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
★在那些褪色的時光記憶裡,我想念著你,★
★在那些閃亮的未來憧憬裡,我愛著你。★


所有的愛情關係都只會有兩種結果:一、他們修成正果;二、他們分手。

有很長一段時間,周曉霖以為自己是幸運的第一類人,而且永遠會是第一類人。
她沒辦法想像世界上還有比李孟奕更愛自己的人,更沒辦法想像自己會愛上別人。

但後來她終於明白,要成為悲慘的第二類人,其實一點也不難,只要一點困惑,一點遲疑,阻力就會橫空而至,再加上一分軟弱、一絲妥協,再堅定的感情也會煙消雲散。

她不勇敢,不能總是念念不忘,於是她在記憶裡的某一處地方,埋藏起那些相戀的時光,可是歲月過去,為什麼那些往日的回憶仍如此閃亮?

作者簡介:
Sunry
春天出生的小孩,酷愛秋天的涼爽,冬天喜與麻辣鍋為伍,加滿冰塊的紅茶是夏日的每日必需品。
堅持小說要看悲劇故事,即使是喜劇收場,過程也必須要能哭得呼天搶地,才夠刻骨銘心。
喜歡一切簡單的事物,煩瑣又龜毛的人或物,會被列為拒絕往來戶,永無上訴的權利。
迷戀線上遊戲及寫故事,壓力過大時,線上遊戲的廝殺可以發洩滿溢的情緒。
故事,隨時都在發生,Sunry透過敲鍵盤的手,說故事給你們聽,哭了笑了都好,總之,開心就好。
【個人部落格】Sunry的銀色小世界sunry.pixnet.net/blog
【FB粉絲團】Sunry 愛說話www.facebook.com/loveSunry
【相關著作】《一期一會の戀》、《你有多重要,我怎麼失去了才知道》、《微光的幸福》、《微光的幸福(首刷限量書盒版)》、《想陪著你,一直到很久的以後》、《我可以不在你身邊,但請留我在你心裡》、《然後我愛你》、《燦燦》、《這一秒開始,我愛你》、《擦肩而過,我和你的愛情》。
  

內文試閱:
「嘿!在忙?」
埋首在列印著密密麻麻數字的財務報表中時,周曉霖的耳邊傳來再熟悉不過的招呼聲。
「忙不忙你看不出來?」她連抬頭都懶,正努力與報表上那一堆數字打架,嘴裡忍不住出聲酸對方,「貴公司的財務狀況挺好的嘛!餵飽了你這位大老闆的荷包,但累壞了我們這些小職員的精力跟腦力啊。」
「哈!有沒有這麼委屈?」對方哼聲,順手拉了張椅子,坐在周曉霖對面,語氣依然笑嘻嘻的,「要不,我換間會計師事務所幫我們公司作帳,妳就不用這麼累啦。」
聞言,周曉霖立即抬起眼,怒視對方,「楊允程,你敢!」
他要真這麼做,她肯定要被上頭罵得狗血淋頭!
楊允程看著周曉霖嗔怒的反應,臉上掛著不以為意的淡淡笑容,一雙眼笑得彎起。但他只安分了半晌,接著又忍不住開口問道:「怎麼樣,今天一起吃晚餐?」
「沒空。」周曉霖冷淡回應,指著凌亂得好像被翻箱倒櫃過的桌面,說:「你有沒有看到我這滿桌子的報表?我要趕快核對修正完,才能幫你們公司申報營所稅啊。」
「那不然吃宵夜?」楊允程退讓一步。
「你是錢賺太多,不請人吃飯會被錢咬傷嗎?」周曉霖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這麼想灑錢,你們公司那麼多員工,不會全都請一請,或是挑幾個你看得順眼的美眉,先帶她們去吃浪漫的燭光晚餐,再去看電影。我敢打包票,憑著你的身家,你馬上就可以脫離單身王老五的生活,到時,我一定包大紅包給你祝賀。」
「切!」楊允程嘖了一聲,自信滿滿的回應,「憑我楊某人的外貌,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根本不必談到身家,就有人主動倒貼,只是我不想要而已。」
「很臭屁嘛!」周曉霖根本懶得看他,揮揮手,直接下逐客令,「我最討厭暴發戶了,快滾。」
「講話客氣點,什麼暴發戶?我這副身家是靠自己雙手雙腳打出來的天下欸!」楊允程死纏爛打,像隻打不死又趕不走的蟑螂一樣,死黏在她對面的椅子上。「……所以,我可以不用滾了嗎?」
周曉霖抬起眼,板著臉瞪了他幾秒鐘,但忍不住還是被他臉上擠眉弄眼的表情給逗笑了。
一見她神色稍微放鬆,楊允程馬上抓緊機會慫恿她,「周曉霖,我說真的,今天我公司的美眉推薦了一間網路上評價破表的湘菜餐廳。妳也知道,我對辣的美食就是沒辦法抗拒,所以立刻電話訂位,但人家餐廳根本沒有位置,是我跟店經理低聲下氣死求活求,好不容易才凹到兩個兩個位子。但大家都有事,我找不到人陪,一個人吃飯好寂寞啊,想到妳也喜歡吃辣,所以馬上跳上車來找妳!妳看看,我親自出馬來請妳欸,超級夠誠意的,有沒有?」
他話語一落,馬上招來周曉霖不滿的目光。
「我哪裡有喜歡吃辣?還不是都被你訓練出來的!每次跟你吃飯,不是點酸的就是辣的菜,我能怎麼辦?你就不能挑點正常口味的食物吃嗎?」
「吃酸對身體好啊,酸鹼中和呀!吃辣可以促進血液循環,有益身體健康。」
楊允程吊兒郎當的扯開唇角微笑,在別人眼中,他這樣可能充滿玩世不恭的魅力,但在周曉霖眼中,他就是一個痞子!
偏偏她跟這個痞子,卻有著超乎尋常的好交情,是無話不說的酒肉朋友,又是國中時代的老同學,即使兩人針鋒相對,也吵不壞友誼。
「講不贏你,好啦,晚上幾點?」周曉霖嘆氣。
每次只要楊允程搬出「找不到人陪」、「一個人好寂寞」之類的理由,周曉霖就完全沒辦法招架。而他也早看出她的弱點,每次都拿相同招式對付她。
「看妳方便,我完全配合。」楊允程喜形於色,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去。
看我方便?這人肯定又來騙我了!周曉霖心裡暗想著,不是說特地訂位了嗎?一位難求的餐廳居然這麼有佛心,百分之百配合客人的時間表,隨便幾點到都沒關係?
接收到她殺人般的目光後,楊允程立刻察覺不對,腦筋一轉,立刻改口說:「唉唷,周曉霖,我忘記了,不能看妳方便欸。我那是訂好位的,訂的是晚上七點半。時間上妳可以嗎?」
周曉霖冷笑一下,心想:這傢伙還算有點小聰明,知道說漏了嘴,趕緊彌補,還算識相!
「你七點十分來公司接我。現在你可以滾了,馬上!」
楊允程歡天喜地的領旨謝恩,乖乖離開。
在他離開後,周曉霖又打起精神,重新投入那堆令人頭昏眼花的財務報表中。

說起來,楊允程跟周曉霖的重逢,完全是場意外。
大學畢業那年,周曉霖的愛情也跟著「畢業」。和李孟奕認識這麼多年,從國中到高中,又從高中到大學,即使真正談戀愛要從大學開始算起,然而和一個人在一起這麼久,友誼與愛情一樣濃,分手後,她的精神也飽受打擊,一個人躲起來,過了一段彷彿人生毀滅的絕望日子。「食不知味」或「行屍走肉」之類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當時的悲慘心境。
因為擔心她的狀況,學生時代的蜜友許維婷每個月都會撥空北上來探望。經常兩個女生窩在一間房間裡,一發呆就是一整天,更多時候,周曉霖的眼睛都是濕的,像六月的梅雨季,任憑日光再怎麼晒,也晒不乾她眼底深處的那片陰晦。
因為同樣是高中同窗的緣故,許維婷雖然跟李孟奕保持聯繫,而李孟奕也總會找她詢問周曉霖的行蹤,但因為受周曉霖之託,所以她很講義氣的沒向李孟奕洩露過周曉霖的半點消息。
然而,她偶爾會把李孟奕慘兮兮的近況向周曉霖報告,還反覆追問是不是真的要這麼狠心,完全遺棄兩個人的過去,毫不留戀?
周曉霖總是聽著聽著,眼裡匯聚成一片汪洋。
她問過自己後不後悔?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後悔又能怎麼樣呢?人生是一條流動的河,你沒有辦法靜止它,更沒辦法回頭。
那段時間,她除了哭,根本就沒有多餘心力去考準備了近一年的國家考試。但日子總要繼續過下去,所以,在畢業後半年後,她終於振作精神,找到一間會計師事務所的工作。
但她怎麼也沒想到,會在工作環境中,再度與楊允程重逢。
楊允程是這間會計師事務所的客戶。再見到他時,周曉霖很訝異,楊允程不再是她印象中那個痞子小混混的青澀模樣,他已經蛻變成一個成熟的男人。
相較於周曉霖乍見同窗舊友的詫異,楊允程更驚訝自己會見到高不成、低不就的周曉霖。
「我原來以為妳會到國外去念書,或是在某間大公司當主管。」
在兩人重拾友誼、彼此熟捻之後,他曾對周曉霖坦白自己的錯愕。
「你怎麼會這麼想?」周曉霖不由得好奇。
「因為妳頭腦那麼好、成績那麼好,根本就是塊讀書的料。出國深造什麼的路子最適合妳了,而且妳向來努力,表現得很突出,總是受人矚目,那些大企業怎麼可能錯失妳這種優秀人才。」
「你也太高估我了。」她覺得他實在誇張。
「是妳太不明白自己的價值了。」楊允程盯著她,認真的說:「要不要考慮一下,去我的公司上班?我給妳一個主管職!」
周曉霖執拗的搖頭,「不,我想靠自己。」
楊允程一聽,大笑起來,模樣開朗。「周曉霖,妳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麼驕傲。」
周曉霖也跟著笑。
是啊,人哪有那麼容易改變的?就算真的被世界給打敗了,骨子裡,還是有些東西是變化不了的。
更何況失去李孟奕之後,周曉霖身上所剩,唯一能夠支撐自己的東西,大概就只有「骨氣」了。
後來,楊允程問起李孟奕的事時,她的語氣很淡,像在說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分了。」她說。
「分了?」楊允程吃驚的睜大眼睛,見她微微點頭,又追問:「為什麼?」
「你怕不怕女生的眼淚?」周曉霖反問他。
「他母親的,超怕!」楊允程老實回答。
「那你就不要問了,再問,我會直接哭給你看。」

七點十分,楊允程準時出現,不過周曉霖卻還在辦公桌前埋首苦幹。
「不用這麼拚命吧,這位小姐!」
他邊甩著車鑰匙邊走到她面前,鑰匙發出的金屬碰擊聲,遠遠就聽得到。
「幾點了?」周曉霖似乎被他的再度出現嚇了一跳,抬頭才發現,白天熱熱鬧鬧的辦公室,此刻早已經空盪盪,只剩寥寥幾位還在加班的同事,連忙問:「時間到了嗎?怎麼這麼快!」
楊允程早就對這樣的情形見怪不怪。周曉霖一忙起來就像拚命三郎,總是忘了時間的流逝。
「七點十分。」楊允程回答,特意強調,「我可沒有早到喔。」
「再給我幾分鐘,讓我把手上這些帳目做個ending。」
楊允程也不催促她,安靜的拉了把椅子坐在辦公桌對面,只是他才剛落座,就被事物所老闆宋哲銘眼尖發現。對方快步走來,熱絡的跟楊允程招呼寒暄。
「怎麼,來等曉霖下班?」宋哲銘滿臉堆笑的問。他知道這兩個人是同學關係,不過他們的好交情,看在他眼中,總有種異於尋常的曖昧情愫。
「對啊,死求活賴了半天,她才終於答應要跟我去吃晚飯。」楊允程誇張的回答,還不忘再追損周曉霖一句,「她也太熱愛工作了。」
宋哲銘對周曉霖笑了笑,「曉霖,時間差不多了,妳先下班去吃飯吧!工作明天再繼續就好,不急於今天把它趕完。」
周曉霖還沒來得及回應,楊允程已經急忙求饒了,「欸欸,你不要害我,她要趕工作就讓她趕,我等一下沒關係,你這樣趕她收工,會害我被她罵耶!你不知道你這位員工人有多凶嗎?」
宋哲銘饒富興味的揚起一抹笑,眼睛溜來轉去的看著兩人的表情,最後拍拍楊允程的肩膀,笑著說:「那你辛苦了,加油啊!」
看著楊宋兩人的對話,周曉霖在心裡抗議的拚命OS:加油?加什麼油啊?這位楊大老闆三天兩頭的拉我去吃飯,一下子辣、一下子酸,腸胃都不知道被他訓練得有多健壯了,麻辣鍋已經進步到吃大辣不眨眼的程度啦!真正辛苦的人,其實應該是我才對吧!
但在宋哲銘面前,她不好翻臉,勉強表現出做員工的和順態度,但等他一離開,周曉霖立刻抬起頭惡狠狠的瞪著楊允程。
楊允程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感受到她眼裡的殺氣,立刻發威搞笑,用雙手捧住自己的臉頰裝可愛,擠出嗲聲嗲氣的聲音說:「唉唷,妳不要這樣看我啦,人家會害羞呢!」
周曉霖翻了翻白眼,暗想:最好你這種厚臉皮的人也知道什麼叫害羞!
見她那副氣呼呼的模樣,怕她真的生氣,楊允程只好收斂,搔搔頭坐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玩起遊戲來。
趁著他安靜的空檔,周曉霖趕緊投入收尾工作,不過她工作得並不專心,偷偷抬眸瞄了對方好幾眼,但楊允程都沒發現。
看他像乖孩子一樣不敢出聲的等待著,周曉霖也有點於心不忍。楊允程這個人雖然外表痞痞的,還夾帶一點暴發戶財大氣粗的海派豪氣,但他的性格單純念舊,常常被她欺負著玩又不敢吭聲,還常常為了等她吃一頓飯,肚子餓上半天也不敢有任何抱怨。
她想起許維婷曾說,這樣的男人超適合用網子網來做老公,還說周曉霖放著這樣的傢伙不選,實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可是,楊允程跟她,除了「飯友」這層關係,若硬要再加上什麼牽連的話,頂多也只是「國中同校」的關係,甚至連「青梅竹馬」或「同窗好友」這麼曖昧的字眼都扯不上。
她知道,有些人就算是當了一輩子的朋友,也是沒辦法成為情人的。楊允程跟她就是這樣的朋友。
更何況,重逢後的他,只是一個勁兒的對她好,把她說的任何一句話都奉為圭臬。她知道他之所以對自己好,除了朋友關係之外,或許還有一點舊日回憶中的喜歡成分存在,但他沒表白,她就當沒這件事。
她覺得這樣的相處方式很好。沒有負擔,沒有虧欠,沒有等待,沒有期盼。
合則聚,不合則散。這是李孟奕曾經告訴過她的道理。
幾分鐘後,周曉霖把桌上的報表整理好,放進抽屜裡上鎖,快速清完桌面,關了電腦,拎起包包,對楊允程說:「走吧。」
「妳好了?」
楊允程有些喜出望外。周曉霖看著他那一臉宛如中樂透的開心表情,不由得覺得好笑。
這個人平常總是費時又堅持的等她吃飯,而且常常一等就是半小時、一小時的,從來沒有怨尤。
有次比較誇張,本來他們約好要吃晚餐,餐廳也訂好了,結果等周曉霖忙完,早已經過了晚餐時間,他竟也不惱不怒的安靜坐在辦公室的單人座沙發上苦等。直到周曉霖忙完,才發現楊允程早已經坐著睡著了,腦袋前後左右晃來點去的,模樣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那是周曉霖第一次看到他打瞌睡,那次,她還特地蹲在他面前,偷看他睡著的模樣,發現這個人睡著時的臉龐,有孩子般純真。
不過,楊允程那顆頭左點點、右點點的樣子,實在太好笑了,她觀察他的睡相沒幾秒鐘,就忍不住摀住嘴笑出來,又怕自己會不小心笑出聲音吵醒他,只好邊笑邊忍,努力克制自己……那次,她笑到整個肩膀都在抖動,就差沒內傷。
從來周曉霖還挺後悔的,懊惱當時怎麼沒把楊允程那好笑的打瞌睡模樣攝影下來,在楊允程他們公司尾牙的時候放出來娛樂一下他們公司的員工們,讓大家瞧瞧他們這位平常總是一臉凶神惡煞、連鬼看到都害怕的老闆睡著時,臉上那表情有多可愛。
周曉霖想,那一定可以製造歡樂高潮,說不定會比抽尾牙第一特獎還令人尖叫開心,還能幫他這位大老闆匯聚一些人氣。
不過,有了那次讓楊允程久等的經驗後,從此,每當他們又相約吃飯,而他又來公司等她時,就算周曉霖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也仍會警惕般的自己提醒自己別再誇張到又讓他把晚餐等成宵夜。
「不敢又讓你等太久。」周曉霖回答他。
「又沒關係,妳如果忙就先忙啊,我等一下又沒什麼要緊。」
嘴巴是這樣說,但他的身體卻很誠實的一直想往大門口的方向移動。
「反正我也餓了。」周曉霖笑著:「民以食為天。餓了就要吃飯,這是我爸告訴我的。」
「妳爸真有先見之明。」楊允程誇張的拍馬屁,當然,他話才一說出口,馬上就招來周曉霖的白眼伺候。
「你可以再狗腿一點啊。」周曉霖用『你如果識相點,就馬上給我閉嘴』的語氣對他說。
「哪有狗腿?我這可是句句肺腑哎。」
周曉霖沒再說話,只是她那雙漂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楊允程。李孟奕說過,她最可怕的時候就是繃著一張臉,用眼睛看著人又不說話的時候……李孟奕說,那眼神是會令人毛骨悚然的,因為你不會知道那雙眼的主人心裡在想什麼,情緒又會在什麼時候突然整個大爆走,然後好死不死的,你剛好又站在颱風尾。
「嗯……好!我閉嘴。」幾秒鐘後,楊允程立刻識相地見風轉舵。

跟楊允程吃完辣到她全程猛灌好幾杯白開水的湘菜後,楊允程開車送她回家。
「怎麼樣?很過癮吧?」在車上,楊允程還意猶未盡,「果然不能小看網路推薦,找一天,我們再來去大吃一頓怎樣?今天還有好幾道菜沒點到呢,真不甘心。」
「太辣了。」周曉霖搖搖頭,直接投降。「辣到我的胃好像都快要燒起來了,不行不行,下次你要再吃這一間湘菜的話,記得,千萬不要找我。」
「不找妳多可惜!妳是我認識的人裡面最會吃辣的欸!」
「你不是說不能小看網路推薦?」周曉霖認真的看著他,「那你不會上網去找找有沒有網友們推薦的耐辣達人,你去網羅來當你的飯友,以後吃飯你就專找他,如果對方是男生,又聊得來,那就結拜當一生的酒肉朋友;萬一對方是女生,也聊得來,那就順理成章的追來當老婆,一舉二得,不是很好?」
「爛提議。」楊允程大笑:「不過因為是妳提出來的,所以我還是會認真的考慮一下。」
「我怎麼感覺你這句話怪怪的?」
「哪裡怪?」楊允程繼續笑:「把妳說出來的提議認真思考,那表示我很在乎妳這個朋友,所以妳說的每句話,我都會放在這裡,」他比比自己的腦袋,又說:「仔細思考過,再決定要怎麼去蕪存菁,把重點永遠在這裡。」他又比比自己心臟的位置。
「果然是生意人。」周曉霖笑了:「隨便一句話,都能講得這麼好聽。你說,那些跟你談合作的廠商,是不是老被你的話逗弄得心花怒放,在暈頭轉向的樂乎乎氣氛中,胡里胡塗就簽下合作契約?」
「我要真這麼厲害,早就富可敵國了,還會開這台破車跟妳去吃一頓價位不算高檔的湘菜嗎?」
「有人說價格一定要高,菜才會好吃嗎?這是哪一國的理論!」周曉霖不肯苟同:「你記得我們老家那間北方麵食館嗎?他們店裡的大碗的紅燒牛肉麵一碗也不到百元,你說,它好不好吃?」
「好吃到爆。」
楊允程根本連思考都沒思考,就直接回答。
「還有那家開了三十幾年的熱炒店,它隨便一道菜都只要一百元,你說它好不好吃?」
「根本讓人流連忘返。」
楊允程故意吸了吸口水,一副垂涎已久的表情。
「所以,食物本身的價值並不在價目,而是在你味蕾上製造出來的感動與滿足感,對吧?」
楊允程點點頭,看著周曉霖,說:「周曉霖,妳真邪惡!」
「幹嘛這樣說?」
周曉霖完全不懂她分析食物的價值感給他聽,為什麼是件邪惡的事。
「妳老實說,妳是不是想回老家去,所以刻意講那些我們回憶中的味道,要挑起我的鄉愁?」
「你神經病啊!我挑起你的鄉愁做什麼?」
「引誘我回去吃啊!」楊允程眼睛突然閃亮亮:「妳知道我一定不會拋下妳,自己一個人衝回去吃,所以故意跟我講到那些家鄉美食,我就能順便載妳回家去。」
「你真的想太多。」周曉霖瞪了他一眼,「現在高鐵多方便,我要回家就直接坐車回去就好了,幹嘛還要你載我?一個人多自由自在,不用在那裡敲時間,還花時間等人呢!生命都浪費在這些等來等去的時間上了。」
「女孩子這麼獨立,真是件不可愛的事。」楊允程嘆了嘆氣,說。
「女孩子太依賴,才真的是件麻煩的事呢。」周曉霖馬上出聲反駁。
「我喜歡被我喜歡的女孩子依賴,那會讓我感覺自己很重要。」
「那幸好,我不是你喜歡的女孩子,所以你可以省了這個麻煩。」
「妳……唉,算了。」
「幹嘛欲言又止?起個頭又不把話說完,最討人厭了,純粹是想勾起別人的好奇心,居心可議。」
「哈!勾起妳的好奇心了嗎?」楊允程露出頑皮的笑意。
「當然。」周曉霖也不隱瞞,伸長了腿,順便舉高手伸伸懶腰,坐了一天的辦公室,骨頭都快坐懶了,眼睛卻還是直勾勾的看著楊允程。
「可是我偏不說呢,怎樣?」
「一定要這麼幼稚?」
「對啊,就是要這麼頑皮又幼稚呀!怎樣?」
「非常欠扁。」周曉霖憋住笑,維持臉上一貫的淡定表情,正經八百的說:「不過,我可以更幼稚喔!」
「哦?真的?」這回換楊允程好奇了,他轉過頭來,看著周曉霖的眼神裡,漾著微微亮光,和淡淡笑意。「怎麼個幼稚法?」
周曉霖把左手食指跟右手食指指尖碰連在一起,舉到楊允程面前去。
「幹嘛?」楊允程一時反應不過來。
「切八段。」周曉霖還是一本正經。
楊允程沒玩過這遊戲,男生的世界根本就不流行這樣的東西,他們喜歡一個人跟討厭一個人,都是沒有絕對的;在他們的朋友圈裡,可以四海皆兄弟,可以吃喝玩鬧無芥蒂,雖然能聊心事的哥兒們就固定那幾個,不過,在他們的世界裡,跟誰都可以友好,就算吵架,也能用一場籃球賽來化解、和好。
所以,他們沒有切過什麼八段,也沒有誰跟誰真的絕交過。
「那是什麼?」楊允程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
「騙人的吧!你真的不知道?」周曉霖則一臉更不可思議的神色。
楊允程老實搖頭。
「國小時,如果我們跟同學吵架,就會舉起手說要切八段,切完就等於絕交了,不過,小孩子都很單純,雖然說要絕交,也切八段了,但常常都是上一節下課吵架,下一節下課就馬上忘記那些不愉快的事,又玩在一起了。」
「那妳還要跟我切八段?不覺得白費力氣嗎?」
「什麼意思?」
「因為等天一亮,我就會馬上又忘記今天跟妳切八段的這件事啦!妳不是老說我幼稚,心智年齡大概只有八歲的程度嗎?八歲心智的我是不會跟妳這種大人記仇的啦。」
周曉霖無言了……
楊允程無藥可救的樂觀性格,根本就跟李孟奕一樣,難怪這二個人國中時可以那麼麻吉。
周曉霖看了看窗外的夜晚景色……這時間,李孟奕下班了嗎?吃過飯了嗎?還是不是常鬧胃痛?會不會偶爾……想起她?
思念,是最多愁善感的病症,而且,無藥可醫。

楊允程的車子才剛停到周曉霖住的大樓樓下,周曉霖的手機就響了。
從包包裡翻出手機要接時,楊允程還在一旁搞笑的說:「喂,妳不要跟我說妳的房子裡其實藏了一個男人,而十點是妳的門禁時間,他正打電話來提醒妳十點快到了,請趕快回家!」
周曉霖面無表情的回了他一句:「你很無聊耶!是許維婷啦!」
她一手按下通話鍵,一手開車門,跟楊允程揮個手,關上車門後,才開始跟許維婷通話。
「幫我跟許維婷問聲好喔。」
楊允程這個無聊鬼突然搖下車窗,朝周曉霖大吼,吼完又咧開嘴笑著,像個單純無害的大男孩,看著周曉霖轉過身瞪著他的漂亮臉孔。
其實不用周曉霖轉達,楊允程的聲音早透過手機傳聲到許維婷那頭,她完全無縫接軌般的聽到了他的問候。
「誰啊。」許維婷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來。
「還能是誰?當然是楊允程那個笨蛋啊。」
周曉霖完全拿他沒轍,這個人根本不按牌理出牌,跟他在一起,她常懷疑自己或許下一秒就會崩潰了!她老是無力招架他突如其來的驚人之舉,疑惑他為什麼可以想出那麼多嚇人的招數。
「他在哪?」許維婷的聲音突然興奮起來,「叫他等一下,我們一起吃點宵夜嘛。」
「我們才剛吃完晚餐回來,哪還吃得下宵夜啊。」周曉霖有些哀怨,她的胃還因為晚上那些湘菜,彷彿還灼熱熱的燃燒著呢。「而且,妳人在新竹,我們怎麼一起吃宵夜?難道用視訊對看著彼此吃?」
「誰說我還在新竹?」下一秒,許維婷的身影突然從管理室閃出來,手上提著一大袋東西,笑嘻嘻的朝周曉霖的方向看過來,說:「我早就到台北啦,還買了妳最喜歡的煙燻鴨來呢。」
周曉霖又驚又喜,看著許維婷背光的身型剪影,朝手機那頭抱怨著:「怎麼來了也不說?早知道妳要來,我就推掉楊允程的邀約,我好久沒跟妳一起吃飯了呢。」
「我這不是來了?」許維婷的聲音漫著笑意,「啊,不聊了,我要追一個人先。」
語落,周曉霖就看到許維婷邁開腳步,使勁地往楊允程停車的方向奔跑過去,楊允程那時正打算開車離開,他的車緩緩地往前滑行著,看樣子是在找時間點,準備切進車道裡。運動細胞向來就好,腳程又快到差點加入學校田徑隊的許維婷,就算穿著高跟鞋,卻依然若無旁阻地跑到楊允程的車旁,不要命般的敲著楊允程的車窗。
後來,三個人一起來到周曉霖租賃的樓層,坐在客廳裡吃許維婷買來的宵夜。
「妳根本就是女中豪傑啊!」楊允程一面啃著煙燻鴨翅,明褒暗貶的對許維婷說:「瘋狂起來簡直連命都可以不要的。」
「哪有人像妳這麼追車子的?」周曉霖現在想起來,也覺得許維婷追楊允程的車子的行徑太危險。「萬一楊允程加足馬力往前衝,妳不就追到馬路上去了?這樣多危險!」
「想跟我一起吃宵夜也不用把命都賭進去吧!還好我有預感今晚會有美女找我飲酒聊天,所以才沒加足油門衝出去。」
楊允程笑得一臉虛榮,彷彿自己是萬人祟拜的偶像一般。
「屁啦你!」許維婷一腳踼過去,卻被楊允程眼明手快的閃過去,她完全不顧淑女形象的邊咬著鴨肉,邊說:「最好你的預感有這麼神準。」
「喂,許小姐,形象啊!妳還穿著裙子呢!」楊允程提醒她。
「我打從一出娘胎就被我家的人當男生養著,哪還顧得上什麼形象啊、淑女氣質啊這一類矯情的東西!穿裙子也是迫於無奈,誰叫我們公司規定女生就是要穿裙裝上班,要是可以自己選擇,我也想穿褲子上班啊!」
「對對對,最好再剪個清爽的男生頭,這樣洗頭都不用吹整,毛巾隨便擦一擦就乾了,省時又省力。」楊允程笑著接下去說。
「你真了解!」許維婷頗有『英雄所見略同』的感慨,她用力的拿她那隻抓過鴨肉的油膩右手,朝楊允程的肩膀豪氣地拍下去,說:「楊允程,如果我是男的,肯定跟你結拜,交你這個朋友,死而無憾。」
楊允程可不這麼想,他瞄了一眼自己衣服上那道明顯的油膩手印,忍不住哀嚎:「喂,我這件襯衫是Giorgio Armani的,很貴耶!」
「再怎麼貴也不會比我跟你的友情值錢啊。」許維婷不以為意,又抓了一支鴨翅遞給楊允程:「喏,看在我們是朋友的份上,我就把另一支鴨翅給你啦!別太感謝我。」
「我這件衣服真的很貴啊……」
「別叫了,不過就是件衣服嘛!」許維婷受不了的皺皺眉,「大不了你脫下來,我用手幫你洗。」
「不行!」楊允程一聽她的提議,馬上拒絕,「我這件衣服要送到洗衣店乾洗才可以。」
「這麼麻煩的衣服,你買它作什麼?還乾洗咧!你又確定洗衣店真的是把你這件『貴到嚇死人』的衣服乾洗了?說不定他們也只是把它放到水裡去搓一搓,再把它燙平而已。」
「人家才沒妳講的那麼邪惡。」
「商人重利輕別離,無奸不商啊。」
「不過就是件需要乾洗的衣服,妳也可以扯那麼遠。」楊允程受不了的瞟了許維婷一眼,順手把桌上的啤酒遞到許維婷手上,說:「喝啦,別說那麼多了,講這麼多話,不渴嗎?」
周曉霖在一旁啃著鴨肉,微笑著看她眼前這一對活寶逗嘴,心裡莫名有股失落情緒。
要是……李孟奕也在,那就好了……
資料來源: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304773945