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讀著Sunry的故事,我們終於明白幸福從不遙遠。=>

  這大概是女人共同的痛!年紀一旦揮別二字頭,邁入三字頭,最怕的就是接收到旁人關心的眼神、擔心的問候,甚至是白目的詢問:「怎麼不去找個伴?一個人,多孤單!」
一個人,多孤單!
這六個字,真的讓人很心酸……但,干他們什麼事?!
感情要是能像菜市場買菜,挑撿自己喜歡的帶走,銀貨兩訖,那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這麼多曠男怨女?

*** ***

當身邊好友一個個結婚、生子,進入人生的新階段,這一年,林誼靖漸漸不再期待愛情。身邊唯一要好的異性朋友,只剩職場上的工作夥伴羅穎誠。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互相陪伴、嬉鬧、聊天打屁的日子,就像回到無憂無慮的年少時光。直到林誼靖的公司同事出人意表地向羅穎誠告白,兩人才第一次察覺到自己內心的變化。
  但這是真的愛情,還是因為彼此太過熟悉,習慣了互相取暖,又或是因為太過孤單?
  他們,仍在尋找內心真正的答案……






作者簡介:
Sunry

春天出生的小孩,酷愛秋天的涼爽,冬天喜與麻辣鍋為伍,加滿冰塊的紅茶是夏日的每日必需品。
  堅持小說要看悲劇故事,即使是喜劇收場,過程也必須要能哭得呼天搶地,才夠刻骨銘心。
  喜歡一切簡單的事物,煩瑣又龜毛的人或物,會被列為拒絕往來戶,永無上訴的權利。
  迷戀線上遊戲及寫故事,壓力過大時,線上遊戲的廝殺可以發洩滿溢的情緒。
  故事,隨時都在發生,Sunry透過敲鍵盤的手,說故事給你們聽,哭了笑了都好,總之,開心就好。

【個人部落格】Sunry的銀色小世界
http://sunry.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
《一期一會の戀》
《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
《微光的幸福》
《微光的幸福(首刷限量書盒版)》
《想陪著你,一直到很久的以後》
《我可以不在你身邊,但請留我在你心裡》
《然後我愛你》
《燦燦》






內文試閱:
那大概是全世界女人最不想遭遇到的事!年紀一旦揮別2字頭,邁入3字頭後,最怕的就是接收到旁人關心的眼神、擔心的問候,甚至是白目的詢問:「怎麼不去找個伴?一個人,多孤單!」
一個人,多孤單!
這六個字,真的讓人很心酸……但,關他們什麼事?!
我找不找伴、孤不孤單,與卿何關?
感情要是能像菜市場買菜,挑撿自己喜歡的帶走,銀貨兩訖,那幹嘛這個世界上要有這麼多曠男怨女?
對年齡歩入3字頭,經濟上有點基礎,凡事親力親為,不靠任何男人的女生來說,愛情,已經不再是單純喜不喜歡的問題。
這個年紀的我們很明白,雖然愛情很美麗,但麵包卻更不能缺少。
「如果沒有那一點點的盲目跟衝動,妳要怎麼找到可以發展的對象?怎麼知道雖然麵包很重要,但加入愛情後,它其實會變得更美味呢?」
魏蔓宜看著我,義正詞嚴的用彷彿在討論什麼國家大事的口吻對我說。
「拜託喔,魏蔓宜!我已經不是十幾、二十歲的女生了。」
我也一本正經的回答她:
「本小姐我呢,已經三十歲了,早就過了期待白馬王子騎白馬來拯救我的年紀,就算現在有個像布萊德彼特那麼帥的男生站在我面前,恐怕我的心跳依然會像老僧入定一樣,連加速的節拍都不會有的心如止水。」
「……如果現在有個像布萊德彼特那麼帥的男生站在我面前對我笑,我肯定會心跳加速、血壓飆高、面紅耳赤、手腳發軟……」沈珮妤一臉沈醉的笑著說,說完馬上又收起笑容,看著我:「而且……林誼靖,我才不相信妳會心如止水!這種鬼話妳去講給誰聽,誰都不會相信,妳要不要試試看?」
「幼稚!」我『嘖』了一聲,撇撇嘴角:「我幹嘛要試給妳看?還有,這位新嫁娘,妳是不用回家煮晚餐給老公吃嗎?還有空賴在我家跟我抬摃!」
「我已經跟我老公說過要來妳家,他叫我要好好玩,不要太晚回家就好。」
「嘖嘖嘖!妳那一臉甜蜜蜜的表情是怎樣?欺負我沒有提醒我『好好玩,不要太晚回家』的對象嗎?哼!」
我數落完沈珮妤,又轉頭看向魏蔓宜,開口:
「欸,這位媽媽,妳不用回家帶小孩嗎?」
「我老公說今天他帶就好,叫我玩得開心一點。」
又一個被老公捧在手心的女人!真是過份哪,報紙上常常報導的那些婚姻不幸福、生活不美滿的可憐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啊?怎麼我身旁全都是被老公寵上天的幸福女人!
「好啦好啦,我知道妳們二個人都婚姻美滿、生活幸福啦,但妳們其實可以不用這樣強調,我並不會羨慕妳們。」我有些賭氣的說。
沈珮妤伸過手來,攬著我的肩,笑嘻嘻的說:
「不過,林誼靖,我跟妳說啊!上次我們去吃飯時,不是遇到我老公的朋友嗎?」
「對啊,怎樣?」
「人家一直在問我老公關於妳的事欸……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考慮什麼?」
「考慮給他妳的手機號碼呀!我老公說他那個朋友是老好人一枚,對人超好的,而且還沒什麼脾氣,重點是喔,他還是一個老闆欸,雖然不是股票上市上櫃公司的那種億萬富翁老闆,但也算是間小有規模的營造公司喔,嫁給他啊,妳就能提早退休過貴婦生活了。」
「我才不要。」我想都不想,直接一口回絕:「那樣多尷尬啊!跟認識的人的朋友交往,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注意,說不定吵個架,都會接到四面八方不斷湧來的關心電話,萬一分手不是更可怕?不要不要,這樣太不自由了,我拒絕!」
「可是妳都已經三十歲了欸……」
「三十歲又怎樣?三十歲就一定要結婚,讓自己從成熟美麗的女人,變身成每天與柴米油鹽醬醋茶為伍的黃臉婆?拔高音量讓自己的娃娃音演變成天天碎唸老公、叫罵小孩的河東獅吼?天天拿著各家大賣場DM比價,看哪裡才能買到最低價的精打細算賢妻良母?……我才不要做這種事!如果要變成這樣的女人,那我寧願一輩子不結婚。」
我瞪著沈珮妤,口氣嚴肅的說:
「還有!妳不要再提醒我已經三十歲這件事!我不想一直被喚起記憶,有些事,能夠忘了最好,比如『年紀』這種事……」
我特別在「年紀」這二個字上面加重語氣。
真的!對已經結婚的女性們來說,年紀或許已經不再那種重要,因為她們都有了可以白頭偕老的對象,所以對那些人妻們來說,她們必需要煩惱的事,大概就是一些比如菜價又上漲了、老公明天便當要準備什麼、最近流行什麼病毒,小孩要多注意……這一類與我八竿子沒啥關係的事。
可是對單身的我來說,年齡就像是一顆巨石,沈沈的壓在我心頭,並且隨著歲月的流逝,逐日加重!
好像一旦過了三十歲還未婚,在這個社會上來說,就像是件十惡不赦的事情一樣!
男生倒還好,他們是越老越值錢;但女生就不一樣,年華老去後,就越老越可憐了!人家說不定還會在妳背後議論妳是不是有什麼歪七扭八的毛病,怎麼都到了適婚年齡了,卻還沒個男人敢娶妳,於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臆測就全都跑出來了,很可怕!
我就聽過我們公司的掃地阿姨像三姑六婆一樣的拉住我,偷偷跟我說過我們公司另一個部門一位年近四十歲還未婚的大姐的蜚短流長,可是人家其實只是還沒結婚,又不是心理不正常,但經過阿姨的八卦嘴加油添醋的說出來後,就像幹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一樣!
我想再過不了多久,或許我就會成為下一個被掃地阿姨茶餘飯後拿來說給別人當八卦的準候選人了。
「其實再過不了幾小時,妳就要三十一歲了!」魏蔓宜冷不防的開口。
我殺人般的眼光馬上從沈珮妤身上移開,繼而掃向魏蔓宜,咬牙切齒的聲音從我牙縫間拼出:「行了!我知道啦!妳們不用一直提醒我。」
「三十一歲是女人生命裡的一個新的里程埤喔。」沈珮妤接著說。
「這句話妳去年也說過。」我沒好氣。
「有嗎?」
「有。」我肯定的點頭:「去年我生日時,妳也跟我說過三十歲是女人生命裡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那是一個女人完全脫離稚氣,變得更有魅力的年紀。」
「是喔?」沈珮妤抓抓頭,笑著:「我怎麼不記得?」
「因為妳也即將歩入三十一歲了。」我說。
「什麼意思?」
「意思是,妳就快要漸漸記憶力退化了,就像我一樣,該記的事情總是忘記,不該記得的事情,卻老是記在心頭,這是人家說的初老症。」
「我以為是當媽媽才會這樣!」沈珮妤還是笑。
「哇!沈珮妤,妳好了解!」魏蔓宜驚喜的叫起來:「我真的是這樣耶,生了小孩後,記憶力就嚴重退化了,老是記得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反而重要的事卻常常在一個轉身後就忘光光了……」
「嘖!妳又不是媽媽,幹嘛學人家這樣說?妳這個明明就是跟我一樣的症頭,叫作初老症……欸,等等、等等,沈珮妤,妳該不會是……有了吧?」
我的腦袋電光火石的閃過一個念頭,望著依然揚著笑意的沈珮妤,心臟噗通噗通逐漸跳得劇烈起來,一旁的魏蔓宜尖叫了一聲,開心的抓著沈珮妤的手,直問:「真的嗎?真的嗎?」
沈珮妤輕輕的點了下頭,臉上笑意依然,眼神裡卻多了幾道光采。
「哇啊,什麼時候的事?妳也太神秘了吧!這種事都不講的喔?」
魏蔓宜的反應讓我忍不住笑出聲來,她自己懷孕時都沒這麼興奮,別人懷孕她卻一股腦兒歡天喜地,好像是她自己懷了寶寶一樣。
於是,明明是我的生日,沈珮妤肚子裡有新生命的事,竟就這樣硬生生的搶走我的壽星光采,不過對我而言,這卻是她送我最好的生日禮物,因為只有我跟魏蔓宜知道,沈珮妤多麼想要生一個孩子,來延續她跟蘇諺齊的愛情,她說過,在愛裡誕生的小孩,一定會長得特別漂亮可愛。
真好!看見自己身旁的姐妹們都幸福快樂,我的孤獨,好像也就變得那麼微不足道了,有人陪伴著嘻嘻笑笑,日子,彷彿也不再那麼寂寞。
雖然偶爾還是會渴望有一個肩膀可以依靠,但有的時候,一個人,也很好。
真的,很好。

***

自從過了二十五歲,我就不喜歡過生日了,尤其不喜歡對著生日蛋糕吹蠟燭,總覺得吹掉的不是燭火,而是我一去不復返的青春!
所以,能夠低調的度過生日這一天,我就盡量不張揚。
然而,很多時候,就算你不想聲張,消息還是會不小心走漏。
就在我三十一歲生日這天,一早,我的FB上就充斥著一整片「生日快樂」的字樣,雖然我在FB裡放上的是一個假生日,但總有些老朋友會牢牢記住你的生日,然後在你想盡量低調的這一天,賣力的在你的FB上祝你生日快樂,接著,連鎖效應就開始了……
再來是不斷送出蛋糕圖樣和生日快樂字樣的line,以幾乎每幾秒鐘就呼叫一次的頻率,不停地透過我的手機騷擾我。
總之,我早上幾乎有一個半鐘頭的時間,都在應付那些不斷接踵而來的祝福。
「誼靖姐,生日快樂!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
十點多時,正當我還在處理一件國外客戶抱怨貨櫃延遲意外事件時,公司裡年紀最小、資歷最淺、目前行情最好的姮潔捧著一小塊蛋糕,笑咪咪的來到我面前,用細細柔柔,帶著娃娃音的聲音,輕聲的對我說,然後把蛋糕放在我桌上。
「啊,謝謝。」我用手摀住話筒,小聲的向她道謝,又說:「下次不要再破費了,這樣我會很不好意思。」
當然這是客套話!我其實想說的是:本姑娘我實在不喜歡過生日,不想一再的被提醒自己又老了一歲這樣的事實!所以是不是可以請你們也都忘了這一天,讓我可以像平常那樣,安安靜靜的過完這一天?
「沒什麼、沒什麼,花不了什麼錢,誼靖姐能夠開心就好了。」說完,姮潔指指我,又在耳旁作出聽電話的動作,說:「妳先忙,我也要去回幾封E-Mail,生日快樂喔,誼靖姐。」
然後我望著她纖瘦輕盈的背影,在心裡感嘆:唉!年輕真好。
沒多久,另一個男同事也放了杯咖啡在我桌上,一樣笑嘻嘻的祝我生日快樂。
接著又有幾個同事冒出來,有的送我小禮物,有的給我餐券……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有這麼多人跑來祝賀我又失去一年的青春歲月,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接近中午的時候,總經理打內線電話給我,劈頭就說:「誼靖,妳中午有沒有約?我請妳吃飯吧!」
「呃……」我實在很想拒絕,但身為已經在這個社會上打滾多年的職場老手,畢竟早已被訓練得心口不一,所以我只能語帶笑意的回答:「喔,好啊!」
跟總經理約好了時間地點,才放下話筒,我的手機就響了。
「美女,生日快樂!」梁祐承的聲音從電話那頭愉快傳來。
自從多年前跟他打了一架後(呃……說打架是誇張了,事實上,是他被我打!),我跟他的交情就往前邁進一大歩,變成像哥兒們一樣的感情,可以聊的層面很廣,更熟識到就算在他面前不小心爆粗口,也不會覺得不自在。
「幹嘛?」我沒好氣回他:「你老婆沒跟你說過,我最討厭人家跟我說生日快樂了嗎?」
「我老婆是沒跟我說過這一點,倒是她叫我問妳今天下班後要不要來我家吃飯?我們準備煮一桌子妳愛吃的菜請妳。」
「誰煮?」
「妳覺得會是我老婆煮嗎?」
「想也是!」我點點頭。魏蔓宜煮的菜不是我在說,實在只能算吞得下,卻完全跟「色、香、味」這三個字沾不上邊。
她嫁給梁祐承這個願意為她洗手作羹湯的男人,老實說,也算是她苦盡甘來的福氣!
「所以……妳要不要來?」梁祐承又追問。
「去!當然去!有人請客我怎麼能拒絕?這樣不就顯得我太不懂得人情世故了!更何況魏蔓宜是我一輩子的死黨呢,光是這一點,我就不能拒絕她的邀請。」
「好,那說定了,妳晚上不能再有其他約會喔,不要害我被罵辦事不力唷!」
「知道了啦。」我被梁祐承近乎請求的語氣弄得笑出聲,又跟他隨便哈啦了幾句,才結束通話。
真好!晚上終於有節目,不用再一個人回家去面對孤零零的屋子,心裡好像有了踏實的感受。


(待續)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