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中國歷史悠久又深厚,尤其是東周至三國這一時期,人物、事件繁雜,寫起來是個難題。林漢達先生用絲線串珠的方式,把人事歷程銜接起來,並以成語作為章名,突出事件重點,上勾下連,大故事套著小故事,將死板的歷史事件,生動的呈現在讀者面前,讓我們得以近距離目睹這些歷史人物的風範,並對過去的人、事、物產生親切感。
本書在大陸長銷40多年不墜,在於它不但是一部優秀的歷史讀物,還是一部優秀的語文作品,對於普及少年讀者的成語典故、歷史知識,提高閱讀和寫作能力,都有很大助益。

作者簡介:
林漢達(1900~1972)
浙江省慈溪縣人,大陸著名教育家、文字學家、歷史學家。
他的著作豐富,涉及層面很廣,畢生致力於中國文字的改革和教育文化的推展,在大陸具有很高的影響力。著有《向傳統教育挑戰》、《西洋教育史講話》、《中國拼音文字的出路》、《中國拼音文字的整理》、《中國歷史故事集》(共五冊)、《上下五千年》等六十餘種。其中的《中國歷史故事集》(共五冊)更是歷史普及讀物中的經典,長銷四十多年而不衰。

內文試閱:
不受蒙蔽

齊威王很像當初楚莊王一開始的時候,只知道吃、喝、玩、樂,不把國家大事放在心上。不過楚莊王「三年不飛,一飛沖天;三年不鳴,一鳴驚人」,而齊威王卻一連九年不飛不鳴。在這九年當中,韓國、趙國、魏國時常來侵犯,齊威王也不著急,打了敗仗也無所謂,還不准大臣們勸告。

有一天,一位琴師來求見齊威王。他說他是本國人,叫騶忌,聽說齊威王愛聽音樂,特地前來拜見。齊威王一聽是個琴師,就叫他進來。騶忌拜見了國君之後,把琴放好,調好弦,像要彈奏的樣子,可是他卻把兩隻手擱在琴弦上不動。齊威王問他:「你調了弦,怎麽不彈呢?」騶忌說:「我不只是會彈琴,還懂得一大套彈琴的道理。」齊威王也會彈琴,可是卻不知道彈琴還有什麽道理,就叫騶忌細細說來。

騶忌開始講彈琴的理論,講得天花亂墜,愈講愈玄了。這些話齊威王有聽得懂的,也有聽不懂的。他聽著聽著,不耐煩起來了,對騶忌說:「你說得很好,很對,可是你爲什麽不彈給我聽聽看呢?」騶忌說:「大王看我拿著琴不彈,心裡不太痛快吧?怪不得齊國人看見大王拿著齊國這張大琴,九年來沒彈過一回,都有點不痛快了!」齊威王站起來說:「原來先生是拿琴來勸告我。我明白了。」他叫人把琴撤走,就和騶忌談論起國家大事。騶忌勸齊威王網羅人才,重用有能力的人,增加生産,節省財物,訓練兵馬,好建立霸主的事業。齊威王聽得非常高興,就拜騶忌爲相,幫助他加緊整頓朝廷的事務和全國各地的官吏。

齊威王用騶忌為相,果然把齊國治理得井井有條,全國上下都說他是個英明的君主。齊威王非常得意,騶忌心裡卻暗暗擔憂,他怕齊威王因此驕傲起來,想找個機會提醒他。

有一天,騶忌早上起來,穿好衣服,戴上帽子,對著鏡子左瞧右看,覺得自己很英俊,心裡很得意。他問他的妻子:「我跟北門的徐公比起來,哪個英俊?」原來那位徐公是出了名的美男子。騶忌這麽一問,他的妻子說:「徐公哪比得上您啊!」騶忌不相信,又問了丫環:「我跟徐公比,到底誰比較英俊?」丫環說:「徐公怎能跟您比?當然是您英俊。」過了一會兒,來了一位客人,兩個人坐著談天。那位客人是來借錢的,談話當中, 騶忌問他:「我跟徐公比,哪個比較英俊?」那個客人說:「當然是您,徐公比不上您英俊!」

第二天,城北徐公正好來拜訪騶忌,騶忌一看,愣住了,天下竟有這麽英俊的男子!他偷偷照了鏡子,再看看徐公,愈照愈覺得自己和徐公差得遠了。

到了晚上,騶忌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悟出了一個道理來。隔天一大清早,他去見齊威王,把他是怎麽問的,妻子、丫環、客人是怎麽答的,說了一遍。齊威王聽得笑了起來,問騶忌:「那麽你自己說說看,你跟徐公相比,到底誰英俊呢?」騶忌說:「我哪比得上徐公?我的妻子說我英俊,是因爲她偏向著我;丫環說我英俊,是因爲她平日怕我;朋友說我英俊,是因爲他有求於我。」齊威王點點頭:「你說得很對。聽了別人的話,是得好好想一想,要不然就可能受到蒙蔽。」騶忌說:「是呀!我想齊國有一千多里土地,一百二十個城邑。王宮裡的美女和伺候大王的人,沒有一個不想討大王歡喜的;朝廷中的臣子沒有一個不害怕大王的;全國各地的人,沒有一個不想得到大王的照顧。從這些情況看來,大王是很容易受到蒙蔽。」

齊威王聽了,覺得很有道理。他立刻下了一道命令:「不論朝廷大臣、地方官吏和百姓,能當面指出我的過錯的,得上等賞;能用書面指出我的過錯的,得中等賞;就是在背後議論我的過錯,也可得下等賞。」

騶忌不但這樣規勸齊威王,還細心查問各地的官吏,要了解他們辦事的能力。朝廷裡很多大臣回答他說:「中等的太多了,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們只知道太守裡頭最好的是阿城(在山東省陽谷縣東北)大夫,最差的要是即墨(在山東省平度市東南)大夫了。」騶忌把這些話告訴了齊威王。齊威王詢問左右,果然大家都說阿城大夫是太守裡頭數一數二的人才,即墨大夫是太守裡頭最差勁的。齊威王生怕受蒙蔽,暗地裡派人到阿城和即墨實地調查。

過了不久,齊威王把阿城大夫和即墨大夫召回來。大臣們心想,一定是叫阿城大夫來領賞,並處罰即墨大夫。那些替阿城大夫說好話的都暗暗高興,阿城大夫如果獲得升官獎賞,他們也有好處。那個不懂人情世故的即墨大夫,一定會遭撤職查辦。

那一天,文武百官都來朝見齊威王。齊威王叫即墨大夫上來,只見殿上放著一口大鍋,燒著滿滿一鍋開水,大家屏住氣息,靜悄悄的站著,替即墨大夫捏了一把汗。齊威王對即墨大夫說:「 自從你到了即墨,天天有人告你,說你的不是,我就派人去即墨調查。他們到了那邊,看見田地長著綠油油的作物,百姓安居樂業,這都是你治理即墨的功勞。你專心一意辦事,不攏絡朝廷的大臣,也不送禮給朝廷的人,他們就天天說你壞話。像你這種誠實勤懇,不巴結、不拍馬屁的大夫,我們齊國能找得出幾個呢?今天我特意召你來,加封你一萬家戶口的俸祿。」
那些說即墨大夫壞話的人,只覺得面紅耳赤,背脊發涼,恨不得鑽到地底下去。

齊威王回頭對阿城大夫說:「自從你到了阿城,天天有人誇獎你,說你如何能幹。我派人到阿城去調查。他們到了那邊,看見農地長滿野草,百姓面黃肌瘦,連話都不敢說,只是暗地裡歎氣,這都是你治理阿城的罪惡!你欺壓百姓,只顧慮自己的利益,還不斷送禮給朝廷的大臣,讓他們替你說好話。像你這種專門行賄、巴結上司的貪官污吏,要是再不懲辦,成何體統?來人啊!把他扔到大鍋裡去!」武士們就把阿城大夫扔到大鍋裡煮了,嚇得那些受過阿城大夫好處的人,一個個臉色發白,一會兒擦擦額頭上的汗珠,一會兒抓抓脖子,好像自己也被扔到大鍋裡一樣。

齊威王回頭叫那些平日顛倒是非的人過來,責備他們:「我在宮裡怎能知道外面的事情?你們就是我的耳朵,我的眼睛。可是你們貪贓受賄,昧著良心,把壞的說成好的,把好的說成壞的。這不是比堵住我的耳朵更嚴重嗎?以好像弄瞎了我的眼睛!我要你們這些臣下幹什麽?把他們都給我煮了吧!」這十幾個人嚇得跪在地下直磕頭,苦苦哀求著。齊威王就抓了幾個最惡劣的,把他們治了罪。

這麽一來,貪官污吏都害怕了,他們擔心國君暗地派人調查,怕自己被扔到大鍋裡。這一些人有的確實不敢再爲非作歹;有的不敢再待在齊國,跑到其他國家去了。

騶忌又對齊威王說:「從前齊桓公、晉文公當霸主,都是借著天子的名義號召列國。現在,周王朝雖然衰弱,可是還保有天子的名義。大王要是去朝見天子,奉他的命令號令諸侯,就能當上霸主。」齊威王說:「我已經稱王了,哪還能去朝見另一個王呢?」騶忌說:「他是天子啊!只要朝見時,暫且自稱爲齊侯,天子必然高興,您還不是想怎樣就怎樣嗎?」齊威王就親自去朝見周烈王。周烈王果然高興,賞賜了幾件珍寶。齊威王從成周回來,沿路聽到的都是稱讚他的話,樂得他滿面笑容,得意洋洋的回到齊國。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