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明亮愛情新風貌|新銳作家袁晞甜蜜純戀新作!
放棄愛情並不困難,
困難的是,放棄妳。
「談戀愛是要接吻的喔。」
「所以呢?」
「那,我們就從接吻開始吧。」
「變態!」



我,夏明芝,十七歲,某公立高中三年級。
過去的人生不算很好也不算壞,暗戀過男生,卻沒真的談過戀愛。
兩個月前爺爺過世,留下的不是遺產而是遺囑,
──他希望我能嫁給他好友的孫兒。
更離譜的是,傳說中的「新郎」,不但英俊帥氣,還有車有房,父母雙亡,
儼然完美老公的上上之選,
而他,居然願意遵從長輩的意思,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
面對這天上掉下來的巨大「禮物」,我卻只想大喊,「才、不、要!」

「對不起,雖然你提出的條件都很棒,而且你也是超完美的結婚對象,可是我還是沒辦法!」
「為什麼?」
這人竟然瞬間回訊息了,好可怕。
我咬牙回傳訊息──
「因為,我還沒談過戀愛!」

作者簡介:
袁晞
Old Fashion、玫瑰及貓愛好者,
偶爾易感,偶爾冷淡,不定時人格分裂。
日常就是,忙裡偷閒,看電影,被貓玩。

著有:《初戀,Never End》
《王子不戀愛》
《從情書開始》

臉書搜尋:袁晞.Love's Style

內文試閱:
01.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律師事務所。
身為一個專業(?)的高中生,理論上應該跟律師事務所八竿子打不著才對。
但,那只是理論上。
豪華且帶著光澤的淺色大理石牆面上有著雅致的灰色壓克力字:Y&K國際律師事務所,底下還有英文、日文、不知是法文還德文各一排小字,雖然三種都看不懂,不過八成也一樣是事務所名稱。
站在黑色玻璃櫃檯前方,我努力想鎮定下來,認真地深呼吸兩次,在四位櫃檯小姐覺得我是可疑人物、通知警衛把我帶走之前,大步走了過去。
「妳好,請問有什麼可以為妳服務的?」
跟我一樣戴著膠框眼鏡,但臉型比我瘦很多也漂亮很多的小姐問道,她的目光在看到我的學生制服後,果然透出疑問。
「妳好,我跟韓銳勳律師有約,下午四點半,我姓夏。」
「請稍等一下──」膠框眼鏡小姐俐落地在平板電腦上點了點,確認了我沒走錯地方後掦起笑容,「是的,預約了法律諮詢的夏小姐是嗎,請跟我來。」
還法律諮詢咧。
我在內心嘆氣。
也是啦,畢竟實在沒那個臉在電話預約時說出:婚姻諮商這四個字。
我,夏明芝,十七歲,某公立中學高三學生,人生第一次走進律師事務所,進行名為法律但其實是婚姻問題的諮詢──
搞什麼嘛?!
這一切會不會太詭異、太悲慘了點?!
雖然內心波瀾萬丈,但我並沒有表現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到Y&K,老爸口裡擁有最多上流社會秘密的恐怖基地,大明星們的御用律師陣營──如果我的「婚姻」沒問題的話,假以時日我還能成為這裡的半個女主人──
才、不、要!
穿過幾間大大小小的會議室和諮商室,膠框小姐帶我來到走廊盡頭一處幾乎都以黑色玻璃裝飾的空間,空間正中有一扇黑底金色雕花門,相當華麗。膠框小姐在雕花門側面按了下對講機,通報「預約四點半的夏小姐已經到了」之後,雕花門沒發出任何聲響,靜靜地打開了。
「請進。」
膠框小姐客氣地說完,還彎腰行禮,八成誤會我小小年紀就有錢來進行諮詢,一定是什麼大客戶還是富二代。
「謝謝。」心跳好快,不行,我要冷靜!



……開什麼玩笑,這像是辦公室嗎?
放眼望去根本就是超歐洲古典風的有錢人書房嘛!
落地窗還配有厚重的天鵝絨帷幕和金線流蘇、兩人座和單人座的深褐色小羊皮沙發細緻而油光飽滿、放在正中央的石質書桌相當典雅,就連牆上的書櫃也都像極了電影裡的場景──
是有需要這麼奢華嗎?
「嗯咳。」
一聲輕咳把我的注意力拉回現實(?),坐在大理石書桌後方,宛如從電影海報裡走出的明星般、令人難以移開目光的「律師先生」站了起來,彷彿習慣似地扣上了西裝鈕釦,走至我面前。
第二次見到這位「律師先生」時我才終於意識到,原來亮亮魚小說裡描述的男主角是真實存在的,世界上還真的有這種光靠長相就能征服地球的傢伙。
帶著幾分憂鬱氣息和長睫毛、非常深邃的眼;不必修整就漂亮到不行的眉;偏瘦但不至嶙峋的鵝蛋臉;從側面看根本是完美角度的鼻和線條精緻、微微上翹的唇──這人當律師幹嘛,去當模特兒還是偶像歌手才實在吧?
還是說,在法律界用這張臉色誘證人、對方律師或者檢察官也是不錯的選擇?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啊!
「你、你好。」
即使我站得挺直(其實是僵硬),但顫抖的聲音卻完全出賣了我。
「妳好。」
完全以姿色取勝(好吧我也沒見識過他的法律實力)的律師先生給出相當溫和有禮的微笑。
「你、你好。」
不知為何我扭捏極了,雙手揪著書包上的拉拉熊吊飾,呆呆地又重複了一次問候。
「不用拘束,來這邊坐吧。要喝什麼嗎?我們有各式各樣的咖啡,拿鐵、歐蕾、美式、卡布奇諾……」眼前的「律師先生」在單人沙發上坐下,很舒服似地蹺起腳,試圖讓氣氛輕鬆緩和一些,同時還神不知鬼不覺地解開了西裝鈕釦,「……還是,高中生只喝可樂?」
「呃。」我把書包放在身邊,順了順裙子落坐,「不用了,謝謝。」
律師先生輕淺一笑,「很高興妳主動提見面,我正好有些事想跟妳單獨談談。」
我毫不掩飾地深深吸了口氣,停了一兩秒後重重吐出,決定單刀直入,「我就直說了──這婚姻不行,我不同意,我不會結婚的。」
律師先生很理解似地點點頭,淡淡地笑著,「非常合理,而且也是很正確的想法。」
「這麼說,你也同意我的想法嗎?!」
太好了,果然身為律師腦筋就是比較清楚啊!
「應該說,我百分之百理解妳的想法,但無法同意。」
「啊?」
律師先生往椅背一靠,「站在我的立場,認為還是該結婚,這椿婚姻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什麼?!」我不由得跳了起來,「你、你你你──你是認真的嗎?」
「先冷靜一點,我可以好好分析……」
「有什麼好分析的?這太奇怪了,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耶!什麼指腹為婚、父母之命才不算數,你是律師應該比我更清楚吧?!這可是違法,雖然不知道是哪一條,但我有婚姻自由還人身自由什麼的,我才不接受這種沒經過本人同意的婚事!」
律師先生毫不在意發怒而且聲音異常顫抖的我,表情淡然。
「妳覺得人生裡只有法律嗎?所謂的家庭壓力是什麼,想見識一下嗎?」
「我當然知道家庭壓力啊,但、但是,沒有愛情怎麼可能結婚?!而且還是完全的陌生人!天底下沒有這種事……」
怎麼講著講著都快哭了,鼻子一定也變紅了吧。
「……坐下吧,慢慢說別激動。今天妳專程來,不就是為了商量這件事嗎?這麼激動就沒辦法好好商量了,不是嗎?」
別激動,你叫我別激動?!
我的終身大事就要被惡搞成史上最大悲劇我能不激動?
你是有見過還沒談過戀愛就要嫁作人妻的女高中生嗎?
有嗎?!
「等、等一下,你……」咳,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我瞪著一臉悠哉、事不關己的律師先生,「你──你這反應也太奇怪了吧?」
「我奇怪?哪裡奇怪?」
「你為什麼這麼冷靜?!只有我一個人像天塌下來似的,覺得世界末日了,可是你,你怎麼一副無所謂很OK的樣子?韓銳勳先生,韓大律師,你是不是忘了,你也是當事人之一、傳說中的新、新郎耶?」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