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回應百萬網友引頸期待,蟬聯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排行榜≡
≡超人氣網路小說作家Sunry,2015年春天,用溫柔陪伴你在真愛裡追求幸福更勇敢≡


☆「我喜歡你」是一個人的心事,「我愛你」是兩個人的故事☆

如果不是為了替告白遭拒的好友爭一口氣,
從來不把成績當一回事的李孟奕,
可能永遠不會注意到,總是蟬聯年級第一名寶座的周曉霖;
如果不是因為被取了「妖女」的難聽綽號,
冷若冰霜,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周曉霖,
又怎麼會留意到個性爽朗、聰明淘氣的李孟奕。

越注意,越靠近,在排名追逐的背後,
李孟奕察覺到周曉霖倔強不認輸的原因,
他愛上了那藏在堅冰外表底下溫柔卻壓抑的心。

但愛一個人要怎麼表白?
認真的守護、溫柔的陪伴、耐心的等待,
用整個青春去談一場不後悔的戀愛……

作者簡介:
Sunry
春天出生的小孩,酷愛秋天的涼爽,冬天喜與麻辣鍋為伍,加滿冰塊的紅茶是夏日的每日必需品。
堅持小說要看悲劇故事,即使是喜劇收場,過程也必須要能哭得呼天搶地,才夠刻骨銘心。
喜歡一切簡單的事物,煩瑣又龜毛的人或物,會被列為拒絕往來戶,永無上訴的權利。
迷戀線上遊戲及寫故事,壓力過大時,線上遊戲的廝殺可以發洩滿溢的情緒。
故事,隨時都在發生,Sunry透過敲鍵盤的手,說故事給你們聽,哭了笑了都好,總之,開心就好。

【個人部落格】Sunry的銀色小世界
http://sunry.pixnet.net/blog
【FB粉絲團】Sunry 愛說話
https://www.facebook.com/loveSunry

【相關著作】
《這一秒開始,我愛你》、《想陪著你,一直到很久的以後》、《我可以不在你身邊,但請留我在你心裡》、《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微光的幸福》、《微光的幸福(首刷限量書盒版)》 、《然後我愛你》、《一期一會の戀》、《燦燦》


內文試閱:
知道周曉霖這個人,是李孟奕國中二年級的時候。
李孟奕跟周曉霖並不同班,甚至就連交友圈,也沒有任何交疊,不過本來在學校裡沒沒無聞的周曉霖,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在升上國二後,成績卻忽然突飛猛進到令所有的人跌破眼鏡,甚至還彷彿天下無敵手般的打敗同年級的所有高手,穩居校內同年級平均成績第一名的寶座。
不只是因為優秀成績讓她頻頻在朝會時候,被唱名到司令台上領獎,甚至是一些校內大大小小的比賽,也常會聽見她被叫上台去領獎。
一瞬間,周曉霖變成校內的名人。
不過這些改變,本來對李孟奕來說,也沒什麼要緊,反正他本來就不喜歡念書,所以誰成績好、誰上台領獎,對他來說,又沒什麼關係。
「喂,你們會不會覺得六班的那個周曉霖真的很變態?成績這麼好是要幹麼!」
有次中午午餐時間,李孟奕拎著便當,又跟他那些狐群狗黨跑到學校實驗大樓的頂樓樓梯間,邊吃便當邊聊天。
這裡是他們的秘密基地,平常不太有人會來這裡,所以他們經常跑到這裡聚會,聊一些不怎麼營養的話題,比如學校哪一班的哪個女生長得很正、或是誰誰誰前幾天看到哪個人跟他女朋友在哪裡閃肉麻、甚至是某某人因為不爽什麼人,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堵到那個人,還嗆聲要找人去修理他巴拉巴拉這一類的對未來人生沒任何建設性的話題。
每次身邊的朋友聊起那些話題時,李孟奕都只是安靜的聽,不發表任何意見,只有在偶爾聽到他們說要揪人去給什麼人一點教訓時,會淡淡的說一句:「你們少幼稚了啦!不過就是件小事,有必要把事情鬧到這麼大?」
李孟奕雖然個性有些反骨,但總算還知道要節制,就算總跟那些人們眼中不端不正的朋友們混在一起,倒還不曾跟他們一起出去打過架。
「周曉霖的成績好,關你屁事?」
李孟奕低頭扒著飯,不言不語的聽著他身旁的朋友談論著周曉霖。
「你知道她這次數學考幾分嗎?」
「幾分?」
「很變態的分數耶。」
「到底是幾分?」
「九十三分。」
「哇靠……」瞬間一群人都驚呼了,接著幾個人異口同聲,「真的超變態!」
「這次數學我們班考及格的人不到一半欸,而且最高分也才七十幾分,那個出題老師真是有夠神經病的,周曉霖也很神經病,居然考這種分數,是想逼死誰?」
「我們班也是!我們老師昨天在發數學考卷時,還生氣得手一直抖,看起來就像快中風那樣!一直說他快被我們氣死了……真是奇怪!我們考那種分數又不是故意的,題目難成那樣,誰會寫?他怎麼不去罵出題老師,竟然反過來飆我們?真他媽的有夠機車的!」
「喂,李孟奕,這次數學你考多少?」
發現李孟奕一直低頭扒著飯,反常的不吭半聲,楊允程突然掉過頭來問他。
李孟奕嘴裡塞滿飯粒,頭連抬也不抬,含糊的回答:「八十六。」
身旁的朋友又是一陣驚呼。
「靠!你也滿變態的嘛。」楊允程叫著,「雖然沒有周曉霖變態,不過也差不多不正常了!」
李孟奕不以為意的抬頭瞄了楊允程一眼,問他:「那是要考什麼樣的成績,才叫正常?」
「當然是不能及格啊。」楊允程說得理所當然,「像我,考四十九分,這分數就滿正常的。」
「我也是,我考三十六分。」
「我五十三。」
「我四十七。」
瞬間,大家都揚揚得意的在比看誰的分數比較爛。到後來,李孟奕才知道,整掛人裡面,就只有他跟另一個人的分數是及格的。
「喂,李孟奕,我們這群人裡面,就你的成績最好,既然這樣,那你要不要拚一下,看看下一次的段考,你的成績能不能拚過周曉霖,挫挫她的銳氣,不要每次都讓她當第一名,看她上台領獎看到都膩了,偶爾寶座也要換別人坐坐看,這才公平嘛,你說對不對?」
面對楊允程無聊的提議,李孟奕完全沒有任何心動感覺。
「沒興趣。」李孟奕扒完最後一口菜,闔上便當盒,又套上橡皮筋,才把空便當盒丟進一旁的空塑膠袋裡。
「幹麼這麼冷淡?」楊允程推推李孟奕的肩,繼續說服他。「而且你不覺得周曉霖那個死樣子很驕傲、很欠扁嗎?第一名有什麼了不起?跩個屁喔!」
李孟奕沒見過楊允程這個樣子,他向來嘻嘻哈哈,不會特意用言語攻擊誰,但他今天卻很反常的一直提起周曉霖,這個怪異的行徑,終於還是引起李孟奕的好奇心了。
「她惹到你?」
「沒有。」
「那你幹麼對她那麼有偏見?」
「就、就,」楊允程抓抓頭,欲言又止,最後像壯膽似的揚著聲:「唉唷,反正我就是看她不爽啦!」
「為什麼不爽?」
「不爽就是不爽啊,一定要有原因喔?」
後來李孟奕才知道,楊允程會這麼不爽周曉霖,是因為,她居然當著他的面,毫不留情的撕掉他寫給她的情書。
據說,那是他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絞盡腦汁,用盡所有他認識的美好詞彙,才寫出來的一封信。
結果,周曉霖只花了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就直接撕毀了那封信,連拆開來看一眼的時間都直接省略了。
「難怪你會這麼生氣。」
某天放學回家的路上,李孟奕他們本來是一掛人一起走路回家。走到後來,同伴人一個一個都返家了,只剩他跟楊允程因為家住得比較遠,所以還並肩走在夕陽餘暉照耀的柏油路上,身後是他們兩個人交疊在一起,被拉得長長的影子。
當李孟奕突然開口這麼對楊允程說著時,楊允程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上,瞬間變得憤憤不平。
「去你母親的,林佑軍那個死胖子,都叫他不要說了,他還告訴你!」說完,楊允程像洩恨似的,狠狠的踼了他腳邊的小石子一腳,把那顆石頭踼飛得老遠。
「不是林佑軍跟我說的。」李孟奕壞壞的咧嘴笑著,「是江禹鍚告訴我的。」
「靠!連江禹錫那個大嘴巴都知道?」
「江禹鍚跟我說是陳敏新跟他說的……」李孟奕又補了一刀,然後看戲般的盯著楊允程激動的反應看。
「哇靠,死胖子林佑軍到底是跟幾百個人說啊?」
「也沒多少人吧!不過我猜,我們那一掛人應該差不多都知道了。」李孟奕一個迴身,又是一刀……真是刀刀致命般的彷彿要讓楊允程斃命。
「他父親的母親的!」楊允程氣急敗壞的直接往回走。
「喂,你要去哪裡?」李孟奕見苗頭不對,連忙回身追上楊允程。
楊允程頭回也不回,「我去找林佑軍算帳啊。」
「神經喔你。」李孟奕伸手住拉楊允程的書包,不讓他再往前走,「他話都說出口了,你去找他算帳幹麼?更何況他只是跟我們說出實情,又沒有造謠,你生什麼氣?」
「氣他沒幫我保守秘密啊。」
「都什麼時代了?追女孩子你居然還用寫信那一套,這樣是要追到什麼時候才追得到?」李孟奕拉著他繼續往回家的方向走,邊走邊開導他:「人海戰術,你懂不懂?我們人這麼多,你每天都到她身邊去繞一繞,我們就在一旁搖旗吶喊,當你的軍師,幫你製造機會接近她,還不怕她不乖乖束手就擒?」
「萬一沒有用呢?我聽說她對男生根本就不屑一顧。」楊允程沒志氣的嘆氣。
「國中也差不多是情竇初開的年紀了吧!她再怎麼鐵石心腸,也總會軟化吧!」李孟奕拍拍楊允程的肩,鼓舞他:「更何況你長得不差,在我們這年紀的男生裡,算帥的,雖然……還差我那麼一點,哈哈哈!」
楊允程本來還算有那麼一些些感動,但聽到後面那句話,感動的情緒頃刻間便蕩然無存。
「很臭屁嘛!」楊允程斜睨了李孟奕一眼,那眼裡滿是不屑。
「哼!我哪有臭屁?」李孟奕不服氣的從自己書包裡掏出幾封五顏六色的信,每封信都被折得很花俏,有愛心形狀的,也有星星形狀的,「這是我這星期收到的情書,不過我奉勸你不要看。」
「為什麼?」
「我怕你看完會自卑!」
「自卑你母親啦!」
因為楊允程的關係,李孟奕這才算總算真的注意到周曉霖這號人物。
在他們的這個年紀,已經開始有了較深的同儕觀念。
女生的交情很微妙,不管要去哪裡,總是會手勾著手走,就算是去上個廁所,也非得呼朋引伴不可,好像唯恐天下來不知道她們的情誼有多深。
但周曉霖卻總是像個獨行俠一樣的獨來獨往,身旁沒有半個朋友;在李孟奕的注視範圍內,她彷彿也從不肯輕易跟人交談。
不同於周遭同學的精心打扮,周曉霖的髮長總是在肩上,髮上也從來不曾出現過色彩鮮豔的髮夾或髮束,她總是用黑色小髮夾,將瀏海夾在側邊,說有多俗氣就有多俗氣。臉上還戴著一個黑色加厚塑膠框的眼鏡,一副路人甲的不起眼模樣,是那種就算從你身旁走過二十次,你仍不會注意到的那種人。
真不知道楊允程到底看上她什麼,除了功課好,她好像已經沒有什麼優點了。
「喂,楊允程,來說說你到底是看上周曉霖什麼地方吧!我觀察了幾天,實在找不出她身上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某天回家的路上,依照慣例,一群人走著走著,同伴們各自返家後,長長的路上,到後來就只有楊允程跟李孟奕。
李孟奕好奇的開口。
楊允程向來天不怕、地不怕,這會兒,卻突然漲紅了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幹麼?害羞喔?這裡又沒有別人!快點從實招來,坦白從寬。」
看著楊允程羞澀的表情,李孟奕覺得很好笑,卻又不能在楊允程面前笑開,只好努力憋著。
楊允程掙扎了半天,吶吶開口:「就……呃,那個……」僵持半天,依然說不出完整字句,最後他拋棄堅持般的大喊,藉聲壯膽:「唉呀,喜歡要有什麼原因嗎?反正我就是覺得她很正啊!」
「她很正?」李孟奕像看到什麼驚駭畫面的瞪大眼睛,「楊允程,你眼睛有問題嗎?」
「那是你不懂。」楊允程不服氣的反駁。
「我的確不懂。」李孟奕搖搖頭,沒輒的語氣:「全世界大概只有你能看得懂她的美麗吧!」
楊允程睹氣的不肯再說一句話,於是兩個人就這麼沉默的走回家。
李孟奕的家先到,楊允程的家則還要再往前走,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才會到達。
「欸,楊允程!」李孟奕在他家門前停住腳,望著楊允程繼續往前走的背影,叫他。
楊允程停住腳步,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卻沒回頭,聲音悶悶的,聽得出還在不爽。
「幹麼?」
「我幫你追周曉霖啦。」李孟奕盯著楊允程的背影看。
楊允程沉默片刻,聲音不輕不重的:「隨便啦。」
「還有,」李孟奕很想過去捶他的肩膀,或像平常那樣,笑嘻嘻的用力推他的頭一下,他真不習慣這樣子的尷尬氣氛,「對不起啦,我真的沒有批評周曉霖的意思啦!」
楊允程依然一動也不動的佇在原地,半晌,他突然轉過身,走過來。
李孟奕完全不知道他要幹什麼的看著他,楊允程走到他面前,不由份的就是一顆拳頭揮過來,力道不是很重的落在李孟奕的左手臂上,聲音裡終於滲進笑意。
「下次再讓我聽到你講任何周曉霖的壞話,我就不是這樣而已了。」
★★★
二下第一次段考成績出來,楊允程的成績雖然大大進步,卻仍落後周曉霖的成績很多。
不過,他並沒有因此喪志,反而更加努力。
李孟奕的鬥志大概就是這樣被楊允程激發出來的。
他太了解楊允程的程度了。有些人,只要隨便翻翻書,就能在腦海裡迅速的組織個大概,再針對重點看一下,就能輕鬆拿到好成績;但有些人,即使整本書都翻到要爛掉,也把常考的題型跟答案都背到滾瓜爛熟,可考出來的分數,仍然差強人意。
楊允程就是後者。
他的基本基礎就打得不好,尤其是碰上像數學或理化之類的東西,楊允程的貧瘠程度馬上就披露無遺。
既然楊允程沒那能耐,那就由他來幫他好了。
李孟奕當時確實是抱著這種重情重義的想法去念書的。
只是第二次段考成績出來時,李孟奕依然沒能追得上周曉霖的成績。
他的臉上沒有半絲笑容,朋友們的恭賀聲也全都成了耳邊嗡嗡嗡的吵雜聲,他根本就沒在聽他們的說話內容,整個腦袋裡,只是不斷又不斷的迴盪著一句話,最後,他終於無限煩躁的把心裡的那句話嚷出來。
「他母親的!那妖女是有什麼通天本領嗎?我這麼拚死拚活的念書,怎麼還是輸給她?」
接下來的日子裡,李孟奕簡直換了個人,他的成績突飛猛進,上課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會托著腮看窗外發呆,或是乾脆放棄人生般的直接趴在桌上睡覺……他的轉變讓老師們覺得開心、父母親感到欣慰。
即便李孟奕有了讓大人們欣喜的改變,不過有些事,他卻有著頑固的堅持。
比如,他依然堅持要跟他那群大家眼中所謂的狐群狗黨混在一起;依然會堅持在午餐時刻拎著便當到實驗大樓頂樓樓梯間,跟老師們眼中的不良學生們一起吃飯聊天;依然會堅持在傍晚時分,一群人成群結隊、浩浩蕩蕩的踩著夕陽餘暉,嘻嘻哈哈的走路回家。
一切彷彿沒什麼改變,卻又似乎……有哪些地方已經不太一樣了。
李孟奕雖然是男生,不過他從小心思就比一般男生還細膩,所以即使楊允程還是一如往常的跟大家玩在一起,不過,他隱隱仍感覺楊允程笑容裡、說話語氣裡,細微得不易察覺的改變。
「欸,你怎麼了?」
某天中午吃過午餐,在午休鐘快要敲響之前,李孟奕跟楊允程肩並著肩,走在通往他們那棟二年級教室半途的花圃間。
已經是初春時節,雖然早晚的氣溫還有些冷冽,但花圃旁的樹上,已經有點點嫩綠新芽探頭冒出,花圃裡也新長出些不知名的花苞,一片生生不息的新氣象。
「什麼怎麼了?」
楊允程聽見李孟奕這樣問他,也不轉頭,聲音悶悶的回答著,很明顯的在裝傻。
「你最近怪怪的。」
「有嗎?哪裡?」
「……不知道。」李孟奕想了想,最後聳肩。「反正就是覺得你變得怪怪的。」
「別瞎想。」楊允程的唇角淡淡的勾出一個上揚弧度:「倒是你,最近變得挺用功的嘛,你們班的朱俞青跟我說你簡直就變了個人,小考成績嚇嚇叫,很厲害啊。」
「還不是因為你。」李孟奕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笑嘻嘻:「為了要幫你挫挫周曉霖那妖女的銳氣,我可是拜託我媽砸錢幫我請數學跟英文家教,我就不信依我聰慧的理解能力,跟過人的記憶力,會贏不了周曉霖那妖女──」
李孟奕話還沒說完,楊允程就用手肘輕輕的撞了他兩下。
「幹麼?」李孟奕轉頭盯著楊允程,不能理解楊允程的暗示,他意猶未盡的繼續說:「周曉霖那妖女啊──唉唷!楊允程,你幹麼啦?」
突然吃了楊允程一記拐子,李孟奕吃痛的摸著自己側胸,埋怨的瞪著楊允程,嘴巴憤憤的叫著:「謀殺嗎?」
那個「嗎」字在瞥到眼前的人後,尾音因為過於驚嚇而拖得長長的,嘴巴也無意識的變成「O」字型。
周曉霖只是冷冷的轉頭看了他們一眼,什麼話也沒說的就從他們身旁經過。雖然她什麼話也沒有說,不過有的人就是厲害,光一個眼神,就能殺人於無形。
待周曉霖走遠了,李孟奕才猛然闔上因為過度驚嚇而傻傻張開的嘴,三秒鐘後,他又不安的用手背撞撞一旁的楊允程,問:「欸,她聽到了嗎?」
「聽到什麼?」
「我叫她妖女周曉霖。」
「廢話,你講得那麼大聲。」
頓時,李孟奕有種五雷轟頂的錯覺,就像卡通裡的人物,在受到極大震驚後,頭上會劈下閃電,然後整個人石化,再碎裂成一塊塊的碎石一樣。
太可怕的感受了。
「不過,反正也沒關係啦,你不是本來就對她很有意見?讓她討厭你一下,也沒什麼要緊吧!」
楊允程看李孟奕那大受打擊的模樣,倒是很有同學愛的反過來安慰他。
李孟奕想想也對,周曉霖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在乎她的感受幹麼?就算被她討厭,他也不會掉塊肉啊!那管她做什麼?
反正不是在乎的人。
這麼一想,好像也就不再那麼介意被她聽到後的心情反應了。
不過,雖然他試著不去在意她的反應,但「妖女周曉霖」這個稱號不知怎麼的,居然就這麼在校園裡傳開來。
後來,幾乎全校的人,都會在周曉霖的背後,叫她「妖女」。
於是李孟奕對她的愧疚心,又這麼被燃燒起來。
這都怪他!要不是他成天在他那群哥兒們面前管周曉霖叫妖女,她也不至於多了這麼一個妖魔化的綽號。可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木已成舟了啊!
周曉霖彷彿知道這個綽號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所以有幾次不經易在校園裡相遇時,她總是瞪著他。真的!不是「看」,而是「瞪」,像要將他千刀萬剮一樣的瞪著。
李孟奕每次都很心虛的移開眼,心裡只不斷地盼望著周曉霖能趕快遠離他的視線範圍,他可不想被她灼烈的目光盯著看,彷彿只要被她的眼光一觸及,身上就會馬上被她殺氣騰騰的眼光,灼開幾個洞來似的。
不過除了她對他昭然若揭的敵意外,她倒是不曾真的來找他對質過,也不曾找過他什麼麻煩,有兩、三次,英文老師還讓她拿李孟奕他們班的英文作業來給他,而那幾次,她都只是盡責的把英文作業本交到他手上,什麼話也沒有對他說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李孟奕已經開始留意起周曉霖。
跟之前不一樣的是,他已經能一眼就從人群中看見她的存在,而且也開始覺得,她雖然態度總是很冷淡,又高傲得像隻驕傲的孔雀,但他居然不覺得她討厭。
★★★
國二的日子,就這麼在不斷追逐著周曉霖的成績,卻始終無法超越她的情況下結束了。升上國三的他們,又得面臨與相處一年的同學道別,進入重新編排過的新班級裡,繼續唸完國中生涯裡最後一年的學業。
李孟奕平時人緣不錯,跟誰都處得好,所以被編到哪一班去,他倒是都無所謂。不過他千想萬想,也沒想到,他居然會跟周曉霖被編到同一班。
更微妙的是,他跟她,竟然還被同學推派出來當正副班長。
國三的日子,基本上已經進入各種考試白熱化的階段。各科老師們一面教導新的課程,一面讓他們回家復習一、二年級的課本,然後一堆晨考、小考、臨時考、復習考、模擬考……紛紛出籠,遮蓋住他們這群十六歲的孩子們頭頂上原來的青天白雲,也淹沒了他們臉上本來該有的朗朗笑容。
李孟奕的成績依然沒有辦法超越周曉霖,有好幾次,他偷偷在上課時觀察她,發現她跟大家其實也沒什麼兩樣,一樣會在下課時趴在桌上休憩、一樣會在昏昏欲睡的國文課不住的朝老師點頭;她也愛在聽課時,把手上的原子筆抵在中指上,再用食指跟姆指滑動筆身的轉著筆。可是她技術不太好,常常轉著轉著,筆就這樣飛出去,掉到附近同學的桌子旁,再讓坐在旁邊的同學彎腰幫她把筆撿回來。
李孟奕他們學校每年的校慶都安排在十二月下旬舉行,在此之前,各班的導師會為了班上的大隊接力競賽的榮譽成績,盡量保留住幾節體育課讓他們練習大隊接力,不讓其他科任老師調走他們原有的課程。
李孟奕的運動細胞還算可以,不過排不進第一棒跟最後一棒的強棒裡,只能安插在第三棒或第四棒。
倒是周曉霖,她的腳程快到連李孟奕都覺得不可思議,明明是那麼瘦弱的一個女生,跑起來時,倒像頭羚羊,速度快得驚人,很有短跑的實力。
所以她理所當然的被排進女子大隊接力的第一棒。
比賽前,李孟奕班上的人全來到司令台旁集合,有參加比賽的,就領比賽背號背心套在身上,沒參加比賽的,就拿著班旗跟自製的加油旗幟,打算在操場旁搖旗吶喊。
在領背心時,李孟奕就發現周曉霖的臉色怪怪的,她的眉頭微蹙,一張本來就蒼白的臉,此刻更顯得沒有半點血色,時不時就咬著下嘴唇,好像身體很不舒服的樣子。
李孟奕站在跑道旁的加油區,眼睛卻不住的瞄向了臉色慘白的周曉霖身上。
她的狀況似乎並沒有好一點,只見她一手摀住下腹,硬撐著微弓的身體,站在一群女生裡聽導師對她們說話。
李孟奕彷彿可以感受她身上的疼痛,有那麼一刻,他真的很想拔腿就跑到她身旁去,拉她去保健室。
當這個念頭閃過李孟奕腦海裡時,連他自己都訝異了。
怎麼……怎麼他會這麼留意周曉霖呢?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他轉過頭去,強迫自己不去看周曉霖,可是過不了多久,他的目光卻又不知不覺移回到周曉霖身上。
看著她越來越蒼白的臉,李孟奕的心底越來越焦慮……這女人,該不會打算等等就直接昏倒在跑道上,直接製造比賽高潮吧?!
這時,司令台宣布三年級女子組大隊接力準備比賽,比賽槍鳴後,在一陣吶喊加油聲中,李孟奕發現周曉霖仍然一手摀著肚子在衝刺,一手拿著接力棒,跑的速度彷彿比平常練習時還要慢些,不過仍然略贏其他班級。
李孟奕盯著盯著,腳步不由自主的邁開著跑起來,他追隨著周曉霖的身影,在跑道旁跟著跑,眼睛緊黏著周曉霖的側臉。
就在周曉霖交捧後,他衝進跑道裡,扶住搖搖欲墜的周曉霖,裁判老師對他吹哨子,李孟奕舉起手向老師作出一個抱歉的動作,然後半抱住周曉霖,迅速退出跑道。
比賽還在白熱化的進行中,雖然有不少人看到他們兩個人親暱的舉動,不過還來不及起哄,他們的目光又馬上被跑道上緊張的比賽拉回去。
周曉霖在李孟奕的懷裡掙扎了一下,語氣虛弱,卻仍有著平常口氣裡的冷淡,她說:「你放手。」
「妳在堅持什麼?明明都那麼不舒服了!」李孟奕並沒有鬆手,他扶著周曉霖的臂膀,態度異常堅定,「我帶妳去保健室。」
「可是比賽還沒結束。」
「比賽重要還是妳的身體重要?」李孟奕的心裡泛起一絲連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的憤怒,他的臉色不是很和悅的瞪著周曉宋,「不管,我先帶妳去保健室再說。」
周曉霖的氣勢弱了下去,她沒什麼氣力的執拗著:「我又沒怎麼樣……」
「都不舒服一整個下午了,妳以為妳掩飾得很好?」
李孟奕說完這句話,周曉霖就不再接話了,李孟奕低下頭,看著她頭頂上的髮旋,突然覺得她逞強的樣子,看起來讓人有點心疼,幹麼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啊?班級榮譽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到保健室後,在護士阿姨的詢問下,周曉霖才紅著臉,小小聲的嘟噥著:「是……生理痛……」
剎那間,李孟奕的臉熱辣辣地滾燙起來,他本來還有點擔憂的盯著周曉霖看,這下子卻尷尬得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假裝要看窗外的景色,藉故走離周曉霖身旁。
護士阿姨拿了半顆止痛藥給周曉霖,叮囑她吃過後先躺在保健室休息一下,等下腹不再那麼痛了再回去。
周曉霖聽話的吃了藥,躺在保健室床上,她偷偷的看著李孟奕的背影,有些發愣。她不明白,為什麼李孟奕會突然關心起她來,她總以為李孟奕是討厭她的。
她知道李孟奕跟楊允程是好朋友,她以前看過好幾次他們兩個人走在校園裡打打鬧鬧,笑得很開心的模樣;她也知道楊允程喜歡過她,她還撕了他寫給她的情書,她想,這件事,李孟奕應該也知道,更何況,她還聽過李孟奕罵她「妖女周曉霖」,也聽過李孟奕他們那掛狐群狗黨批評過她的那些難聽的話。
她已經習慣被排擠、被孤立、被討厭,所以,當他突然關心起她來,反而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妳好點了嗎?」
片刻的寧靜後,李孟奕走到床前,輕聲的問著。
護士阿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保健室,所以此時此刻此地,只剩他們兩個人尷尬的對望。
周曉霖看著他,聲音也低低的,「就跟你說我沒事,你還硬拉我來。」
「誰叫妳一副快昏倒的樣子!」李孟奕有點抱怨的說:「早知道妳是生理期,我就不會拉妳來了……妳們女生真麻煩,流個血就算了,幹麼還要搞個肚子痛?」
「你以為我喜歡?」周曉霖難得淘氣的嘟起嘴:「要不下輩子讓你當女生,你就能感受感受我們面對生理期時的無力感了。」
「才不要!我幹麼要當女生?才不想要那麼麻煩呢!光衛生棉就夠累人的了,還分什麼日用、夜用、加長、有翅膀跟沒翅膀的……想到就頭痛!」
李孟奕一說完,周曉霖就忍不住笑起來。
看見她笑,李孟奕倒怔愣住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這麼陽光啊!
她的笑容真迷人,應該要多笑的。
那一刻,李孟奕覺得自己的心裡,好像被什麼東西騷動了一樣,有種連他自己都形容不出來的奇異感受,悄然萌生,有點甜蜜,又有點期待。
這個周曉霖,原來也滿可愛的嘛!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