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木寒夏回來了。
經歷過六年的時光洗禮,她早已蛻變成沉靜而穩重的女子,
再不是當年那個只憑一股孤勇出國的青澀女孩。
她回來是為了幫助朋友,並非因為林莫臣。
在她心裡,雖明白自己這一生恐怕只能擁有一段感情,
但人生畢竟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
既然他能放棄她,她又有什麼割捨不下的?

但她很快就發現自己錯了。
林莫臣是個從不知道放棄為何物的男人。
這六年他從一個商界新貴晉身成為商業鉅子,
這麼一個呼風喚雨的人物,卻在她回國的第一天,
就像個小夥子一般跟著她、追求她。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這個看來高傲冷漠的男人,
一直都用他的一片真心,溫柔的守護著她。

你問我會等到什麼時候?其實並沒有期限。
等她完成夢想,等她終於滿身光彩回來的那一天。
我怎麼捨得再放她離開?
本書附番外〈請你聽聽我的歌〉、〈求婚〉、〈車牌〉、〈那些年〉、〈《莫負寒夏》與《你和我的傾城時光》聯合番外〉及實體書獨家番外〈成雙〉、〈後來〉

本書特色

《他來了,請閉眼》、《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美人為餡》、《如果蝸牛有愛情》作者丁墨,
丁墨2016最新商戰言情作品,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系列作,華爾街金童林莫臣的故事!

且看機關算盡的林莫臣,
如何被抽筋剝骨,浴火重生,
重新挽回他的愛情!


作者簡介:
丁墨
女性網路文學超人氣大神,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膽,以獨特的甜寵懸愛風格自成一脈,被讀者讚譽:「又甜又刺激,又萌又感動」、「開創了全新的言情小說模式」。所著作品多次橫掃女性網路文學網站年度排行榜冠軍、銷售金榜冠軍,並被多家知名讀者論壇全民票選為年度十佳言情小說冠軍。
代表作:《如果蝸牛有愛情》《他來了,請閉眼》《梟寵》《你和我的傾城時光》等。


內文試閱:
第十一章
今天是個陰天,飯店樓下的幾棵樹,也顯得格外的靜。木寒夏跟林莫臣走到停車場,遠遠就看到輛熟悉的黑色卡宴。連車牌號都沒變。
她微怔。
「不認識了?」他說。
「沒有。」她答,「找回來就好。」
林莫臣沒說話。兩人像昔日那樣,坐進車裡。
一路,他沉默地開著車。木寒夏的目光,偶爾不留痕跡地停在他臉上。許是一夜沒睡,他的眼眶看起來有些凹,臉色似乎也發青。
「其實……我們也不必專門出去,在飯店房間裡談也可以。」她緩緩地說。可說完又沉默了。那裡真的可以?他們日日廝磨繾綣的房間裡?
「那裡不行。」林莫臣看著前方。
木寒夏抬起頭,看著天空中緩緩流動的一層一層的雲。
已是春天了,但天氣還有些寒冷。樹和草已經綠了,但在這樣的陰天,郊外還是一片荒涼蕭瑟之景。林莫臣開了兩個小時的車,帶她到了大片大片的綠野中。一條黃而窄的土路,一直通向綠野深處。木寒夏看兩邊綠草植物都有一人多高,土地中有片片水泊,有的地方還有小河蜿蜒而過。路邊立了塊牌子,寫著個名字:「沉江濕地」。
「我們要去哪裡?」她問。
「聽說這邊新開了家飯店,就在濕地正中。風景很好。」他說。
木寒夏於是再次安靜下來。
很快,就看到了那家飯店。是一片雅致幽靜的小屋,坐落在深深的蘆葦和和湖泊中。竟有世外桃源的感覺,很美。
林莫臣去前臺辦理入住,木寒夏站在大廳裡等。她看了一會兒外面的景色,卻又轉頭看著他的背影,想:今晚還會是他們兩個住在這裡嗎?不,只會有他一個人了。想到這裡,她的鼻子忽然有點發酸,立刻壓抑了下去。
前臺服務生笑著說:「先生,餐廳已經開始供應午餐了,都是本地非常有特色的菜,魚也是從湖裡撈的野生的。在外面吃不到的。你們可以嘗試下。」
林莫臣看一眼不遠處的木寒夏,答:「好。」
已經中午了,兩人從昨晚到現在,就沒吃過任何東西。林莫臣走回她的身邊:「先去吃飯。」說完徑直走向旁邊的餐廳。木寒夏只得跟了上去。
還沒到旅遊旺季,又是工作日,偌大的餐廳裡,只有兩三桌客人。林莫臣坐下後,拿起菜單,一路點下來。
木寒夏說:「夠了,吃不完的。」旁邊的服務生也笑著說:「先生,你們兩個人,這麼多菜吃不完的。」
林莫臣把菜單一合,遞給服務生,說:「點就點了,上菜吧。」
服務生只好退了下去。木寒夏看向窗外,沒出聲。
過了一會兒,滿滿的一桌菜上了。他拿起筷子,面色非常平靜地逐個品嘗。木寒夏也心不在焉地吃著,腦海中卻突然想起,去年她剛到北京的時候,他第一次帶她去高級餐廳吃飯。也是這樣,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當時她也勸他,說吃不完。他卻淡笑著說:「我也不喜歡浪費,吃不完妳打包。」
那個時候,他是看到初到大城市的她,又窮又膽小,所以才動了惻隱之心,點了那麼多菜給她吃,還讓她打包嗎?
木寒夏夾了一筷子這裡最有名的魚肉放進嘴裡,可突然卻吃不出任何味道,只覺得是跟喉嚨的淚,一起嚥了下去。
一口一口的數著嚥。
林莫臣也吃得很少,幾乎每個菜只嘗了一口,就放下筷子。米飯也沒有動。等她也放下筷子,他卻露出很淡的笑,說:「出去走走。」
木寒夏只覺得看不透他現在心中所想,輕輕「嗯」了一聲。
飯店外面,有一條長長的廊道,直通水面,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廊道約莫兩公尺寬,木板鋪就,兩側都是叢生的蘆葦和荷葉。今天廊道上除了他倆,沒看到有別人。午後的天空,只是稍微明亮了些,天和水之間,依然是灰濛濛的一片。
走了一會兒,他一直沉默著。木寒夏找了個話題開口:「這裡,為什麼叫沉江濕地?」
林莫臣答:「據說是陸地下沉,江也下沉,最後成了濕地。」
木寒夏聽得心頭微微惘然,抬起頭,望著遠處那大片大片水泊中的綠林,望不見邊際,原來竟已是滄海桑田。
「為什麼要走?」他問。
木寒夏一時沒吭聲。
灰白色的天色中,他看著她,忽地笑了:「還是那次的事,過不去,對不對?過不去妳這些天為什麼還要跟我在一起?木寒夏,這算什麼?」
木寒夏的眼淚冒了出來,她百口莫辯。
她要怎麼說?
說我只是想要跟你在一起,再多一些時間。
說我也渴望著,差點屈從於我們可能的天荒地老。
抑或是說,我是真的自私了。我無法釋懷,可又無法抗拒你?
「對不起。」她輕聲說。
他卻又是一笑:「想不到,我也有被女人玩弄的一天。所以我對不起妳一次,妳也負我一次,我們就算扯平了?」
他的語氣陰晴不定,木寒夏一時竟不敢答話。
腳畔的荷葉裡,有青蛙「呱呱」叫著。還有風吹動蘆葦的聲音。兩人就在這寂靜而窸窣的聲響裡,靜靜站在廊橋一角。
過了一會兒,他開口:「打算去哪裡?即使分了,也是朋友。需要什麼幫助?」
木寒夏:「不,不需要了。」
「妳有什麼事瞞著我?」他問。
木寒夏心頭一驚。靜了一會兒,才答:「老方介紹……我申請了紐約大學。通知書,已經下來了。」
林莫臣的側臉看不出任何表情。
「簽證呢?」他唇角微勾。
木寒夏緩緩地答:「也辦得差不多了。」
他點了點頭:「好。」
木寒夏盯著平靜的暗綠色的水面,卻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所以至少三個月前,妳就開始準備出國了?」
木寒夏立刻說:「不,不是你想的那樣。一開始我根本沒把握,所以沒跟你說。後來……風臣就出了事,我怎麼說?」
「那這些天呢?我們每天晚上躺在一起,妳有多難開口?半點口風不露?」他說。
木寒夏咬著下唇。
他說得好輕巧,她要怎麼開口?說自己在走還是留之間,輾轉地痛?
說了,她還怎麼走?
「這是我自己的將來,我想自己做決定。」她緩而沉地說。
林莫臣的臉色終於變得無比冷淡:「行。」
一時,兩人間似乎再無話要說。
林莫臣平靜地朝前邁步,木寒夏緩緩地跟著。又走過一段靜謐無人的景,他開口:「什麼時候走?」
木寒夏靜了一瞬,答:「我打算後天離開霖市。」
「那就不送了。」他淡道。
「嗯。」木寒夏的眼淚又滲了出來,慢慢壓了回去。
林莫臣就在這時,轉頭看著她。蒼茫的水天一色,在他身後成為背景。他的眼眸無比深邃靜漠。
「木寒夏,有沒有人說過,妳其實是個非常心狠手辣的女人。」
木寒夏含著淚,輕笑道:「沒有,你是第一個這麼說的。」
他也笑了笑,一指自己的胸口:「是,也只有我這裡,妳想插一刀,就能插一刀。」
木寒夏的眼淚一下子掉落,他那麼平靜的話語,卻令她瞬間有情緒即將失控的感覺。她非常安靜地伸手一按自己的臉,將眼淚拭去,然後說:「我看我們也談得差不多了,也沒什麼要說的了。走了,林莫臣,再見。」最後的尾音,幾乎已經變調。她轉身快步就走。誰知剛走出幾步,他的腳步聲已經逼近,一把就抓住了她。
木寒夏很清楚,這麼糾纏下去,只會更痛苦。她也絕不能讓自己心軟,就此留下。於是她一狠心,用力將他一推。林莫臣看著她狠絕執拗的臉色,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心頭巨慟。他的手指幾乎要勒進她的血肉裡。
可是木寒夏一抬頭,卻看到他的臉色。灰白天光,浮動的雲,漫無邊際的水和草裡,只有他的臉,無比英俊無比接近。那雙眼,那雙她仰慕過千萬次的深沉雙眼,眼中有很淡很暗的一層水光。
她的情緒瞬間無聲崩潰,全身如同木雕,呆立原地。可他眼中閃過的,卻是比她更狠絕的眼色。他抱著她,突然就跳進了旁邊的水裡。
木寒夏整個人都懵了,大口大口腥澀的水,從口腔鼻腔灌進來。天空看不清了,她埋在水中,只見搖晃的水光,滿眼都是叢生的植物根莖。她被纏繞其中,根本就無法逃脫。從未有過的溺水痛苦,瞬間將她淹沒。
驚心動魄的掙扎中,他的手臂不知從哪裡伸過來,一把將她的腰抱住。木寒夏又恨又怕,被他抱得很緊,她抱著他的腰,可又伸手想要把他推開。他根本不管她的掙扎和痛苦,在水中狠狠地吻她。木寒夏難受極了,湖水,水草,還有他的力量,彷彿都通通往她胸腔裡灌。她在水中無聲大哭起來,一直嗆水、嗆水。直至他終於捨不得,一把將她的頭扶出水面。她拚命推開他,雙手抓住廊橋的邊沿,用盡全力往上爬。林莫臣伸手就托住她的身體,把她送了上去。
木寒夏全身濕透,跌坐在廊道上。他低著頭,看不清臉色,手撐著廊橋也爬上來。身上的衣服已不成樣子。木寒夏沒辦法多看他一眼,她爬起來就往來時的路走去。
「林莫臣,我們再也不要見面了。我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你,我們完了,今天起徹底完了!我們完了!我們再也沒有以後了,沒有了!你別再找我,你永遠不要找我!」
她丟下這些話,就像被鬼追著似的,拚命往遠處跑。春天的風原來還這麼冷,吹得她全身如同在冰窖裡,每一根骨頭都在痛。她淚流滿面,可又彷彿終於解脫,也終於失去了心中那諱莫如深的希望。
她一直跑一直跑,身後終於沒有腳步再跟上來。
他沒有再跟上來。
她一直跑到了飯店的門口,這時恰好有輛空計程車,有客人下了車。她拉開門就坐進去,計程車司機驚訝地看著她蒼白至極的臉色和渾身的水。可她的聲音卻無比冷靜:「司機……走吧。」

林莫臣在原地,不知站了多久。
然後他從這水草叢中,跑了出來。跑到停車場,發動車子,就往來時的路上衝。然而一路黃土延伸,綠野無邊無際,他在這片沉江濕地裡開了很久很久,可哪裡還有木寒夏的身影。
最後,他忽然急打方向盤,卡宴終於一頭開進了沼澤地裡,卡住不動了。
他沒有下車,也沒有發動車子。周圍荒無一人,寂靜一片。
過了很久,直至暮色如同紗帳般,籠罩著這片原野。
一枚戒指,被從車窗丟出來,沉進水中。

窗簾緊拉著,房間裡昏暗一片,分不清是白晝還是黑夜。
林莫臣醒來時,額頭依然是滾燙的,腦子裡昏昏沉沉,人彷彿飄在雲端裡。他起身打開燈。
房間裡顯得特別空曠。她的行李箱和所有物品已經不在了。昨天他回來時,就不在了。
林莫臣走到冰箱前,他知道自己需要吃點東西。一拉開冰箱門,首先看到的是半盒鮮牛奶。還是前兩天他買給她的。
她沒什麼見識,牛奶都喝國產即溶的奶粉。自從某一次她告訴他不喜歡喝紅酒後,他就時不時地在高級超市給她買這種鮮牛奶。她很愛喝,每次都捧著杯子說好喝好香。只是他工作忙,隔三差五才想起給她買一次。最近這段時間,才每天記得去買。
林莫臣把牛奶拿出來,丟進垃圾桶。還有她買的水果、糖果、優酪乳……一樣樣拿出來扔掉。
冰箱空了,他關上門,走到書桌前,打開抽屜,手頓住。
裡面是她給這個小窩買的常備藥。退燒藥、感冒藥、消炎藥、跌打藥……一應俱全。那還是兩人沒有離心的時候,她得意地向他炫耀說:「我總是一個人住,這些常備藥簡直信手拈來,請叫我居家小能手。」
林莫臣拿出一片退燒藥和消炎藥,丟進嘴裡。臉色靜默地慢慢嚼了吃掉。
孫志在這時打了電話過來。
「林總,你今天什麼時候來公司?會議差不多要開始了。」
林莫臣喝了杯熱水,重新躺回床上:「今天不來,你們自己先處理。」
「哦。」孫志有些意外,因為林莫臣幾乎從來沒因任何事耽誤過工作,「沒事吧?」
「沒事。」
掛了電話,林莫臣伸手揉了揉疼痛的額頭,然後拿起房間電話,叫了份餐過來。
餐點很快送到了,林莫臣簡單洗漱,坐下慢慢地吃。吃了一小碗米飯後,突然伸手拿起垃圾桶,又全吐了出來。他慢慢吐了口氣,拿水漱了一下口,倒下繼續睡。
再次醒來時,已是隔日清晨。他是在某個時分,突然特別清醒地睜開了眼睛。腦海中第一個念頭,就是今天是木寒夏離開的日子。
他拿起床邊的手錶看了眼,六點十分。今天是週一,工作日。他摸了一下頭,還有點熱,但是不那麼燙了。他臉色淡漠地起床,換好襯衫西裝,繫上領帶,準備去上班。
清晨的路,格外空曠,還有薄薄的霧氣未散。他開了一會兒車,旁邊只偶爾有車經過,明明兩旁高樓林立,卻有開在無人郊區的錯覺。
在一個紅綠燈路口,他停下,手指慢慢地在方向盤上敲著,然後抬起頭,望著城南機場所在的方向。霧已經散了,那裡的天空一片明朗乾淨。高空中還有一架很小的飛機,正在離去。
綠燈了。
他靜了幾秒鐘,掉頭開往機場。
七點多的時候,手機響起了,又是孫志打來的電話。孫志其實也挺為難的,MK的資金剛注入沒多久,乙地塊的問題還在想辦法花重金通過技術手段解決,跟榕悅合作的A地塊表面上還是要維持良好關係,謹慎推進……百事待興的緊要關頭,林莫臣若是不在,公司就是群龍無首。
可他偏偏丟下這一切,連續兩天沒露面了。孫志心裡很不放心。
「林總,你今天來公司嗎?」孫志硬著頭皮問。
「我去趟機場。」
「哦……」孫志其實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公司業務上的事,如果需要林莫臣去機場,他會知道。那就是私人的事。聯想林莫臣這幾天的反常,他盡量用寬慰的語氣說道:「林總,我講句不該講的話。其實女人都是心軟的,木寒夏性格是比普通女孩執拗些,你呀,要是鬧矛盾了,多哄哄她,對她低頭。走到一起不容易,大家都盼望著你們倆好呢。」
然而他沒想到,電話那頭的林莫臣笑了一聲。
「該走的總會走,沒必要強留。我去送送她,也算是好聚好散。」
他掛了電話。
那頭的孫志,愣愣地看著手機,最後只是歎了口氣。
霖市的機場,並不算規模特別大的,但是規整舒適。安檢口是黑色的一長排。木寒夏的簽證還沒辦下來,她只是在今天離開霖市。但無論她坐哪趟飛機離開,都要通過安檢口。
林莫臣就在二樓咖啡廳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從這裡俯瞰,整塊安檢區一覽無遺。至於若是真的看到她出現,是否還要下去告別?或者只是目送她離開罷了。
他今早出門前又吃了藥,盯著坐了一會兒,就感覺睏意陣陣襲上腦海。他叫來服務生,點了最濃的黑咖啡,一杯一杯,慢慢地喝下去。
人潮洶湧,聚了又散。每個人都行色匆匆,有人在笑,有人在惜別。但是人群中,卻一直沒看到她的身影出現。不知不覺,就從早晨,等到了下午。
胃裡陣陣翻滾,他不太想吃東西,只點了碗熱湯,慢慢喝完。服務生看他坐了一整天,臉色冷凜,也不敢多打擾。咖啡館裡的客人本就不多,只他一人坐在寂靜的角落。喝完了湯,他感覺舒服了些,把頭往後靠在椅子上,繼續盯著窗外。
後來不知什麼時候,就毫無防備地睡著了。睡得很沉,全無知覺。
直至夜裡十一點多,服務生輕輕推醒了他:「先生,我們打烊了。」
林莫臣緩緩坐直,又看了眼窗外。午夜的機場,人已經很少了,寂靜又冷清。他拿起外套下樓。
走出機場大門時,他又回頭,看了一眼,然後轉身離去。
車下了機場高速,開進市區。縱然霖市是個夜生活豐富的都市,此刻遠遠望去,大片大片的樓宇,都是漆黑安靜的。林莫臣開了一會兒,拿出手機,打給方澄州。
「方市長,抱歉,這麼晚打擾了。我是林莫臣。」他說,「我想問,你是否知道木寒夏今天的航班號?」
老方是被他的電話吵醒的,他披衣坐起,並沒有因此生氣,而是微微有些訝異,然後平靜答到:「她昨天就走了。」
林莫臣單手拿著電話,眼睛一直盯著前方。
「好,多謝,打擾了。」
「等等。」老方說,「林莫臣,你們的事,外人並不應該多說。但我也算是她僅有的一個長輩,說幾句,大概也不為過。那的確是對她更好更開闊的一條路。你見過外面更好的景色,不妨把最好的景色,也留給她一份。人生的路還很長,聚散總是無常的。不必再問她去了哪裡,將來如果有緣有心,在更好的時間,再去審視年輕時的這段感情,也許更合適更好。她留給你的東西,你要珍重,你應該心存感激。切記不要困頓於過去,朝前走。她也會朝前走。這樣或許將來,回憶起她對你的恩和情,你才不會覺得枉費愧對。」
掛了電話,林莫臣忽然又覺得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他隱隱有些不安,但深沉的夜色和極度透支的體力,已令他不想深想太多。他繼續往飯店的方向開,他想老方有句話說得對,朝前走,生活必須繼續。這件事、這個人,到此為止,不必再提。
然後,就像是無法抗拒的宿命註定般,就像所有事情發生前都有不可逆轉的徵兆。昏黑的夜色裡,黯淡的路燈下,他的手機再次響起了。
是美國的一個號碼。
林莫臣把車靠邊停下,抬起漆黑沉靜的眼眸,接起。
是個略帶嘶啞,但又精力十足的聲音,講的是地道的美式英語:「Hello,你就是Jason Lin?」
林莫臣:「是的。」
伯特在那頭輕輕哼了一聲,可聲音裡還是帶著笑意:「你的女朋友Summer呢?為什麼我打她的電話,是這個號碼不存在了?」
林莫臣緩緩地答:「我不清楚。」
伯特有點不高興了:「喂,小子,你就這麼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我是MK的董事長伯特!」
「你找她有什麼事?」他問。
伯特的語氣這才軟下來,也帶上了幾分認真:「我找她,是要對她表示感謝。難道她沒有對你說過嗎?正是這位天使般的女孩對我說,人生的許多東西,不是用利益回報。我做美好的事,就會得到美好的回報。而我幫了你們之後,奇蹟出現了。本來我已經病入膏肓,醫生也不抱樂觀態度。可是這一次,我居然又醒了,甚至病情還好轉了。我想告訴她,這真是我見過的,人生最美好的回報。」
林莫臣一直沒說話。
伯特那邊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他輕輕嘟噥了一句,然後說:「好吧,我要掛電話了。但是請你記住,小夥子,好好對她。她纏了我很多天,才為你爭取到這筆投資。她的勇敢和毅力是你無法想像的。男人年輕的時候,能遇到這樣一個女孩,真是畢生的幸運。她說……」伯特又笑了:「她說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永遠光芒萬丈地活著,還說要拯救你們的愛情。現在,她應該很快樂了吧。如果將來你有幸跟她結婚,記得請我去觀禮。」
林莫臣答:「好。」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