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無論你去過,或沒去過
這本書,讓你更了解世界文化遺產之一──故宮
隨書附贈故宮全大地圖,16頁彩色故宮照片。

本書是第一本百科式的故宮大歷史
著名清史專家、百家講壇名家閻崇年潛心30年力作
《大故宮Ⅰ》以全新角度,一窺故宮內裡外延真相
認識世界上現存最大、最完整的古代皇宮建築中的人、事、物、最大的歷史文化藝術博物館。
《大故宮Ⅰ》,讓你閱盡五千年中華文化,帶你開啟中華歷史的大門!

北京故宮從決策興建至今已609年,72萬多平方米的故宮,9000餘間殿宇房屋,共24位皇帝和一位慈禧「女皇」曾在此統治中國近500年。幾百年來,這裡發生重重宮闈之中歷代帝王的悲喜人生,也發生太多不為人知的祕密:
‧朱元璋曾經將大明帝國首都定為南京,朱元璋之子朱棣卻為何會在南京心神不定、噩夢頻頻?
‧朱棣遷都北京究竟與噩夢有何聯繫?
‧光緒皇帝結婚前一個多月,太和門忽然在一片大火中化為灰燼,朝野震驚,短短42天時間裡,能否重修太和門,讓皇帝順利舉行婚禮?
‧太和殿是皇帝舉行登極大典之所,明清兩代28位皇帝,真正在太和殿舉行登極大典的只有15位,舉行親征大典的更是只有一位。至關重要的太和大典,為什麼見不到皇帝的身影?
‧「推出午門斬首」的民間說法是否確有其事?午門內外發生過哪些驚心動魄、可歌可泣、影響整個帝國的曲折故事?
‧明永樂十九年,北京故宮正式啟用,為何三個多月後,三大殿就慘遭焚毀?是誰竟然不可思議地預言了這次驚天大火?

複雜多面的故宮,既有陰暗、冷酷、血腥、暴虐,被稱為「血朝廷」的一面,也有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建築、器物、服飾、書畫、典籍、檔案等中華文化的火種。
不了解故宮,就不了解北京。不了解北京,就難以了解中國。


作者簡介:
閻崇年
著名清史專家,北京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袁崇煥研究會會長、北京滿學會會長,百家講壇2012年年度主講人。

他曾在百家講壇主講《清十二帝疑案》、《明亡清興六十年》、《康熙大帝》。

閻崇年的專著有《正說清朝十二帝》、《袁崇煥傳》、《努爾哈赤傳》、《古都北京》、《天命汗》、《清朝皇帝列傳》等25部。論文集有《袁崇煥研究論集》、《燕史集》、《燕步集》、《滿學論集》共4部。主編有《袁崇煥學術論文集》、學術叢刊《滿學研究》第1到7輯等14部。先後發表明史、清史、滿學論文200餘篇。聯經已出版有:《正說清朝十二帝》、《明亡清興六十年》(上、下)、《努爾哈赤》、《清宮十大疑案正解》、《康熙大帝》等書。


內文試閱:
第一講 永樂遷都
大明永樂十九年(一四二─)正月初一,永樂皇帝身著龍袍,端坐在奉天殿(太和殿)的寶座上,接受百官朝賀,慶祝新年的到來,也慶祝新落成的皇宮──紫禁城宮殿正式啟用。從這一天開始,北京正式升格為明朝的都城,南京則成為陪都。從這一天開始,大明皇宮正式登上歷史文化的舞臺!永樂帝遷都北京,是驚天動地的壯舉,更是影響千秋的決策。

北京明清故宮,是中華文明的精粹,是人類文明的瑰寶,是現存最大的宮殿建築群,也是世界著名的文化遺產。
儒家經典《大學》說:「物有本末,事有終始。」要了解「大故宮」,先要從了解「永樂遷都」開始,而要了解「永樂遷都」,就要從「燕王裝瘋」說起。

一、燕王裝瘋
堂堂燕王,為何裝瘋?事出有因,一一細講。
朱元璋起兵,推翻元朝,建立明朝,定都金陵(今南京),國號大明,年號洪武。同年,改大都為北平,取意北方平定、和平。他為江山永固,採取了一項「強枝幹、固根本」之策,就是分封子侄為王,分駐要地,加強地方,鞏固中央。朱元璋有二十六個兒子,除長子朱標留在南京,第九子朱杞和第二十六子朱楠早死外,其餘二十三個兒子都封為藩王,分駐各地。這裡特別要說的是燕王朱棣。

朱棣(一三六○—一四二四)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四子,朱元璋稱帝時朱棣才八歲。他十一歲被封為燕王,十七歲娶開國元勳、大將軍徐達的長女徐氏為王妃,二十一歲帶領護衛軍官兵五七七○人離開南京,就藩北平。燕王府在故元大都皇太子居住的隆福宮,位置在今中南海。二十三歲時父皇選派高僧道衍(姚廣孝)和尚為燕王隨侍。

老子說:「福兮,禍之所伏。」風雲突變,禍臨王府。洪武三十一年(一三九八),朱元璋死。這時皇太子朱標已先死,朱標之子朱允炆以皇太孫嗣繼皇位,改年號為建文,史稱建文帝。朱允炆繼承皇位時二十二歲(時燕王朱棣三十九歲)。他生長在皇宮,少年聰穎,會念書,懂禮儀,很聽話,是個乖孩子,但他缺少社會經驗,更缺乏政治謀略。建文帝感覺到:威望不高,皇位不穩,擔心叔王權勢過大,威脅皇權,於是聽信兵部尚書齊泰、大臣黃子澄的話,削奪藩王,強化皇權。從哪兒動手呢?

俗話說:「吃柿子先揀軟的捏。」他先懲治五王──以兵襲開封,將周王廢為庶人;轉過手來,又廢岷王;湘王膽小,「闔室自焚」;齊王被削,成為平民;代王被囚,高牆圈禁。對燕王朱棣,他也有所試探。本來,燕王府邸在元朝舊宮,規模自然比別的王府大,如今建文帝卻翻起老賬,指責燕王府邸「越分」。朱棣上書辯解說:「《祖訓錄‧營繕》條云,明言燕因元舊,非臣敢僭越也。」燕王朱棣打出皇父的「祖訓」,來回答皇侄建文帝的指責,算是躲過一劫,但他仍感覺到了政治風浪的險惡。為穩住朝廷,再圖良策,他心生一計──裝瘋!

梅蘭芳先生有一出著名的京劇《宇宙鋒》。這出戲說的是秦趙高已嫁女兒豔容,二世胡亥欲納為嬪妃,趙高也獻女逢迎。一邊是君命,一邊是父命,趙豔容急中生智,金殿裝瘋,逃過一劫。這出戲又叫「金殿裝瘋」。燕王演出的舞臺不在金殿,而在王府,簡直就是一出「王府裝瘋」的政治滑稽劇。事情是這樣的:朝廷從南京派官,前來北平察看燕王朱棣的動靜。一到燕王府,接待的不再是從前那位堂堂威武的燕王,而是一個瘋瘋癲癲的狂人朱棣。北平三伏,揮汗如雨,可是燕王身上穿著破棉襖,圍著火爐,蓬頭散髮,哆囉哆嗦,嘴裡大喊:「冷啊,冷啊!」他理智紊亂,滿口胡言。使者一見,扭頭就走,回南京報告說:燕王瘋了,不足為患!但有的大臣不信,認為朱棣是裝瘋。於是朝廷派官到燕王處再探。這次,燕王乾脆把戲演到了廳堂之外,在大街上呼喊亂走,搶奪酒食,狂言亂語,躺在泥地,滿臉污垢。使臣回到南京報告說:燕王真的是瘋了!這下朝廷不再懷疑,暫時對燕王放鬆了警惕。透過燕王的「王府裝瘋」,可以看出朱棣是一位胸藏大智慧、大謀略的政治家,可謂能屈能伸、大智若愚。相比之下,年輕氣盛的建文帝卻根本不是這位皇叔燕王朱棣的政治對手。

朝廷使臣走後,朱棣回到王府,找來道衍,共同謀劃。道衍(一三三五—一四一八),俗名姚廣孝,江蘇長洲(今蘇州市相城區陽澄湖鎮)人。他十四歲出家,修禪理,悟性高,通儒道,諳韜略,習兵法,工詩畫,受朱元璋指派,侍隨燕王朱棣。燕王同道衍共同謀劃舉兵大事,但事關天機,屬絕對機密,需要彼此試探,以明隱祕心意。《長安客話》記載了一個故事:一天特冷,道衍陪燕王吃飯。酒席之間,二人對話──

朱棣說:「天寒地凍,水無一點不成冰!」
道衍答:「國亂民愁,王不出頭誰作主!」
朱棣話的字面意思是:雖然天寒地凍,但是「水」字缺一「點」,就不成「氷」(冰)字──「氷」與「兵」諧音,言外之意,就是「起兵如何」?道衍話的字面意思是:國家混亂、庶民愁苦,此時「王」字的一豎若不出頭(加一點),怎麼能成為「主」字呢!這分明是鼓勵燕王朱棣起兵「出頭」,做天下之「主」。

對坐飲茶,經過試探,兩人所想,暗自合掌。於是,祕室策劃,剋期起兵。燕王起兵之時,狂風暴雨,房瓦墜地。朱棣大驚,臉色驟變。道衍說:大吉祥啊!飛龍在天,從以風雨;灰瓦墜地,將換黃瓦。(《明史•姚廣孝傳》卷一百四十五)燕王轉驚為喜,師向南京,征戰四年,奪取帝位。這裡插敘道衍後來的故事。論功行賞,重獎道衍:賜蓄發,道衍堅辭,是為一;賜府第,道衍堅辭,是為二;賜土地,道衍堅辭,是為三;賜美女,道衍堅辭,是為四;賜金銀,道衍堅辭,是為五;賜高官,道衍堅辭,是為六;賜厚祿,道衍堅辭,是為七;賜爵位,道衍堅辭,是為八。道衍和尚八拒永樂皇帝的賞賜,只請求到大慶壽寺(在今西長安街路北,後稱雙塔寺)青燈一盞,念經修行。道衍上朝時穿官服,退朝後披袈裟。道衍和尚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國,他的確高明:奪天下時獨居首功,治天下時全身而退,知進知退,知行知止,胸懷大格局,心藏大智慧!

回過頭來,還說朱棣。朱棣挑戰皇位,事關江山社稷,更要爭取民心。他借用漢朝「清君側、誅晁錯」的歷史經驗,打出「靖難」的旗號,就是宣稱國家有難,奸臣齊泰、黃子澄之流當道,所以要帶兵來拯救國難、靖安社稷。建文元年(一三九九),燕王朱棣在北平起兵,時年四十歲。靖難之役,血戰四年,慘烈非常。最後,朱棣率軍攻入南京,以武力從侄子手中奪取皇位,成為大明朝的第三任皇帝。

據《明實錄》載,建文帝於城破後自焚而死,一說由地道出逃,出家為僧,還有說流亡海外,成為歷史疑案。

朱棣坐上皇位,要把這個特大喜訊昭告天下。但是,事物有陽,必定有陰。順利的事情,總有不順利的一面。永樂帝滿心高興,卻惹來一場「血色詔書」風波。

二、血色詔書
朱棣奪得皇位後,要寫詔書,佈告天下。事先道衍和尚給他介紹了方孝孺其人其事,並囑託道:您到了金陵後,殺誰也不能殺方孝孺,「殺孝孺,天下讀書種子絕矣」。(《明史•方孝孺傳》卷一百四十一)永樂帝點頭應允。

方孝孺(一三五七—一四○二),浙江寧海人。幼年警敏,雙眸炯炯,每天讀書,數量過寸。他受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的訓導,「嘗臥病,絕糧」。家裡人很納悶,他笑著解釋說:「古人三旬九食,貧豈獨我哉!」這裡「三旬九食」用的是陶淵明〈擬古〉詩中「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的典故,意思是衣食難以自足。孝孺長大後受到了明太祖和建文帝的信用,官至翰林院侍講學士,給皇帝講課,並參與機要檔起草。史稱其「文章滂沛,議論波瀾」。

燕王兵進南京金川門後,方孝孺被逮,帶到燕王面前。朱棣命他起草繼位詔書。方孝孺悲慟大哭,哭聲震動殿堂。因為有道衍囑託的話在先,朱棣不顧九五之尊,走下寶座,到方孝孺面前,君臣有了一段對話。

朱棣說:「先生,不必自找苦吃。我要效仿周公輔佐成王啊!」
孝孺說:「成王在哪裡?」
朱棣說:「他自焚死了!」
孝孺說:「為何不立成王的兒子呢?」
朱棣說:「他的兒子太小,國家需要年長的國君。」
孝孺說:「為何不立他的弟弟呢?」
朱棣說:「這是我們的家事!」
孝孺說:「我不能起草詔書!」
朱棣說:「這份昭告天下的文書,非先生起草不可!」說完命太監將筆墨紙硯等放在孝孺的面前。

孝孺直對朱棣,不但不寫,還將御賜的筆墨擲在地上,又哭又罵,並說:「死即死耳,詔不可草!」

朱棣大怒,忘了(或拋卻了)道衍的囑託,說:「不寫,你就不怕誅九族?」

孝孺說:「就是誅十族,我也不能寫!」

朱棣以殺其弟相威逼。方孝孺面對胞弟孝友即將臨刑而潸然淚下,其弟吟詩道:「阿兄何必淚潸潸,取義成仁在此間。華表柱頭千載後,旅魂依舊回家山。」(《明史紀事本末》卷十八)
朱棣大怒,命人以刀抉方孝孺之口,裂至兩耳,再將其寸磔於市,並誅其十族。十族,就是宗親九族加上學生。可憐那些與方氏有牽連的讀書人,無辜被殺,血染黃泉。史載孝孺口占絕命詩,慨然赴死,氣節高昂。清人倪瑞璿詩曰:「碧血一區埋十族,青山千古護孤墳。」這表達了後人對方孝孺的崇敬和懷念。

方孝孺不寫詔書,還是有人寫的。建文四年(一四○二)六月十七日,朱棣在金陵皇宮奉天殿即皇_帝位,昭告天下。

上面故事反映了一個血腥的現實:永樂新貴族與建文舊貴族之間,進行了一場生與死、天堂與地獄的殘酷廝殺──《明史紀事本末》記載:方孝孺之黨,坐死者八七○人;鄒瑾之案,誅戮者四四○人;練子寧之獄,棄市者一五○人;陳廸之黨,杖戍者一八○人;司中之系,姻婭從死者八十餘人;胡閏之獄,全家抄提者三一七人;董鏞之逮,姻族死戍者二三○人等。以上七個案子,牽連兩千兩百多人!其中許多人是前朝官員和社會名流!史家對他們稱讚道:「忠憤激發,視刀鋸鼎鑊,甘之若飴,百世而下,凜凜猶有生氣!」(《明史》卷一百四十一)
孝孺「血色詔書」風波剛平息,朱棣「白日噩夢」悲劇又上演。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