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青春的愛情就像煙火一樣,愛得很燦爛,但結尾未必美麗,
唯有經歷錯誤,才能讓你成為更好的人!


曹孟仁曾告訴我:
「真夏,其實我喜歡妳好久了。」
「妳會永遠愛我吧?那就好,我知道真夏愛我,那就好了。」
林子靖曾告訴我:
「如果有人欺負妳,打不過就來找我,我陪妳一起揍她!」
「我會永遠站在妳的這一邊。」
但最後他們因為夢想而捨棄愛情,因為愛情而背叛友誼,都離開了我,
或許這個世界裡,沒有永遠的愛情,也沒有永遠的朋友。

安思翰走進我的世界時,我才剛從愛情與友誼雙重背叛的惡夢中驚醒,
因為是初戀,所以特別傷心,
即使旁人熱情地想要把我們湊做堆,但受傷的我就像刺蝟,不願意相信愛情。

這古怪的男孩沉默、不擅言語,渾身刺青,彷彿保護自己的利器,
只有親密的人才能從他的坦白中得知,在成長過程中,他所受的傷痛,不比我輕。

我們逐漸靠近,互相照應,他看見我的痛苦,也向我坦白他隱藏的祕密。
他告訴我:
「別哭了,妳值得更好的人。」
「如果沒人照顧妳,那麼我可以保護妳,希望妳別再受傷。」
這段感情或許開始得晚了些,但也有它的甜蜜……

作者簡介:
申緣結
腦袋裡的想法千千萬萬,能抓住化成靈感的只有一點點。
對許多事物抱持三分鐘熱度,但對於喜歡的事情卻可以堅持得長長久久。
喜歡寫故事、喜歡唱歌、喜歡攝影……還喜歡外星人!歡迎同樣喜歡外星人的好孩子們,跟我一起當好朋友!

內文試閱:
  早晨,入冬以來的第一顆暖陽,非常賞臉的透過窗簾照進了房間,溫暖了一室。實不相瞞,我昨天凌晨四點才放下未完成的稿子爬去睡覺,這個時候被電鈴聲吵醒吵醒,無疑是要我命!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我的手在空中揮了揮,試圖抵擋電鈴的侵襲,卻沒有半點作用,只得無力地起身下床。那奪命催魂的鈴聲到底是怎麼回事?失火了嗎?很趕嗎?按這麼急是想要逼死誰?
  我滿心憤怒不知道該衝著誰發作,凶狠地起身去開門,但門一開,看見來人,立刻揚起笑臉。
  「婆婆!」我倚著門,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呵欠,「您這麼早來,有什麼事嗎?」
  「真夏啊,妳兩個月沒有繳房租了,還好嗎?」婆婆一臉關切地問。
  如果換成別人,可能會誤會婆婆的意思,以為她是來催房租的,但其實了解婆婆的人──譬如我,就不會這樣想。婆婆那句話的翻譯是這樣的:妳還好嗎?身上有沒有錢好好吃飯?她這麼說,是真的在擔心我,誰叫我給她的印象就是個窮小說家呢。
  「婆婆放心吧,我很好,而且每天都有好好吃飯喔!」我笑著將她請進屋內,雖然了解她不是真的為了錢來的,但腦中仍盤算著存款還剩下多少,待會兒可以先拿多少給婆婆。畢竟做人不能太厚臉皮,總不能連欠兩個月房租一毛錢都不給的白住!
  「真夏昨天又熬夜了?還沒吃飯吧?沒關係,我帶了便當來喔!」婆婆充滿活力地說:「妳先去洗洗臉,我們一起吃吧!」
  我一聽她這話,彷彿屁股後面瞬間冒出狗尾巴搖啊搖,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那袋晃來晃去的便當。老實說,我真的非常喜歡婆婆自製的便當,菜色豐富又美味,而且。
  「妳自己一個人從台南上來台北打拚,是很辛苦的事啊,千萬不能餓到了知道嗎?不然妳媽媽一定會擔心的。說到這個啊,妳知道我那個孫孫哪……」婆婆走了進來,嘴裡不停地叨唸著,但當我聽到她講到「孫孫」的時候,立刻感覺情況不妙。
  「婆婆我那個孫孫小小年紀就到美國去了,真令人擔心啊,也不知道他在美國有沒有吃好穿暖。說起來,我那乖孫孫離開台灣的時候,不哭不鬧,表現得很堅強……」婆婆一邊收拾我桌子上散亂的紙張,一邊心心念念著自己的小孫子。
  真是太倒楣了!果然不管說怎樣的話題,婆婆都能把事情講到這裡來了。
  基本上,房東婆婆每次來我家,都要花掉大半天時間來講她孫子的故事,還給我看他小時候的照片,歷數他的成長過程……嗚嗚,房東婆婆這種洗腦式的灌輸,難道要我幫她把孫子的成長過往寫成傳記啊?
  「是噢……」我苦笑著應聲,努力思索著該怎麼結束這個話題。如果不加以阻止,等一下別說補眠了,搞不好整個下午和晚上都沒辦法從這話題中脫身,然後我拖欠的稿子寫不出來,遲早被編輯碎屍萬段……光是想像,都覺得慘不忍睹!
  我用力地甩頭,不忍再想。
  「婆婆,我──」插話其實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但為了自身安全,我也只能硬上了。
  「……我那孫孫啊,搭飛機去了美國,真讓人擔心呀!但是他上飛機前像個小大人一樣走過來安慰我,說:『阿嬤,我會回來,很快就會回來,妳不要擔心喔。』真夏,妳看看,我那孫孫是不是非常的懂事,還很善解人意?」
  「嗯?是啊是啊,但是婆婆──」我再次努力。
  「……所以我不敢在那孩子面前流下一滴眼淚,因為那樣反而會令他擔心我,是不是?我可不能拖他的後腿。我都一把老骨頭了,年輕人出去發展總是好的,是吧?」
  「是啊,是這麼說的沒有錯。但是婆婆,我、我那個──」我心裡急得慌,正想要說自己吃完飯後得趕稿,卻看到婆婆夾起一塊雞肉送到我的嘴裡。
「好吃吧?這個雞肉是我早上在市場上買的啊,很新鮮的!不要不好意思,趕快吃!」
  婆婆,我真的沒有不好意思啊,妳相信我,讓我說句話好不好?我苦著一張臉咬著那塊雞肉,還想說什麼,但實在好好吃呀!
  「謝謝婆婆,雞肉很好吃……」吃人嘴軟,我只能道謝。
  「好吃吧?我就說嘛!我孫孫也是最喜歡我煮的菜了。」婆婆臉上洋溢著笑容,忽然一拍掌,話題急轉直下,「啊,說到這個,真夏啊,我孫子要回來了喔。」
  「咦,什麼時候啊?」要回來了嗎?我嚇了一跳,差點接不上話。「那恭喜婆婆囉!」
  「明天啊,我孫孫明天回來了!」房東婆婆的語調輕快,整個人顯得格外有精神。「我打算好了,他搬來這裡住……」
什麼?他要搬來這裡住?那我要住哪裡啊?我不由得一愣。
聽婆婆高昂的語氣,似乎耐人尋味,正在暗示我什麼。
  不,難道婆婆是在暗示我,因為我經常拖欠房租,所以她今天要狠下心要來趕我出去,要我搬走吧?但這也太快了,我怎麼可能說搬就搬,為什麼不給我一點時間準備啊?
  我的眼眶在一瞬間就蓄了滿滿的淚水。「婆婆我……」
婆婆,我以後一定會老實而且準時的繳房租的,不要趕我走啊!讓我留下來幫傭打掃吧,只要給我一個房間住就好了!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在心裡偷偷罵嫌棄妳說妳可愛孫孫的故事,絕對不會再試圖打斷妳說話了!不管妳說什麼,我都會好好聽的,妳不要趕我出去好不好?
就在我滿腦子想著該要如何哀求時,婆婆面露笑容地把話接下去說完「……住妳隔壁的房間。」
  「咦?」我傻愣在原地。
  「真夏啊,我想好了,我讓孫孫搬到妳隔壁的那個空房間去住,好不好?」房東婆婆握著我的手,極力遊說,「真夏會介意嗎?這事啊,我也考慮了好久哪!畢竟我孫孫好歹也是一個大男人,跟女孩子住在一個屋簷下,實在不太妥當,我也是很掙扎的,我必須要考慮到真夏啊!但是事發突然,他說回來就回來,我實在不想讓他住到外面去……」
  「婆婆,妳說的『隔壁』,是說我房間隔壁的那個空房嗎?」我的聲音再度重現光明,彷彿白鴿在我眼前幸福的飛過。
  「是呀!」房東婆婆拚命點頭。
  「那太好了……不,我的意思是,那沒問題啊!」
房東婆婆看起來似乎比我還高興,猛力抱住我。雖然她年紀大了,但力氣可不小呢,箍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真夏,謝謝妳啊!太好了,我趕緊去跟我孫孫說,讓他明天就搬進來!」
  我不由得詫異。「咦,什麼,他不是明天才回來嗎?」
  「是啊,他今天住旅館,明天才搬進來。噢,妳還沒見過我孫孫吧?他剛剛陪我來的,因為沒有得到妳的同意,所以我不好讓他上來,現在人在樓下。」婆婆指著窗外。
  我立刻衝到窗邊拉開窗簾,一探未來室友的真面目。
  陽光下,果然有個男人正站在樓下,穿著輕鬆的短袖上衣跟牛仔褲,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看不清楚長相,身上背著一個厚重的後背包,頭髮半長不短,看起來和一般年輕人沒什麼兩樣,但最顯眼的是他手臂上那一整片的刺青。
  那是什麼花紋啊,好可怕啊!怎樣的人會沒事把雙手弄成那樣?地痞流氓?暴力討債集團?混黑社會的?
這難道就是房東婆婆說的,她那「可愛」的孫孫嗎?
  這雙手刺青,跟可愛到底哪裡有關係了啊?
  我驚愕的看著婆婆,顫抖著手指著樓下,「婆婆,妳說的孫孫,是、是是是指那位嗎?」
  婆婆也跟過來看了看,微笑地點頭,肯定地回答,「是啊,那就是我孫孫。真夏啊,我孫孫他人很善良的,只是刺青不太好看而已啦?」
  豈止不太好看!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樓下的那個男人,心中盤算著各種可能,但眼前的情況真的不是我可以阻止的,畢竟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婆婆都考慮好了,而且從外表上判斷,這傢伙除了刺青之外,穿著打扮乾乾淨淨的,不像是什麼猥褻的變態色情狂。而且,我的房間是屬於套房式的,可以獨立生活,頂多就是他在家的時候,我不要太常出房門走動就好了!
  想到這裡,我轉過身,跟婆婆達成了協議。
  那當天晚上,約莫八點左右,沉浸在寫稿中的我被一連串搬運箱子碰撞地面的聲音給嚇醒!有人進了屋子,而且還不止一個人,交談和挪移東西的聲音,吵得我根本不能專心。
一開門,我就見到婆婆愉快的笑臉。
  「真夏啊,吵到妳寫作了嗎?」婆婆靠了過來,拉著我的手問。
  「婆婆,不是說明天才搬嗎?」看著地面上一個個紙箱,我有點困惑。
  「啊,不好意思耶,想說趁著晚上先把行李搬來,明天等我孫孫住進來,比較好整理。」
婆婆朝氣的聲音依舊,但我總有種被耍的感覺。
  「喔!」我總覺得一切變化得太快,有點無法接受。
  「真夏啊,怎麼了?妳的臉色不是很好看耶,是不是忙著寫稿,沒有好好休息?」婆婆用擔憂的眼神端詳著我。「不要擔心,我再一下子就搬好了,等下妳趕緊去睡覺,好好休息,不要熬夜了啊!」
 「我沒事的,婆婆。」啊,我這沒用的東西,被婆婆說個兩句,就立刻心軟了!
  「妳要記住呀,房租什麼的沒有關係,如果這個月沒有辦法給錢,也不要放在心上,剛出社會的年輕人嘛,賺錢不容易啊,婆婆可以體諒的。但是不管怎樣,都要按時吃飯、好好睡覺喔,聽到沒有?」
婆婆溫柔又慈祥的語氣,深深感動了我。我我我……我被感動得淚流滿面!
「謝謝婆婆!」
婆婆安慰我。「不謝不謝,不要哭了喔,乖。」
  「阿嬤!」大門外忽然出現一個綁著頭巾,皮膚白皙又留點鬍碴的男人,一雙大眼看著我們一老一少,一個哭鼻子一個溫柔拍背的樣子,似乎愣住了,直到意識到我們兩人都看著他,他才繼續說:「阿嬤,我行李都搬好了。」
  「孫孫哪,累了吧?」一掃剛剛的溫情模樣,婆婆現在儼然是自己孫子的強力粉絲,整個人貼在孫子的手臂上,忙著給他抹汗擦背,還不忘回頭喊我,「真夏,這就是我的孫孫,我給妳介紹一下,他叫安思翰!」
  婆婆的孫子朝著我微微點頭,而我則被這個站在門邊的青年給震懾住,依時間動彈不得……
  太可口了,真的太太太太太可口了呀,我的媽呀!這個帥慘了的男孩,就是早上那個站在樓下,雙手刺青的傢伙嗎?
  我一動不動的看著安思翰的臉,沒注意到他伸出的手,場面停滯了半晌。
  「我的手很痠。」他偏頭斜看著我,提醒著說。
  我趕緊雙手握住安思翰的手,忙著自我介紹,「啊啊,你好!我是尹真……」
  但話還沒說完,他已經快速將自己的手收回,不讓我繼續握,也不讓我把話說完,低頭說:「阿嬤,我們該走了!」
我眉頭一皺,額間青筋浮起。
  但婆婆還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人已經被她的孫子拖走了,只得一路走一路回頭叮囑我,「真夏啊,記住啊,要好好照顧自己身體,要吃飯、不要熬夜,有什麼事情要來跟婆婆講,不要悶在心裡,要記住啊……」
  他們下了樓,後面的話我再也聽不清了。
  雖然很感謝婆婆的溫柔照顧,但是,那傢伙抽手和打斷我說話是什麼意思啊?太沒禮貌了吧?看他這種德行,以後我的日子不會好過了。態度糟糕,長得帥又有什麼用啦,呿!
  用力關上門,真想讓鐵門的碰砸聲傳入那男人的耳裡,我也想讓他知道,我不歡迎他啦!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