
她的心有點突突地加速跳著。
結果孟剛第一句話就問:「昨晚沒睡好?」
他的嗓音低沉溫和,聽著並沒有責備的意思。木寒夏的臉卻有點紅了,耳朵裡反而無比清晰聽到魚缸裡的水花聲,她低著頭,輕聲答:「嗯,孟總,我下次不會了。」
她還穿著紅色制服,只是要上樓見孟剛,摘掉了帽子,露出柔順的馬尾辮。許是因為走得急,又或者是心裡緊張,她的額頭浸出了一層細汗。而因為膚色白,臉上脖子上都是象牙一般細膩的顏色,微微浸濕,露出些許潤潤的紅。她低著頭,平素烏黑的眼睛低垂著,睫毛卻顯得密而長。同樣白皙的雙手垂落身側,輕握成拳。
過了一會兒,她才聽到孟剛說道:「別緊張,我今天不是要責怪妳這件事。以後注意就行了。」
「謝謝孟總。」木寒夏嘴角偷偷彎起,馬上又放下,抬頭一臉正色地看著他,「那孟總找我……」
孟剛盯著她:「妳的自考本科文憑下來了?」
木寒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前幾天拿到了。」
孟剛也笑了,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今後有什麼打算?」
木寒夏看著他的神色,試探地答:「我之前向人力資源部提過申請,想到市場部去工作……」
「我已經批了。」
木寒夏一愣,巨大的喜悅,卻是混雜著些許甘苦的喜悅,一下子從心底冒了出來。
「孟總,我……」她一頓,深深向他一彎腰,「謝謝、謝謝您。」
「平時看妳嘴挺能說的,今天結巴了?」孟剛那深深的眼睛裡,也有一點笑意,朝她點了點頭:「小女生,好好幹。」
木寒夏整個人還處於樂開花的情緒中,嘴上卻答:「孟總,我已經二十二歲了,不是小女生了。」
「這麼年輕,在我面前還不是小女孩?」他說。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