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誰的心裡沒有幾道被劃破的傷口,
只是,某些遺憾造成的殘缺是可以彌補的,某些,則不行……

人生是由很多故事組成的,而遺憾是其中一部分。
有些人的遺憾寫在身上,殘缺是不能拒絕的課題;
有些人的遺憾刻在心裡,成了永遠無法彌補的傷。

在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社區裡,
我看見無數燈火背後的故事:

幾近失明的薛伯伯,每天等在社區大門口,
我問他在等什麼,他說,他在等待那個被他逼走的兒子,
等兒子回來,他要親口對他說一句對不起。

但所謂的缺憾,也有可能是「完美」的,就像我的爸媽,
曾經,我媽媽舌根肥大,說話不清楚,也就是所謂的大舌頭;
我爸爸出過車禍,右耳磨掉了一半,聽力也有所減損,
住院期間,媽媽看見爸爸對不確定未來的恐懼,
她用她有點大舌頭的口音,在他受傷的右邊耳朵,
說了一句只有短短三個字的話:「有、我、在。」
他們的缺陷,讓他們的愛情得以完美。

而我,生下來就有十一根手指頭,從小受盡嘲笑與戲弄,
曾經我那麼急切地想要切除那多出來的手指頭,
但後來我發現,就算動了手術,我的人生也不會因此有所不同。
然後,我遇見了一個有點傻氣的女孩,她和別人不一樣,
她是第一個說我那多出來的手指頭「好可愛」的人……

透過這許許多多的故事,我發現,
原來,人生最大的殘缺不是身體上的,遺憾才是。


作者簡介:
本名吳子雲,高雄市人。一九七六年九月十日生於高雄。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死於高雄。著有《我們不結婚,好嗎》、《貓空愛情故事》、《這是我的答案》、《有個女孩叫Feeling》、《聽笨金魚唱歌》、《從開始到現在》、《B棟11樓》、《這城市》、《十年的你》、《學伴蘇菲亞》、《寂寞之歌》、《六弄咖啡館》、《夏日之詩》、《暮水街的三月十一號》、《流浪的終點》、《流轉之年》。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