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讀過Sunry的故事,我們終於明白幸福從不遙遠。

我是一個想幸福的人。
比起白馬王子,或是擁有家財萬貫的身價,我更想要的,是一雙溫暖的雙手。一雙不管是在嚴寒的冬季,或者是擁擠的人潮裡,願意緊緊牽住我,不讓我冷顫或迷失在茫茫人海裡的,溫暖手掌。
我的愛情開始得很早,大約是在國小五年級時,我就很確定自己是真心喜歡那個從小跟我一起打打鬧鬧長大的男孩,那不是隨隨便便的喜歡,而是一種希望可以跟他一生一世的冀望。
我想嫁給他!
這個念頭,曾經非常強烈地佔據住我所有的思想,一直到後來的後來,在我們確實交往的那幾年裡,我還曾經把這個年少的夢想,告訴過他。
雖然當他聽到我兒時的夢想時,並沒有我想像中的感動,甚至還笑個不停,彷彿我說出什麼幼稚到不行的話一般,但當時的我,確實是用異常認真的神情,和十分虔誠的口吻,告訴他,這個在我過去幾年的生日裡,始終不變的生日願望。
只是,不管再怎麼喜歡,終究,我還是失去他了。
愛情的結束,就跟開始一樣,都讓人束手無策!
也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當他毅然決然地離開我的的世界時,我非常痛恨我自己,覺得一定是自己哪有做錯了,才會留不住他。


作者簡介:
Sunry
擅長描寫幸福中帶著隱隱心酸的戀情,隨著角色的情緒轉折與故事發展,令人不禁聯想起曾經經歷、或正在經歷的美好時光。
在多年的創作經驗累積下,Sunry營造故事氣氛的功力,透過每一部作品發揮得淋漓盡致。

出版作品:
《遇見你》、《新婚試驗所》、《心酸的幸福》、《那個夏天》、《你在我左心房》、《18℃的眷戀》、《低空飛翔的愛情》、《嗨,bye bye》、《燦燦》、《微光的幸福》、《一期一會の戀》、《然後我愛你》、《我可以不在你身邊,但請留我在你心裡》、《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

相關著作
《一期一會の戀》
《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
《微光的幸福》
《微光的幸福(首刷限量書盒版)》
《我可以不在你身邊,但請留我在你心裡》
《然後我愛你》
《燦燦》


內文試閱:
我是一個想幸福的人。
比起白馬王子,或是擁有家財萬貫的身價,我更想要的,是一雙溫暖的雙手。一雙不管是在嚴寒的冬季,或者是擁擠的人潮裡,願意緊緊牽住我,不讓我冷顫或迷失在茫茫人海裡的,溫暖手掌。
我的愛情開始得很早,大約是在國小五年級時,我就很確定自己是真心喜歡那個從小跟我一起打打鬧鬧長大的男孩,那不是隨隨便便的喜歡,而是一種希望可以跟他一生一世的冀望。
我想嫁給他!
這個念頭,曾經非常強烈地佔據住我所有的思想,一直到後來的後來,在我們確實交往的那幾年裡,我還曾經把這個年少的夢想,告訴過他。
雖然當他聽到我兒時的夢想時,並沒有我想像中的感動,甚至還笑個不停,彷彿我說出什麼幼稚到不行的話一般,但當時的我,確實是用異常認真的神情,和十分虔誠的口吻,告訴他,這個在我過去幾年的生日裡,始終不變的生日願望。
只是,不管再怎麼喜歡,終究,我還是失去他了。
愛情的結束,就跟開始一樣,都讓人束手無策!
他叫江瑞志,我的初戀男友。
也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當他毅然決然地離開我的的世界時,我非常痛恨我自己,覺得一定是自己哪有做錯了,才會留不住他。
「妳哪有錯?明明就是他眼睛瞎了,關妳什麼事?」
我的好朋友,林誼靖,十分不喜歡江瑞志,她總覺得自從我跟他在一起之後,就變得容易患得患失,眼淚也變得廉價了。
「反正,失去妳,是他的損失,離開他,妳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我的另一個好朋友,魏蔓宜,則拍拍我的肩膀,對我露出溫暖的笑容,她是一名作家,偶爾會出賣林誼靖跟我,把我們發生過的事,或者對話,寫進她的故事裡。
我其實很慶幸,在我人生的高潮與低潮裡,她們兩個人,始終都在我身邊。
套句林誼靖說過的話,我們三個人是「高中同學,姊妹淘,一輩子的死黨」。
我好喜歡這句話。
「一輩子」,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三個字。

我們三個人裡,最早接到男生情書的是林誼靖,她的外型是許多男生的夢中情人的完美典型,一雙水靈般的大眼,只要隨便拋個媚眼,路邊馬上就有男生會跑過來跟她搭訕要電話,甚至死心蹋地的為她作牛作馬都不喊累;不過林誼靖的個性跟她的外表一樣「辣」,也很有主見,所以即使是被男生情書跟電話疲勞轟炸,她也決不輕言繳械投降。
我是三個人裡面,最早交男朋友的。
我始終記得,當我跟她們宣布我有男朋友時,她們兩個人臉上瞬間僵住的表情,魏蔓宜倒是還好,她在大約半分鐘後就恢復情緒,只衝著我直笑,還停不住地問我是不是真的,我有沒有在開玩笑;林誼靖的反應可激烈了,等她反應過來時,我的雙手已經被她死命抓住,身體也被她使力搖晃到簡直要暈頭轉向,她拚命的嚷著,「今天不是愚人節、今天不是愚人節……沈珮妤!妳要是膽敢騙我妳就死定了……」
顯然我交男朋友的事,嚴重打擊到她。
本來我們三個人裡,最有可能會先交男朋友的人就是她,卻偏偏被我後來居上。
魏蔓宜是我們三個人裡第二個交男朋友的人,而且她的男朋友,正好就是我的大學社團學長,梁祐承。
在我剛失戀的那段時間裡,梁祐承曾經在我的生命裡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他陪我蹺課、聽我說話、不停的遞面紙給哭不停的我、載著發高燒的我去看醫生、買消夜託學姊帶進宿舍給我吃、安靜的陪心情不好的我繞著學校操場一圈又一圈地走、總是摸摸我的頭叫我一定要勇敢走過去,只要走過去,一切就會好起來的……他的無微不至,確實曾在我的世界裡,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我以為,他是以一名學長的身分在關心我。
直到他開口告白,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喜歡我的。
只可惜,在我的愛情天秤裡,他在輕如羽毛的那一邊的。
於是,我拒絕他,然後開始疏遠他。
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動起我身旁朋友的腦筋。
就在魏蔓宜向我們宣布她和梁祐承正在交往的那天晚上,我衝到梁祐承他家樓下,打電話叫他下樓來,要他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樣,我才能離妳更近。」梁祐承用清亮澄澈的眼睛看著我。
我氣極了,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不覺得你這樣很卑鄙嗎?魏蔓宜是個善良又沒心眼的女生,你這樣利用她,你對得起她嗎?」
「我也是沒辦法才這樣的,妳不肯接受我,等我一畢業,我們必然會斷了聯繫,那麼與其要活在沒有妳的世界,我倒寧願自己當個小人,只要能繼續見到妳就好。」
那一夜,我被梁祐承氣哭了,我氣到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用狠毒的話罵他,我痛恨為什麼全天下女生這麼多,他偏偏喜歡上我,又利用了我的好朋友。
為此,我對魏蔓宜總懷抱著愧疚的心態,即使這件事不是我主導,也不是我能控制,但起因卻是因為我,我責無旁貸。
「要是你敢害她傷心,我一定不會饒你!」
好幾次,在我們姊妹們的聚餐場合,只要逮到我跟梁祐承的獨處機會時,我便會一再的強調這句話。
梁祐承跟我之間的曲折,我從來沒跟第三個人說過,包括林誼靖。
我不說的原因,很單純,因為我不想傷害魏蔓宜。
我知道魏蔓宜是真的喜歡梁祐承,那喜歡的情緒太明顯,明顯每次我看著她談論梁祐承時,那滿心歡喜的笑意,和眼裡閃爍的溫柔情意,我的心裡就充滿罪惡感。
所以,我盡量在她面前避開聊到梁祐承,而且會在她不經意提起他時,巧妙的把話題移開。
後來林誼靖發現這其中的異樣,她跑來問我,我卻堅決封口,什麼也不想說。
「妳不要跟我說,妳其實是在暗戀梁祐承喔!」最後,林誼靖問不到答案,火大起來,指著我的鼻子,神色嚴肅的警告我,「他是魏蔓宜的男朋友,妳不要演出那種橫刀奪愛的戲碼喔,要是妳真的這麼做,我絕對會跟妳翻臉,我說真的!」
我啼笑皆非地看著林誼靖,心裡並不訝異她這樣為了保護魏蔓宜而情願跟我撕破臉的行徑,因為這就是我所認識的、重情重義的林誼靖。
「妳放心啦,我不是會跟自己好朋友搶男朋友的人,況且,梁祐承也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妳知道的。」
林誼靖認真地看著我,大概是想從我眼神和表情裡研判出我有沒有說謊。
最後,她拍拍我的肩,說:「妳不要生氣我說這麼重的話,我只是擔心魏蔓宜會受傷。」
「我知道,我了解。」
沉默了片刻,林誼靖重重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妳啊,也該從過去那段感情裡走出來了吧?都多久的事了啊?沒見過比妳更死心眼的人了!就算那些時光再怎麼美好、那個男人妳再怎麼愛,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妳就算死守著,難道他會回頭?那段日子會再回來?不放手,就沒辦法往前走,不往前走,妳要怎麼找到妳想要的幸福?」
林誼靖說這話的時候,我始終安靜著沒答腔,但鼻頭跟眼睛都酸酸的。
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
可惜愛情,從來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不是說不愛了就真的不會再想起,也不是說放手就真的能不再回頭。
總是會捨不得啊!
畢竟曾經那麼快樂、那麼美好過。
也許等到有一天,當我得了失憶症時,這些痛、那些傷,就能真的完全遺忘了吧。
也許。

***

嚴格來說,我並不是不想從那段傷得我好深的感情中走出來,但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其實是令人無能為力的。
比如,喜歡一個人,或者……遺忘一個人。
有的時候,我會強烈的希望自己失憶,忘掉那些甜蜜片段拼湊出來的回憶、忘掉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諾、忘掉那個只要一想到,心臟就彷彿被緊緊掐住而無法跳動的人。
但是,真的沒辦法。
畢竟只要是曾經真心過的,就很難輕易淡忘。
魏蔓宜問過我,為什麼會這麼留戀那段感情,迷戀那個早就已經拋下我,自己去另一個人的世界裡,繼續幸福的人!
「大概因為那是我的初戀,而他,是在我最愛他的時候就決定轉身離開了,所以我才會這麼放不下,也不願意接受他已經不愛我這件事!我沒辦法想像,明明是兩個人約定好要一起走的未來,為什麼到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在走……」我沮喪的回答。
一直到我們分開的第三年,我還會假裝不經意的從國小或國中同學那裡,打聽到他的消息,知道他在大三那年交往一個條件還不錯的女生,知道他對那個女生竭盡心力的好,知道他們兩個人一直幸福快樂著……我的心,就像被利刃剮了好幾個洞,每一道傷口,都有著異常深沉的痛。
為什麼可以跟他天長地久的人,不是我?
剛分手時,我曾經不只一次在心裡這麼吶喊著,也曾經不只一次忍不住眼淚的在林誼靖面前崩潰了情緒。
「妳哭什麼?為了那種不值得的人浪費眼淚,值得嗎?」
得知我為什麼哭之後,林誼靖一點也沒同情我,她只用很憤慨的眼神瞪著我,再用十分殘酷無情的語氣,冷冷地說。
「但我就是沒辦法啊,我沒辦法讓自己不去喜歡他,沒辦法不去注意他的一舉一動,沒辦法不去打聽他的消息……」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呢喃著。
「所以我說妳笨,妳還不承認!」林誼靖粗魯地抽了幾張面紙,捏成一團後,塞進我手裡,「只有笨女人才會為男人哭,聰明的女人只會讓男人為她哭。」
「妳說的很有道理,我也很認同,只是……」我撥開那團面紙團,從裡面抽出一張來,一面擦臉上的淚,一面抽抽噎噎的回答,「只是我就是沒辦法讓他為我哭,也沒辦法停止為他哭啊……」
是的!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是我無能為力的。
就算我的愛情已經在半途叛逃,就算我想要的天長地久已經嘎然止息,就算我愛的那個人已經找到他另一半的幸福,我的想念與眼淚卻依然綿延流長,無止無盡。
也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忘記他,不過在那天來臨之前,這樣的傷心或許還會持續很長的一段時間吧!


(待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